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貪、瞋、癡、慢、疑、惡見

  我們人的生命來源,講起來很深奧,簡單現實來講,是每個人自己個性與行為帶來的。佛告訴我們,任何一個人帶來的個性都有六個要點,貪、瞋、癡、慢、疑、惡見。任何一個生命,不管多麼偉大、有學問的人,都有這六個特點的。

  貪,人有貪心,當母親懷孕的時候,你這個靈魂一入胎,已經有貪心了,在娘胎裏,吸收了母親的營養變成自己的,要母親提供一切東西讓自己成長,這是基本的貪心。一個嬰兒生來,你不給他吃,不給他奶喝,他會哭的,貪嘛,佔有心,都要抓來給自己,因為天生有個「我」。這個「我」的毛病就包括了貪、瞋、癡、慢、疑、惡見的成份在內。佛說了這個大原則,這就是人自己心裏頭壞的一面。

  瞋呢?我們心理上,凡是不喜歡的、討厭的,就會想把它丟開;嬰兒也一樣,不喜歡看的人,看到就會哭。瞋恨、埋怨、討厭,這都屬於瞋的心理。

  癡,沒有智慧。譬如從小讀書,老師教的功課看不懂,學也學不會,乃至聽了課記不住,考試成績差,沒有記憶力,因為腦子不靈光、混亂又容易癡迷。中國這個「癡」字怎麼寫呢?是「疒」旁,是一種毛病,人腦筋不健全這個病,「疒」裏頭一個多疑的疑叫癡,這是繁體字古寫。那麼後來有了俗體字,疒裏頭一個知道的知,叫痴,就是無知,自己的智慧有了病態,不知道,心不專一,不冷靜,就是痴迷。

  什麼叫慢?任何一個最笨、最沒有學問、最沒有出息的人,還是自覺我是第一。有時候功課比不上人家,過後一想,格老子我運動還是比他好一點。或說世界上哪一個人長得最漂亮?每個人不管怎麼醜,鏡子裏看看自己,越看越漂亮,仍覺得蠻可愛的,這是我慢。人人天生有個「我」,如果有了學問,就更傲慢了,叫增上慢。譬如年紀大的人說:你們年輕人懂什麼?我活了幾十歲還不及你啊?這就是老年人的增上慢。有聲望,有地位,有兩個錢,我慢就越厲害。慢比驕傲還討厭,驕傲的心理是癡慢的結合(貪愛一分),是人生命的病態。

  疑是不信任,不信任自己,也不信任任何人,更不信任任何事,永遠在懷疑中。生命就在懷疑中,我究竟活到多少歲會死啊?明天怎麼樣?後天又怎麼樣?隨時每分每秒都在疑。

  惡見就是不正確的見解認知。要掌握正確的認知很難很難,我們絕大部份的認知都是錯誤顛倒、不合事實的。

  貪、瞋、癡、慢、疑、惡見,這是心性帶來的缺點,人人具備,能把這幾樣改正好了,才是教育文化的重點。可是現在的教育文化呢?越來越亂。我經常說笑,問說現在有沒有個皇帝啊?有啊!就是錢,大家都向錢看。自己生個孩子,就教導孩子將來要拚命賺錢。像這樣追求某個東西,也是惡見,一切惡法都是這樣來的。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先生談王陽明〈心學四訓〉——《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王陽明當時講學也同現在人一樣,提出了人性的問題。他最有名的是四句教,很重要。第一句,「無善無惡性之體」,他認為人性這個「性之體」本來是無善無惡的,根據中國儒家的文化,他和「人之初,性本善」的思想不一樣。

  第二句話,「有善有惡意之動」,意是思想的作用,我們的思想、情緒有善的也有惡的,比如我們要吃一個東西,該吃不該吃,吃了以後有沒有好處?或者知道是有毒的就不吃了,就是善惡的問題了。

  第三句「知善知惡是良知」,我們人生下來天生有個知性的作用,這個知性是本性第二重、第三重的作用。「良知良能」這個名詞是什麼人提出的呢?是孟子提出來的。孟子提出兩個東西,一個叫良知,一個叫良能,同本性沒有關係,他說譬如我們看到一個人掉進河裏,這個時候不管壞人也好,惡人也好,任何人都很著急,都想去救他,這是良知良能的作用。我現在岔過來,引用《孟子》來解釋王陽明的話,知善知惡這一知是「良知」,就是我們現在普通人講的天地良心,自然都知道要助人、要救人,不用考慮的。

  第四句「為善去惡是格物」,我們在行為上一定要向好的方面去作人做事,「為善」的為是行為的為。「去惡」,壞的事情絕對不幹。「格物」是引用孔子的學生曾子作的《大學》裏的辭。這個問題就大了,《大學》裏講「致知在格物」,人能夠不受物質世界的影響,自心不跟外物轉,甚至轉變了外物的功能,這個叫格物。我對七十歲的人說「你好年輕」,大家就笑,其實我講的是真話,你們只有七十歲,太可貴了,我想回到七十是做不到了,所以我看你們都是年輕人。我們推翻滿清到現在只有九十七年,還差三年才一百年。九十七年以前,我們受的教育,這些書都要會背的。那個時候把自然科學翻譯叫「格致之學」,就是根據《大學》這個格物來的。「格致之學」就是自然科學,換句話說我們要利用科學,不要被科學麻醉了;我們要利用物質文明,不要被物質文明所蒙蔽。王陽明四句教中提到格物,在這個名辭上先做一個解說。

  我們回過來看王陽明四句教。「無善無惡性之體」,你們這個題目要講人性,人性本來無善無惡嗎?這個影響很大,尤其當年幹革命的時候,黃埔軍校或者各個大學,統統在講這個問題,我就講講自己本身的故事,也等於宣傳自己。當年國家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先生,也是黃埔軍校校長,他對王學的研究很深;我正好擔任政治教官,講政治課就碰到這個問題了。那個時候我年紀很輕,二十幾歲,膽子很大,一上台我就說王陽明這四句教錯了。先解釋這個,「無善無惡性之體」,譬如這一張白紙,上頭沒有紅色,也沒有黑色,本體嘛!就是這一張紙。第二句話「有善有惡意之動」,人的這個思想意識哪裏來的?當然是由本體、本性的功能發起來的,就是「意之動」,一起來以後「有善有惡」,就分善惡了。這個本體功能無善無惡,一起來就分善惡;本體起用就是意志,而意志有善有惡,可見本體功能上本來具有善惡的種子。你王陽明講「無善無惡性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我說已經不對了。第三句話更不對了,「知善知惡是良知」,人性裏頭能夠知道哪個應該做、哪個不可以做的,叫做「知」。我們人都有理性的,譬如我生氣要罵人,一邊想罵,一邊又想算了,不要罵了,不忍住的話會出事情的,就憋住,那一知,很難哦!「知善知惡是良知」,請問這一知和那個本體有沒有關係?當然有。這個知性是由本體功能來的,本來有個知,有個感覺,有個知覺嘛!知性就是知覺,這個知覺和「意」有什麼關係呢?是不是從本體來的?也從本體來,好!在哲學上,王陽明的說法犯了三元論,本體不只一個了。有一個無善無惡的本體,然後有一個有善有惡的意志,兩個了,再有一個知善知惡的良知,三個了,在哲學上叫三元論,不是一元論的本體了,那就成了問題。第四句話不批評了,「為善去惡是格物」,這一句是對的,不管西方的文化、中國傳統的文化、所有的宗教和哲學,都是要人為善去惡,這個沒有錯。關於這四句教,我就這樣公開講了幾十年。

  明朝中期,歷史上寫王陽明歸越國。我們江蘇這裏是吳國,隔一條馬路過去,那一邊就是浙江越國了。王陽明回到浙江,全國很多學者都跟著過來。他晚年討論四句教,有個學生批評老師,另一個學生贊成,兩個人分成兩派辯論。王陽明聽到了就說,你們兩個都對,我講的也對,我這四句偈對很有智慧的人,一悟便知;若要教育智慧程度比較低的人,就必須走為善去惡這一條路線。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先生解釋「大學之道」

  《大學》裏頭有幾句話,你們大概都會背吧!「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是大原則。中國自古的傳統文化,六歲入小學,十八歲已成為成年人了,便進入大學。大學者,大人之學也。所謂大人,就是成年人的意思,成年人的第一課,先要認知生命心性的基本修養。所謂「明明德」,就是明白心性問題。這個德字,「德者得也」,得到生命本有的學問,這屬於內學,也叫內聖之學。

  儒家所謂的聖人,在道家老莊的講法叫真人,你聽這個名稱就可以知道,一個人成年以後沒有真正修養心性,都是不夠成熟的,就不足以稱為成年人。以真人這個名稱來說,必須要有真正心性的修養,認得那個生命根本。道家所說的真人就是神仙,超乎一般平庸的人了。換句話說,沒有明白自己生命根源的心性以前,都是行屍走肉的凡人,也就是假象的人而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是在說明「內聖」以後,才可以起大機大用之「外王」。這個「王」字,「王者用也」,上至帝王,下至販夫走卒,不過是職務的不同,其實都是啟動心性外用的行為。所以「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樣才是一個完成圓滿人格的人,也可以叫他是聖人或真人了。

  那麼怎麼修養呢?我背給你們聽,這裏頭有七個程序:「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你看「知止而后有定」,第一個是知性的問題。「知」,就是每個人生來能知之自性的功用,學佛學道,成仙成佛,第一步也都先要知道「知止而后有定」。譬如我們大家現在坐在這裏,都知道自己坐在這裏嗎?這個能知之自性是什麼呢?這個能知之自性,不在腦裏頭,也不在身上,是與身心內外都相通的。但現在西方醫學與科學,都認為能知之自性是生理的、唯物的,歸之於腦的作用,其實腦不過是身識的一個總匯。這個問題要詳細研究,是很深刻、很廣泛的,不是一兩個鐘頭能講得清楚的。我們中國文化講本體是心物一元的,知性不在腦,是通過腦而起作用,這個要特別注意。

  再說我們的思想、身體要怎麼定呢?平常人的知性,是跳躍、散亂、昏昧不定的,但是又必須要以知性的寧靜、清明,把散亂、昏昧去掉,專一在清明的境界上,這才叫作「知止」。知止了以後再進一層才是定。佛教進來中國以後,把大小乘修行的一個要點叫「禪定」。「禪」是梵文的翻音,「定」是借用《大學》「知止而后有定」這個「定」字來的。

  這個「知止而后有定」的境界,漸漸會進入一種安詳、靜謐的狀態,這叫做「靜」。到了靜的境界以後,再復進入非常安寧、舒適、輕靈的境界,這叫做「安」;借用佛學特別的名辭,叫它是「輕安」。再由輕安、清明,不散亂、不昏昧,非常接近潔淨的境界,就會發起「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的慧力,這叫做「慮」。

  這個「慮」的意思,不是思想考慮的慮,是在定靜安適的境界裏,自性產生的智慧功能,不同於平常散亂、昏昧的思想,它是上面所說的「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的智慧境界,這兩句名言出自曾子的學生子思所著的《中庸》,就是對於「安而后能慮」的詮釋。我們現在借用佛學的名辭來說明這個「慮」字的內涵,就是「般若」的境界,中文可翻譯為慧智。它不同於一般的聰明,我們現在用的思想學問都是聰明所生,不是慧智,慧智跟聰明大有差別。透過這個慧智,然後徹底明白生命自性的根源,在《大學》就叫做「慮而后能得」。得個什麼?得個生命本有智慧功能的大機大用,這才叫做「明明德」。

  換句話說,我們這個生命,思想像陀螺一樣在轉,佛法告訴我們,一個人一彈指之間,思想有九百六十轉,這是生命中認知的大科學。比方我們寫一篇文章,或寫一個字,那裏頭不知有多少思想在轉動啊!你給情人寫一封信,「親愛的,我愛你……」這一念之間的思想情緒已經從國外轉起,轉到中國了。像人們談情也好,講話也好,思想轉動得很厲害,極不穩定。注意哦!比如我們說一個「現在」,這句話是一個思想,是一個念頭在動,這是「想」不是「思」。當說個「現在」,裏頭早已經想到下面要說的另一句話,不止幾百轉了,這是很微細「思」的作用。因此要隨時知止,把它定在那裏,像陀螺一樣雖在轉動,其實陀螺中心點都在本位。所以說「知止而后有定」,這是第一步啊!

  「定而后能靜」,什麼叫靜?這裏頭牽涉到物理科學。宇宙的功能究竟是動還是靜,那是個大問題。世界上萬物的生命沒有真正的靜止,生理、物理的世界都在動。輕度的動,慢慢的動,看起來是安靜的,這是假的靜,不是真的靜。譬如前兩天的地震,本來地球內部都在變動,不過現在因為地球內部的物理變化,地和風(氣)、水、火中間起大衝突,有大的震動,我們才明顯感覺到震動。其實有很多的震動,我們是感覺不到的,而有些其他的生物,反而比我們更能感受得到。

  如何才能做到「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呢?最重要的就是要能「知止」,真正認知一個能使它安靜下來的作用,才能做到所謂的大靜、大定了,那就要牽涉到哲學上的本體論,現在只能大略帶過。所以大學之道講「脩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首先須從知、止、靜、安、慮、得的內聖的靜養開始,這是中國幾千年以來的教化的傳統。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先生解釋「因緣」

  這個第六意識起來以後,隨著年齡的增加,父母的遺傳基因,和後天家庭、社會、時代等等的影響,一一都加上去染污意識作用,後來的佛學又分成四種,詳加分析說明:

  第一、「親因緣」。我們生命的來源是有前因的,這個生命自我帶來過去無數的種子,而變成這一生,變男變女,變聰明變愚笨,變化多端,都是由種子演變成現行這個階段的作用,死後又是一個很長的未來。過去、現在、未來,叫做三世。無數的過去,無窮的未來,現時只有這一刹那。我們研究西方哲學,西方講的存在哲學,就是當下,現在這一下,也可以這樣講。但是過去、現在、未來,是不同的。那麼我們種性帶來的前因啟動作用,佛學後來叫它為「親因緣」。後期佛學特別強調這個因緣,「因」,由過去前因的種子帶來,又變成現在的緣,因和緣是兩個連鎖的關係,但因緣的作用,又是互為因果的。

  第二、「增上緣」。父母的基因遺傳與家族、社會種種知識教育的關係,都是「增上緣」。譬如中國人生的孩子,從嬰兒就抱到外國去,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語言教育。長大以後,他的習性在根根上有我們中國的東西,可是他的思想習慣、言語一切,那是受外在的影響,增上緣加上去的,因此第六識的思想分別就變得不同了,可是親因緣的種性還是一樣的。

  第三、「所緣緣」。由現在情緒思想連帶發生的關係叫「所緣之緣」。譬如說諸位是歐美同學會,受歐美文化影響很大,那麼根本上有自己中國的情結在內,這個情結拿不掉的,這是第七意識根本的問題。你們現在用的學問思想,動輒就說我在外國學的是怎麼樣,這個作用是後來的,是第六意識的分別來的,是受外來的增上緣的影響,變成現在行為思想的作用,叫做「所緣之緣」。

  第四、「等無間緣」。然後情緒思想連續不斷的發展下去,平等流轉,也就是「等無間緣」。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佛說一切法,世界一切萬有現象,乃至我們凡夫起心動念,皆是因緣生法。因緣生法就是中國大乘所講的緣生性空,也叫緣起性空。

  這裡用的因緣二字,不是十二因緣的因緣,非常難瞭解。因緣在中國文字上來講,因是動因,緣是攀緣。「緣」是與動因一動所連帶的連續關係。譬如我們講話,前一句是因,後一句接續前一句的意義是緣。

  因緣像是一個圓圈,無始無終,永遠連續不斷。譬如手中這個煙灰缸,由化學品、玻璃作原料,加上熱能、人工,放入模子中壓製出來,是因緣所生,無物質自性,因緣聚了,就構成這個東西;打破了,因緣散了,也就不成這個東西了。如果當初不叫它作煙灰缸,現在就叫了別的名字了,名詞也無自性。

  我們大家相聚在這裡,也是一樣。所以因緣的兩個道理,就是緣起和性空;一切皆是因緣所生;一切皆無自性,沒有單獨自動存在的可能和性質。換言之,一切事物的開動,那強有力的是因;由之發展出來連續的作用是緣。

  後世把因緣的法相加以分析,就成了唯識法相學,有四緣。因緣本身是一個因素,例如這次講經,我要講就是因,諸位來聽是緣,但這個因緣本身,叫親因緣。又如生命是中陰的業力到了該去投胎,加上父親的精和母親的卵,三緣和合,成為一個人,就是親因緣

  第二因素是增上緣,如泥土之於植物種子。又如父母的身心遺傳特質,家庭、社會的環境,都是種子的增上緣。如果這個種子是善的,所有的外緣不管是善惡都會培養他向善路上走;如果這個種子是惡緣所感,所有的遭遇,都是惡緣。

  再用剛才講經的比方,我一念一動:給他們講《維摩詰經》吧!這是「親因緣」。有這樣一個強有力的動念,發出通知,大家有緣的湊在一起,就在這裡了。這個地方要有燈光、電力、設備等,促成這次講經,就是「增上緣」。

  在座聽經的道友們,有人因為聽了經,自己明心見性,悟了道,這個環境,就是他的增上緣。他悟了道不是佛給他,也不是老師給他,是他自己的自性種性爆發,碰到善知識,碰到佛菩薩,這麼一個增上因緣促成他明心見性。

  譬如我們由親因緣出生,其後有父母遺傳、家庭、社會、國家、時代等等增上緣影響,這個人由此因緣出發,或者去弘法,或者去造惡業,像一個個連續不斷的圈子滾下去。前緣變成後因,後因又變成了前緣,所緣之緣連鎖不斷,就是「所緣緣」。

  由這個關係,在六道輪迴裡,有三世因果,像轉圓圈一樣永遠不斷地滾下去,前生如有善根智慧,這一生碰到增上緣變得更好,因此連續下去所緣之緣,他又去弘揚佛法布施功德。這個所緣之緣又經三緣和合,帶到他生來世的善根增長,是「等無間緣」,等是平等的輪轉,無間是因緣無間隙。

  凡夫眾生的善惡因緣累積了很多,成佛之後這因緣還不會斷,甚至過去結的冤家仇人都成了這一世的眷屬善緣。有句話說:「未曾成佛,先結人緣。」你得了道要度眾生,如果功德、法緣不夠,還是無法度人。我們要學佛的人也一樣,如果法緣不夠,功德不到,就碰不到善知識。就算碰到了,自然也會離開,或是有阻礙。所以因緣要自己去培養。

  我們解釋了因緣的道理,瞭解一切法皆從因緣而生,無主宰,沒有一個上帝或命運來主宰,八字命運事實上就是因緣法。

  宗教家都講生命有個主宰,有個管你的。有許多迷信的人常說,因為不拜某個菩薩就被降罪了,不拜某個鬼就被附身了,這些不是佛法,因為讓神鬼作了你的主宰。菩薩無論有緣無緣都要度,對壞人更要教化,怎麼會因為不拜他就罰你?這哪算是菩薩?不要說是超人的主宰了,即使是個年紀大的人,或有道德修養的人,都會包容別人,難道菩薩連這樣的胸襟都比不上嗎?

  一切法無主宰,那麼是自然來的嗎?如果說是自然來的,就成了唯物思想。所以一切法無主宰,也非自然,是因緣所生。因緣道理是全部佛法的基礎。

  (節自《花雨滿天維摩說法》)


  宇宙人生一切的事情乃無主宰,並不是閻王主宰了你的生命,也不是上帝主宰你的生命,但是也非自然,不是唯物所變化。一切萬有的生命和事物乃因緣所生。什麼叫作因緣呢?「因」是前面的一個動機;只要前面一動,連鎖的關係就來了,就是緣。因緣的連鎖關係如何來的呢?自己來的,無主宰,不是他力,也非自然。

  因緣又分為親因緣疏因緣的差別,什麼是親因緣呢?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作所為,例如一粒麥子,在那裡擺久了,他自動會起變化,非他力。但是,與他力也互相關聯,親因緣是由過去的時間、空間和自我的積累,所帶來的種子,這其間的關係還很複雜。種子生現行,現行又變成未來的種子,循環不已。

  什麼是疏因緣增上緣所緣緣以及等無間緣是屬於疏因緣,例如我們生命的來源,必須由男性的精蟲和女性的卵子相結合,再加上精神體三緣合和而成,此三緣是親因緣,精蟲和卵子中所帶來父母的遺傳是增上緣。遺傳的因素對我們生命的影響也很大,人的思想,行為動作都會和父親或母親相像。

  有些人的個性則與父母親完全相反,譬如父母很老實,生的孩子很調皮,這是否與遺傳無關?不,這是遺傳的反動,因為老實的人也有調皮的一面,只是他壓抑不敢發出來,到了下一代就發出來了。

  一個人生下來以後,其思想個性慢慢也受到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風氣的影響,這些因素乃屬於增上緣

  還有一個所緣緣,現在的生命由於過去的種子生現行,前生所積累的習性和父母的遺傳以及所受到的教育和當代社會思潮的影響,種種因素加起來,形成了主觀的思想意識,再產生新的思想和行為,與別的人和事物發生牽聯,互相影響,這就是所緣緣

  這些現狀又變成種子衍生下去,如此循環不斷,這也是輪迴的道理。種子生現行,現行生種子,永遠沒有間斷地轉,叫等無間緣

  我們的生命就是這樣不停地轉下去,如果要了生脫死,不受這連鎖性的生命力量所束縛,必須要切斷了此因緣的作用。

  如同我們的思想永遠沒有停止過,睡時仍然在思想,所以睡覺都會做夢,沒有一個人真正睡著過,有些人以為沒有夢,其實是醒來以後忘記了。那麼,死亡以後會不會思想?一樣在思想,那是另外一種境界。

  如果把我們的思想從中截斷,叫作「三際托空」,過去的思想已經成為過去,不復存在了;未來的思想還沒有來,當然也不存在;現在呢?也沒有一個現在,剛說現在,現在立刻變成過去了。宇宙間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只有現在,永遠都是現在,但是,現在也無法把握,它不斷流逝,這種現象,我們暫且稱之為「空」。

  釋迦牟尼佛瞭解了宇宙生命中這個道理,畢竟無主宰,非自然,「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空是它的本體,因緣所起是它的作用,稱為「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例如我講話,必須有緣起,要有我的生命、思想、身體、呼吸系統、聲帶、嘴、舌、牙齒等等許多因素湊合才能發出聲音,這叫「因緣所生法」。說完就沒有了,故言「我說即是空」。

  (節自《圓覺經略說》)

 

南懷瑾先生講述「格物致知」

  那怎麼叫「致知在格物」?研究這一段吧,「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注意這個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然後「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反過來說了。現在我抽出中間這兩段,一正一反,一來一去,要特別注意!致知、誠意這兩個就是學習靜坐,乃至成仙成佛、健康長壽,這是一切修養功夫的基礎

  現在大家手邊有這一篇嗎?我們一起讀一下,背一背。(指某人)你領頭來唸,唸到天下平。

  (眾唸)

  什麼叫「致知」呢?「知」就是知性。諸位都是父母、家長,總算帶過嬰兒,我們自己也做過嬰兒,當時的情況忘記了,但現在應該可以回想得起來。

  我們生來就有個知性,做嬰兒的時候,肚子餓了曉得哭,冷了也曉得哭,這個知性本來存在的。這個知是思想的來源,就是說,這一知,我們普通話叫天性,沒有一個人沒有的。當我們入娘胎,變成胎兒的時候已經有了,先天就帶來的,只不過在娘胎裏十個月,出生的時候把這十個月的經過忘記了。同我們現在一樣,做人幾十年,許多事情會忘掉,尤其娘胎裏的經過,幾乎每個人都受不了那個痛苦的壓迫,都迷掉了。但這個知性並沒有損失,當一出娘胎的時候,臍帶一剪斷,知道冷煖與外界的刺激,就哭了,哇……受不了一哭叫,知性就起作用了。然後旁邊的大人把我們洗乾淨,用布包好,衣服穿上,餵奶,舒服一點,不哭了,都知道的。所以餓了就會哭,就要吃,這個知性是天性帶來的。

  打坐怎麼樣叫得定啊?致知。剛才唸過「致知在格物」,對不對?那麼什麼叫格物呢?不被外界的物質所引誘牽引,叫格物。我們的知性很容易被外界的東西所引誘的,譬如我們的身體,打起坐來痠痛、難受,身體也是個外界的物啊!

  大家馬上可以做個測驗,當你坐在那裡腿子痠痛、一身難過的時候,突然你的債主拿把刀站在前面,非要你還錢不可,不還就殺了你,你立刻都不痛了,為什麼?你那個知性被嚇住了。身體的痛是物,何況身外之物啊?當然一切皆是外物了,所以致知在格物」,就是不要被身體的感覺以及外境騙走

  「物格而后知至」,把一切外物的引誘推開,我們那個知性本來存在的嘛。你打起坐來,知性很清楚,不要另外找個知性。所以先把這個知性認清楚了,再講打坐。為什麼要打坐呢?知性要打坐,我想打坐;為什麼來學這個呢?因為我追求一個東西。這樣一來你已經上當,被物格了,不是你格物,是物格你,把你格起來了。所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把一切的感覺、外境都推開,你那個知性清清楚楚在這裏,姑且可以叫作像一個得定的境界了。

  「知止而后有定」,這時候,你那個知道一念清淨的,就是知性,一念清淨就是意誠,念念清淨,知性隨時清清明明,不被身體障礙所困擾,不被外面一切境界所困擾,也不被自己的妄想紛飛所困擾;「意誠而后心正」,什麼都不要,這個就是心正;「心正而后身脩」,這樣我們身體的病痛、障礙、衰老,慢慢就會轉變過來。轉變過來以後,打坐起來當然有反應,但如果拚命只管身體的反應,就沒有格物,又被物格了。這樣聽懂了嗎?「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脩」,這些都是工夫啊。要修多少時間呢?不一定的。

  「身脩而后家齊」,這個明天再講,裏面包括大家怎麼教孩子。

  脩身,正心,誠意,後世的儒家稱之為天人之道,天人合一。現在,我給大家講我們中國文化本有的儒家的道理。我幾十年都懶得講,因為幾十年來大家忘了根本,只喜歡看我寫的那些佛經之類的書。我那些書不是弘揚佛法,講佛經也不是弘揚佛法,是叫大家不要迷信,這一套我們自己本來就有的,是大家沒有搞清楚。

  (節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先生講述孔子心性的修養

  孔子用一段話講自己心性的修養,你們注意哦,心性修養很難,不像佛家、道家講打坐、飛升,沒有這個事。孔子一輩子做學問,他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十五歲就曉得立志了。孔子是個孤兒啊!生活環境很可憐的,年輕時很辛苦,父親早逝,家裏很窮,他什麼最苦的差事都幹過。聖人是從苦難中磨鍊出來的,你們諸位太幸福了,每個孩子都是皇帝、都是公主,哪有這麼好的?我小時候都沒有經驗過這麼好的生活,我也是自己磨鍊出來的啊!同樣的道理,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十五歲立志求學,「三十而立」,到三十歲確定了學問、人生的道德修養是這個樣子,真正站起來。

  從十五歲到三十歲,這十五年間,孔子痛苦得不得了,所以他說自己三十而立,這個人生磨練出來的學問,在三十歲確定了。「四十而不惑」,三十歲確定做修養的學問、磨練自己,有沒有懷疑?有懷疑,搖擺不定的。自己生活的經驗,有時候明明做了好事,卻得了很壞的結果,很受不了;有時候心裏反動,就要發脾氣了。所以古人有兩句話,「看來世事金能語,說起人情劍欲鳴」,這兩句話怎麼講?看來社會上只有錢會講話,大家只要送錢就好了,拿錢給人家就一切好辦,「看來世事金能語」,要做官拿錢去買。「說到人情劍欲鳴」,講到人的心理啊,刀劍就要拿出來殺人了,世上人心太壞了,會氣死人的。我引用這兩句話是說明孔子三十而立,再加十年用功作人,十年讀書,十年修養,「四十而不惑」,才決定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做壞人。雖然「三十而立」,但看法還會有搖擺,可見修養之難啊!

  四十而不惑,再加十年作人做事,「五十而知天命」,這才曉得宇宙觀、曉得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人怎麼會生出來?人為什麼生來是男是女?為什麼在同樣的環境,每人的經歷統統不同?為什麼有的人一輩子很享受,有的人永遠很痛苦?這裏頭有個道理,「五十而知天命」,換句話說,孔子講自己到五十歲才曉得宇宙萬有有個本能的因果規律的作用,都是十年十年的磨練。

  再加十年的修養磨練,「六十而耳順」。我們小的時候讀書,老師講的也聽不懂,同學們講笑話,什麼叫耳順?有同學告訴我,孔子以前大概耳朵聽不見,到六十歲挖耳朵挖通了,這是小時候同學們講的笑話。其實耳順就是看一切好的、壞的,聽人講話對的、不對的,聽來都很平常,都沒有什麼,就像做飯一樣,修養的火候到家了,好人當然要救,壞人更要救,這是耳順,「六十而耳順」。

  再加十年,「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得道了。你們現在教孩子們讀古書,看看孔子幾十年的修養,到七十以後,他真正的大徹大悟了,是這麼一個過程。

  (節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南懷瑾先生講解《朱子治家格言》

  我告訴大家《朱子(柏廬)治家格言》這篇文章。我告訴你這一篇之重要,像我是八歲起就會背了,不只我會背哦,我們那個時候讀書,一個家庭的孩子,不背這篇文章不行的。

  還有呢,你看我們那個時候的人格教育,家裡書房裡貼了一張紙,畫了線條,有一百個框框,有些是三十個框框,一張一張放在上面,叫什麼?「功過格」。每天自己讀完書了,爸爸坐在後面說:想一想,有沒有錯?自己想想:有,拿起黑筆來在框框裡點個黑點。有什麼好事嗎?有,某某人沒有橘子吃,我送一個橘子給他,在框裡點個紅點,算一件好事。每天的思想行為,好的點紅的,壞的點黑的,給自己看,這個叫功過格,我們是這樣來的。

  《朱子治家格言》影響中國三百多年到現在,全中國老百姓都受到影響。我可以說,滿清統治了四萬萬中國人近三百年,靠什麼?靠這一篇,大家沒有發現。這一篇文章是什麼人做的?明末的朱柏廬。請問他是人民大學還是北大畢業的?還是復旦?或是上海還是蘇州哪個中學的?什麼都不是,他是「諸生」,諸生是什麼?一般的讀書人。他因為滿清入關了,父親也死了,不願意做亡國奴,所以不出來,在家裡好好做學問。可是呢,滿清也沒有利用他,中國人自己接受流傳了他這篇文章。

  你們看:「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我今年九十了,受這個教育的影響多大,你問他們,他們幾個同學跟著我的,每天晚上我自己親自轉一圈,窗戶關好了沒有?門有沒有鎖好?變成習慣了,不去看不放心。這是當年八九歲時候受的教育,「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口飯不容易吃的啊!

  「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要曉得節省,不是消費刺激生產!

  「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作人做事,事先準備好,不要口乾了才掘井汲水。

  「自奉必須簡約,宴客切勿流連」,財物的運用,對自己儘量地節省。這些愛唱卡拉OK的朋友,會喝酒的,一天白蘭地喝七八瓶的,這些朋友們少來,「切勿流連」,可以招呼,不能流連太過了。

  「器具質而潔,瓦缶勝金玉」,家裡用的東西不要太講究,好用、乾淨就是了。

  「飲食約而精,園蔬勝珍饈」,粗茶淡飯比什麼都好。

  「勿營華屋,勿謀良田」,不要說房子住得怎麼樣奢華,五星級飯店什麼的,不必要。

  「三姑六婆,實淫盜之媒」,有些囉唆的婦女們,不要多來往,包括像些尼姑、道姑、修女,什麼做媒、算命的,巫婆神漢啊,像老鴇、走街串巷賣藥的、接生的、還有人販子,這些人不要來往,是非多。

  「婢美妾嬌,非閨房之福」,小秘啊,什麼外室啊、情人啊,越漂亮越糟糕,非閨房之福,非離婚不可。

  「童僕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豔妝」,男傭人不要用漂亮的,怕太太們、小姐們靠不住。老婆、女傭人不要打扮得太漂亮了,等於海航陳峰說的,老師啊,我總公司辦公室沒有一個女的。因為不漂亮的不喜歡,用漂亮的又靠不住,所以我不用。我說對。

  「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居身務期簡樸,教子要有義方」,「居身」指自己本身,儘量地節省、樸實,不要浮華。對兒孫的教育要有方法,按孩子天生的稟賦、興趣方向幫助他,但是要有分寸的。我說現在的家長都錯了,把自己達不到的目的加在孩子身上,這是錯誤的,不懂「義方」。

  「勿貪意外之財,莫飲過量之酒」,不要貪心,不勞而獲大多不是好事。酒並不是叫你不要喝,是不要過量。

  「與肩挑貿易,毋佔便宜」,小販賣東西,挑擔到門口,不要貪便宜斤斤計較了,人家沒有本事做老闆,做小販就要賺錢。你說他騙我,就算騙,給他騙一下,他要回去養家嘛!

  「見窮苦親鄰,須多溫恤。刻薄成家,理無久享」,做人要厚道,多幫忙人家,尤其你們做大老闆,對你的職員刻薄,不會成功的,「理無久享」,會受報應的。

  「倫常乖舛,立見消亡」,比如對父母不孝順,很快就垮了。

  「兄弟叔侄,須分多潤寡」,要招呼兄弟姊妹,相互幫忙。

  「長幼內外,宜法肅辭嚴」,我是這樣唸哦!當年我讀書的時候朗誦的哦!是背的啊!

  「聽婦言,乖骨肉,豈是丈夫」,聽太太的話,對父母、兄弟不起,不算男人。翻過來,太太們聽男人的話這樣做,也不算女英雄。

  「重貲財,薄父母,不成人子」,只看錢,不曉得孝順父母,他說那不算是人。

  「嫁女擇嘉婿,毋索重聘」,嫁女兒,就看對方男孩子好不好,不要看人家有沒有錢。

  「娶媳求淑女,勿計厚奩」,討一個媳婦,不要希望她娘家陪嫁多,要看女孩子好不好。

  「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最可恥」,看到人家做官,有地位,有錢的,馬屁拍得很響。
我當年在台灣的時候,聽到一個華僑回來,人家叫我去跟他見個面,我說幹什麼?人家說僑領耶!我就笑,什麼僑領啊?華僑領袖。我說你怎麼知道?回來的都是僑褲襠,不是僑領。華僑有錢的不肯回來,誰都怕回來,嫌麻煩,叫那個跑腿的不相干的,你去吧!回來以後叫僑領,實際上都是僑褲襠。那麼有一次,人家請一個僑領回來,年紀大了,這個老頭子坐在上面,一邊吃飯一邊放屁,很失禮。旁邊的人,還是外交官:嗯!沒有味道,沒有臭味。這個老頭子僑領很不高興,因為他的觀念啊,老年人放屁沒有味道就快死了。他聽外交官那麼講很不高興。這個外交官懂了,過一陣子說:嗯!現在有一點味道了。「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拍馬屁,最可恥。

  「遇貧窮而做驕態者,賤莫甚」,看到人家窮,看不起人,自己太下賤了。

  「居家戒爭訟,訟則終凶」,最好不要打官司,打官司兩方面都沒有好處。

  「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少講話。

  「勿恃勢力而凌逼孤寡,毋貪口腹而恣殺牲禽」,不要認為自己有錢,有地位,有勢力,欺負弱者。不要因為自己好吃,隨便殺生。

  「乖僻自是,悔誤必多」,個性太孤僻,或者太自以為是,你後悔和失誤一定多。

  「頹隳自甘,家道難成。狎暱惡少,久必受其累」,意志消沉,自甘墮落,等於敗家。不要交那些年輕的太保、小混混,現在卡拉OK裡,上海、北京特別多,必然受他們拖累。

  「屈志老成,急則可相依」,多跟人格成熟、品行可靠的人往來,幫忙你成長,急難的時候可靠。多和老年人往來,可以學很多經驗學問,當然要好的老年人,像我們這些老年人最好不要往來。(眾笑)

  「輕聽發言,安知非人之譖愬,當忍耐三思」,隨便聽人家告訴你,哎喲!朱校長啊,李小姐講你不好。那是人家在挑撥你啊!所以不要隨便聽。

  「因事相爭,焉知非我之不是」!因為事情與人發生矛盾,不一定是別人的錯,首先要反省自己不對的地方。

  「施惠勿念,受恩莫忘」,這兩句話對我一生影響很深,都是佛家、儒家、道家的精神,幫忙了人家,好處給了人家,心裡記都不要記,要丟掉。「受恩」,得人家一點好處,要永遠記住。

  「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嫉心」,作人做事要留餘地,好事、便宜不要多佔,多佔會有麻煩的,所謂「知足者富」。妒嫉別人有好事,看到這個人汽車比你好,哼!算什麼?就是妒嫉心。女的這個事情很多,對面看到個女人穿漂亮的衣服走過來,哼!就是妒嫉心,意思說,你算什麼?這容易,我等一下買一件給你看。

  「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別人倒霉了,你心裡高興,好啊!這就錯了。

  「善欲人見,不是真善」,做了好事,希望別人知道,可見動機不純善,不過好事壞事也很難講。

  「惡恐人知,便是大惡」,如果做了壞事很怕人家知道,這才可怕。

  「見色而起淫心,報在妻女」,講男孩子,女孩子也差不多,果報會應在親人身上。

  「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對人家心裡不服氣,暗箭傷人,偷偷地整人家,後代會受報應。

  「家門和順,雖饔飧不繼,亦有餘歡」,一家團聚在一起和和順順的,就算沒有飯吃也是高興的。

  「國課早完,即囊橐無餘,自得至樂」,國家要稅,趕快繳,不要欠稅逃稅了,一逃稅最後受不了啊!連繳稅他都幫忙,哈!所以康熙皇帝怎麼會不提倡這個格言呢!儘管去讀吧!

  最後他告訴我們「讀書志在聖賢」,讀書不是為了拿高薪,而是求學問,是以聖賢為榜樣和最高目標,並不是求聖賢的名,或者裝做道貌岸然的樣子。讀書不一定做官,萬一不幸而出來做官,則「為官心存君國」,既然出來做公務員,就要對老百姓負責,對社會國家負責。

  「安分守命,順時聽天。為人若此,庶乎近焉」,知道自己的本分,也懂得時間和形勢,盡本分之後聽天命,做人做到這樣,他說這才像一個人了。

  這一篇文章是江蘇昆山人作的,影響中國這三四百年。你看中國知識分子讀的《古文觀止》、《千家詩》、《幼學瓊林》、「三百千千」,不是人民大學哪位教授,還是哪個博士編的,沒有。所以我說,你看中國幾千年文化,政府沒有花什麼錢,都是老百姓自己培養子弟出來,影響一個國家,影響整個時代。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國學與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