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獨影意識」

  意識的另一面,即是獨影意識。何謂獨影?即昏昏沉沉,恍惚流注,似有似無。譬如打坐時或夢中那種境界,即是獨影意識。前五識並未配合作用,但自以為眼在看,耳在聽,鼻、舌、身識,依稀如平常一樣可以遠遊,甚至可以飛行變化,將白天裡所見所為的經驗及習慣性的想像等,七零八落拼湊起來,便成夢境。學佛學道的人,靜境中許多幻相,也是獨影作用,有些人把它誤作神通妙境,其錯何止於道里計,《楞嚴經》說:「內守幽閒,猶是法塵分別影事。」必須先在理上知見清楚。例如心理學家弗洛依德的心理分析,已到達獨影意識的範圍,說得相當有道理:他說潛意識中,通常女兒愛戀自己的父親,兒子愛戀自己的母親。這點和佛學中陰身入胎時,愛戀男性則生為女身,愛戀女性則生為男身,道理相通。但他也只知道這一點,其他的就不透徹了,所以貽誤甚大。參禪、參話頭等修行人,很多在定時見到各種境界,如感覺到什麼,種種皆是獨影意識的作用。

  我為何要叫你們注意唯識呢?就是因為古往今來多少修行人,甚至很有功夫者,將參禪,及定中的各種各樣境界,認為是自性、見道、得神通。例如能看光等作用,也能說過去未來事,其實,這只是自我催眠的最高程度,自以為已得了神通,已經得到了道果,不知這只是將獨影意識引發而已。或認為潛意識力量如是之大,有神通一樣的作用,他卻不知原子彈還不是明了意識所發明,數學上的妙理,哲學上的妙悟,都是明了意識的發現,只是很多人未充分發揮其力量,而將它用在嗑瓜子,打麻將,說笑話上面去了。實際上,自我催眠的催眠作用,第六感的靈感作用,以及西方人千里眼等,皆是獨影意識的功能,而非真神通。故定中發現什麼,皆此而已。許多修行人通宗不通教,故有此錯誤。所以修密,修禪的多半是易落此病,自以為已修到了秘密難思之境,豈非可嘆!故學密宗者必須通教理及深究唯識,便是此故,如此才能分別這種境界是什麼,才能入「證自證分」。否則將夢……等獨影意識當作究竟,當作自性光明或神通妙用,便糟了。另外,獨影意識不僅在夢中、定中起作用,且白天身心太過疲勞即會眼花,或錯覺、幻覺,都是它的關係。現代心理學最多只發展到此。但不要因此而隨便作批評,必須深刻瞭解它以後,才可以下斷語。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習禪錄影》)


  可是有時候呢,這個意識,譬如我常常講他們,你們怎麼愣住在那裡。你說那在做事,頭也沒有動,前五識好像沒有用。可是他有思想嗎?裡頭自己都不知道,有個在想,那個獨頭作用。獨頭意識後面翻過來什麼?夜裡睡覺的時候,會做夢,叫做獨影意識。獨影意識包含很多了,就是現在西方學問的,心理學,最高只講的下意識,潛意識。所謂下意識、潛意識,在我們佛法的文化裡頭,是屬於第六意識的,獨影意識。獨影,譬如人會做夢,這個做夢,你眼睛眼識沒有去用嘛,眼睛沒有睜開,真的沒有睜開,你在睡覺嘛。耳朵也沒有用。可是夢中可以聽得到,會看得到。這個是第六意識,把平常的習慣反映,它含藏裡頭,等你睡眠的時候,像放電影一樣一幕一幕的放出來。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南禪七日》)


  「第六意識」在清醒的時候,它便代行「第八識」、「第七識」的權能而起思維分別等等的作用。如果進入睡夢的時候,它就發起「意識」反面的潛在功能,不需「前五識」的現場工作,只憑藉「前五識」原本收集的資料,就可生起「獨立」的潛在作用。因此,唯識學把「第六意識」的這種潛在功能,命名為「獨影意識」,又叫做「獨頭意識」。這種「獨影意識」的作用,它可以脫離「前五識」而單獨活動。它所活動最顯著的範圍,歸納起來有三種情況:(一)作夢時。(二)神經病、精神病,乃至因其他的病症而進入昏迷的情況時。(三)禪定中某種境界時。所以從唯識學的立場來看,現代心理學所瞭解的「潛意識」,又名「下意識」,以及「第六感」等,僅是知道了「獨影意識」的作用。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


  什麼叫如理作意?如唸六字大明咒,你觀想四臂觀音,然後收攝六根在咒語上。這是意根在觀想四臂觀音,觀得不搖不動,咒語還在唸,這個時候止到極點,如理作無意在「止」上,還沒有觀。「觀」是知道這是生起次第,然後到達圓滿次第。如何空念?如何此心、此念、此聲,一切與空相應,這個時候是如理作意的毗鉢舍那。這裏所解釋的,對於做工夫及理都很細,所以要特別注意,要細心去理解體會。

  在「尋思時」,這是說得止以後,在定境界上要起觀。聽到觀,你以為意識裏有一點亮光,算是觀起來了嗎?我問你們,你們尋思,想想看!要正思惟,正分別看看!這個亮光觀起來的是什麼影像?是八識中哪一個識觀起來的?知道自己觀起來的那個是意識,假如觀起來的明點不變,又知道這明點在這裏,又知道這個明點觀得很清楚,但是,我問你們,這個明點影像是什麼呢?你們在這裏的青年同學,有做到這一步的吧?沒有。唉!這一步都沒有做到,那還談什麼觀!

  你們不是觀,而是觀望,像旅遊觀光,看看這個地方究竟搞些什麼。你們止也沒有,觀也沒有,沒有辦法給你們講這些課;當然這些經典你們也看不懂,所以到處聽聽那些好聽的就算了,就算是學佛了。所以真修行之路,我曉得你們是沒有辦法的,要能真觀起來才有資格聽這些課。這些也不過是聲聞乘的,但是你們不要看不起,大乘菩薩如果不以這些為基礎是不行的。

  假定你們現在用觀想去觀佛像,阿彌陀佛觀起來了,觀起來的佛,硬是現身了,丈六金身在這裏,在你意識境界上有,那金身佛,一身放光,莊嚴圓滿,就在目前,或者在身上;同時你也還在唸佛號;然後你知道自己進入了正觀的境界,不是邪觀。這樣有三個作用來了,這三個作用都是意識的作用。知道觀起來的也是意識,觀起來的佛身影像是第六意識的獨影境,唸佛號,一字一聲,是前五識及第六意識的作用

  不過,是哪一個意識狀況呢?如果說知道現在觀起來的那個才是意識,那觀起來的不是意識觀起來的嗎?是眼識觀起來的嗎?(有同學答:三樣都是),三樣都是?意識有那麼多嗎?那不是「多心經」了嗎?(有同學答:事實上一念之間可以做好幾個觀想),那個一念,又是另外解釋了,八識都在動,不只做觀,作用多得很,現在只講毗鉢舍那,這個止觀的境界。

  注意!你們都不是如理作意,所以修行不上路,還用考試嗎?一考就倒了。你要知道,這還是你們的假想,你們當中,沒有一個到達這個境界的,如果有人的話,我恭喜你們了,修行可以說上一點路了。

  剛才講的例子,是你們幻想的影像境界,你們還沒有做到對不對?(同學答:對)。要觀起來阿彌陀佛丈六金身,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都具足,當然你們做不到;就連目間的白毫相光這一相,也觀不起來。假定觀起來了,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具足在這裏,同時你還唸佛號,在這個時候,知道自己走入正觀,這是你的分別意識。觀起來的阿彌陀佛像,當然是你自己觀起來的,不是外來的;外來的,你做不了主的,就是魔障。你觀起來了佛像,又一邊在唸佛,那是第六意識的獨影境。

  比如有人做夢,在夢中曉得自己在作夢,心裏想不要做夢了,這個時候意識有點要清醒了,但還是沒有清醒,而那個夢還是照做下去,對不對?那個夢是獨影意識在做,而自己曉得自己在做夢,也知道這個夢不舒服,不要做了,但是做不了主對不對?那個清明意識上想做主,但做不了主,因為獨影意識的力量太強了,其實還是意識的背面力量太強了,懂了沒有?

  所以你們觀不好,不管是無分別影像的所緣境界,還是有分別影像的所緣境界,始終都觀不起來,因為沒有真進入意識的真獨影境的定境界。這樣講懂了沒有?(同學答:懂了)

  那麼為什麼說是獨影意識觀起來呢?因為你們在觀的時候,都用前五識去觀,對不對?打起坐來想觀個白骨,硬想用眼睛看到自己的腳趾甲,腳趾白骨,都想要看出來。然後意識那麼想,自己好像看到白骨,把前五識用來做觀了,這樣是觀不起來的。所以修行為什麼不得力啊?就是不能如理作意,理都沒有參通,經教也不懂;你們也讀了經教呀!但是都搞思想、搞妄想去了,有什麼用呀?再說一次,你們觀不起來的原因,是因為拿前五識去觀,那是錯誤的。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下)》老古初版P.90~P.94)


  我們平時能夠思想,能夠把眼耳鼻舌身的感受綜合起來起分別作用,能夠講邏輯,都是屬於第六意識的分別心的作用,也就是一般人講的意識的作用。第六意識的另外一面叫獨影意識,又叫獨頭意識。

  第六意識要起作用需要配合前五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比如我們看書,就有思想作用,曉得對不對,這是意識的作用。

  獨影境界是獨頭起的作用,比如睡覺作夢,就是獨影起的作用,夢中我們可以看到東西,可以聞到香味,吃東西有味道,被打了也有痛感,但實際上,肉體還在睡眠狀態。所以意識境界裡有眼耳鼻舌身的作用,這個獨影的境界、獨頭的作用也都是意識的作用。現代西方心理學裡面講的下意識,或者叫潛意識,就是獨影、獨頭意識的作用。

  那麼,在甚麼狀態下會出現獨影境界呢?有三種情況,一是做夢的時候。夢境仔細分析起來就很多了,有的夢牽涉到來生,有的牽涉到前生。還有些夢是把過去的前生,今生,甚至來生,亂七八糟像卡通片一樣湊攏來一起呈現的。

  二是精神有問題的人,會出現各種幻象,那也是屬於獨影意識的作用。

  三是在禪定的時候。所以有些真正打坐的人能夠前知,知道未來;能夠看到菩薩,看到各種境界。

  我們白天的時候也會有獨影意識的作用,比如說白日夢。另外,好比說你在專心的看書,或者在辦公室工作,忽然另外有一個思想,一個境界出來,那也是獨影意識的作用。一般學佛修道的人,對這些都分不清楚,都是糊里糊塗的,所以禪宗祖師有兩句罵人的話:「通宗不通教,開口便亂道」,只曉得打坐參禪,不懂得佛學的這些邏輯教理,都是在亂說;「通教不通宗,好比獨眼龍」,有些人佛學講得很清楚,唯識也懂,但沒有真正禪定修持過,那是沒有用的,甚麼都不能真正看清。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現代學佛者脩證對話(上)》老古臺灣二版P.26~P.28)

南懷瑾先生:觀無量壽佛經第八觀「是心作佛,是心是佛」

  第八觀裏有段經文: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衆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卽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徧知海從心想生,是故應當一心繫念,諦觀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這段話對那些以禪理標榜而藐視淨土為迷信的人們,真可說是一記當頭棒喝。盲目唸佛而誣衊禪宗為狂妄的人們,看了這些道理也該清醒清醒了。現在讓我們對這段話再作稍微詳細的討論。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衆生心想中。

  法界身也就是法身,它無形無狀,很難用文詞解說明白,我們可以勉強說它「放之則彌六合」——擴充而言,它涵蓋了整個宇宙;「卷之則藏於密」——縮小而言,它就蘊藏在我們的心中。所以「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衆生心想中。」也可以說是「衆生皆有佛性」的另一個說法。我們由此對「信佛」「學佛」「念佛」「成佛」意義應該可以有更確切的領會了。

  對於這一點,下面還有更進一步的說明。

  「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卽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徧知海從心想生,是故應當一心繫念.諦觀彼佛。

  「心、佛、衆生」三無差別的精神在這段話裏透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淨土和禪的差別在哪裏?很明顯的,釋迦對淨土「念佛」法門的指示,是要我們「心想佛」「一心繫念,諦觀彼佛。」一般修習淨土非常用功的人們嘴上常掛著佛號,固然是很可喜的現象,但是必須切實檢點一番,念佛時這顆心有沒有和佛相應,「心」裏是不是真「想」著佛?是不是有如「歷歷情人掛眼前」般「一心繫念」地有個佛的影子?如果不是這麼囘事的話,那麼「是心」沒有「作佛」,「是心」不「是佛」,阿彌陀佛不會現前,極樂世界永遠在那遙遠的西天。

  要想「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登上如來寶座,那麼就照經上所說「一心繫念,諦觀彼佛。」就行了嗎?

  絕對不行,「一心繫念,諦觀彼佛」只是修「定」的要門。而佛法講求的是「定慧等持」,這「慧」力要如何修持呢?除了參研佛理外,還要靠善心、福德來培養。如果善心、功德不夠,就好比提煉的火候不夠,業力、習氣就無法徹底轉化。如此不僅慧力不夠精深,定力也無法穩固。

  這也就是釋迦何以訶責小乘為焦芽敗種的道理。因此,修成小乘極果——大阿羅漢後,經歷了八萬四千大劫還得再迴心向大,發起大乘入世之心,「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苦其心志」而後才能進入「不生不滅」的如來之門。

  所以,第十四觀裏說到「上品上生」必須發三種心——至誠心、深心、迴向發願心。也就是要「慈心不殺,具諸戒行;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修行六念(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迴向發願(利世救人),願生彼國。」

  「具此功德,一曰乃至七曰,卽得往生。」往生成就後,就了事了嗎?往生成就還只剛剛入門,入門之後還有一段大事因緣。且看經文:

  「生彼國已,見佛色身,衆相具足,見諸菩薩,色相具足,光明寶林,演說妙法。聞已,卽悟『無生法忍,經須臾間,歷事諸佛,徧十方界。於諸佛前,次第受記,還至本國得『無量百千陀羅尼門』是名上品上生者。」

  這才是佛法的中心所在,淨土到此大致相當於禪宗所謂「一悟千悟」的大徹大悟。

  至於密宗修觀想的朋友,對此也必須特別注意,佛像觀想成就了,千萬不可畫地自限,得少為足。雖然觀想成就了,但是和佛法的中心可以說是兩囘事。還必須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如果沒有悟入「無生法忍」,沒有得到「無量百千陀羅尼門」,那麼始終還是佛門的門外漢,一切佛像、聖境也還只是妄想。

  隨興說到這裏,大致可以對佛法「萬法歸宗」的宏偉氣像有個概略的交代。《觀無量壽佛經》雖說是淨土法門的揭示,相信對學禪、學密的人們也可以有所助益。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定慧初修〈觀無量壽佛經大意〉》)

南懷瑾先生:中醫的望、聞、問、切

  中醫的頭一步,了解病情,診斷病人,要由四個字入手。

  望聞問切

  這是誰都知道的,但這四個字到底包含些什麼?

  望——看相術

  清朝有一個才氣縱橫的名醫,名叫陳修園,對於所謂「望」,有詩一首如下:

  春夏秋冬長夏時,青黃赤白黑隨宜。
  左肝右肺形呈頰,心額腎頤鼻主脾。
  察位須知生者吉,審時若遇尅為悲。
  更於黯澤分新舊,隱隱微黃是愈期。

  這一首詩說明了由外表診視病人的原理與方法,就是說人的氣色可以與四季同樣,與顏色配合,以斷病情。面頰上左邊氣色灰暗表示肝有病,右邊灰暗是肺有病,如果心有病的話,額頭顏色必會反常,腎病表現在頤處,鼻子呈現了脾臟的毛病,如果各部位氣色與時序相合則佳,如果逢到尅制當然不吉,顏色的不佳以愈舊愈久則愈劣,如果面現微微的黃氣,則證明胃氣上升,是病癒之兆。

  所以所謂「望」,是用看相的方法,察究病人的病情,其中還包含了看舌苔等等,及一切眼睛可以觀察到的因素,來判斷病情。

  聞——聽病人的聲音

  根據五行生剋,及五臟六腑的配合,用聲音判斷病人的情況。

  肝病出怒聲,容易發脾氣,輕易動怒的病人,一定是肝有病;若常自喜笑,那麼他的病一定是偏重於心臟方面。

  脾病則多思慮,除了一般過度用腦,神經有問題外,得病時,比平時思慮還多。

  肺病憂悲愛哭泣。

  腎病多呻吟,轉身彎腰起身坐下,渾身疼痛,常發哼唷之聲,必是腎病體弱。

  實際上,從聲音分辨病情是頗為困難的,關於這方面以後還要作較詳細的說明。

  問——病人自己的感受

  給病人看了相,注意到了病人聲音的變化,現在要問一問病人自身的情況,與自己的親身感受了。

  關於問的範圍,陳修園也編好了要點:

  一問寒熱二問汗,三問頭身四問便。
  五問飲食六問胸,七聾八渴俱當辯。
  九問舊病十問因,再兼脈要參機便。
  婦人尤必問經期,遲速閉崩皆可見。
  再添片言告兒科,天花痲疹虔占驗。

  由於這幾句要點,可知古代中醫的治療,對病人事先也要經過嚴密的審察,等於現在的全盤檢查,同時已對「人」有具體徹底的了解,才好下診斷,所以中醫內科是全科的醫生,包括了小兒科、婦科等。

  切——診脈

  診脈是最深奧的一門學問,事實上,這是需要長久及多方面的實驗,才能有所成就的,初學的人常從診豬狗開始,試一試沒有生命的脈,是怎麼一回事,再來摸有生命的脈,什麼豬呀狗呀,抓到了就要摸一摸它們的脈,其中的道理,陳修園有詩如下:

  微茫指下最難知,
  條緒尋來悟治絲。
  三部分持成定法,
  八綱易見是良規。
  胃資水穀人根本,
  土具衝和脈委蛇。
  髒氣全憑生剋驗,
  天時且向逆從窺。
  陽為浮數形偏亢,
  陰則沉遲勢更卑。
  外感陰來非吉兆,
  內虛陽陷實堪悲。
  諸凡偏勝皆成病,
  忽變非常即弗醫。
  只此數言占必應,
  脈經補敘總支離。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