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慈誠羅珠堪布:如何面對死亡

  相關文章:慈誠羅珠堪布:正確認識死亡

  (轉錄自《慧燈之光(十)〈如何面對死亡〉》)

  對每個人而言,生死都非常重要,因為這是注定的宿命。生老病死與現實生活當中的痛苦,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無法逃避的,只能鼓起勇氣去面對。

  面對死亡的時候,世間所有的錢財、名利、知識、地位、經驗等等都用不上。無論是高官厚爵,還是巨賈富翁,如果沒有經過死亡培訓,到時都會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很多人在自己被查出是癌症晚期,醫生下了「死亡審判書」以後,都極度悲觀,異常絕望,很快就面呈青灰、憔悴不堪了,這些人往往不是病死的,而是自己把自己嚇死的。

  究竟怎樣去面對死亡,大多數人會感到茫然無措。若能把死亡的整個過程,轉換為非常幸福、非常有意義的解脫之旅,那就不用惴惴不安、如臨大敵了。

  此處,我們將給讀者講一下《西藏度亡經》裡面關於「如何面對死亡」的相關內容。但因為《西藏度亡經》屬於大圓滿典籍,要徹底瞭解,必須有大圓滿的灌頂,還要修完五加行。給沒有灌過頂的人介紹這些密法,便違背了密法的次第,一方面會有罪過,而且即使介紹了,也沒有用,所以此處暫時不介紹其中的密宗特殊修法。

  《西藏度亡經》中講的面對死亡的方法分兩種,一種是自己怎樣面對死亡;另一種,是如何幫助他人面對死亡,比如助念、超度等等,就像西方的臨終關懷,這對晚期的艾滋病人和患有癌症等其他絕症的病人,是很有幫助的。這些竅訣,都是從世俗所有學科當中無法學到的,只有藏醫裡面介紹了一點點內容。

  一、正確面對死亡

  準確地認識死亡,可以讓我們在提及死亡時,不再恐怖、驚惶、躲避。因為我們已經了知,死亡只不過是生命的一種週期性過程,並不意味著一切都結束了。面對死亡,不用消極悲觀。若能抓住機會,甚至可以在死亡中提升我們的生命級別。

  在一個人從死亡到投生的階段中,至少有好幾次解脫、成佛或往生極樂世界的機會,若能掌握死亡竅訣,就能獲得解脫。哪怕沒有成佛或往生,利用死亡竅訣,也能自由投生到人間,獲得暇滿人身,然後進一步去修行,從而獲得解脫。掌握了竅訣,就不會僅僅依靠過去的業力,身不由己地投生。但如果不懂得死亡竅訣,就會一次又一次地錯過所有機會,完全隨著業力的牽引,自己根本無法控制局面,所以,學習死亡竅訣非常重要。

  (一)死亡前兆

  首先,如何知道自己要死了呢?在無上密宗大圓滿的很多典籍裡面,都講過一些死亡前兆,其中《上師心滴》裡面講得很清楚。

  死亡前兆也分為很多種,心理上的、生理上的、夢境中的,遠的、近的、最近的等等。遠的預兆發生後,人會在兩三年後死亡;有些預兆出現後,人可能在一年、半年或者幾個月後去世;而有些預兆出現後,可能在幾天之內就會死亡。不過,對於這些預兆,我們平時不會在意,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這是死亡的徵兆。

  最近的死亡預兆,是在預兆出現一兩個小時或十幾個小時後就會去世。例如,眼睛雖然能看見東西,卻沒有平時看得清楚,變得模糊不清;耳根雖然能聽見聲音,卻感覺音量很小,彷彿是從遠方發出的聲音一樣等等。出現這些情況時要知道,自己離死亡已經非常近了。

  但在發現遠兆的時候,還不能用破瓦法等方法直接往生,否則會有殺生的罪過。此時要做的,是修一些密法裡面的長壽佛儀軌等等來暫時回遮死亡。如果反覆回遮都不行,就需要採取以下措施了。

  《西藏度亡經》裡講,修行比較好的人,會知道自己的死期。如果沒有修行,當然不會知道。但作為學佛的人,我們應該告訴大夫:如果我的病已經無法治癒,請您直接告訴我。我不會害怕,因為我是修行人,我需要提前做一些準備。如果這樣說了,醫生仍然沒有告知實情,就可以觀察周圍人的態度。

  (二)大乘顯宗面對死亡的要點

  1、要放下對現世財產的貪戀。

  把自己的所有財產全部分配布施,或者捐給慈善學校,或者捐給福利機構,或者用於供佛、供僧、放生等等,儘量用來做善事。如果想留一部分給兒女也可以,雖然這不是最好的布施,但也是一種布施。不要貪戀不捨、緊抓不放。對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有絲毫留戀,否則就會成為往生的阻礙。

  2、不怕死亡,發起善願。

  要告訴自己,雖然與父母、妻子、丈夫、子女等親人永久分離,是非常大的打擊,但生離死別、悲歡離合原本就是生命的自然規律,全世界70億人都要面對死亡,而不是我一個人要面對,這樣就不會帶來更多的痛苦。

  雖然平時要勵力懺悔自己過去的罪業,但在死亡前夕,卻不能把自己的罪業看得太重,總以為自己惡業纍纍、罄竹難書,以至於擔驚受怕、悔恨交加。如果過度緊張,就不能好好觀修,這樣就會出問題。這時候應該這樣想:雖然我曾犯下了殺盜淫妄的罪過,但我也做了很多善事,罪過應該清淨得差不多了,不是那麼嚴重了。要儘量把自己的罪業看得淡一點,這樣心可以靜下來,以便從容不迫地面對死亡。

  同時,還要按照《修心七要》所講的方法發願:但願我生生世世能遇到大乘佛法,能發起菩提心,能遇到給我講解大乘佛法的善知識。

  臨終時的任何念頭,都對死亡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臨終時的願力非常有用,所以應當儘量發善願。對任何人、任何事,對整個社會,都不要有仇恨。不要抱怨,把所有貪嗔痴的包袱全部放下,輕鬆上路,開始新的生命旅途。如果這時候沒有發願,那下一世能否遇到大乘佛法就很難說了。

  3、打破我執和愛我執。

  同時思維,我從無始以來至今,經歷了無數生死,但每一次的生死,都以失敗而告終。投生到這個世界上,活了幾十歲,在漫長的一生中,辛辛苦苦地奮鬥、拚搏,現在死到臨頭才發現,今生所做的一切,都對解脫往生無濟於事。為什麼我會一次又一次地失敗?其根源,就是我執。因為有我執和愛我執,所以只知道愛自己,不懂得愛他人,愛其他生命。一切都為自己著想,從不顧及其他生命的喜怒安危,所以才會一再失敗。這一次,我終於懂得了死亡的竅訣。依靠這些竅訣,我一定要打破我執和愛我執。

  4、引發力。

  生活當中,有很多運用引發力的例證。比如,如果第二天早上必須五點鐘起床。則在即將睡覺的時候,就反覆下決心,我明天早上五點一定要醒過來,這樣就肯定能準時起床。

  阿羅漢入定之前也是這樣,如果準備入定七天,就在入定前發願:第七天的時候我一定要出定。這樣在第七天到了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能出定,這叫做引發力。

  在面對死亡時,也可以使用引發力。當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離開人世,進入死亡狀態時,就要提醒自己:過一會兒,我會進入深度昏迷當中,然後,我會從中醒過來。當我醒來看到周邊的一切時,我一定要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這時我一定不要害怕,要設法找一個比較好的地方去投生。同時要痛下決心:我下一世投生的時候,一定不能忘記菩提心、慈悲心,一定要把慈悲心、菩提心帶到下一世。

  我們的內心就有這樣的功能,我們一定要想方設法發揮這個功能。這就是死亡時要使用的引發力。

  5、在死亡的過程中,還要觀想佛菩薩。

  (三)密宗面對死亡的要點

  密宗面對死亡最好的辦法有兩種:一種是破瓦法;另一種,是密法的特殊訣竅。

  如果自己的上師在不遠的地方,就最好是請上師過來,給自己講一講死亡的經歷及注意事項。在藏區,這是眾所周知的常識。只要聽到有人即將往生,上師立即會出發前往,最好趕在死亡之前,將一切竅訣和盤托出,以備亡人臨場發揮、活學活用。如果在死了以後趕到,效果就不是很好。如果沒有上師,則比較親密的學過修法的金剛道友也可以;實在沒有熟悉的金剛道友,就找一個密乘戒比較清淨的密宗修行人給自己提醒也非常有用。

  具體內容包括:

  1、受戒和灌頂

  如果病者之前還沒有受過戒,就給他授戒。沒有受過皈依戒的,就授予皈依戒;沒有受過居士戒的,就授予居士戒。如果之前的戒體出現過問題,此時也可以再補授一下。在藏區,如果有人即將死亡,如果來得及,一定會設法賜予病者灌頂。臨終時若能得到灌頂,肯定不會犯密乘戒,走的時候戒體會非常清淨,有利於死後的去向。所以在臨終的時候,受戒和灌頂非常重要。

  2、懺悔

  此時,可以讓上師或道友帶領亡者懺悔罪過,即使說不出話,或無法站起來磕頭謝罪,哪怕心裡有懺悔之意,也一樣有作用。

  3、放下

  還要提醒亡者:你不要留戀、抱怨或嗔恨這個世界,一切都結束了,所有的東西都帶不走,所有的親朋關係都將結束。你要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到如何面對死亡、面對投生、面對來世的大問題上。放下恩怨,輕鬆上路吧!

  有一個專門的中陰儀軌,其內容就是這些。如果有這個儀軌,則只需給病人念誦這個儀軌就可以了。

  4、姿勢

  死亡時的姿勢相當重要。臨死的時候,應保持釋迦牟尼佛圓寂時候的臥姿。頭朝北方,腳朝南方,身體右側在下,左側朝上,右手放在頭下,可以用無名指摁住右邊的鼻孔,用左鼻孔呼吸。佛經裡講,只要保持右側臥,大多數呼吸自然是從左鼻孔出入。當然,堵住右鼻孔也很重要。無論是否信佛,即使沒有任何其他超度儀軌,僅僅依靠死亡時候的姿勢,都能保證在一兩世當中絕對不墮惡趣。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很少供奉臥佛像。但小乘佛教卻認為,佛的涅槃,是達到最高境界的標誌。所以在泰國等南傳佛教的佛堂裡,經常能看到表現佛陀圓寂時候的臥佛像。其實這種理解並沒有錯,佛不會有什麼真正的死亡。

  如果沒有人提醒自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往生,就要先從內心懺悔,並放下對世界的貪戀與怨恨。趁著能說話的時候,要給家屬交代好,在自己走的時候,一定要把自己弄成右側臥姿。對每個人來說,死亡都比誕生更為重要。作為家人,也應該尊重亡人的意願。

  5、破瓦法

  往生法(破瓦法)包括法身、報身、化身三種不同的方式,其中的法身與報身往生法與《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所講的一樣,故此處暫不介紹。而化身的往生法,則是顯密共同的:

  右側躺臥以後,在自己的前面安放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蓮花生大士或自己的根本上師的像。經常念佛修淨土的人,就放阿彌陀佛的像。如果之前修過本尊修法,則放本尊像,並請家人代為供奉供品。如果沒有像,則心裡觀想也可以。

  然後發願:為了度化一切眾生,願我能依靠這一次的死亡,而成就化身,成為三世諸佛的繼承人,利益眾生的事業永不間斷。

  之後把自己的意識觀想為一個白裡透紅的明點(即光圓圈),在肚臍之下。下氣用力往上提,明點也順著中脈隨之往上走,在到達左鼻孔的時候,發出一聲「吼」,便立即把意識從左鼻孔推出,融入到前面的本尊或上師心間,明點不回收。也可以觀想上師或佛菩薩越來越高,飛到西方極樂世界,把自己的意識也帶到西方極樂世界……僅僅觀想一次不一定能夠往生,但若能反覆觀想、訓練,就一定能夠往生。

  僅僅觀想意識從左鼻孔出去,是針對有一定善根卻修行稍微差一點的人的方法,不是解脫和往生的修法。依靠此方法只能暫時投生人間,然後繼續修行,並最終獲得解脫。

  對亡者來說,意識從哪裡出去非常重要。破瓦法的原理就是這樣,神識一定要通過中脈梵穴出去,這樣才能解脫,往生清淨剎土。

  往生的標誌,就是人死了以後,出現頭頂梵穴處的頭髮掉了一大塊,或者是起腫包、流黃水等驗相。如果有這些情況,就完全可以證明亡者已經成功往生。後面的中陰修法引導已經不再需要,到此為止即可。如果沒有這些驗相,那上師或道友就要進一步採取中陰修法引導.

  6、中陰修法引導

  對著病人的耳朵,先叫三遍病人的名字,然後說,某某,你要全神貫注地聽我說,你現在要死了,但你不要害怕,死亡只是生命的一個週期現象,你要根據我的講述,去面對死亡的每個環節……

  若是為別人助念,則要反覆大聲地在病人耳邊複述這些過程與修法。聲音儘量大一點,因為此時病人的眼耳鼻舌身即將停止工作,如果聲音太小,或者離得太遠,對方會聽不見。過去的上師們是用一個管子對著病人的耳朵囑咐,我們也可以倣傚。這樣做的目的,也許一方面是為了病人能聽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大圓滿法需要保密,不能讓旁邊的人聽到吧!

  以前傳大圓滿,要求非常嚴格,都是一個人講一個人聽,絕對不能超過七八個人。傳的時候,也是通過管子口耳相傳,所以叫做耳傳。

  就像國王或有權勢的人託人帶信,受託之人一定會千方百計把信帶到指定的地方,帶給指定的人,不敢稍有差池閃失一樣。臨終之人在此生死關頭,一定會非常認真地聽從並修持。

  7、應急往生法

  在遇到地震、海嘯、車禍等突發情況的時候,可以觀修快速往生法:觀想佛菩薩及上師坐於頭頂,全神貫注於梵頂穴,這樣一定會往生。這是最簡單的往生法。

  學過藏密的人或很多藏區的普通老百姓都有這個常識,每次感到恐怖的時候,哪怕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也一定會呼喚蓮花生大士、上師或釋迦牟尼佛,這是非常簡單又利益頗多的習慣,我們也要這樣訓練自己。比如,平時有事沒事的時候,都在呼喚阿彌陀佛,祈禱阿彌陀佛,關鍵的時候,就會憶念阿彌陀佛。

  修行人通過禪修等訓練,就能更好地延續下一世的新生命。

  我們不必害怕死亡,同樣也不能忽略死亡。應拋開兩種極端的心態,用平靜、平和的心態去面對死亡,力爭在死亡的過程中,提升自己的生命級別。

  二、助念注意事項

  佛教徒應該有團體感,要相互關心,相互幫助。臨終的助念,就是最後的、最好的幫助。

  現在有些佛教組織也在推廣助念,並建立了相應的團隊,這對每個人來說,都非常有用、非常需要,我們應該積極響應。

  (一)助念者的條件

  助念超度的人自身,要具備三個條件:

  1、超度的動機,是慈悲心,而不是為了炫耀自己有什麼超級的能力,可以和阿彌陀佛內部溝通,可以超度這些人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非常了不起等等。不能有這樣的想法,這種傲慢與炫耀是不對的。在超度的過程中,還要反覆地強調慈悲心,哪怕是造作的都可以。沒有慈悲心,根本沒有辦法超度亡靈,這非常重要。

  2、要堅定不移地相信,自己所念誦的儀軌,所做的超度,都有能力超度對方。如果自己都沒有信心,又怎麼能超度呢?

  3、助念超度的時候,助念的人要以非常虔誠的信心,祈禱阿彌陀佛、藥師佛、釋迦牟尼佛等佛菩薩前來,迎接亡者前往西方極樂世界。觀想對方的神識離開身體,進入阿彌陀佛心間。必須集中注意力,從頭到尾,認真觀想。

  佛經裡面講得非常清楚:中陰身有神通,知道給他助念、超度的人心裡在想什麼。如果超度的人心裡全是散亂、昏沉、貪嗔痴,中陰身的生命就會對這些人生起嗔恨心。這種嗔恨心,會使中陰身墮入地獄,所以,在給其他人助念的時候,慈悲心非常重要,而且要全身心投入,不能太隨便,也不能胡思亂想。

  要知道,平時自己打坐的時候胡思亂想,只會影響自己的修行,但助念時的胡思亂想,就會影響別人了,我們應該儘量杜絕。

  即使助念團成員不具備其他修行功德都沒有關係,只要有這三個條件就可以了。但如果犯了密乘根本戒,也不願意懺悔,並超過三年以上的人,其破戒晦氣會對其他人有一些影響,最好不要參與到助念團當中。

  (二)屍體與亡人物品的處理

  如果家屬願意,就到亡者家裡去助念;如果家屬不願意,就可以把屍體放到寺廟,然後到寺廟裡面去助念;如果這些地方都不行,就最好在郊區等不太影響其他人的地方準備一間房子,裡面佈置一個簡單的佛龕。然後把亡者的屍體送到這裡,助唸完了以後再去火化。

  在三天內,最好不要火化。如果有條件,儘量在三天當中輪班不斷地念誦佛號、咒語。把往生被以及印有密法中象徵佛的壇城的各種護輪圖案蓋在屍體上。火化的時候,可以與屍體一起火化。

  如果亡人身上戴有繫解脫,就要把繫解脫放在心臟上面一起火化。千萬不能生起貪欲心,把繫解脫留起來自己戴,那樣會有很大罪過。大圓滿裡面講得很清楚,亡人身上的護身符等等,都要隨著亡人一起火化。

  (三)助念最佳時機

  人在即將斷氣的時候,會呼出長氣,卻沒有吸氣,這就說明病人馬上就不行了,此時最好能給亡人吃甘露丸。如果有呼有吸,則至少不會當下死亡。密法裡講:斷氣的時候,動靜脈的血會流入命脈,當三滴血一一注入心臟時,會依次呼出三次長氣,呼完以後,就會斷氣。

  斷氣以後,沒有修行的普通人臉色馬上會變死人的臉色,從視覺和聽覺開始不能識別的時候到此時以前,就是念破瓦超度的最佳時刻。

  (四)助念方法

  助念的時候,不要站在亡人的腳邊大聲念,否則對方會專注於下面,這對他的投生會有影響。在亡人即將斷氣的時候,一定要站在亡人的頭部上方,也即北方,不斷拽拉梵穴處的頭髮,輕輕拍打頂部,並大聲提醒對方:你的頭頂有大悲觀世音,請你專心祈禱他。你就要走了,你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頭頂梵穴,你要從這個地方出去。當然,如果對方已經死了很久,則這些做法都沒有用了。

  給沒有信仰的人助念時,可以念誦寶髻佛名號「南無寶髻佛」,或「頂禮皈依供養出有壞善逝應供正等覺寶髻佛」。因為寶髻佛的願力與其他佛不一樣,他曾經發願:凡是聽到我名號的眾生,都能從惡趣中解脫。所以,念誦他的名號會有不同凡響的意義。

  另外,念誦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藥師佛名號,以及其他佛菩薩名號,大悲咒、不動佛心咒等咒語,對臨終的眾生都非常重要。為眾生念誦這些咒語,一定能加持對方往生。

  如果對方是密宗修行人,則要提醒對方:某某某,再過一會兒,你就會看見很多佛菩薩的壇城,還會看到很多恐怖的景象,但這一切並不是外在的魔鬼,而是我們心的投影、顯像與本性,就像夢境一樣。你不要害怕,不要留戀這個世界,要把所有忿怒與恐怖的面孔,觀想為觀世音菩薩或阿彌陀佛,其實這些本來就是觀世音菩薩或阿彌陀佛。然後,你就要跟著觀世音菩薩和阿彌陀佛,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如果亡者懂一些《西藏度亡經》,就給他念誦《慧燈之光七》裡面的三種《中陰願文》,這是最有用、加持力最大的中陰超度文。之後可以念誦三遍或七遍喬美仁波切的《極樂願文》,最後念誦《普賢行願品》。

  平時在菜市場或其他地方看到即將被宰殺的動物時,若能在它們耳邊念誦寶髻佛名號,並讓動物右側躺臥,臉朝西,頭朝北,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利益。雖然不信佛的人也許不理解這種行為,但這樣做至少他們也不會認為有什麼壞處,所以也應該不會阻止我們。

  我們不能認為這些都是瞎編亂造,歷代上師們都是這樣做的,其中肯定有一定的理由。

  我們一定要知道,為死者獻一束鮮花,洗臉、穿新衣服等風俗習慣,只能表達生者對亡者的一種情感,但實際上卻是沒有實在意義的。因為這時候的身體,已經和石頭、泥巴一樣沒有任何感覺了。若想為亡者送上最有意義的最後一程,那就是簡便易行且利益重大的助念。如果亡者自己有一點點訓練,再加上道友們的幫助,就一定能夠往生,大家一定要牢記。

南懷瑾先生:作意與所緣

相關文章:
南懷瑾先生:無分別影像的修法——止(奢摩他)
南懷瑾先生:修定與解脫
南懷瑾先生:什麼是五徧行
南懷瑾先生:有分別影像的修法——觀(毗鉢舍那)
南懷瑾先生:修習影像作意的關鍵

  「復次云何修習所緣諸相作意,謂即於彼彼諸相,作意思惟,以思惟故,能作四事」。這一段是綱要,提綱,首先講修行如何作意。不管任何宗派,八萬四千法門,修行第一步都是作意開始,都是意的境界。

  關於作意,有一點要給大家說明,你們一聽到「作意」,就會感覺是第六意識的境界,這不是第六意識的分別境界,而是第六意識清淨面的現量境界。譬如念佛要念到「念而無念,無念而念」,一心不亂,念到一念無念的境界時,那個一念清明,一念的空,就是真作意。這個時候空的境界,清明清淨的境界,就是你作意在清淨、清明、空。這個作意的意,不是「分別」意識,是未起分別意識之前的現量境,這是我們首先要了解的。

  三界六道十二類眾生輪迴之中,都是意識所造成的,成佛作聖也是意識所修成的,一切離不開意識。禪宗所講「離心意識參」,你們一定問,離了心意識怎麼參?以理論上的邏輯推理,一定會問這個問題。有人說離心意識我不參了,不能參了呀!所以諸法,善念、惡念,白業、黑業都是作意之所生,因此要了解玄奘法師的〈八識規矩頌〉中,所講意識的一句話,「引滿能招業力牽」。

  諸佛菩薩把第六意識轉為妙觀察智,也是作意。所以我們現在修行的時候,先是修習作意所緣。譬如修念佛法門的,所緣在念佛;觀想者,所緣在觀想;參禪者,所緣在參禪;思惟理者,所緣在理上思惟。思惟本身也是在作意,本身就是作意。所以修習所緣諸相的作意,「彼彼」就是代表各種,八萬四千法門都是「作意思惟」。所以一切正修行之路,全是思惟修。譬如道家或密宗修氣脈,怎麼知道氣脈發動?怎麼知道氣脈通了?都是作意,是意識思惟來的,這思惟是正思惟,不是凡夫的妄想思惟。所以在作意修持當中,能夠達到四個狀況,四個標準。

  一、「謂即修習如是作意」,譬如念佛可以念到一心不亂,念到念而無念,無念而念,可以「如是」,這樣的作意。

  二、「又能遠彼所治煩惱」,能遠離一切煩惱。

  三、「又能練此作意及餘,令後所生轉更明盛」,譬如念佛或觀明點,練習到絕對清明,達到目的,達到止定境界,三明六通自然可以做到。「及餘」是包括其它的很多很多,下面都有解釋。作意修止觀,譬如修念佛,真念到了念佛三昧的境界,乃至即身見佛,淨土現前,就是「轉更明盛」,甚至於即身成佛,即身是佛,也都是作意的成就。

  四、「又即修習此作意時,厭壞所緣,捨諸煩惱,任持斷滅,令諸煩惱遠離相續,是故修習如是所緣諸相作意」。聲聞眾比丘,出家正修行之路,必須要晝夜六時都在作意修持、修習。在修習的時候「厭壞所緣」,因一念專止,止定境界,一切外緣,包括身體四大,都能夠捨棄。「任持斷滅」就是煩惱切斷了,不是斷滅見的斷滅。所以因為翻譯文字的關係,你們有時候很難看懂。「令諸煩惱遠離相續」,煩惱真的能夠斷得了嗎?「抽刀斷水水更流」,只是暫時可以斷,使一切煩惱遠離相續,不像波浪那麼快的連續過來,這是綱要。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237.~P.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