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真堪布:為什麼不能綺語

  綺語就是說那些沒有用的閒話、廢話。現在很多人都有這個習氣,閒話、廢話不離口,到處說這些沒有用的。

  我們都是學佛人,修行人,彼此之間都是善知識、善友,這些閒話應該統統斷掉。說這些閒話有什麼意義啊?我們之間應該多談佛法,說修行的體會。換個話題有什麼可難的?上師和弟子之間,金剛兄弟之間,應該交流佛法裡的話題,談修行上的事情,講大德高僧的傳記,經藏裡的公案,這樣互相之間都有幫助,能種下善根,能培養慈悲心,培養信心,時刻都在修行,多好啊。

  見面就說,「我們家如何如何,今天我們家吃的如何如何……」有用嗎?說這些沒有用的閒話,有時候讓大家生起貪心,有時候讓大家生起嗔恨心,有時候讓大家生起嫉妒心,心總是慌慌張張的,出現各種雜念。互相之間心情也不愉快,生起很多很多煩惱,這樣互相之間不是善友,就變成惡友了。我們是善友,是同修,是金剛道友,要互相幫助,共同進步,不是惡友,一定要注意。

  綺語是一種口惡業,如果不斷掉,也有非常嚴重的後果。因嗔恨心而說下地獄;因貪心而說轉生餓鬼;因愚痴而說投生傍生。好不容易從惡趣裡出來了,投生為人了,還要感受綺語的三種果報——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

  綺語的同行等流果是今生也有這樣的習氣,喜歡說閒話。綺語的感受等流果是口才不好,說話沒有份量,說什麼別人都不愛聽。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子,自己特別願意多說話,別人不愛聽還忍不住要說,說了半天誰也沒有注意聽,和沒說一樣。綺語的增上果是轉生在樹不生果、季節顛倒、氣候不穩定的地方。綺語的士用果也是生生世世積累惡業,增長果報。

  口業很容易犯!很多時候自己發現不了,不知不覺地就犯了。說的時候很容易、很自然,這是生生世世積累的習氣。你仔細地觀察自己的相續,就會發現,自己時刻都在犯這些口業,妄語、離間語、惡語、綺語。你說這些惡語,犯這些口業的時候,很容易,很輕鬆,自然而然就說了。但是你承擔、承受果報的時候可不是那麼輕鬆,不是那麼容易,而是非常非常的嚴重。按佛法的角度,按世間的角度來講,都是無意義的,所以以後說話一定要注意,不要輕易犯這些口業。以前犯的,一定要統統地懺悔。斷除綺語,生生世世能夠得到說話有威力、有份量的果報。

  (恭錄自達真堪布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3f4e890102vtbg.html

 

南懷瑾先生講述六妙法門止觀的認識與實踐

  六妙法門的實踐,大多只從數息到隨息,很少有人由此進入佛法的真定慧之境。可以說大家都在習練輕柔氣功,絕少能超越心息相依的境界。

  唯在隨息的過程中。身心自然會發生許多變化,外呼吸(鼻)逐漸的微細,內呼吸(腹部)開始發生作用,一般稱為丹田呼吸,最後,只剩下小腹部分呼吸,卽一般人所謂的胎息。

  此時將可以感受到氣脈(包括任督等脈)流通的感受,由此而產生很多修氣息的法門。因此可說大多修阿那般那(出入息)法者.都為風大(氣息)所困,感覺外呼吸幾乎停止.只剩下腹部呼吸,此時身體上的感受很舒適,如喝了酒有少分醉意一樣,不想起坐。但這一切仍然是困在色身「色蘊、受蘊」之中。

  如進而到達真正的心息相依。那是沒有呼吸,也無雜念,已經到了初步奢摩他止的境界。但須知到此仍然困受在「色蘊」範疇。如何由止進入到定慧,則是進一步應該認識的問題。

  一、由止到定,定發神通,得定起觀的認識

  到了止,沒有妄想雜念,則息滅念無,可能通達四禪八定、九次第定等層次。此時也許岔出許多神通異能,譬如入水不為水溺,在火不為火燒等事。但這些都因心不動念,直到心風偶然合一所發生的本能。

  如在相似定中,感受到與太空融成一體,或者看到光明與其他異相,覺得很舒暢。但這一切包括相似神通在內的境界,也都是虛幻妄想所起,統屬意識(獨影境)及身識的變相。

  《楞嚴經》說:「內守幽閒,猶是法塵分別影事。」所謂法,包括一切思惟事物的理念。法塵,就是所思惟事或理的影像。影事,卽如水中月,鏡中之相,這是指修定的人,如果自己以為處在空靈的定中,但事實上,此定仍是潛意識所造成的,猶如誤認水中月為真月,鏡中之花影為真實,畢竟不能明心見性。

  因此如修到止的層次,若只內守幽閒,滿足於定中所顯發的神通,仍屬於外道境界,決非究竟。必須繼續修觀,才能通達慧海。

  一般說來,顯教修觀的方法很多,但以天台宗三止三觀為最普遍。而密宗的觀想,在理趣上與天台觀法相同,但在實質上,卻大有不同,茲分別敍述於下:

  二、天台宗三觀的理論與實踐

  天台宗所謂的觀,就是尋、伺、觀察、參究、思惟與覺觀等意思。由止起觀的目的,為通達明慧(般若),並進而囘歸清淨本性,證成菩提。

  密宗黃教宗喀巴大師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奢摩他品》、《毗鉢舍那品》。與智者大師《摩訶止觀》中所述及修止修觀的方法,理趣大同小異。天台宗三觀,卽所謂空、假、中三觀。空、假、中三觀程序,始於假觀,經由空觀,到達中觀,最後完成智慧解脫。或由空觀而緣起假觀,歸到中觀而得般若法身。

  1.假觀

  所謂假觀。卽是思惟目前所達的止境,仍是一念所顯,此念是假,當然這一止境也是不實。至於由止定中所顯現的一切境界,也必然是假;包括懸空坐着、發光、動地等神通與覺受。因此不以現境為滿足,不貪着此境,做到無所着處.卽轉入空觀。

  2.空觀

  到了「空」境,則似無所着處,身心皆忘。所謂空觀,卽是觀此「空」境,是否為無想定?若是無想定,則此定為意識所產生的斷絕妄想。若不是無想定,則繼續參究,是無心定還是有心定?但須知無心定,還不是禪宗六祖慧能所說:「不思善,不思惡的那個本來面目」。因為只是不是思善,不思惡,還是屬於無想定,甚之完全入於無記的境界。

  若着於空,不將空也捨掉,卽此着於空的便是有,屬於小乘法門。故應知道,此空也是假的,也是唯心所造,所以空也不應着。

  3.中觀

  所謂中觀,並非思想個「中」,如着一中的觀念,卽便落入邊見,已不是中。中是不着有,亦不着空;世法不住,出世法也不住,卽所謂性空緣起,緣起性空;非空非有,卽空卽有的實際理地。

  證成空、假、中三觀之後,亦有再修慧觀之說,所謂慧觀,就是證成中道義後之正思惟。因為智慧是由正思惟而來。所謂思惟,卽是五遍行中的思。亦卽謂之知,或謂之覺。明儒王陽明的良知、良能之說,是脫胎於天台止觀而別成蹊徑。但須知大小乘所有三藏經典,也都由此一正知正見的自證分而到達證成聖果。

  三、密宗觀想的理論與實踐

  觀想為密宗修持法門之一種,其原理與天台宗三觀略同。所謂觀想,卽是將意境上的影像投射在意根上,然後運用各種觀想方法起觀,逐漸配合身心的變化,而進入繫心一緣的「止」境,由此而達成生起次第的成就(假觀)。再次,進而捨去繫心一緣的止境,完成圓滿次第的行持(空觀)。最後通達中觀明慧,由此而證成菩提。觀想方法也有八萬四千種,其起用乃因人之根基而異。例如不淨觀、白骨觀以及密宗各法門之觀想,及淨土宗念佛法門之觀想等等。但觀想之法,論其微細程序,應該說是先想後觀。

  概分而言,前者為想相,屬於動態,較為粗略;後者為觀用,屬於靜態,較為精細。

  例如修持淨土觀想法門,先當想像阿彌陀佛三十二種莊嚴相、八十種隨形好,然後依次按讚佛偈起觀想。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衆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衆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觀想清明,則妄念頓消,刹那淨土卽現。如果初學者觀想不起,則可先學習另一種簡要觀想法。先觀看某一明體(如水晶球、荷葉上的露珠、佛像額上明珠,或者太陽等),然後取該明體某一亮光點之映像而作繫心一緣之用,依此攝想此亮光的影像常在意識裏,卽定住此一亮光點而不變不動,是為止境。但在止境中一樣可以做事,因為止是屬於意根,而做事則是分別心的意識之外用而已。不過,這樣只是方便,並非「奢摩他」的正三味。

  二六時中,心繫一緣的清明影像現前,是為得止。例如欠人錢,債主急着催討,不論做何事,時時罣碍在心。又如談戀愛,單相思時,茶裏飯裏都是她。再由得止而循序漸進,漸使身心的本能變化而到達定境。再進達於心風自在,則可由定發起神通。卽也是因觀想功能而生起心力的作用,故能化形轉物。如於禪定中的道人,為避免人擾,乃化現老虎以嚇訪客。或於一念之間,呈現自身為光明透體等境界。

  須知觀想成就。還屬於生起次第的作用,仍是假有。因此不以相似五通等意識境界為滿足,不貪不着,進而達於圓滿次第之空境。但須知此空如似無念,還是意識所呈現的清淨現量,仍然是虛妄的,所以,空也不應執着。

  旣不住空,也不住有,繼續參究,進而能體悟真空妙有,所謂「色卽是空,空卽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這就是真正中觀正見的成就。此時,可以做到提起便用,放下便休的真如境界,念念之間,淨土現前。

  四、結語

  戒、定、慧三學,為學佛之通途,戒為無上菩提本,定慧則是佛學之中心。天台宗六妙法門的實踐,從數息入門,經由隨息到達止境。但一般修持者,大都停留在練柔軟氣功,或者滿足於止境中所產生的愉快與相似神通等階段。事實上,這些仍然是屬於身心的覺受,所謂神通異能,也只是外道而已。因此到了止,必須起觀,才能真正進入佛法的定慧裏。

  所謂觀,就是參究、思惟的意思。修觀的目的在於通達般若,證成菩提。修觀的法門很多,以天台宗的三觀為最普徧。密宗的觀想,在理趣上與天台宗三觀相同,所差異的只是入手方法而已。

  天台宗三觀包括假觀、空觀、與中觀。所謂假觀,卽是認知止境乃一念所成,而此念是假,因此止境中的一切覺受,甚之與所顯發的神通,也是假的。所以不應貪着此假有,卽進入空境,此時,毫無雜念,身心皆忘,彷彿與太虛融成一體。事實上這所謂空,仍是自己意識所造成的空,也是假的,因此不貪着此空境,這就是空觀。

  所謂中觀,卽是旣不住有,也不住空,卽空卽有,非空非有,體證深入,自然通達般若,卽顯真空妙有,覺照無惑之境。

  密宗的觀想分為兩個層次,卽先經由想相,而後起觀用。所謂想相,卽攝受某一實體或明體之影像於意識根裏,譬如於二六時中,念念不失佛的莊嚴相,或水晶球體反映之明點。或再運用各種觀想方法,如不淨觀、白骨觀、淨土觀等,配合身心自然變化,達成所謂生起次第的「假有」與圓滿次第的「性空」。由此通達般若、真空妙有之境,原理上與天台三止三觀相同。

  學佛貴在修證,上面所說屬於證成道理的一部分,除了必須配合觀待道理的認識之外,更須要自己真修實證,才能圓證菩提。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定慧初修〈禪觀研究三講〉》)

南懷瑾先生:五蓋之瞋恚蓋

相關文章:
南懷瑾先生:五蓋的嚴重性
南懷瑾先生:五蓋之貪欲蓋

你也有瞋恚心嗎

  「瞋恚者」,有些人向來脾氣好,像說血型O型的人脾氣大,A型人脾氣好,其實不一定,每一個人內在都有瞋恚心。脾氣好的人就不發脾氣嗎?他生悶氣,悶在心裏面;脾氣壞的人,面孔上每一個細胞都討人厭。有許多人在笑的時候,都是一臉橫肉,苦惱相。換句話說,他細胞裏都是瞋恚,沒有轉化過來。如果轉過來的話,哪怕你金剛怒目的時候,看起來都是慈祥的,那才是轉了習氣。「」是外表,是粗的,「」是內在,是細的。「瞋恚」是脾氣大,你們裏頭脾氣大的太多了,一個比一個大,將來都成了氣大佛,八十八佛以外的。瞋恚是怎麼來的呢?你們檢查自己,看下面的許多原因就知道了。

  「謂或因同梵行等,舉其所犯」。一群人在一起修行,就是同梵行,別人的錯誤你看不慣,脾氣就大了。你們有沒有這個經驗?(同學答:有),不只有,而且太多了,看人家的錯誤,看得透徹得很,自己的錯誤都忘了,這就是「瞋恚」。然後氣得呀,自己打坐都坐不好,對不對?這就是障礙,就把自己蓋住了。你們檢查看看,你們不只要臉紅,要紅得發紫才是。

  「或因憶念昔所曾經不饒益事,瞋恚之相,心生恚怒」。或者想起過去受了人家一句話的氣,現在打坐想起來了,越想越氣,有沒有?(同學答:有)看!修行多難啊。

  「或欲當作不饒益事,於當所為瞋恚之相,多隨尋伺,心生恚怒」。或者在打坐的時候,就像某教授當年一樣,二十幾歲跟我學打坐,腿子痛得受不了,看到滿堂都是有地位的老頭子,他越看越氣,想找一顆炸彈,把大家都炸死。這就是「欲當作不饒益事」,當場的瞋恚脾氣越來越大,然後聯想更多愈加火大的事。尋伺就是現在心理學所謂的聯想,今天害得我腿子痛,前天叫我唸佛,剛剛還叫我跑香……越想越氣,這叫「多隨尋伺」。接著多方面的聯想都起來了,「心生恚怒」,心裏頭更氣,這是廣義的瞋恚相。

  狹義的瞋恚相是自己討厭自己,打起坐來,唉!為什麼不得定呢?已經坐了三個月了,雙腿怎麼不幫忙呢?人生常常會對自己不滿意,個個都有這個經驗的。早上起來照照鏡子,化妝一下滿好的,有時候又很討厭自己,這就是狹義的瞋恚相。所以自己修行為什麼不上路呢?不是因為打坐工夫不上路,而是理不透;如果把自己的心理檢查清楚透徹,沒有不得定的。所以要思惟修,要參通這個理。同樣的,《瑜伽師地論》你們也會講,我也會講,為什麼我講的比你們賣座呀?就是因為我會說。你們為什麼不會說呢?因為你沒有把自己身心投進去,懂了吧!自利利他是很困難的事,不是容易的。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121.~P.123)

南懷瑾先生講述「六妙法門」

  禪修為漸修法門,一切佛法大小乘皆由漸修而來.所謂的頓悟法門也是由漸修而來。尤其在末法時期的衆生,福薄智淺,更應該重視漸修法門。而漸修是由心地法門起,心法的修持可分為內外兩部分,對外包括做人處事,對內屬於心性涵養及如何變化氣質,邁向菩提正道。因此,論修持除了於禪堂的靜坐之外,更是要注意到為人處事方面,如果這些做不好卽使功夫到了,也是外道、魔境。

  再說:大小乘的法門不離十念法,十念法中的念阿那般那,為一切修定法門之共法。而天台宗的六妙法門(又名小止觀)也是念阿那般那的一種。同時也是修證菩提道果之簡要法門。六妙法門包括一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淨。

  一、數

  數息為六妙門之第一步。所謂息,卽是一呼一吸之間,叫一息,也叫一念。數息就是聽自己的呼吸,計算其次數。數息的。目的在於去除妄想,因為凡夫一念之間具有八萬四千煩惱,數息等於是打魚拉網,慢慢收,心收攏之後,一到心無散亂時就不要數。如果再數,則是頭上按頭,多此一擧。不用數之後卽須隨息,若強再計數,便是自增妄想。至於計數的方法,大致分為下例三種:

  1.由一數至十,再由十倒數至一.如此反複,做到呼吸時只有數字沒有其他雜念。(1、2、3……10、9、8……2、1…)。

  2.由一、二、三、……按次計數下去,數到最後,這中間並沒有雜念妄想,數字並沒有差錯,心念配合呼吸也就是初步的成功。(1、2、3、4……99、100…)。

  如果在數息中間,岔入其他妄想,又須再來從頭數起。

  3.數息分兩種卽數入與數出。數入乃按呼吸之吸時計數。數出乃按呼吸之呼時計數。體弱多病者宜修數入息。血氣旺盛,慾望多者宜修數出息。

  數的過程呼吸對於風大的感受分別為風→氣→息三個層次。開始時,呼吸粗,稱之為風,靜定後,呼吸較細,稱之為氣。再進一步,身心寧靜,只有感覺自己內在呼吸,卻聽不到呼吸聲音,這就是息。到了息,就不要數了,卽進入隨。

  靜坐數息時,呼吸自然,身體要放軟,不要練氣功(此非佛法的心行法門),耳朶迴轉聽自己呼吸。如在鬧處修,聽不到呼吸聲,便用感覺來聽。

  此時至少有三處用心,一為感覺不好或好,二則聽呼吸出入息,三於計數出入息時,須注意如有妄想則重新計數。因此一念之問,具有八萬四千煩惱。此言不虛,例如拿筆寫文章,半天未落筆前,不知多少念頭妄想產生。然而一旦靈感來時,則運筆如神。光速儘管快,還是不如念速快。西方極樂淨土,固然離我們那麼遙遠但一念之間,屈伸臂頃,卽到蓮池。

  莊子講靜坐。如表面像似靜靜的坐在那裏,事實上,內部心念,在開運動會、討論會,此卽所謂「坐馳」。真正的禪定功夫,必須達於「坐忘」。卽忘了身體,忘了一切,才是定。

  數息過程中,身心會有變化,常會發現病症,這些疾病潛伏在體內,經由修持才發覺。數息功夫好,自然卻病延年,身心康樂。

  二、隨

  數到了息就不要數,於是進入隨的情況。此時卽如後世道家所說「心息相一」。心念與氣息如同鹽與麵粉結合成一體。心念彷彿是探照燈,氣息如飛機,飛機飛到那裏,探照燈就照到那裏。如莊子所說:「常人之息於喉,至人之息於踵。」此時心息相依。氣息一吸卽到足,產生輕快之感,不想下坐。但還未到禪定之境。卽身上快感升起,對於發大財,做皇帝,男女之慾似乎已不再需求。然還未能達到如《楞嚴經》所描述的樂化天對於男女性慾事「於橫陳時,味同嚼蠟」之境地。

  三、止

  息滅之後卽止,如密宗的寶瓶氣。息也滅了,雜念也停了,稱之為止,止通四禪、八定與九次第定。定於禪學裏為共法,因此學佛的人,必須做到「外道會的我會,我會的外道不會」。如此才能方便度衆。

  此門修法可以卻病延年,此身雖為四大假相,但無它也不能證道,因此對四大的調和非常重要。如麥克風必須用電,才會產生擴大傳聲之作用。止為定之母,功夫到了止,下去就是四禪、八定與九次第定。則神通自然具有。因通由定發,但如《法華經》中所說:「父母所生眼,能觀十方界」。「靜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却不是少定小神通之境界。

  四、觀

  觀,卽觀察妄惑,達觀真理。到了止,不修觀,則與外道相同。佛法之異於外道者,在於般若慧。慧從何來?從起觀與修觀而得。如何起觀與修觀?必須研究慧學。如「唯識」學所講述的,卽屬於最高智慧的觀待道理和證成道理。

  五、還

  觀之後為還,還,就是迴轉之意。迴轉到法身,般若,解脫。法身,乃心念清淨的屬體。般若,是圓滿無瑕的屬相。解脫,為千百億化身的屬用。「法身、般若、解脫」三樣平等具足,卽稱之為還。例如對人、對事、對物的執着,則非解脫。如白痴雖然形似解脫,但卻絕無慧知。如非白痴,於得失,是非,人我之際,了無罣碍,如人辱我,欺我,不因此而生氣,反生憫慈之心,卽漸接近般若解脫,清淨法身的境地。

  六、淨

  還之後為淨。此是真正的淨土。卽如淨土宗的唯心淨土,清淨法身。以上六項,簡略說明天台宗的六妙法門。

  七、一念之間卽具備六妙法門

  若已做到了止觀雙運,定慧等持,則可一念之間具足六妙法門。止為定之母、定為止之果。觀為慧之母、慧為觀之果。六妙門中前三步,一數、二隨、三止屬於定學。後三步,四觀、五還、六淨,則屬於慧學領域。

  一般以為數息做好之後才隨息,隨息而後才止息。其實不然。如一上座,一念之間卽同時具備數、隨、止、觀、還、淨程序。望善自參證之。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定慧初修〈禪觀研究三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