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想法必會實現

  應傳承給下一代的事物

想法必會實現

何謂「想法」?

  最後,為了我們下一代的將來,我想談一些十分重要的觀念。

  我想說的話,其實都蘊含在「你的想法必會實現」這句話裡。何謂「想法」?想法擁有何種神奇的力量?我會在這裡盡可能的說明。

  首先,人類所擁有的「想法」到底是什麼呢?

  我們人類在每天的生活中都會「思考」,並且「想」要進行某事。「思考」這件事是從頭部開始,也就是所謂的「頭腦」,記憶某些事情、想起某件事,或者是思考各種各樣的事物及眾多思緒,全部都是由「頭腦」進行。除了「思考」這個功能以外,也有掌管人類「想要」進行何種行為的作用。

  「想要做這樣的事」、「想要那樣的東西」等,在內心浮現的所有事物都屬於當事者的「想法」。在這些想法之中,有時也帶有氣憤、孤單、悲傷或欣喜等的情緒存在。包括這些在內,都屬於出現於內心的「想法」。人們總是在自我產生的各式各樣想法和思緒中生活著。我覺得這種所謂「想到某事」的行為,其實是人類生存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一般認為,用頭腦審慎思考事物的行為較為重要,對「想到某事」這種單純的動作,似乎都有忽視的傾向。我反而覺得再也沒有其他行為比「想」要完成某事來得更具強大力量。

  很可惜的是,並沒有多少人察覺到這件事。

  但這「想要完成某事」的念頭是人類所有行為的基礎和源頭。而現今的社會文明也正好明白地顯示這個道理。

  透過距今約兩百五十年前、起源於英國的工業革命,人類漸漸築起通往近現代文明社會的道路。在這之前,人類生活在大自然裡,與自然環境中的種種現象共同生活著。之後工業革命,人類開始使用蒸汽機,在工廠中也引進更多機器生產各式各樣的商品。從此之後,接連不斷的有新發明和新技術的誕生,科學技術也迅速進步,人類只花了兩百五十年的時間,就建構出現在具有豐富文明的社會。

  為什麼科學技術會如此的進步呢?正是因為人類的種種「想法」推動了這些發展。

  相信不管是誰,心裡應該都曾經浮現「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就很方便」或者是「如果可以這樣的話就更舒適了」這樣的想法。舉例來說,至今為止都是以走路或跑步的方式移動,但就會想到有沒有更快速、更便利的方法呢?

  然後這個原本像做夢一樣的「想法」就變成強烈的動機,使得人們開始著手嘗試新的事物。從單純的「想法」開始,接著用頭腦認真思考,再拚盡全力地求進步。經過數次反覆的失敗後,終於製造出新的交通工具。就這樣,有些人製造出腳踏車,有些人則是發明了汽車,還有飛機。

  像這樣,在具體發明或研發某物時,一定要用頭腦審慎思考、研究才行。而這一切的開端,就是那些平時掠過心頭的某個「想法」,或者也可說是某種「念頭」。雖然這種「想法」或「念頭」也容易讓人感到不甚重要,也常聽到「不要因為一時興起就說這種話」的責備,但實際上這些「想法」或「念頭」正是現在所有科學技術、發明新事物的起點。

  「想」這個動作,是一切事物的源頭。人類的行動首先要從心有所「思」開始。沒有這個念頭,便無法產生任何行動。

  這個「想法」或「念頭」在人們的心中佔了如此重要的地位。若是這樣的話,其次要重視的就是人們擁有一顆什麼樣的內心了。

維護心靈的庭園

  在第三章中曾經提到,人的內心是由兩個部分所組成。也許應該說是互爭頭角的兩個勢力皆居於其中吧。第一種是由「自己過得好即可」這種極為利己的慾望所支配的心;第二種則是希望這個世界能變得更好的原動力,也就是「利他之心」,「想為他人盡一己之力」或「想協助他人」這種體貼善良的心。

  無論是任何人的內心裡都一定存在著利他之心與利己之心。哪一部分佔了上風就會顯示在此人的性格表現上。這兩者的勢力經常處於互爭頭角、互相拉鋸的局面。即使「利他之心」喃喃提醒著「今天也要為他人著想、以善良體貼的心度過」,但顯示人們原始欲望一面的「利己之心」也會叫喊著「哪有時間去管別人的事啊?把自己的事先處理好比較輕鬆」。

  這樣一來,要如何才能壓制內心原始的慾望,進而充分發揮利他之心呢?關於這個方法,在一百年前左右的英國啟蒙思想家詹姆斯.阿倫(James Allen,一八六四〜一九一二年)有如下的見解:

  「人的內心就像一座庭園。既可以細心維護,也可以放任不管。無論用何種方法,庭園中一定會生長出某些東西。如果你在自己的庭院裡,沒有撒下美麗花朵的種子,最後就會有無數的雜草種子飛來,變成雜草叢生的庭園。

  一位優秀的園藝家,會細心照顧這座庭園,時常去除雜草、播下美麗花朵的種子,並用心栽培。人的一生也是相同的道理,如果想度過美麗人生,就必須剷除自己心中庭園內那些汙穢不純的思想,接著埋下純粹且正當想法的種子,然後再繼續細心呵護才行。」(《原因和結果的法則》日本Sunmark出版)

  也就是說,人的心靈必須靠自己悉心呵護才行。如果放任不管,就會變成長滿慾望、怒氣、嫉妬、憤恨不滿等雜草叢生的庭園。為了要擁有滿是芬芳花朵的庭院,重要的是必須時常檢視自己的內心,視庭園裡花花草草的生長狀態予以適當的照顧,並且撒下善良體貼與感謝的種子。

  這個觀念,尤其希望年輕一代的朋友能特別留意,並且持續實踐。雖然有些人的性格是與生倶來、不會輕易改變,但我認為一個人的內心可以藉由像照顧心靈庭園這樣的訓練過程而漸漸改變。只要持續真誠面對自己的內心,就可以形成更臻完美的人格,本身的性格也會隨著改善。

  如果能將心靈的掃除養成為每日的習慣,便不會覺得太過困難。譬如說利用就寢前的幾分鐘,閉上眼睛、試著靜靜的回想當天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如果那一天充滿慾望、怒氣、嫉妬、憤恨、不滿,就要反省自己,哪些是不應有的行為,要提醒自己做一個更善良體貼、更愉悅開朗的人,這就是維護心靈庭園的方法。如果每天有恆心地持續這樣做,周遭的人們應該會開始察覺到「那個人的脾氣最近變得比較平穩,也比較會為他人著想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宇宙中流通的「愛」的法則

  我認為如果人們可以磨練自己的內心,進而養成良善的人格,之後必定會帶來正面的結果。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是因為在我們生活的宇宙之中,具有協助保有此心之人的「法則」。在整個宇宙裡,並不是包羅萬象的所有事物都能恣意生長,而是有一個引導萬事萬物成長發展的定律存在。也許可說是有一股力量在驅使所有事物往正面的方向前進。

  宇宙在距今約一百四十億年前,因原本無限小的粒子結合體發生大爆炸而誕生,進而發展成難以想像的廣袤空間,據說現在仍然在繼續膨脹擴大中。

  整個宇宙剛開始時只是個極度微小的粒子,接著產生各種原子,然後經由原子間的結合產生了分子,各類分子之間又經結合而形成高分子。之後便產生了蛋白質,因而誕生了有稱為去氧核糖核酸(DNA)的生命之源構成的原始生物。隨著原始生物的逐步進化,而有人類的出現,生物的演化也一直持續進行著。

  從宇宙的誕生到進化的歷史觀察,便能真實感受到推動所有事物發展的宇宙力量的存在。即使是散落路旁的石頭和所有的生物皆被一視同仁,這股存在於宇宙的力量會驅使萬物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正因為我們處於如此的宇宙之中,宇宙更不會將這種想要「更趨完美」的心棄之不顧。這個宇宙必定會將擁有良善之心的人帶領至更好的地方。

  絕不能忘記這個「真理」。

  只要不忘記時時細心照顧心靈的庭園,就可以在整個宇宙的協助之下,邁向自己也無法想像的美好人生。

  身為一個出生於鄉下地方的少年且再普通也不過的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那個時候能過著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生,真的是幸虧這股宇宙意志之力的協助。我強烈的希望大家為了能擁有接納宇宙之愛的心,能每日不懈怠的悉心照顧自我心靈的庭園,且能有更多的人可以度過更美好的人生。

如何實現想法

絕不輸人的拚勁

  到這裡為止,已經敘述了關於「想法」的重要性,以及蘊藏著此種想法的美麗之心。在這裡我想要詳細說明擁有這些之後,要怎樣去實現自己的想法。

  雖然說「想法必會實現」是件千真萬確的事,但是有個很重要的條件。那就是如果沒有拚盡全力去實踐這個「想法」或「夢想」、以及超越常人的決心和努力是絕對不可能達成的。

  這裡所謂的努力並不是指「只有稍微努力一下」而已。而一定要是以十分拚命的態度和絕不輸人的決心去努力,心無旁騖地朝著目標前進。

  要費盡精神、持續不斷地努力,當然不是件簡單的事,而是件非常勞累艱辛的工程。同時也必須戰勝自我本身的惰性才行。但只要持之以恆,就可以享受到意料之外的成功果實。

  有句諺語:「天才出於勤奮。」當然,也有那種一生下來就是天才型的人物,但在學術研究上或是各行各業中,在世界上功成名就的每一個人,一定都曾付出超越常人的努力。他們投入誰也無法匹敵的心力,拚了命地持續下去,最終才能得到大家口中所謂的天才型成果。

  即使遭遇任何困難也不退縮,仍咬緊牙根、繼續加油、持續朝目標努力,一點也不鬆懈。而這種力量,一定能夠解決一切問題、帶領此人達到目的地。

  不管在工作上或是學業上,持續打拚努力還有另一個正面的效果。只要專心一意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自己便會開始思考是否有更好的辦法?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提升效率?這樣一來,明天會比今天來的更有收穫、後天又比明天來的更加精進,每天都是凝聚創意和自己心血結晶的一天。

  雖然我絕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但藉著每天拚命投入工作,思考更好的製造方法,或是否還有更具效率的銷售方式,培養出這樣的思考習慣,在不知不覺中也讓自己有超越想像的進步與發展。

  當天上的眾神看到你如此專心一致的努力,即使遇到困難也不放棄,持續思考解決對策的模樣,也許會興起憐憫之心,賜予你新的智慧或靈感吧。

  至今為止,我參與了「京瓷」、「KDDI」、「日本航空」三家企業的經營管理。而這三間企業全都能持續穩健的發展亦非偶然。說得極端一點,關於企業的經營管理,我都是以自己純粹的心為基礎。

  我從鹿兒島大學畢業後便到京都的公司上班,當時那間公司的經營管理已出現問題,薪水都無法在發薪日固定支付。雖然想立刻辭去這個工作,但也沒有其他公司可去,所以只好繼續投入公司的產品研究之中。那就是日本從未有過的新型陶瓷材料研發。

  但是這間公司的研究室並沒有足夠的設備和器具。在這種環境之下,以我本身的能力、經驗與研究的難度來考量,實在很難實現這個目標。但是為了協助瀕臨倒閉的公司重新奮起,再怎麼樣也要讓這個研發成功才行。就是因為這個想法,我用盡全力、拚了命地投入研究。

  之後我把鍋子、爐子都搬進研究室裡,除了研究之外,連煮飯、吃飯、睡覺也在裡面。為了能達成研發新型陶瓷材料這個超越自我能力數倍,的目標,我不分晝夜、孜孜磁磁地努力著。

  原本這一開始並不是自己想要做的實驗,而是公司早決定的研發項目。但我將此轉變為無論如何一定要達成的「想法」,再加上將想法提升為「想要以此研究成果,拯救瀕臨倒閉的公司和同事」的「願望」,進而全心全意投入研究之中,最後終於達到了日本第一、在世界上也是第二個合成新型陶瓷材料的成功目標。

  自從創立了「京瓷」以後,也將這種「想法」及「願望」銘記在心,繼續不停的努力,研發新材料、新產品,並拓展新事業。現在已成為營業額超過一兆五千億日圓的全球企業。我想,這一切都是因為擁有為了全體員工的幸福而要讓公司變得更好、讓公司成為大家都引以為傲的對象的這種「想法」,再加上付出絕不輸給他人的努力,才有這樣的成果。

動機是否良善

  KDDI的成立,也正是這種「想法」和努力帶來的成果。

  距今約三十年前,沒有任何與電信業相關知識和經驗的我,展開向當時的電電公社,也就是現在的電信公司NTT,這間從明治時代開始即存在的巨大企業挑戰。因為當時電電公社獨佔整個日本國內的電信通訊市場,無論是誰都必須支付高額的通信費。所以我便產生了一種想法,就是「想多少減輕民眾在通訊費用上的負擔」。

  當時的京瓷規模並不大,任誰都覺得想要挑戰電電公社這間巨人般存在的企業,是個有勇無謀的想法。除了我之外,好像也有其他人或是企業想要嘗試挑戰電電公社這種獨霸市場的狀態,但是大家都覺得「對方可是從明治時代以後,為日本各個家庭建構電話迴路的大型企業呢!要向這種對象挑戰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而猶豫不前。

  但是我卻認為「為了今後日本的發展,為了全日本的人民,電信通訊費用一定要降低才行」,而堅持著自己的想法。那時我花了半年左右的時間,持續不停地反問自己:「這個動機是真的出於良善嗎?真的沒有摻雜半點私心嗎?」

  也就是「你之所以想要和電電公社挑戰,真的是出於想要協助他人的利他之心嗎?還是自己想要賺錢、讓京瓷擴大規模、變得更有名的利己之心呢?」

  然後每天反覆詢問自己,把結果歸結到「這個動機是良善的,絕沒有摻雜任何不純粹的想法」的答案。

  從那時開始,我便在電信通訊事業中投入旁人無法匹敵的努力,再加上以利他之心全力向前衝刺,因而獲得眾多人士的協助與支援。

  之後,KDDI持續成長發展。現在au的行動電話使用者也非常多,KDDI也因此成長為營業額接近五兆日圓的大型企業。

不屈不撓、專注於一心

  日本航空的重建也是一樣。

  政府請我重整日本航空時,雖然我曾請教許多人的意見,但眾人皆異口同聲說道:「你還是別插手的好!」

  即使如此,我還是接受了這項艱鉅的任務,是因為重整日本航空有三個很重要的意義。

  第一、擔心對整體日本經濟造成影響。我覺得像日本航空這樣一個代表國家的企業,如果破產的話,不僅對日本的經濟會造成嚴重打擊,也會連帶讓日本民眾喪失自信吧?若是這次重建能成功,是否也可以為死氣沉沉的日本經濟注入一股較大的活力呢?

  第二、無論如何我想確保留在日本航空裡大約三萬兩千位員工的工作機會。

  第三、我想保障搭乘飛機乘客的便利。如果日本航空消失在市場,那日本的大型航空公司僅剩下一家,市場自由競爭的架構就會瓦解。這樣一來,每個人就必須支付大筆的機票費用,且可能連帶產生服務品質下降等問題。

  那時我即將邁入八十高齡,為了這樣的想法而與日本航空共同奮戰。

  首先,便從日本各地員工的心中點燃重建的火苗開始,也就是徹底改變員工的思維。

  我親自前往有官僚主義之稱的日本航空員工工作的現場,與他們講到航空公司是一種服務業,每一位員工都必須站在顧客的觀點來思考他們的需要,這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

  我決定對重整日本航空這件工作,不領取任何的報酬。每週幾乎都住在東京的旅館,一邊持續過著忙到深夜、到便利商店買飯糰裹腹的生活,一邊為重整日航注入心力。

  當員工們看到我這樣努力的身影,且聽了我講的話之後,意識形態有所轉變、想要試著為重建日航注入一己之力的員工人數漸漸多了起來。在許多員工的想法一一改變,彼此有了重建的共識後再一起努力之下,日本航空在破產之後短短的三年內,就搖身一變為世界上利潤最高的航空公司。

  人們的「想法」和努力,實際上可以發揮如此強大的力量。

  不管是京瓷也好、KDDI也罷,或是日本航空,都不是一開始就被看好會成功的企業。每一個都是從剛開始大家認為不可能成功的企業,進而昇華為了這個世界、為了所有人類一定要達到目標這種強烈的「想法」,而持續付出不凡的努力,才擁有今日的成功的。

  我在經營這三個企業時,心中一直有一句不變的座右銘,而我也常以此分享給員工、叮嚀員工。那就是我在年輕的時候,深受中村天風先生教誨感動的一句話。

  中村天風先生在年輕時罹患嚴重的肺結核,就在覺悟到自己命運將至盡頭時,遇到一位擅於印度瑜伽的人,之後便與此人展開艱辛的修行,開悟後才回到日本。

  他回國之後,專心一致地努力,獨自創設了銀行,引導更多的企業邁向成功的道路。而且後來還向更多的人們宣導積極活出人生的重要性。在這裡,我一定要將天風先生的名言介紹給各位。

  「新計畫的成功關鍵在於專注一心、不屈不撓。因此,必須聚精會神,抱著高尚的思想和強烈的願望,堅忍不拔地奮鬥到底。」

  如果要實踐自己的想法或願望,就必須抱著不管遇到任何阻撓決不放棄的心,拚命不斷努力工作才行。除了達成目標外,心無旁騖,腦中只有存在達成目標的唯一「想法」,強烈且專注。而且必須抱著高尚的思想及堅強美麗的心靈,奮鬥到底。

   天風先生如此說,而這正是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

  先前提到我在接手重建日本航空的工作時,首先也將這句話與每一位員工分享。然後,全體員工抱著高尚的思想和強烈的願望,以及不輸給任何人的拚勁,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讓日本航空得以順利重建。

  即使需要花點時間,但只要擁有高遠的心志,再加上努力不懈,想法一定會實現。

  正因如此,對那些肩負著這個國家與世界未來發展重要責任的孩子們,請一定要告訴他們「想法必會實現」的真理,以及「突破萬難、朝目標前進的勇氣」、「堅持到底、不半途而廢的強韌精神」、「不輸給他人的努力」,還有擁有強烈且正向「想法」等。

  這就如同我從母親身上學習到的許多道理一樣,我們必須跨越世代,傳承宇宙的「規律」,也就是這個世界的「定律」。

  希望我們的下一代都可明白這個道理並能持續努力。然後陪伴著孩子們成長的家人們,也務必用無比的愛關懷孩子以實現他們的理想。我衷心期盼這美麗世界未來的主人翁,在之後漫長的人生裡能實現自己的理想,並且過著幸福的人生。

   節錄自稻盛和夫《支持我一生母親的教誨》第五章P.204

   

南懷瑾先生訪劍仙的故事

  抗戰時期,成都某報曾載:

  「有一南姓青年,以甫弱冠之齡,壯志凌雲,豪情萬丈,不避蠻煙瘴雨之苦,躍馬西南邊陲,部勒戎卒,殫力墾殖,組訓地方,以鞏固國防。迄任務達成,遂悄然單騎返蜀,執教於中央軍校。只以資稟超脫,不為物羈,每逢假日閑暇,輒以芒鞋竹杖,遍歷名山大川,訪盡高僧奇士。復又辭去教職,棄隱青城靈巖寺,再遁跡峨眉山中峰絕頂之大坪寺,學仙修道云云。」

  這位南姓青年就是當年前來蜀山尋覓劍仙的俠少南懷瑾。

  南師1918年生於浙江溫州樂清。自幼接受傳統私塾的嚴格教育,及至少年時期,已遍讀諸子百家,兼習拳術、劍道等各種功夫。同時苦心研習文學書法、詩詞曲賦、天文歷法諸學,並深得其精要。20歲前,南懷瑾所拜的師父,門派眾多,多達80餘人。他畢業於浙江國術館國術訓練員專修班第二期,並以姿勢優異而榮獲同期學員冠軍。

  彼時,還珠樓主李壽民所著的武俠小說《蜀山劍俠傳》和《青城十九俠》正風靡一時。後來,在一次晚飯時,南師曾笑著對我說:「不只我喜歡看還珠樓主的書,很多人都愛看。」

  於是,1937年5月,年僅20歲的南師隻身入川。

  兩個月後,抗戰爆發,南京政府遷到重慶,一些朋友也來到四川,相遇時都說他有先見之明。南師卻說,他們不曉得,自己其實只是想到四川尋覓劍仙,學習劍術而已。

  南師入川之後,正值抗戰軍興。他毅然考入中央軍校政治研究班第十期,畢業後進入軍隊,屯墾戍邊。不久,南師調回中央軍校任政治教官。又入華西壩金陵大學,研究社會福利學,以期服務社會大眾。每逢假日閑暇,芒鞋竹杖遍遊蜀中名山大川,訪求高僧奇士。青城派劍術高手王青風,就是在這段時間結識的。

  其時,住在鶴鳴山的青城派高手王青風被四川武林人士譽為一代劍仙,南師聽說此人後,上山尋訪他多次,終於得見其面。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南師與王青風之間已建立交情。一次,南師請王青風演示武功。據張懷恕的女兒秦明在《五十年來的近事——懷師》一書中記載,王青風站在山頭上,用手一指,數丈外山峰上的一棵老松即應手而倒。南師童心未泯,很驚訝地問王青風何以沒有劍光。王青風說:「我早已經告訴過你並無此事,欲練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這時,南師又請王青風的大弟子表演,但見他用鼻孔吼氣,便看到他站立之處,周遭山土轉即成塵飛揚。南師回憶說:「此二次表演都是親眼目睹的事實,由此而相信中國武術,的確可練至甚高甚妙境界。」

  (節錄自王國平先生《南懷瑾的最後100天》)


  劍仙

  當時聽到杭州城隍山上有一老道,傳說系滿清王室公子出家者,這位老道鬚眉皓白,童顏鶴髮,神釆奕奕,據傳已成劍仙;得此消息,心中萬分興奮,即行前往拜謁數次,都未得見面。(想起當時訪師求道之誠懇,見面即跪,而今日朋輩相訪,談玄說道等,甚或有人還以此過訪談道為對主人的—種施惠,算是看得起對方,今非昔比,想來頗多感慨)。聽說這位道長當時逢人來求皆推稱不會劍術,若欲習畫他則教人畫梅。幾番周折後,我終於見到了他,即向他再三懇求學劍,只學此項,不求其他。因為我意誠心堅,終於獲得進一步約談。

  他見面一開頭就問:「曾習何劍?」我答:「學過青萍、奇門等等。」於是道長即命我當場試練所習。我練了一陣以後,他批評說:「這真的只是兒戲,不可再練,徒費光陰,還是以讀書為好」,又接著說:「你所聽說一些小說書上說的白光一道,口吐飛劍,這類的話,在世界上並無其事。劍仙雖有,但並非如同小說上所描述的那樣;今天你暫且試練一下,每天晚上把門窗緊閉,房間內不點燈,使內室漆黑,僅點香一枝,嘗試用劍劈開香頭,手腕著力,而臂膀不動,等練到一劍劈下,香成兩半時,才進入第一階段。第二步再把豆子擲向空中,用劍劈在空中成兩半,功夫能練到這裡,再來見我,再為你解說劍路。」

  當時聽了以後,心想這實在太難了,雖然心知天下無難事,這樣練劍,也不是不可為,但因當時立志學文兼學武,俾能經世濟時,而諸事分心,惟恐心不專一則反而一事無成。魚與熊掌,不可得兼,遂作罷。放棄作劍仙,然而對於學拳仍舊勤勞,每日凌晨三時,必起床練拳,兩三小時後,再沐浴更衣。當年杭州西湖一帶,武師甚多,我亦朝夕浸潤其間,躍馬佩劍,臂縛鐵環,腿綁鐵磚,也相近於那時的「太保學生」了。一笑!以後訪遇僧道甚多,皆各有專長,然所說與城隍山老道大抵相同。總之,我在那段學拳時期,練習武功,可以說從來沒有間斷過一天。

  入川

  抗戰前二、三月,我即隻身入川,其後一些朋友也隨政府輾轉來到了陪都四川,相遇時都說,我有先見之明,固不知道我想到峨嵋學劍的心願。記得那時一路訪道,到漢口時,曾遇到兩位異人,一道一俗,道者紅光滿面,俗者跛其一足。手中均撚弄鐵彈,笑容靄然,我竟不覺尾隨其後,自黃鶴樓前繞到後山,他兩人一直走亦不稍回頭。翻山越嶺,直到下坡時,才回頭問我:「奇怪!年輕人你跟我們到這裡幹什麼?」我本想把訪師求道的心意告訴他,忽然感覺到天下騙子甚多,倘若在湖北隻身遇騙,那就麻煩了,於是說是遊山。他們又問我將往何處去,我說打算到四川,道人仔細看了我一回,然後說:「好的!你應該入川,我們後會有期,但是今天你不要再跟著我們了。」他並留了以後見面的地址給我,就此分別。至今回憶起來,該二人神態舉止都很奇異,令人回味無窮。後入川,遍訪青城、峨嵋仙佛觀寺,一路亦未有些時中斷過。

  遇異

  四川名勝鵠鳴山,為東漢期間道教祖師張道陵隱居之地,山上住有一位名號王青風的道士,是四川境內傳說的劍仙,我曾經上山尋訪他,多次以後,終於見到面,他亦是一位奇人異士。他說:並無飛劍這種事,但劍仙卻是有的。然而他的說法又與杭州城隍山老道所說稍有不同。他說劍為一種「氣功」,所謂以神御氣,以氣御劍,百步之外可以御敵。又說劍有五類,大別之為有形、無形。他知道我羨慕「金光一道」的劍術時,告訴我需鑄備一寸三分長金質小劍,再以道家方法習練。一如道家練丹之法,可將黃金煉化成液體,並可服飲,若中了毒,道家並有解此毒的藥。當時私自想到,現在到了科學昌明,槍炮及炸彈等威力無比的利器皆已發明了的時代,還去苦練這種劍術幹什麼?如果是為了強身,則個人已經知道的許多方法,就足以保健,何必浪費時間在這方面。就因這樣想法,意志始終未能專精堅持而放棄了。

  後來請王青風老師表演,那時我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已經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請求。一次他站在山頭上,用手一指,數丈外對峰上的一棵老松即應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驚訝地問他何以無光。他說:「我早已經告訴過你並無此事,欲練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這時他的大弟子亦在旁邊,這個人也是道士裝束,我亦請他表演,但見他用鼻孔吼氣,便看到他站立之處,周遭山土轉即成塵飛揚。此二次表演都是我親眼目睹的事實,由此而相信中國武術,的確可練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第二位所遇到的異人,在四川自流井,是由以「厚黑學」聞名之李宗吾先生所引介。李公學問、見識廣博,道德亦高,世所罕見,其所著作的「厚黑學」,如其所說:「撥開黑的,讓人見到真正的。」旨在諷世。我在自流井遇到他的時候,就說在附近趙家侖鄉下,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是得到武當內家武功的真傳,輕功已經到了「踏雪無痕」的境界,如果隨他學習,只須三年的時間便可有成就。因為這位老人的師父籍貫浙江,所以亦欲授一逝籍弟子以報師恩。知道我是浙江人,故願為引介。

於是我們坐「滑杆」下鄉去拜訪,相談之下,連稱「有緣」。老人見我對於飛檐走壁之事,心存懷疑,不大相信,他灑然一笑之後,即疾行一里多路,又快步走回來,這時剛好新雨初晴,地上泥濘,老人腳上穿的一雙白底新靴,一趟回來後,鞋底一點也沒有被泥染污,而且他在起步時,未見拿架作勢,灑然來去自如。

  他又問欲見走壁的身手否?隨即見他張臂貼壁,亦未有任何架勢,人已離地拔高,笑說:「你現在相信吧!亦願學否?」並稱說學這些功夫只有七十二訣,歸納成七十二字,一字一訣,一字一姿勢,循序漸進,無需廣場,僅樓閣之上,即敷應用,若願住三年,即可示教。我當時考慮再三,復因恐怕自己志趣不專,弄得百事無成,故只得婉辭。後一路代覓可傳的人,卻沒有找到,至今心中仍掛念遺憾。

  (節錄自十方禪林〈太極拳與道功〉)


  學劍不成,看花

  說了許多的道話及醫話,使我想起少年時代的一樁事,那時我們看到了許多劍仙俠客的故事,一心想學劍。

  後來聽說杭州西湖城隍山有一個道人是劍仙,就萬分決心地去求道學劍了。經過多次拜訪,終於見到了這位仙風道骨的長者。

  但是他不承認有道,更不承認是劍仙,又經過許久的談話,他對我說:欲要學劍,先回家去練手腕劈刺一百天,練好後再在一間黑屋中,點一支香,用手執劍用腕力將香劈開成兩片,香頭不熄,然後再……

  聽他如此說來,心想劈一輩子,也不一定能學會劍,至於劍仙,更加當不成了,只好放棄不學。

  道人反問會不會看花,當然會看,這不是多餘一問嗎?

  「不然」,道人說,「普通人看花,聚精會神,將自己的精气神,都傾瀉到花上去了,會看花的人,只是半噓著眼,似似乎乎的,反將花的精气神,吸收到自己身中來了。」

  吸收了一切的植物花草的生力,藉著練神成气,還精返本,這就是道人語重心長的修道法。

  朋友們,快學看花吧!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


  所以我七十多歲了,你看我翻開這個本子看還不喜歡戴眼鏡,雖然模糊一點,照樣看得清楚,讀了一輩子書比你們多,你們讀個幾本書算什麼,老幾啊,我武俠小說看了十萬多冊,就講武俠小說,還不要說別的,大藏經看,翻了又看,看了又翻,眼睛怎麼沒有看壞,就是老和尚說,你們看書啊,把牛皮都看穿了,那個眼睛盯著,頭低下來,然後擺…不戴眼鏡才怪了,我一輩子看書,教人家,沒有躺下來看過,我的看過多少次的書,你拿出來檢查乾乾淨淨,不要亂畫的,我看書以前一定用帕子,手要洗乾淨,看書是端正看,從來沒有這樣看,躺倒了看不幹的,所以精裝本我很討厭的,因為拿著很吃力。不會拿到這樣,也不會是這樣看,一輩子沒有這樣過,更不會書拿到廁所看,也不會躺下來看書絕不幹,要看書就坐起來,端正這樣看,要睡覺就書疊好,疊好怕把書搞壞了,還條子夾在裡頭,恭敬書是恭敬自己,不是對書本。所以有時候看書,我也…看電影,也看電視,他們同學們笑我,老師一拿到電視,我們那些老朋友,有些電視我叫…北京、上海,趕快聽說那個電視好,給我買來啊,老朋友們就想辦法給我買來,唐明皇也好什麼也好,我就坐下來一看,七個鐘頭、八個鐘頭,一起把它看完,我懶得牽掛了,看完哈哈一笑,這樣還編的不錯,看小說一樣,我常常坐在那裡看小說,夜裡一坐到天亮,然後天亮還在看,反正一部看完了拉倒,怎麼眼睛沒有看壞呢,我看電影也好,看小說也好,我要叫電影跑過來,我不要,那兩個眼睛跑到電影裡頭去,你不是壞了嗎,叫電影過來,叫書本擺在眼裡,叫書過來,把神回收看東西,不是把這個精神外散,跑出去了,這個道理也就是我十七、八九歲在杭州,那個時候啊,我也同你們一樣,練武功,要學成飛簷走壁,劍仙,練氣功練到一把劍,我現在身上都有,今天沒有帶來,三寸長練成一把劍,白光一道,千里之外要你的頭就是頭,手就手,拿回來,要學成飛劍,結果搞了半天,也沒有這個人,聽說城隍山上有個道士,杭州城隍山,有個道士,你們現在去看那個廟子,不曉得…這個道士,滿清的皇族出家的,會飛劍,誰告訴我,一個和尚告訴我,聽說城隍山上有個道士,杭州城隍山,有個道士,你們現在去看那個廟子,不曉得…這個道士,滿清的皇族出家的,會飛劍。

  誰告訴我,一個和尚告訴我,我的好朋友。我說怎麼去拜師,他說我也在找,我們倆一起去。去了這個城隍山廟子,找這個道士,要見這個道士好困難,一關一關的擋駕,不在,不在,好幾趟。有一趟總算受了我的感動,在了,見到了。這位老道士一出來,坐在客廳一看,肅然起敬,那真風範很好。道士穿的衣服乾淨而樸素,雲鞋,鞋子布的,白襪子,風度肅然起敬,一起來,到底是真的滿清皇族出家還不是,很有禮節,然後坐下,請喝茶,然後就貴姓啊,府上那裡埃不像你們現在搞了半天,連個名字都搞不清楚,常常有些,對老師非常恭敬寫信給我,南懷瑾那個瑾字,不是寫成言字旁,就是懷沒有把我寫成南壞蛋,還不錯呢,不然南懷瑾就變成南壞蛋了。有個瑾字,你們很多同學寫信來瑾字都寫錯了,裡面是非常恭敬,名字都搞不清楚。

  古代我們問貴姓,臺甫那兩個字,現在問你們就知道了,就砸鍋了。臺灣的臺,杜公甫杜甫的甫,臺甫就是你的大名。然後我們一聽,不敢,臺甫,不敢,賤名什麼,小氏什麼。有名,還有號。府上那裡,府上,我們答覆是舍下。現在人,我一問他府上那裡,我的府上福建,我都要了命了,我的媽,一聽就趕快轉話了,你家裡那裡。如果問你的兒子幾位,令郞幾位,什麼令郞啊,你的小狗幾條嘛。你現在這個文化禮貌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在外面…這個兒子有一次,從小教他們,在台灣時候。我的那個兒子讀小學回來告訴我,爸爸,你的那一套不行的。我說,怎麼不行。我到同學家裡去,人家問我…這個,我舍下浙江。他說,他那個仰爸爸就愣住,聽不懂舍下,我就曉得他不對,我就說,我的家裡是浙江人,不過我也沒有到過,這樣一說就通了。你那一套沒有用的,我說有道理,這個時代變了。

  所以那個道士然後就問我,你先生啊……那個時候,我還不到二十,他年紀……那真是像一個神仙化身,他說,聽說你先生好幾次要想找我做什麼?我就站起來,要給他跪拜,他說不必。馬上站起來,不要多禮,請坐,那麼我也不勉強,我說我啊,聽說您是一位劍仙,我也要學劍。不要迷信,沒有這回事,那還有這回事,神仙,我出家修道家,沒有看到過神仙,不要迷信。然後講練劍,他說聽說你學了武功,很好埃我說,那裡……就是找不到明師,所以特別找您,他就眼睛看看旁邊侍者小道士,這個小道士就有數了,一聲都不響,不像我們古國治,大家……叫了半天,老師啊,幹什麼?那些小道士、小和尚聰明得很,師父一看他馬上去拿一把劍來站在旁邊。他說,你要學劍,你會練劍。我說,會一點,江湖玩意。可以,把劍拿來,請你比幾下我看看。我拿了劍,只動不了幾下。好,夠了謝謝,把劍再交給他套起來。這個沒有用,練武術練劍,我,他說,沒有學好,當年練劍怎麼練,站在那裡,一把劍,叉手手要直,劍要拿好,就是這樣劈劍,手腕在動,最後是什麼呢?房間,一個黑的房間插一枝香,點一枝香,這個劍這樣劈,劈這個香頭,劈下去把香劈成兩半,香頭上火光沒有熄掉,初步可以說你懂得用劍了,我這聽聽,我一身冷汗都聽出來了。

  他說第二步,你手裡抓一把綠豆,馬步蹲好,這個劍丟一顆綠豆,碰,分成兩半了,那蒼蠅過來,一劍就兩邊了,然後才可以開始練劍,我的媽媽。現在這些沒有用了啦,沒有用,你武功再好飛得起來,那個一槍,碰,一顆子彈下來了。然後告訴我,我看你先生,前途無量,不要學這些小東西,武功什麼……對你沒有多大,你的前途。我說我想拜您做師父,他說,你另有明師,我不夠做你老師,不過我吩咐你,兩件事,你既然那麼誠懇找我,我要貢獻你一點東西,第一,看世界上任何的東西,要輕鬆不要嚴重,尤其眼睛要會看東西,他一般人都要看花,看風景,把那個神,眼神看到好的花,都盯到花的上面去,錯了。像杭州風景那麼美,你出去看風景啊,叫風景跑到你眼睛裡頭來,看花要把花的精神收到我的眼神裡頭來,看山水要把山水的精神收到我的眼神裡頭來,不要把自己的精神放到山水上,放到花上,它沒有用處,你也沒有好處。這個話我一輩子記住,所以我現在眼睛也很好,可是進一步還不只眼睛,他就是一個道法告訴你,精神內斂。我們一聽肅然起敬,師父,謝謝。

  第二點呢,我們的心臟只有拳頭那麼大,將來你出去會做很多很多的事,你先生,我看你前途很辛苦,責任很大,這個心只有這樣大,什麼事情不要裝進來,痛苦也好,煩惱也好,得意……不要向裡頭裝。我們心臟,拳頭那麼大,裝不了多少東西的,什麼東西,痛苦、煩惱、得意,統統丟出去,都丟出去,都丟,什麼不准裝進來,統統丟掉,你就前途無量,後福無窮。真感謝。

  然後看看徒弟,徒弟就把茶拿過來,請喝茶,這老規矩,端茶送客。徒弟把茶拿過來,他接過來叫,請喝茶,我就趕快站起來,告辭了,這叫端茶送客了。等於現代人,談幾名句話,看看錶,對不起啊,我還要開會,就趕快走了。你要開會,我還只有……再談一分鐘,只要再給我一分鐘。笨字加個蛋字,就是笨蛋了嘛。人家已經看錶了,已經討厭死了,看兩次了,你還盡坐在那裡,拿起茶來喝,我還有一個意見要告訴你,還有一個問題要請教,笨的透頂了。所以他茶……徒弟端過來,請喝茶,我曉得了小說看多了,老人家已經端茶送客了,等一下如果再不走,叫徒弟,開門,送客,再見,走了,你怎麼辦。現在人沒規矩的,亂七八糟到處……

  你看剛才跟你們講眼睛,我是當年親自經歷過來的,所以現在這個眼睛,幸而我非常感謝我這對眼睛,看了幾十年的書,看了年紀那麼大,總算還沒有壞,但是……到了中年,有一段用功到了某個,所以汪曼之,汪老,這位菩薩,他八十八歲了今年,前兩天一到,眼睛難過得很,他兩個學生很著急,認為……他自己知道氣到了眼睛。我說你對了,明天就會走通了。可是有時候修行氣到了,我眼睛有一度幾乎模糊了,中年,可是我就不用眼睛寫字,為什麼,準備瞎了怎麼辦,瞎了你也要寫字,夜裡不開燈不用眼睛,閉起拿一張紙筆寫,第二天再看看,一行還寫得蠻整齊的,眼睛是假的心是真的。你沒有眼睛心裡頭有個眼睛,這是……摸一摸有這樣大的紙,我寫的第一筆寫這裡,第二個寫這裡,一路下來,一行一行。瞎了怎麼辦?一定靠眼睛做人嗎?同樣的死了怎麼辦?一定靠身體走路嗎?

  (節錄自南禪七日)


  這個就是心物一元,我們講一切放下是別解脫戒,是解脫的部分。心物可以放下的,比如說,我們講心物可以轉了,有一天同學們買來一把劍,小劍、玉的,他們問我,老師要不要啊?我說我那把劍掉了,要。拿來以後戴在我身上,他們稀奇了,一戴,劍就有血了,變成活的囉。當然還不會飛出來殺你們,你們放心啊!

  證明心物可以一元,一把白玉的劍,它的血就來了,你看我的血怎麼進去啦?我又沒有輸血給它!真的練劍只有那麼多,練完了以後,劍變成練化了,變氣了,變成一道光就出去了,降魔的。當然你們脾氣壞的,會練到殺人,所謂千里之外取人之首級。頭就下來了,就那麼簡單。……

  呵呵,這是我玩的寶劍,我也不是真去練它。不過你們就可以證明,心物是一元的,一切唯心造。你看這麽一個玉,玉不過是個石頭嘛!它戴在我身上,氣血就進去了,可以完全把它練成紅的,都是血,再把它化了,變成氣了。當然我沒有練它,我還戴在褲腰帶上來玩的。真要練它,要供在那裡,還要各種手印,還要修持的方法,這個不會教你們。你們修養不夠,不然飛劍殺人,就不得了了。

  (節錄自胡松年先生blog〈南公上師準提法開示又一章〉)

 

南懷瑾先生:等龍捲風過了以後,慢慢來

  阿彌陀佛身邊站著兩位大菩蕯: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大勢至代表一個很大的勢力、趨勢,勢頭來的時候,好像瀑布一樣,你擋不住的。怎麼辦?觀世音,觀自在,站在旁邊觀察、觀照,自己不跟著它跑,這也是修行的道理。等那個大勢過了,新的局面會出現。

  中國文化幾千年,必定會產生這麼一次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中國的現狀也並不是結論哦!你們美國的,現在中國的,都是整個歷史中一段一段的過程。像公共汽車開動,一站一站,都只是一站,慢慢變化吧。道家的道理,就是你看清楚未來的變化趨勢,就先在下一站等,現在是拉不回來的,不能急。

  告訴你一個重大的問題,你們現在做的工作,這是現在的東西方文化特點,都在講經濟發展,尤其是中國拚命叫經濟開放發展。我都在笑,因為這都是錯誤的路線。這個裡頭,從十六世紀以後,東西方文化有兩個重大不同。中國文化思想認為,解決貧富差距,安定社會,要用好的文化政治來解決經濟問題。西方文化,從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一直到馬克思的《資本論》,到凱恩斯的消費刺激生產,都是認為要用經濟來解決政治、文化問題。這兩個不是矛盾哦,是兩個方法。

  現在東西方文化的結合,造成今天全世界的人類(不止中國人),只向錢看。而且都在凱恩斯的思想之下,消費刺激生產。要消費刺激生產,你的管理學也有得講了,就是說你的管理學很重要,也都在這個階段。如果要消費刺激生產,最好是天天打仗,打仗是最大的消費。

  所以現在人類看不清,沒有一個新的思想,能綜合了這一切,領導這個世界。照這樣發展下去,是很嚴重的。

  美國文化,布希、錢尼他們這麼搞,他們背後就是這些問題。我二十年前在美國的時候,哈佛大學一位社會學教授來問我,我也講過這個問題。所以人類現在是在迷糊之中。我常對中國人講,現在全世界的人類文明思想是四個東西在轉,所謂達爾文的進化論,弗洛依德的性心理學,馬克思的資本論,凱恩斯的消費刺激生產。除此之外,產生不出來一個新的思想。

  當全世界都沉醉在這個裡頭的時候,清醒的人沒有辦法講話。所以我也不講,他們問我一概不講,沒有辦法,形勢就像那個水流一樣,挽不回。又如龍捲風來的時候,你拿個手來擋,那開玩笑,連自己的骨灰都被吹走了。要等龍捲風過了以後,慢慢來,只好如此。

  所以你不要討厭布希、錢尼,他們是傀儡,背後是軍火資本家。這個資本家的後面,還有東西擾亂這個世界。你慢慢去找,只能講到這裡,將來再說啦!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南懷瑾與彼得.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