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世鐘十一:光明之路

  一、現代人很少考慮了生脫死

  在世間上,雖然有的人擁有大量的財富和極高的權位,在輿論和他人面前也盡顯風光,然而其內心深處仍然對生死疑惑迷茫,人們可能在享受物欲和感官愉悅的時侯,將這個問題掩蓋,然而這個困惑卻始終埋藏在心,無法揮之而去。因為生命中最本質的問題,並不會因人的高低貴賤而改變,煩惱的火焰並不是世間的財富、權勢、學問所能熄滅的。

  對於生死這個問題,世間人大多採取駝鳥的方法,把頭埋在沙裡,偽裝視而不見,悠悠一世最後步入死亡,終身都是一大困惑。世上的人可以為錢財奔忙勞碌一世,卻不願理會生死的奧秘,對現代人來說,恐怕連思考幾分鐘的耐心都沒有。對於生死和解脫,人們認為太玄虛、太不切實際了(世人所謂的實際就是利益),根本不肯向這方面展開思考,甚至連帶著懷疑惑來問一問都不願意,一直到死亡降臨都不肯超越物質世界一步。

  現今時代,大家普遍只關心改善現世的生存狀況,只追求現世的物質享受,對於個人的升遷和利益念念不忘。至於生死問題,至於有沒有解脫之道,則統統置之不顧,而且誰要提這些問題,十有八九會被別人笑話。關心口袋裡的鈔票,關心電器、樓房,對生死和解脫毫無興趣,這是這個時代荒唐透頂的事情。

  作為有靈知的人,身遭酷刑還不算真正的痛苦,真正的痛苦是不知道輪迴和解脫的道理。現代人目前所處的這樣一種狀態,可以說是完全處在迷夢之中。在陽光照耀的人世間,內心卻一片漆黑,這是一件多麼悲涼的事。在今天這個時代,一個學佛者能讓一個世間人了知解脫的道理,那真是了不起的功德。

  物質文明的繁華僅僅是表像的熱鬧而已,在內心世界中依然是空落無依,如同無邊曠野中一人孑然而行,在漫無邊際的輪迴路上上下顛簸翻轉,怎麼不疲勞呢?問一問心性疲勞的現代人,可曾知道何處才是我們真正的家鄉?

  二、為什麼要皈依三寶

  1、了知輪迴苦患,生起強烈怖畏之心

  所謂皈依就是面臨怖畏時,需要依止一方免除這種恐怖,那麼可以反問自己,是否以一種怖畏之心皈依三寶?

  這裡所謂的怖畏之心是什麼呢?就是對輪迴苦患的怖畏,整個六道輪迴的情形如同一個上下封閉的瓶子,我們就像一隻蜜蜂一樣在裡面上下亂飛,或者像古代的水車一樣,一直不停地轉動,不能止歇。這個六道輪迴中遍滿了痛苦,地獄有寒熱之苦,餓鬼有饑餓之苦,旁生有愚痴之苦,人有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五蘊熾盛的八苦,阿修羅有鬥爭之苦,天人有懈怠之苦,在這六道中眾生以自己往昔所造的善惡業不停地轉生,生生死死,始終都跳不出這個封閉的圈子。無始劫來,我們都是這樣轉生的,到現在還無法解脫。

  也許有些人覺得現在在世上生活還算快樂,但我們這個人身實際如同大海中的泡沫一樣,一下子就會破滅的。一旦死亡降臨,死後會流落到哪一道,那是一個未知數。無有窮盡的輪迴旅途是世間至為可怕的事情,這比世間患不治之症嚴重不知多少倍,患絕症也只不過是一世之苦,但是輪迴之苦卻無有盡頭。所以這個生生死死無有窮盡的輪迴苦患,才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我們要反復思考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相對這個問題來說,在世上發財也好,不發財也好,有名聲也好,沒名聲也好,這些都顯得微不足道。這就像陷入一個無有窮盡無法醒來的噩夢一樣。對生活在這一世的人來說,那些人間的痛苦已經受夠了,何況還有無窮無盡的更可怕的三惡趣苦在後面等著?

  現在有許多人說六道輪迴中的痛苦都是宗教家用來嚇唬底層群眾的,對這種說法可以像破斥無有前後世一樣來駁斥。

  平時一個火星落在皮膚上也會痛苦難忍,何況地獄之火?那麼我們就應當思考:到底有沒有辦法擺脫輪迴這個無窮盡的惡夢?到底誰有辦法能擺脫?到底依靠什麼樣的辦法來擺脫?例如輪迴就像一株不斷增長的毒樹,到底有沒有辦法將它斬斷?到底誰有斬斷它的辦法?這些都是我們務必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2.依止三寶才能走出輪迴惡夢

  下面我們來分析一下到底誰有辦法截斷輪迴之根。

  陳那菩薩說:“安住無邊底,生死大海中,貪等極暴惡,大鯨嚼其身,今當歸依誰?”

  在生死苦海中掙扎的眾生,被狂暴的業風吹刮得沒有少許自在,他們在尋覓有誰能救護自己。這是一個迫在眉睫、不容回避的問題。每一個追求解脫的人都應該好好思維,自己應該以誰作為導師,應該如何走自己的路,以誰作為可靠的友伴。

  所有先進的科技產品,它們能解決我們的痛苦嗎?顯然不能,這些科技產品只能滿足我們感官上的享受。關愛我們的親友,他們雖然對我們慈愛,但是除了能在生活上作一點幫助之外,也不可能給我們指明解脫的方法。世間的老師只能教授一些世間知識,對於出世間的道也是一無所知。

  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如星辰般的世間智者,他們是各種世間學問的行家裡手,通過他們的智慧打造了如今這個繁華的物質世界,那他們有沒有辦法斷除輪迴呢?實際上,他們面對死亡時,承受的痛苦和一般人沒有兩樣。

  這個世界也流行著無數認為可以救度人們的思想和學說,但終究只是分別念製造的戲論,和最切近的離苦得樂並沒有多大關係。

  一個自己還在生死海中沉溺的人,怎麼可能救護我們?一個自己尚在輪迴曠野中迷路的人,怎麼能為我們指明道路?一個尚不懂得如何利益自己的人,怎麼可能真實地利益我們?……

  如果世間沒有出現超越生死的聖者,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走出痛苦的輪迴,斷除難盡的輪迴噩夢。即使是有出世的聖者,如果他的智慧、慈悲、方便還沒有究竟,我們也不可能得到最圓滿最徹底最直捷的救度。

  幸運的是,諸佛已經成就,是三界導師、眾生慈父,是我們最理想的皈依處。

  因為佛經歷了成佛的所有過程,所以完全明白應該如何斷惡行善,才能擺脫惡趣,走向善趣,知道應當如何斷絕生死的根本,才能得到寂滅;如何顯現智慧,遠離無明,最終回歸法界,得到永恆大樂。

  在本性中自然現前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使得諸佛不可能安住於涅槃中,置苦海眾生於不顧,諸佛唯一所行即是利益眾生。

  佛陀慈悲地為眾生宣說了無數種超離痛苦、獲得安樂的方便。佛陀所說的浩如煙海的教法,沒有一句欺惑語和虛誑語,《金剛經》云:“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

  歷史上,印、藏、漢各地有無數人以佛法為依成就了菩提,證實了佛法的真實不虛。我們應當皈依三寶,發誓生生世世修持佛的妙法。

  “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宇宙的法則普遍存在於每個眾生心中。如果以佛所指示的佛法為皈依處,那麼在未來世,我們必將現證佛所成就的一切。

  菩提道上,如果一人孤獨而行,肯定難以到達目的地,所以我們還要皈依僧,作為修行路中的伴侶。

  三、皈依的學處

  皈依就是生生世世以佛、法、僧三寶為依止處的誓言,不管出現任何狀況乃至有生命危險也不捨棄三寶,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人終有一死,如果為了活命而捨棄三寶,就好像狂風惡浪中已經依止了平穩行駛的大船,然後又從船上跳進波濤洶湧的大海一樣。所以皈依比生命還重要原因就在於此。

  1、皈依的學處

  (一)不允許做的三條

  1.皈依佛陀之後,不能皈依世間的諸天神、鬼神和其他外道、邪師。
  2.皈依法之後,不能損害有情眾生,應當遠離損害眾生的念頭和行為。佛法以慈悲為本,是為了救度眾生,使眾生得到解脫,而損害眾生與佛法慈悲的本懷相違。
  3.皈依僧之後,不能同外道共住。不能與不信仰佛教及佛陀的外道交往。

  (二)應當遵守的三條

  1.應當對佛陀有發自內心的恭敬心。如今佛陀已經圓寂,在人間只有佛像,因此乃至佛像的碎片也應恭敬頂戴。平時我們見到佛像不論造型如何,都應恭敬不能譏毀,佛像應放置於清淨之處,不能把佛像當商品一樣販賣、抵押、典當等。
  2.應當恭敬經書等法寶,乃至四句以上的正法都應遠離不恭敬的念頭和行為。
  3.應當恭敬出家僧眾,無論大乘、小乘,對於佛教各派的出家僧眾都應恭敬頂戴,乃至僧衣上的補丁也應作真實僧寶想。

  現在有些人雖然皈依了三寶,但是對外道的一些書籍非常迷戀,認為外道講的內容和佛法沒有什麼區別。外道的書雖然也有關於行善斷惡方面的一些內容,但依賴外道的教法無法斷除輪迴,只有釋迦牟尼佛宣講的緣起性空的道理,只有佛陀開示的空性法門才能真正從根本上斷除輪迴。所以真正了知皈依三寶的意義,真正從內心發起對三寶的清淨皈依,是非常重要的。

  2、皈依的注意點

  有些人是因為在這個唯重物質的世界中,備感壓抑精神空虛而皈依,有些人因身患疾病而皈依,有些人是希望生意興旺事業順利而皈依。有些地方春節或者初一、十五時燒香拜佛的人人山人海,許多都是抱著世間法能夠順利的目的去的,以世間法的目的去皈依三寶,是沒有真正理解皈依三寶真實義的表現。

  許多信眾並不清楚佛法的真義,這也反映了聞思的重要性,只有通過聞思才能明白什麼是佛法。而明白道理的人,也應該主動耐心細緻地去給別人講解。

  有些人對皈依的修法不是很重視,認為皈依就是到寺院參加皈依儀式,再領一個皈依證。參加正式的儀式固然很重要,但是自己內心有沒有真正想過六道輪迴這種生了又死,死了又生,難以窮盡的迷亂痛苦?對此自己內心有沒有一種強烈的怖畏?有沒有要擺脫這個無盡迷夢痛苦的決心?有沒有想過唯有皈依佛、法、僧,才能打破這個痛苦的輪迴迷夢?實際上對這些內容一一如理地思維,就會發現皈依是極為深邃的法門。有些人連皈依都沒修好就想馬上修大法,馬上得證悟,這怎麼可能呢?

  了知了皈依的學處就可以避免許多過失。例如皈依法一條,是指皈依佛陀所宣說的所有八萬四千法門,並非只皈依其中一部分,而捨棄另一部分。了知這點就可以避免捨法、謗法的過失。現在有的人執著自己所修持的宗派,誹謗其他宗派,這完全是錯誤的。大家修持的都是佛陀宣講的法門,佛陀之所以宣講這麼多的法門,是因為眾生多生累劫流轉所形成的根機、意樂有千差萬別。因此佛陀宣講的佛法,不管大乘、小乘、顯宗密宗,都是我們的皈依處。

  皈依僧是指皈依釋迦牟尼佛教法之下的整個僧團。有些人依自己的分別念認為自己僅皈依某一部分的僧伽團體,而排斥其他部分;或者有些人將皈依僧理解為皈依給自己傳皈依戒的師父。這些都是不瞭解皈依僧的內涵所形成的誤解。

  3、皈依的分類

  皈依按三士道共分三種:
  (一)心裡畏懼地獄、餓鬼、旁生三惡趣的痛苦,希求善趣人天的安樂,以這種動機而皈依是下士道皈依。
  (二)了知無論是受生在輪迴的何處,都是痛苦的自性,為了解脫輪迴的一切痛苦獲得寂靜涅槃的果位而皈依,是中士道皈依。
  (三)觀察到一切諸母有情都沉溺在輪迴的大苦海中,感受著無法想像的痛苦逼迫,心中想著為了把他們從苦海中救拔出來,安置在無上正等覺的果位而決心皈依,是上士道皈依。

  在這三種發心之中,我們應當以最崇高的動機按第三種上士道發心而皈依,功德最殊勝。

  四、皈依的利益

  比如一個重病患者,已經找到大醫王,而且也服用了大醫王給予的妙藥,那麼這個病人的疾病就會漸漸緩解最後康復。同樣的道理,我們依止了三寶,已經找到了斷盡生死苦海的大醫王佛陀,而且如理如法地信受奉行佛陀開示的甘露妙法,而且身旁還有幫助護理我們的聖僧,那麼噩夢一般的生死大病就即將要治癒了。

  如果我們按照尚在迷妄中的凡夫導師所指示的路來走,就會在自己身上依舊顯現誤入歧途導致的痛苦,也就是說,輪迴之途一點都沒有改變。兩者的差別竟如此驚人!

  有西方智者之稱的薩特,其存在主義哲學整整影響了一代人,西方社會視其為精神之路的導師。然而他的晚年極其淒慘,經常處在幻覺迷妄之中,臨終時更是毫無自在,在極度痛苦當中茫然死去。這樣一個舉世讚譽推崇的哲學家,對自己的死尚且毫無把握,那麼他所建立的那一套哲學思想,又怎麼能指引人們得到真正的安樂?所以,對於生命的流轉這個困惑世人的疑問,即使是世間智者也是茫然無知。

  相反,一個沒有多少知識的老太太,憑著對佛法的誠信,唯持一句“阿彌陀佛”,以此作為皈依,不斷持誦,結果生時安泰,已到高齡之年,尚且耳聰目明、頭腦清醒,日常生活不需他人照料,臨命終時,身無疾苦,心不顛倒,預知時至,安詳往生。這種面對生死的坦然自在,不正表明佛法的真實不虛嗎?雖被他人認為是世間愚婦,實則不愚,因為她以佛為導師,以佛法為修行的道路,這是人生最聰明的選擇,因而她的受用遠遠超過世間一代大哲學家,這一點值得我們深思。

  只有以佛為導師,以法為道路,以僧為解脫道的助伴,我們才能踏上光明之路,生命才能得到究竟的拯救。我們把生命全部寄託於佛、法、僧三寶,從此以後,生命會發生全新的改變。《無垢經》云:“皈依之福德,若其具色相,遍滿虛空界,彼將勝虛空。”因為將生命皈依佛、法、僧三寶,在我們身上必將會產生不可思議的功德,今生能遣除一切損害,後世將獲得解脫和遍知的果位!

  思考題

  光明之路
  1、現代人是怎樣回避生死問題的?結合你的生活經驗談談這個問題。
  2、你是如何認識皈依的?結合六道輪迴的苦患闡述這個問題。
  3、為什麼要皈依佛、法、僧三寶?
  4、清楚地瞭解皈依的學處,可以避免謗法的過失,為什麼?
  5、請說出皈依的三種分類。
  6、皈依的最終結果是什麼?

[轉貼] 南老師説:《孟子與盡心篇》之「盡心·動心·知性·忍性」

  南公懷瑾先生講述

  《孟子》全書快研究完了,從前面各章的記載中,我們可以看得出來,孟子始終沒有出來做官,沒有擔任職務;他是以師道自居,指導當時的諸侯們,走上王道的政教合一之路,以達到人文文化的最高點。由於歷史的演變,人心的墮落,無可奈何,使他的這個願望落空了。不過他個人並沒有落空,他的光芒永存於千秋萬代,和其他的教主一樣,永不衰竭。

  現在最後一章,是他在講完外用之道以後,講傳心的心法。孟子之所以成為聖人,因為他有傳心的心法,因此,〈盡心〉這一章書,非常重要。這一章以〈盡心〉為篇名,是以全章第一句話作題目,正是扼要點明重點之所在。

  他一開頭就說:「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這幾句話,就非常重要了,認真研究起來,十幾年也不能研究完,也許一輩子都鑽在其中了。

  我們先從文字上研究,什麼叫做「盡心」?大家平常都會講的一句話:對這件事已「盡心」了;就是說,一件事情做完以後,成敗是另一問題,而去做的人,心總算盡到了。也就是用了所有的精神、心思去做,「盡」就是到底了、到盡頭了。依這個觀念來解釋孟子的話,就是我們把自心的作用,已反省觀察到底,然後可以發現人性是什麼了。

  後來佛學進到中國,禪宗提倡的「明心見性」,也同這裡的「盡心知性」的觀念有關。佛學的《楞嚴經》所說的「七處徵心」、「八還辨見」,把明心與見性,分為兩個層次來解說。乃至玄奘法師所宏揚的唯識法相的最高成就「遣相證性」,也是把心與性分做兩個層次。孟子生活的時代,佛法還沒有進到中國,佛法正式進入中國,是在孟子之後八九百年到千年之間。所以孟子是在佛法進來以前,就已經提出來先要「盡其心」,把自己心的根源找出來,然後才可以「知其性」。這是「明心見性」這個辭句的根源,能夠「盡其心」「知其性」,就可以「知天」。「天」,不是老太太們說「上天保佑」的天,也不是太空科學所研究的那個天象的天,而是包括了形而上的本體與形而下的萬有作用;也等於佛法所說整體法界的代號,學問之道就在這裡。

  在儒家的「盡心知性」學說中,孟子的修養工夫是「動心忍性」,這就是作人做事的修養。「盡心知性」也可以說是靜定的境界,是整個修行的原則與工夫。例如遭受打擊時,在修養中的人,能把受打擊的痛苦和煩惱的心理摒除,這只是有一點修養,一點學問而已,還不算數;要把煩惱的心理淨化了,不相干了,才算有一點修行工夫。在儒家來說,才算有一點學問修養的境界了。

  什麼是「動心」?遇到事故時,在動心起念之間所具有的定力、智慧,所到達的程度;「忍性」則是絕對的大定,借用佛學一個名辭來說,就是如來大定。例如有一件事,碰到一個人太過分要求,自己恨不得一刀把他殺了,但該不該殺?可不可殺?能不能殺?這之間就看動心忍性的工夫了。他的行為也該殺,但在我這方面,不該去殺他,他雖對我不起,但我要對他仁慈、要感化他;可是自己又無法感化他,這些都是動心忍性的真實工夫,並不只是空洞的理論而已。

  所以前面孟子就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一個人要想修養到動心忍性,如果沒有經過種種苦難的磨練,是做不到的。所以聖賢之學,不是輕易可以得來的。

  青年人學佛修道,就想盤腿打坐,以為便能成道當聖人;那不是聖人而是「剩人」,剩下來多餘的人,從人類中揀出來不要的人。連作一個普通的正人都很難夠標準,何況成為那個「聖人」!因為我們在動心忍性之間,對於推己及人,仁民愛物,就像佛家所說的慈、悲、喜、捨等等,而且不但要「仁民」──愛人、對人慈悲,還要愛一切萬物,就像佛家的慈愛眾生一樣,是真正難做到的事。

  動心忍性是道的用,道的體是「盡心知性」。後來佛法進入中國,叫做「明心見性」;到了漢朝以後儒道分家了,道家叫做「修心煉性」。性要鍛煉,等於佛家禪宗所說的「就是這個」,得道是「這個」,跌倒是「這個」,爬起來也是「這個」。「這個」是什麼?說是悟了,就像一塊石頭裡面含有金子,也就是從金礦裡挖出來的石頭,裡面可能有金子。可是幾千億萬年,無數劫以來,金子被泥土裹住了,黃金和泥土混在一起,必須經過一番烈火的鍛煉,才能把光亮的黃金從中取出來,而將泥土──這些習氣,化為灰燼。所以道家說要「修心煉性」,先要修煉,在動心忍性或明心見性之間,不經過修煉是不行的。

  儒家的修煉為「存心養性」,孟子這裡說:「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存的是什麼心?存一個仁心、善良之心,一個純淨無瑕,猶如萬里青天無片雲的天理之心。而養性,把人性原來善良的一面,加以培養、擴大、成長。所以後世儒家闡述,在起心應用上,要做到「親親,仁民,愛物」,這是儒家和佛家各自表述不同的要點。

  ——南公懷瑾先生講述《孟子與盡心篇-盡心·動心·知性·忍性》

  (轉貼自南懷瑾書友會http://blog.sina.com.cn/s/blog_e30d3ba30101dgxp.html)

南懷瑾先生:觀心法門、三際托空

  靜坐的方法很簡單,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都不用,說靜就靜了嘛!這是一個觀念問題。不過雜念妄想的紛擾怎麼辦?現在大家眼睛閉著體會一下,你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可以分三段。注意哦!看自己思想,第一個念頭早已經跑了,未來的念頭還沒有起來嘛!說現在,現在又已經過去了,這個思想是空的,騙你的,這個道理有個名辭,叫做「三際托空」。我講過的《金剛經說什麼》,其中也講這個問題,佛說「過去心不可得」,過去抓不住的,已經過去了;「現在心不可得」,剛說個現在,現在立刻成為過去了;「未來心不可得」,未來還沒有來,還沒有動嘛!這個思想念頭是這樣,三段都空的,因為空,所以能夠起一切的作用,你不要被雜念妄想騙住了。特別注意啊!所謂「三際托空」,這個「托」字,也是假設的連繫辭,並沒有一個托的現象,三際是本空的,要靜就靜了,用這個方法假名「觀心」,自己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前一個念頭早跑掉了,後面沒有起來,你不要去引發嘛!等到念頭一旦起來變成現在,說個現在也沒有了。大家學佛的想求一個空、求一個靜,我說哪裏有個空、有個靜啊?它是本空的,是本靜的,不是你去空它的,你若認識這個,當下就空靈、就寧靜了。越寧靜,越定得久,你身心的健康就越好了。

  但是身體方面哪裏有不對,要找醫生看看,如果自己懂得方法,可以不找醫生,拿呼吸來對治它。如果說這裏痛,在一呼一吸之後,停住呼吸,就注意這裏,那麼內在的呼吸自然會把它打通,這樣可以治病的,但是沒有信心就做不到啦!我看你們都到中年,坐辦公室久了,或看書多了,肩膀發脹動不了,得什麼「五十肩」,又叫「肩凝」的毛病,你們趕快運動吧!至少我現在比你們年紀大很多,身體還算輕靈(師示範肩膀運動)。兩個肩膀經常這樣轉動,兩肩運動時,身體要保持中正不動,左肩向前轉,右肩向後面轉,或者兩肩一起轉,然後頭前後左右慢慢轉動,這樣全身的氣就通了,氣通了,身體就會健康了。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的前言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