達真堪布:往生西方淨土的最低標準是什麼

  往生西方淨土的條件,在顯宗裡講是「四因」,在密宗裡講是「三想」,這些條件具備了就能往生。

  顯宗裡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四因。

  第一個是明觀福田。時時處處觀想西方極樂世界和阿彌陀佛,憶念西方極樂世界和阿彌陀佛的功德。

  第二個是積資淨障。就是處處積累資糧,消除業障。

  第三個是發菩提心。菩提心有兩種,勝義諦的菩提心和世俗諦的菩提心。勝義諦的菩提心就是無我或者空性的智慧;世俗諦的菩提心就是利他心,為眾生想成佛的心願。很多人說:「輪迴太苦了,我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再也不回來了。」這種發心是錯誤的。我們求生淨土不是為了逃避這些,而是為了度化眾生。先到西方極樂世界,在那裡修行,快速成佛;成佛了以後還要回來度化眾生。這是一種方便。我們求生淨土不能為了自己,而要有這樣一個利益他人的發心,這就是發菩提心。

  第四個是發願。發願很重要。現在我們說要到西方極樂世界,都是假的。比如今天,你們只是到這裡來聽聽法,沒有做其他什麼準備。現在若是阿彌陀佛真來了,要接你到西方極樂世界,你敢不敢跟他去?不敢。你肯定會說:「我不是不想去西方極樂世界,但是我現在不行,兒女的事情還沒辦完,家裡還有很多事情沒處理完,還沒準備好……」有一大堆理由。這就說明你的發心是假的。

  無論什麼時候,死亡的來臨都是突然的,它不可能讓你提前準備。等兒子成家了,女兒出嫁了,自己退休了,事情都處理完了,然後死神再來接你——不可能!你到七八十歲的時候,死亡也是突然的,那時候你肯定還覺得自己不會死,還有很多事要做,沒有結束的時候。因為輪迴就是這樣的。

  所以世間的瑣事就是這樣,什麼時候放下,什麼時候就沒有事了。沒有放下之前,不可能沒有事,你的那些理由不可能沒有。阿彌陀佛來了,你這樣牽掛,就走不了了。尤其是到臨終的時候,心的轉換只是一剎那。在那一剎那當中,如果你能想到阿彌陀佛,想到極樂世界,你就能往生;在那一剎那當中,如果你想到的是世間的瑣事,或者家人,那你又要輪迴。所以發願很重要。

  我們前一段時間學習過《極樂願文》。《極樂願文》的內容主要就是發願到極樂世界,通過各種方法發願。有時思維輪迴的過患而發願,有時思維極樂世界的功德而發願。最後真正發出了往生的願,放下了世間的一切瑣事,即使今天阿彌陀佛突然來接你,你也能沒有絲毫貪念,毫不猶豫地跟他走,那往生就有把握了。

  以上就是顯宗裡講的往生的「四因」。具足了四因,就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密宗裡還有「三想破瓦法」,就是觀想中脈、神識、阿彌陀佛。中脈為道路想,自己的神識為遊客想,西方極樂世界為去處想,通過中脈把自己的神識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這是密宗裡講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一種方法,叫三想遊客。你具足「四因」也行,具足「三想」也行。這樣的條件具備了,你到臨終的時候才能往生;否則的話,不可能往生。

達真堪布:化解身邊的冤親債主

  有人說,「不能在家裡做火施。如果把這些鬼神招來了,不回去怎麼辦?」一提到鬼神、惡魔,我們就覺得很嚇人,很恐怖。其實這些鬼神惡魔真來向你討債,還是 很困難的。若是機緣不成熟,他們根本無法對你下手。也許真正向你討債的,正是你身邊最疼愛、最喜歡,心裡最掛念的這些人。他們向你討債的機緣也正是到了。

  那現在怎麼辦?你生氣沒有用,埋怨也沒有用,解決不了問題。這個時候就要通過做火施,發慈悲心,自己觀想為觀世音菩薩,想拔除他們的痛苦,給予他們安樂。 其實這才是自己的冤家債主,他們正在向你討債,在傷害你。這都是自己過去世中欠的,現在就要還了,不但不嗔恨、不埋怨,還覺得這是還債、消業的機會,不能 錯過。這個時候若是再去嗔恨、埋怨他,又跟他結上惡緣,然後將來還要遭受果報。這樣一想,也許心裡就更歡喜,更高興了。「哎呦,太好了,機會來了,我現在 就要把握了。」什麼叫把握當下?這就是。這個時候你若是能把握住,能轉變心態,這樣去面對這個眾生的話,當下你就解脫了。你債還了,業消了,跟他結的是善 緣,種的是善根,將來就是善果了,只有安樂,只有福報。我們每天做火施,也是要提起正念,讓自己相續當中的這些正念增長。

  其實不光是我們做火施的時候應該這樣想,平時更要這樣想,可以把火施落實到生活工作當中去。這些同事也好,家人也好,形象上也許挺可愛,但是他們也許就是冤親債主。你在跟他們接觸的過程中,就可以了緣、了債,可以消業。

  冤親債主也有我們看不到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可以看到的。其實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華智仁波切有一個火施儀軌,那裡面講,什麼是真正的冤親債主呢?比如你給 他東西,這次給了,下次還要,不給就不高興,甚至會來傷害你,這就是你真正的冤親債主。但是我們認識不到。其實我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人。為他付出了,這次 給他付出,下次還要為他付出,若是不去付出的話,他一定會生氣,甚至會傷害你。這些就是冤親債主。我們跟他們接觸、為他們佈施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要有慈悲 心,有慈悲心才能感化這些眾生的心靈,才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命運的鑰匙——達真堪布

  有的人在家裡、單位遇到了很多不如意的事,有的人到寺院、道場,也遇到了很多惡緣。這都是自己以前造的惡業,現在果報成熟了。我們現在有了這些不好的因緣 與果報,應該怎麼辦?應該從因地入手,真心地懺悔往昔所造的惡業。往昔造的業是因,業消了,果自然也就沒有了。就像火和煙,火滅了,煙自然就消失了。

  菩薩畏因,凡夫畏果。現在我們只考慮眼前的現實或果報,沒有考慮到產生這些惡果的因緣,更沒有為過去所造的惡業懺悔,這樣就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我們 現在如果想開心快樂,想得到世間的福報,希望自己能如願以償,也要從因地入手,多結善緣,多種善根。因有了,外緣具足了,果報自然就會顯現。

  自己是不是修行人,可以用是否取捨因果來衡量。若是你沒有用因果來約束自己,那你就不能算是學佛修行人。這是個根本的問題,我們一定要重視。真正有修行的人不會東想西想,也不會東跑西顛,他不僅心態好,而且會非常穩重。因為他知道該怎麼做,知道應該怎麼轉變命運。

  但我們現在就是東抓西抓、東跑西顛。「這裡不行,我應該換個單位。」「和這個對象在一起不幸福,我應該換個對象。」沒有修行,你怎麼換也不可能好。有些人問我:「我是換個單位好,還是不換好?」我沒有回答。這主要看你自己的因緣和福德。若是你有好的因緣和福德,在哪兒工作都可以,都會好;若是你沒有好的因緣或者福德,在哪兒工作都不行。你想換個單位,或者換個對象,即使換了也一樣,這都是自己的因果。

  有些人就像無頭的蒼蠅一樣,東闖西撞的。這樣做,不可能從這些惡緣中解脫。深信因果的人是不會這樣盲目地亂闖的。若是你有一些不好的因緣或者果報, 想解脫,就先把心安穩下來,然後去懺悔、消業,這些不好的因緣與果報自然就會消失。同樣,若是你想得到一些暫時或究竟的利益,就多做善事,多積功德,好的 果報自然就會現前。

佛經依據:消業滅罪、重報輕受的種種徵兆和夢驗

一、罪滅的夢驗

即夢見諸天室寺舍。或登高山或見上樹。或於大池中澡浴。或見騰空。或見與諸天女娛樂。或見說法或見拔髮剃髮。或食酪飯飲白甘露。或度大海江河。或昇師子座或見菩提樹。或乘船或見沙門。或見居士以白衣黃衣覆頭。或見日月或見童男童女。或上有乳菓樹。或見黑丈夫口中吐火焰。共彼鬪得勝。或見惡馬水牛。欲來牴觸。持誦者或打或叱怖走而去。或食乳粥酪飯。或見蘇摩那花。或見國王。若不見如是境界者。當知此人前世造五無間罪。應更誦滿七十萬遍。即見如上境界。應知罪滅。

《七俱胝佛母所說准提陀羅尼經》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20n1076_001

二、上品、中品、下品向速成相

若睡夢見上菩提樹栴檀香樹弭攞樹鬱頭末羅樹。名證中品向速成相。若有夢見。乘白鶴孔雀金翅鳥等。身出光焰。名證上品向速成相。若有夢見上七寶幢樓閣寶臺。踏花鬘上。或見手把箜篌。詣入僧眾。上塔乘船。名證下品向速成相。若有夢見旃茶羅人豬狗馲駝驢死人等。若觸若乘。是障不成。

《一字佛頂輪王經.卷第二》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19n0951_002

三、吉祥夢驗

爾時世尊告婆羅門言。如汝所夢是吉祥相。婆羅門。汝今當知。若人夢中見四種相者。皆是最上吉祥勝相。何等為四。一者白蓮華。二者白傘蓋。三者月輪。四者佛像。若見如是四種相者。當知必得最上大利。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曰。

 夢中若見蓮華相  及白傘蓋皆吉祥
 或見清淨大月輪  夢者當獲最上利
 又復若見佛形像  是相最上中最勝
 斯人一切所愛敬  當能成就諸功德

《佛說發菩提心破諸魔經.卷上》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17n0838_001

四、精進學佛時期做噩夢或者貧苦憂惱都是消業障

復次彌勒。若諸菩薩於往昔中。造不善業應墮惡道。於彼未來末世之中法欲滅時。聞是法門好樂受持。以是因緣。或以病苦怖畏交煎。先世罪業即得除滅。諸根不具受諸苦惱。生邪見家顓愚聚會。生下賤家為人所使。生貧窮家衣食歉乏。生慳貪家不能拯濟。若有所說人不信受。王法所加怨敵會遇。親知厭棄心多憂惱。慈悲法會而多障阻。縱欲說法人不樂聞。所欲資生飲食衣服臥具醫藥。及看視人不逢惠施。貧窮親附豪富棄捐。或被惡人來相嬈亂憎嫉殘害。所修善法不能增長。或於夢中見諸惡相。以是輕微諸苦逼迫。先世罪業即得消滅。

《佛說大乘智印經.卷第四》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15n0634_004

五、或夜得惡夢。以現受故彼等惡業悉得除滅。

彼人若能一日一夜斷食誦此心咒。彼人重罪現世輕受。或一日間得寒熱病。或復二日或復三日或復四日。或復七日得寒熱病。或復眼痛或得耳痛。或脣齒疼痛或舌齶疼痛。或復心痛或復腹痛。或膝痛或脅痛腰脊肋痛。或患支節疼痛或得痔病。或大小便利不通或下痢。或患手足或頭。痛或患瘡癬或患白癩大癩甘瘡疱瘡反華瘡惡毒瘡月食瘡。或得羊癲諸鬼病等。或值咒咀野道種種言說。或為他作而反著之。或為已作而更著之。或被枷禁繫在牢獄或被他打或被他殺。或他期剋罵詈毀辱或被誹謗。世尊我今略說。或值身口意業逼切。或夜得惡夢。以現受故彼等惡業悉得除滅。

《不空罥索咒經》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20n1093_001

六、為何做噩夢?(不可以身受,所以在夢中代為消業)

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云何初發意菩提薩埵而見夢也。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善男子。初發意菩提薩埵。於其夢中多見怖畏。何以故。淨一切業不可以身而受眾苦。以是罪故夢見怖畏。藥上白佛言。世尊。初發心菩提薩埵。夢中見何等怖。佛告藥上菩提薩埵。善男子。其人夢見熾然火聚。彼菩提薩埵應作是念。以此火聚燒我一切煩惱。藥上。是名第一夢見怖畏。又見水流垢濁不淨。彼初發心菩提薩埵應作是念。漂我一切結縛煩惱。藥上。是名初發心菩提薩埵第二夢見大怖畏也。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見何怖畏。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於其夢中自見剃髮。藥上菩提薩埵。見已不應恐怖。何以故。應作是念。剃貪瞋癡墮六道生。善男子。如是菩提薩埵不墮地獄。不墮畜生。不墮餓鬼。不墮龍中。不墮天中。藥上。初發心菩提薩埵。唯生清淨佛國土中。佛告藥上。當來末世後五百歲。有諸菩提薩埵。心願菩提。以發心故。得眾多人毀辱打罵。藥上於彼但應為其說法。菩提薩埵不應起於瞋恚之心。

《僧伽吒經卷.第二》http://tripitaka.cbeta.org/mobile/index.php?index=T13n0423_002
 

懺除業障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達真堪布

  我們要證得圓滿智慧,就要遣除罪障,消除業障。我們為瞭解脫而皈依佛門,我們發願要為眾生修持成佛。但是這些罪障沒有遣除,業障沒有消盡,就無法生起智慧,無法開悟證悟。沒有證悟空性的智慧,我們就不能解脫,不能成佛。

  我們這些凡夫非常愚痴顛倒。但從自性清淨的角度來說,凡夫和佛是平等的。佛具有的功德,凡夫也有,沒有絲毫的差別,只是我們沒有證得。釋迦牟尼佛也曾經講過,「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佛有兩種,一個是自性清淨的佛,一個是斷證圓滿的佛。我們都是自性清淨的佛,但我們都不是斷證圓滿的佛,都沒有成佛。什麼原因呢?就是愚痴顛倒,一直在打妄想,執著於一切,執著於這些法。於是,本具的光明,本來具有的這些無漏的功德、福德都遮蔽了,對我們來說不具足了。多可惜啊!但這都是我們自找的。誰也沒有讓我們迷失,是我們自己讓自己迷失了,自尋煩惱,妄想執著。

  我們的自心本性就像一片晴朗的天空,但是我們的妄想執著、愚痴顛倒、煩惱習氣就像雲,把晴朗的天空遮蔽了,使清淨的本性無法顯現。然而云只是暫時被遮蔽了,天空依然是晴朗的,就像我們的本具光明仍然是無漏、圓滿、清淨,任何時候都不會被污染。我們通過懺悔,可以把這些罪障都懺除,把這些雲都遣散。這樣,自然光明,本具的這些無漏的功德、福德都會自然顯現。就如同云被遣散了,晴朗的天空自然顯現一樣。

  什麼叫迷失?什麼叫遮蔽?就是無始劫以來到現在,我們根本沒有認識到自己。我們所認為的我,根本不是真我,是虛假的,如幻如夢,根本不存在的。真我是什麼?真我是永恆的,不變的。我們還沒有找到真我。

  佛和凡夫的區別是什麼?凡夫迷而不覺,佛覺而不迷。佛認識到了自己,所以他不迷茫。凡夫沒有認識到自己,所以非常迷茫,到處尋找快樂與幸福,就像個失去父母親的流浪的孩子一樣,到處尋找卻找不到。我們這些功德、福德、智慧、快樂、幸福、喜悅都是本具的,無漏的,永恆的,不變的,所以我們不要特意去修這些。把所有的罪障都懺淨了,真正的快樂幸福自然就顯現了。所以現在,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想盡辦法懺除罪障,消除業障!

  都想學,都想修,都想精進,但總是懶惰懈怠,被煩惱習氣所控制,根本精進不起來。想念,念不下去;想坐,坐不住。天天虛度光陰,荒廢人身,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白天一直在瞎忙,到了晚上,幾十分鐘也坐不住,睏得不得了,在修行和休息之間,還是以休息為主。打呼呼一睡到天亮,根本沒有學佛修行的機會,天天懈怠懶惰,得過且過。將學法修行的大事放一邊,天天為了世間的瑣事奔波忙碌,學佛修行的事一拖再拖,永遠精進不起來。這是什麼原因?就是業障。我們的業障深重,煩惱深重,習氣深重,是它們不讓我們學佛修行,不讓我們精進,讓我們虛度光陰。

  無始劫以來到現在,我們被業力牽引,流轉輪迴,感受過無邊無際的痛苦。現在我們仔細觀察一下,在自己的相續中還有多少這樣的惡業?退一步說,我們不說無始劫以來,只說今生今世,我們做過無數次的惡業,在我們的相續中,都有墮落惡趣的因緣,幸虧還沒有成熟。所以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把它們都消掉。否則你沒有把握住現在,錯過了這個機會,死亡突然來臨,你一下就會墮落惡趣,要感受極大難忍的痛苦,永遠沒有解脫的機會了。人的壽命是無常的,死期是不定的,時時刻刻都有死亡的可能!你為什麼一點點也不準備,根本不打算今天自己會死呢?我們不能讓自己在這些罪障面前如此脆弱。我們一定要反抗,一定要跟它們作戰,不能任由它們擺佈。

  我們怎麼去對治,怎麼去降伏它們?沒有別的方法,就是學佛修行。八萬四千法門都是消除業障的方法,但是其中金剛薩垛除障法是消除業障、懺除罪障的最最殊勝的方法。我們通過這個方法,才能迅速、徹底地懺除這些罪障。所以我們都要學修金剛薩垛除障法。

達真堪布答:我病得走不動路,怎麼辦?

  問:我病得走不動路,怎麼辦?

  達真堪布答:

  沒事,這是業障,好好懺悔,好好消業,慢慢就好了。勇敢一點,這算什麼呀?得人身是福報,我們人間的苦,再大也不算苦。如果你托生為畜生了,墮落餓鬼道了,墮落地獄了,感受惡趣的痛苦怎麼辦啊?

  在人間成熟一些這樣的果報,那是好事。若是在惡趣裡成熟了,那就更嚴重了。最起碼人不會遭受那麼大的痛苦,還能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還能學修佛法,能轉為道用的話,就更好了。

洗刷內心斷除憎與愛的懺悔──南懷瑾

  我們學佛法為什麼不得成就呢?“由昔業障”——由於被過去生(包括前一天、前一小時、前一秒鐘)所造的業因障礙住了。業障的問題,講起來很多,可另作專題討論,在這裡不詳細講。

  那麼,被自己的業力所障礙,不能證得道果,怎麼辦呢?“當勤懺悔”。懺悔這兩個字,我們很熟,尤其是我們學佛的人,動不動就懺悔。到佛菩薩前面磕幾個頭,拜一拜,哭一場,唉呀!我在懺悔。事情過掉以後,又是我行我素。這樣是不是懺悔呢?這不是懺悔,這是作假、自欺。所謂懺悔,就是停止以前所做的錯誤,永遠不再犯,以後的行為只起善不起惡。

  佛在《圓覺經》裡告訴我們懺悔的辦法,“常起希望,先斷憎愛嫉妒谄曲。”常常生起希望斷除業障之心,先斷除憎心與愛心。憎是討厭,愛是喜歡,那是正反兩面。憎是由嗔心而來,是一種仇恨的心理,討厭這個人,討厭那個人,埋怨這件事,埋怨那件事,怨天尤人。我們仔細觀察人的心理,很好玩!一個人做錯了事,剛開始,臉紅一下,過幾秒鐘,紅就退了。想了一想,我還是沒有錯,錯的是他,或是別的什麼原因才促使我這樣。甚至歸咎於社會問題,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是社會的錯。不要忘了社會也是人組成的,歸咎社會問題,這是推托之辭,不負責任的行為。把錯誤推給人家,把責任推開,或是排斥一切,這種心理是憎。

  憎的反面是愛,愛不只是男女之間的愛欲,還包括了廣義的貪愛。愛就是執著、占有。假如把自私的貪愛反轉過來,變成犧牲自我,愛護別人,就是慈悲。

  嫉妒的心理屬於嗔,嫉妒的心理也有很多種,發生在感情方面比較多,比較明顯。因為求之不得,貪之不足,所以產生嗔恨,見不得別人比你好,也因為智慧不明了,自己的心結解不開,佛學稱為結使,共有九十八個。修行就是去除這些結使,把這些結一個一個解開來。就是修行的成果,例如一個內心充滿仇恨的人,經過修行,變成非常慈悲,或是一個愚笨的人,經過修行,變得聰明開通。但是,很多人學佛結果,變得越來越笨,脾氣越來越大;信了教以後,越學越脫離現實生活,變得精神兮兮,古裡古怪,幾乎每個宗教都是如此,看了真使人害怕。再說,宗教徒彼此之間互相排斥,也是嫉妒;不管男女老幼都有嫉妒心理,你的學問比他好,他會嫉妒;你的事業比他好,他會嫉妒;你長得比他美,他會嫉妒。你在街上多看女人一眼,夫妻回家就會吵架,有些人對於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很好,對於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不理睬。其實,這是嫉妒心理的反面。你為什麼要有所差別?能平等對待就好了,他不能平等,修行要從這個地方檢查自己,不是說我去學了一個法,又會打坐,又會念咒,又會結手印,這就可以修成佛了。

  還有谄曲。谄曲就是圓滑,轉個彎。講話拐彎抹角,內心打主意、想計謀,都是谄曲。谄是谄媚,在外表上討你喜歡,曲就是彎曲,掩飾作假。所以佛說:“直心是道場。”你說:“我要罵他就當面罵他。”這就是直心嗎?不是,這是嗔心。

  佛告訴我們,懺悔要去除切斷憎、愛、嫉妒、谄曲這些心理,把內心洗刷乾淨,這才是懺悔。並不是跑到佛堂哭一場,就是懺悔了。哭是情緒的發洩,哭過以後,心很平靜,那是哭累了,別的事情想不起來了。你不要以為在佛(或上帝)前一跪,一哭,懺悔之後,覺得好安祥啊!得到上帝的靈感啊!得到菩薩的加被啊!那是累啦!不是佛菩薩的感應。不信再過幾個鐘頭,吃飽了,體力足了,他的脾氣又來啦!注意!什麼是真懺悔要搞清楚。

  懺悔之後,內心洗刷乾淨之後,再來修止、修觀、修禅那,《圓覺經》裡說:“求勝上心,三種淨觀。”但是,我們一般人相反,不求懺悔,就想修止、修觀、修禅那,結果越修心越亂,止也止不了,靜也靜不下。先求懺悔,內心純善,到了善的境界,中國人講“為善最樂”,心理產生喜悅,生理發起輕妄,再來求定,那就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