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真堪布:通往智慧

  智慧有聞慧、思慧、修慧。對上師所傳講的一切正法的詞義,用心諦聽後,能原原本本地瞭解,這叫聞慧;對所掌握內容的含義、詞句,經過反覆思考、思維,生起定解的時候,就是思慧;通過修持,真正有感受,有體會了,就是修慧。聞慧、思慧、修慧也是有次第的,缺一不可。

  我們雖然掌握了一些理論,但都是鸚鵡學舌,連聞慧都談不上。因為我們並不是真正地瞭解與明白,也不是真正地領會與體悟,所以那些都是佛菩薩的境界,都是佛菩薩的智慧,沒成為自己的。

  智慧有世間的,也有出世間的。佛講人身難得,壽命無常;講六道輪迴都是痛苦,三世因果絲毫不爽;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佛講的這些道理真正有聞慧、思慧、修慧,即真正明白,有體悟。但這種智慧是屬於世間的,只能降伏住煩惱,不能斷除煩惱。要從根本上斷掉煩惱,就要祛除我執,因為我執是煩惱的根。要祛除我執,就要證悟無我。證悟無我與空性,才是真正的智慧。

  智慧是能對治煩惱,對治我執的。我執是把我視為真有、實有,現在要祛除我執,就需要一個與它相反、有牴觸的對治,就是無我。一切法不是實有、真有,真正通過邏輯推理,通過修持,才能真正明白,有甚深的感受和體會的時候,才會遣除我執,才不會視我為真有、實有。去掉了我執,才能斷掉煩惱,沒有煩惱就不會造業,就沒有了輪迴。所以要從根本上解決輪迴,需要有無我和空性的智慧。這都屬於勝義諦菩提心,是通過修持獲得的,不是通過儀軌等方法獲得的。因明、中觀有很多邏輯推理能抉擇無我和空性,但這種證悟是比量,不是現量,是相似的、大概的瞭解,不是真正的瞭解。

  要在相續中真正具有無我和空性的智慧,必須通過修行。怎樣修行呢?在出離心和菩提心的基礎上再去修無我和空性的智慧。我們現在修學四外加行是為了生起出離心,修學五內加行中的皈依和發心是為了生起願行菩提心,在這個基礎上消業積福,通過上師的竅訣,最後才能真正地領悟空性。真正要領悟無我和空性非常困難。但是沒有別的出路,只能按照這個次第修持。

  斷除對世間的貪念,斷除自私自利,在這二者的基礎上再去修行,才能證悟空性。空性不是「沒有」,緣起也不是「有」,它們都遠離了「有」和「沒有」。緣起有,但不是我們所認為的「有」;空性沒有,但也不是我們所認為的「沒有」。不管是緣起還是性空,都已經超越了我們的思想範圍。你想真正領悟,達到那種境界,必須要超越三界,超越世間。若是世間的心、輪迴的心沒有放下,無法能領悟、證得那種境界。

  若是用生活化的語言來解釋緣起性空,就是要放下但不能放棄,要認真但不能執著,要隨緣但不能隨便。但我們領悟不到,一說不執著,就不認真了;一說要認真,就執著了,很難把握!因為我們的思想、境界還沒有超越,沒有遠離八邊戲論,現在我們所思維的都落入到八邊裡。要放下但不能放棄,放下是性空,不放棄是緣起。這些話聽起來很普通、很簡單,但其內容、含義非常深廣。若想真正把握這些,要等你成就的時候,否則是不可能的。什麼時候成就了,什麼時候才能做到放下不放棄。

  緣起性空等,不是我們現在要做到的,那是我們修行的目的,是我們要達到的境界;是目的地,是山頂。我們現在還在山下,應該思維怎樣才能到達山頂。現在我們所學修的九加行就是到達山頂的方法,是到達山頂的階梯。要到達目的地,就要靠這些方法。

  大家要好好觀察自己:有沒有生起出離心?在有出離心的基礎上,再去修願行菩提心。在有願行菩提心的基礎上,再去消業、積福,和上師相應。一步一步來,這是一個修行次第,是成就大圓滿、成就佛果的階梯,是必經之路,有這些成就足夠了,若是沒有這些無法成就佛果。

  佛是智者,學佛就是學智者,修行就是自己要成為智者。佛是具足圓滿智慧的人,學佛就是學做有智慧的人,修行就是要成為有智慧的人。

  一切煩惱、痛苦都是因為無明愚痴,不是因為沒吃、沒穿、沒住,不是因為沒錢、沒權,而是因為沒有智慧。有智慧了,有錢或沒錢都幸福,有錢或沒錢都快樂;有智慧了,在山上或在家裡都幸福,有家或沒家都快樂。對於一個真正的成就者來說,山洞與皇宮沒有區別,天堂與地獄沒有區別。有智慧了,街上的乞丐和寶座上的國王沒有區別,一樣快樂;若是沒有智慧,二者也沒有區別,一樣煩惱、痛苦。

南懷瑾先生側記:一流人才何處去

  南老師從不鼓勵任何人學佛學禪,當然更反對迷信。

  聽起來有些奇怪,南老師不是常常在講佛經嗎?不是常常都在主持禪七修證嗎?為什麼說他不鼓勵呢?

  經過多年的觀察,及南老師講課所透露的訊息,就不難發現其中的奧秘。

  南老師常說,唐宋時代,一流人才都去學佛學禪宗了;現在的時代呢,他半開玩笑地說:

  第一流的人才做生意。

  第二流的人才研究科學。

  第三流的人才搞政治。

  第四流的人才從事文化。

  第五流的人才去學中華文化。

  學中華文化也不成,才學佛。

  當然,這是很痛心的話。他也常說,只有兩種人可能學佛成功,一種是大智慧的人,另一種是下愚而誠敬的人。

  有智慧的人能瞭解掌握佛法的最高意境,以及在宇宙人生中的關鍵點。而下愚誠敬的人不會三心二意,且能信解受持,堅定不移,而終至成功。

  至於一般的人們,說他們沒大智慧吧,也聰明伶俐,得失利益計算得很精,三天沒有進步沒有所獲,就覺上當,又要改弦易轍,就這樣搖擺不定的浮沉著,度過了一生。

  一九七六年春末,有一個從美國來訪的天文博士,指名要跟南老師學禪宗。南老師初次見面,聽他敘述了一些經歷,已在美西日本禪堂學了一些時間了,說完之後,南老師毫不客氣的對他說:「你學禪宗只是找一個棲身之所,大概找不到工作,心中苦悶,就躲到禪門裡頭了……」

  剛說到這裡,只見他眼淚流下來了。南老師的話雖然太尖銳一些,可能是禪宗的棒喝法門,把他的起心動念,內心深處的弱點打出來,認清事實,不必自欺欺人。

  博士到底是有些學養的人,很坦白的承認了這個事實。南老師勸他努力奮鬥,工作可以退而求其次,不必堅持博士的標準待遇。因為美國的工作待遇是以學位分等級的,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公司情願雇用學位較低的人。朱文光博士,在不景氣的年頭,不出示博士學位,只拿出學士頭銜,照樣找到工作。

  這位天文博士後來也就重回社會去工作了。

  這位博士曾在閒談中,告訴我一些物理界的狀況。因為他本來是念物理的,到了博士學位的研究階段,總有一點不能突破,只好轉系。而與物理最接近的就是天文,後來得到了天文博士學位。

  他說,社會上敬仰的是得到諾貝爾獎的人士,當然他們研究得到證實是了不起,但物理界的業內人士,更佩服的是吳健雄女士。吳氏在五十年代已被科學家公認是最傑出的實驗物理學家;六十年代她的「向量流守恆」定律,更開啟了二十年間物理研究的先河。這又是題外的話了。

  回頭再說南老師不鼓勵人學佛這件事。臺灣許多大學都有佛學社,愛好學佛的同學們,自己結社共同研究。有些社團也邀請南老師前去講演。

  南老師平時就常說,最看不慣有些佛學社的學生,見人就雙手合十,平時動輒垂眉閉目,滿口佛話,一臉佛相,全身佛氣,沒有一個天機活潑的青年樣子。學佛首先要學做人,不可裝出個惹人討厭的模樣。

  如果有人說要學佛,學禪宗,南老師必定說:「你學這個幹什麼呢?這是拿一生做實驗的事,划不來,還是做個平常的人吧!」

  或者會說:「真正想要學佛,第一步先把人做好,人格好了,才能談學佛……」

  由此可見,南老師講經說法只有下面幾個原因:

  一個原因是:那個時代,社會上宗教文化正確見解的不多,他不能不起而樹立正確知見。決不是喜歡宣傳任何宗教。

  南老師也時常說,他很同情出家人,出家人為了要學佛,要了生死才捨棄了父母家庭,剃度出家。但由於種種原因,受環境的限制,出家後反而無法學習,只是過著出家的生活而已。所以說很同情他們的處境。現在形勢使然,為這些努力的出家人上課,也是一樁好因緣。

  這使我想到一件事,與此類似,從前常開車外出郊遊,有一個美國朋友,只要他參加,必定搶著開車。我以為他喜歡駕駛,豈知他說:「最不喜歡開車,搶著開車是因為不放心別人的駕駛罷了。」

  許多人的作法,不是喜不喜歡,而是出於自己的責任感問題。

  另一個老師講經說法的原因是:如果座中有個大智慧的人,在認真修學,希望不辜負了他。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促使南老師常講禪宗的是:禪宗這一門,一般學者涉入較少,為使其不斷層故,不能不加重視。

  其實,南老師最鼓勵並推崇的,是學習儒家積極入世的腳踏實地作風,先做好一個人,把社會建立好,才是第一重要。如果一個社會多數人去學仙學道,就是亡國崩潰的開始,史有明鑒,不可不慎。這也是他苦口婆心多年來一貫的教化路線。

  近年來,臺灣的宗教以及似是而非的宗教,充斥著各地。假借宗教之名行騙的,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規矩的仍佔少數。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二日,中研院院士李亦園曾發表專題演講,指出臺灣目前宗教發展亂象頻生,連部分正信宗教也有迎合現實及功利化的趨勢。他也呼籲知識分子應扮演「現代儒家」、「新儒家」的角色,在宗教的「認知」功能上發揮作用,創造能使人民信服的終極關懷理念,建立工商社會適用的道德倫理觀。李院士此言,頗受各界的重視。

  (節自劉雨虹女士《禪門內外:南懷瑾先生側記》)

達真堪布:化解身邊的冤親債主

  有人說,「不能在家裡做火施。如果把這些鬼神招來了,不回去怎麼辦?」一提到鬼神、惡魔,我們就覺得很嚇人,很恐怖。其實這些鬼神惡魔真來向你討債,還是 很困難的。若是機緣不成熟,他們根本無法對你下手。也許真正向你討債的,正是你身邊最疼愛、最喜歡,心裡最掛念的這些人。他們向你討債的機緣也正是到了。

  那現在怎麼辦?你生氣沒有用,埋怨也沒有用,解決不了問題。這個時候就要通過做火施,發慈悲心,自己觀想為觀世音菩薩,想拔除他們的痛苦,給予他們安樂。 其實這才是自己的冤家債主,他們正在向你討債,在傷害你。這都是自己過去世中欠的,現在就要還了,不但不嗔恨、不埋怨,還覺得這是還債、消業的機會,不能 錯過。這個時候若是再去嗔恨、埋怨他,又跟他結上惡緣,然後將來還要遭受果報。這樣一想,也許心裡就更歡喜,更高興了。「哎呦,太好了,機會來了,我現在 就要把握了。」什麼叫把握當下?這就是。這個時候你若是能把握住,能轉變心態,這樣去面對這個眾生的話,當下你就解脫了。你債還了,業消了,跟他結的是善 緣,種的是善根,將來就是善果了,只有安樂,只有福報。我們每天做火施,也是要提起正念,讓自己相續當中的這些正念增長。

  其實不光是我們做火施的時候應該這樣想,平時更要這樣想,可以把火施落實到生活工作當中去。這些同事也好,家人也好,形象上也許挺可愛,但是他們也許就是冤親債主。你在跟他們接觸的過程中,就可以了緣、了債,可以消業。

  冤親債主也有我們看不到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可以看到的。其實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華智仁波切有一個火施儀軌,那裡面講,什麼是真正的冤親債主呢?比如你給 他東西,這次給了,下次還要,不給就不高興,甚至會來傷害你,這就是你真正的冤親債主。但是我們認識不到。其實我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人。為他付出了,這次 給他付出,下次還要為他付出,若是不去付出的話,他一定會生氣,甚至會傷害你。這些就是冤親債主。我們跟他們接觸、為他們佈施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要有慈悲 心,有慈悲心才能感化這些眾生的心靈,才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