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真堪布:從善因通向善果

  當我們身體生病,疼痛難忍時,心不能著急。首先你要知道,這是自己的因果,肯定是因為自己曾經殺生,所以才要感受的短命多病的果報。你能相信這個道理,然後如理如法地去懺悔殺生的惡業,這樣才能消掉往昔所做的惡業。業消掉了,果自然就沒有了,身體的病痛也能消除。其次,你若想健康長壽,就去愛護自他的生命,多放生,這樣你可以得到健康長壽的果報,這就是轉變因果。

  很多人都想賺錢,想發財,但始終不能如願以償,總是那麼貧窮,這肯定是前世做過偷盜的惡業,因為偷盜的果報是貧窮。命中有財,才能發財;命中沒有財,總追求錢財,做發財的夢,沒有用!你要相信因果,要誠心懺悔,這樣才能消除偷盜的惡業,消除貧苦的果報。你若想發財,就不求回報地多付出,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單位,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不管是錢財還是智慧。佛法裡講的三種布施——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都是去付出,這樣你才會財源滾滾。

  現在很多人總是在消耗福報,不會積累福報。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單位,我們都要修福報、珍惜福報、積累福報,不能消耗福報。不管是在道場,還是在其它任何地方,你若覺得這是他人的、大家的、國家的,然後就不珍惜,隨便亂花亂用,這實際上是最消耗福報的。你能夠得到或使用這些資財,也是你自己的福報,否則你也不會有這個機會。

  在家裡也是,不能總想佔別人的便宜。覺得一切都自己說了算,什麼事也不做,好像很有福報似的。其實,這才是真正的消耗福報。你讓他做事,這是你正在欠他,總有一天你要成千上萬倍地還啊!你若相信因果,你就應該沒有要求地多付出,自己盡心盡力地去做。有的人也能多做,但是心裡卻總是在埋怨別人,你這樣就不是出於真心,這也是在造業。只有心甘情願地付出,才能消業積福。

  現在很多人總想說服別人,改變別人,但說話卻沒人聽,沒人相信,沒有威信,這是說妄語的果報。很多人愛說話,卻沒有威力,造很多口業,這都是前世說綺語的果報。還有現在不管是夫妻之間,母子之間,還是朋友之間,總有說長道短的現象,總有障礙,這是前世說離間語的果報。這些都是因果,你想改變這種狀況,就要多多地懺悔,真心改過,然後多說諦實話,多說悅耳語,多念誦經咒,別再說謊話,別再欺騙別人,這樣才能轉變因果,才能解決問題,才能解脫。

  很多人都在造業,越來越自私,都不願付出,總想佔便宜,總想得到一些好處和利益,互相之間沒有真心誠意。如果得不到利益,就不去關心對方了。只知道自己的感受,根本不去考慮別人的感受,人心壞就壞在這裡。很多夫妻之間總是不和睦,離也離不了,過也過不下去,總是天天吵吵鬧鬧的,互不關心,沒有真正的感情,這個問題特別普遍。其實這都是因果,前世肯定是做過邪淫的惡業,邪淫的果報就是夫妻之間不和睦,彼此成為冤家,互相傷害,哪怕是做錯了一件事,看錯了一眼,心裡就不舒服。這就是因果。今天去這裡求,明天跑那裡去算,都解決不了問題,一定要從內心裡懺悔,然後要多受持戒律,這樣才能改變現狀,夫妻才能和睦相處。

  我們真正開悟證悟以後,有修行,有很高的成就了,那時我們才能做到不受因果,可以超越因果。之前,我們要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因果,然後去轉變因果。佛法裡有特別明確而又正確的方法,只要加以對照與對治,一定能管用。

劉雨虹女士:單傳長子的絕技

  在講《道家密宗與中醫醫理》的課堂上,曾講到人體氣脈的問題。南老師說:他聽說安徽省有一個村落,有人會點「死穴」,又會點「活穴」,這是中國道家的大學問。但是祖傳習俗上的不合理制度,這種絕技如果仍是只傳長子,不外傳他人,早晚這個絕技會滅絕的,實在可惜。

  南老師在課堂上說這件事不止一次,沒想到,身懷這個絕技的人,正坐在聽眾之中。

  他就是張嘉先生(字逸仙),他文才高,武功又強,是個文武雙全的人物。但他具有一個斯文俊秀的外表,那時他已快七十歲了,仍是一個白面書生的模樣。後來南老師常開他的玩笑,說如果哪家千金徵婚拋彩球的話,一定會拋給他。

  有一天,上課前他走進南老師的辦公室,我們也跟進去了。他說,再三聽到南老師講,不應該把絕技保密,應公諸於大眾,他心中掙扎了好多天,覺得有理。但父親早已過世,當時說明只傳他這個長子,連親弟弟都沒有傳,現在他怎麼能公開呢?所以心中矛盾極了。他日思夜想,昨晚忽然夢見父親來了,對他指一指那個穴道,又點點頭。他醒來後感覺父親已點頭同意他公開這個絕技了,心中愉快,並希望南老師給他一些時間,在課堂上示範,向大家公開。

  我們都無比的興奮,要學這個絕技。據張嘉先生說,清朝時候,家鄉有武功的人,常互相爭鬥,當與對方對打時,點了對方「死穴」,但對方不會立刻死去,要過一個月才會死,那樣在法律上就沒有罪了。另一種「活穴」,是當一個人忽然氣絕,在活穴處下去,可起死回生,張先生自己在臺灣也救過鄰居的孩子。

  點「死穴」大家不必要學,就學起死回生的點「活穴」吧!

  張先生先表演了倒立,只用大指和食指支撐著倒立,有了這個功夫,他手指的力量才有資格點穴,才能在活穴處令人起死回生。

  接著有人志願做示範對象,那個穴道是大腿窩三角肌內,類似手上虎口的位置,張嘉先生大姆指食指夾住那個地方,用力一彈(突然一抖)就行了。

  大家知道了,但是施功的程度大有不同,如果不會兩個手指拿倒立的話,功效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我曾請張先生在我身上實驗一下,以體會那個力道。被他彈拉一下後,我整天都覺精氣神上升,非常舒暢,相信是氣脈流通在起作用,一定會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張嘉先生精通達摩「易筋經」,武術彈腿,後來就在協會開班,傳授給年輕朋友。

  一九七七年初,他應邀到美國教拳去了。也是與兒子一家相聚。一九七八年末,他因消化不良,身體檢查,說是癌症,到紐約開刀。人到了美國這個所謂科學的國度,一旦看了醫生,生命由醫生作主,自己的意願被科學踐踏,完全不能自主了。開刀的前夜,他寫給我與行廉姐的信中說:如果開刀未能醒過來,這封信就是告別的遺書。

  當我們收到信時,他已去世了,是手術中過去的。可能這就是他的願望吧!實在可惜。而更可惜的,是他的起死回生絕活,雖然公開了,但是究竟是否真有人學會,不得而知。

  南老師得知張嘉在美病逝,十分悲痛,賦詩悼念:

  〈聞張嘉逸仙國大秘書在美逝世訊〉

  去國原知萬事空,凡人歌哭九洲同。
  多才已自為身累,腸斷蒼溟魂夢中。

  再想到中國醫藥傳統中,還有數不清的絕活,是否都能像張嘉先生一樣大公無私的公開呢?南老師不斷的在呼籲,要文化流傳,中國人不能再私有了,應該統統公諸於世,造福人類才對。

  (節自劉雨虹女士《禪門內外:南懷瑾先生側記》)

南懷瑾先生講古:採日月精華的奇人

  所以我一生學佛,學密學禪,我沒有秘密的。只要那個人肯學,我沒有不肯教的。如果保守秘密,留一手給自己啊,那就自私了;我沒有,我所知道的一定告訴你。所以回想我一輩子出來,從十二歲起到現在,開始練武功也好,做什麼也好,都是師父找我,我都用不著找他;常遇到人說,我這個要傳給你呀,我說,師父啊!我不要,我已經沒有精神學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教給你。我常常接受了很多東西,這就叫法緣。人生怎麼有這個法緣?講因果道理,是多生累劫自己肯布施出去,法緣自然就好,良好的因緣就來找你了。

  譬如我們講一個笑話,這一講都耽擱時間,但是不該那麼想,講出來讓你們知道也好。當年一九四九年,就是國民黨被趕到台灣的時候,你們這裡頭恐怕還沒有一個六十歲的吧?譚教授你有資格,好。我到了台灣以後,有個台灣人忽然來找我,說他是宜蘭人,在宜蘭山裡頭有很多神仙,學道家、學佛,工夫很好的,都住在宜蘭山上。真的哦!有一首古詩我講給你們聽:

  三十三天天重天,白雲裡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

  這首詩,我八歲的時候描紅寫來的,不曉得這首詩出在哪裡,也不曉得誰作的。結果到了台灣以後,據說這首詩刻在宜蘭山頂一塊大岩石上,不曉得哪一個神仙刻上的。因為相傳在唐朝,道家的神仙,八仙過海,已經有人到台灣了,在那裡寫了這首詩,所以對宜蘭很有印象。

  那個人國語也講不清楚,一半國語一半台灣話,我也是三分之一台灣話,加國語,就問他:「你找我有什麼事?」

  他說:「我找你學佛啊!」

  我說:「你怎麼曉得我呢?我初到台灣,跟大家言語不通,也沒有名氣。」

  他說:「你有啊,關公叫我來找你的。」

  我說:「哎喲,奇怪了,怎麼關公叫你來找我?」我看那個樣子很怪,眼睛很亮,像兩個電燈泡一樣。「你學道家的吧?」他回答:「不錯啊!」我說:「你煉採陰補陽的啊?」「對啦!我採日月精華的。」

  他修道家的,每天看太陽,太陽一出海以後,兩個眼睛盯著太陽看,採日的光。這樣眼睛張開看,你們看過吧?不過你要曉得,修道家這個法門,是有為法,萬一將來有徒弟問到,你都要懂。不過我也問他,你天天看嗎?天天採嗎?他說採日的精華,是陰曆初一初二初三,這三天採,平常有另外的方法。採月亮的是十四十五十六,在山頂採。譬如狐狸這些動物,夜裡月亮出來,會盯著月亮看,那些動物在採陰,採月亮的精華到身上。

  我問他搞了幾年了,他說十幾年。問他師父是誰,他說是關公。沒有老師,他就拜關公,就曉得什麼法門可以學,什麼不可以學。問他關公怎麼答覆,他說筊杯。台灣閩南話叫「筊杯」,用兩個木片子合起來,鏗噹鏗啷一搖,我們求籤詩,求來也要筊杯問過,如果一陰一陽,就對了;兩個都是陽的不對;兩個都是陰的也不對。

  他說:「我就向關公求,問這個法對不對,不對我就不修,最後關公叫我來找你。」他就叫我師父,我說我不是師父,那就叫先生,他說那沒有意思。我說:「你叫老師吧,隨便叫啊。你不是我學生哦,我也不做老師的。」

  「老師老師!結果我看了三年,後來不對了,兩個眼睛掉出來了!」我說:「眼睛掉出來怎麼辦?」你看這個人,無師自通。他說:「掉出來就掉出來!」眼球掉到眼眶外面來了,多可怕啊!「我沒有嚇住哦,不對我就筊杯,問師父關公,我還練下去嗎?關公說練下去,所以我再練,三個月以後眼睛回去了,腦子眼睛就不同了。」哎呀,我一聽,心裡很想向他磕頭,這種決心我們做不到,他一身功夫。他說:「我想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就問關公,關公叫我睡覺,夢中告訴我。」你看他們的對話,都是這一套。

  「結果夢中關公指出這條路教我怎麼走,我一看是基隆,轉了一個山頭,他說這個地方,有一個穿藍色長袍的大陸人,那是你的師父,你去找他。所以我來找你,我找得好苦啊!才把你找到。」然後他打開黃布包袱,裡頭包了一大捆書。我問他是什麼書?他說:「我本來有個師父,是湖南人,有道的。他到台灣來,被日本人抓了關起來,說他是國民政府的特務,其實他不是,他是來找徒弟弘法的。大陸人話又不通,我就很可憐他,送飯給他,照顧他。原來他有道!他說:我跟你有緣,我活不了半年了,日本人會殺了我。我找徒弟也找不到,這兩套書你幫我收著,將來有一個大陸來的人,你交給他,這個人是你有緣的師父。」

  越講越神奇了,打開包袱一看《來注易經圖解》,是明朝很有名的大學者來知德的著作,懂得陰陽五行八卦。這本書外面很少,後來我就把他印出來了。第二本書奇怪了,是祝由科的醫書。這個「祝由科」你們聽不懂,是中國幾千年的文化。這叫符籙派,畫符念咒的,後來湖南郴州一帶還有。以前的人生病不用藥的,譬如長一個瘡,他一來「嗡……」,念一下咒子,在你身上一畫,手把你的瘡一抓,「啪」,就丟在門上,你身上瘡就沒有了,那個門上就起火了,流膿流血。這是古代的醫,所以叫巫醫,同巫術配合在一起的。五千年文化,在黃帝的時候,這一門的醫術叫「祝由科」,印度中國都有。那一本是另外一本抄本。

  我打開一看,祝由科!原本以為世界上這本書絕版了,原來還有啊!我說:「你會嗎?」「不會啊,他又沒有傳給我。我一直保留著,日本人搜查,經過好大的痛苦,保留到現在,關公叫我找師父,現在找到您,我交給您了。」

  我說:「你交給我也沒有用,我也不會,也找不到傳人,我將來傳給誰呢?」

  他說:「那我不管,關公叫我交給您,就交給您。那個師父死以前也說,將來有個師父會教我。」

  所以我一生見過奇奇怪怪的這些人太多了,這是在台灣的故事,你們都沒有聽到過。所以你們學佛,學大乘道,要先行布施。什麼都不要保留秘密,只要真理,凡是對人有利的,就要教給人。布施分兩種,一個財布施,一個法布施;像我一輩子做的法布施,智慧的施捨,沒有秘密,你要學什麼,我知道的就告訴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叫法布施。

  其實布施分三種,財布施、法布施,還有一種是無畏布施。什麼叫無畏布施?(僧甲細聲答)你這個小孩,你聲音大一點嘛!(僧甲:在恐怖的時候,給他精神的幫助嘛!)對,精神的支持人家。我常常告訴大家,學佛有時候說謊是無畏布施。譬如這個人有困難了,「老師啊,老兄啊,你看我過得了關嘛?」「沒有問題,一定過得了關,我支持你。」你支持個什麼啊!自己也顧不了。可是你這麼幾句話,給他精神一鼓勵,就過去了。譬如有一個想自殺的,你勸他不要自殺,這個事情一定解決得了,不要怕喔。這不是亂吹自己有什麼本事解決人家的問題,而是你給他精神的無所畏懼。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吳信如居士講述「緣起性空」

  為了說明這個大中觀的問題呀,我不得不重複講一下我們佛教關於「緣起性空」的基本道理。

  我們先提個問吧:宇宙萬事萬物,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東西,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我們的課堂、課堂裡的學者,等等,究竟是哪裡來的?萬事萬物哪裡來的?這包括宇宙的起源、地球的起源、生命的起源、人類的起源等等。說人是猴子變的,猴子又是哪裡來的?說宇宙大爆炸時形成了星球,那麼大爆炸又是哪裡來的?所以說萬事萬物是從哪裡來的,哲學研究這個問題,科學也研究這個問題,古時候研究這個問題,現在也研究這個問題,古今中外,哲學科學都要研究回答這問題——萬事萬物從哪裡來的。

  我們綜合古今中外哲學科學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不外乎兩種:一種回答說萬事萬物都是由一種最簡單最基本的東西構成的。古時候說是水、是火、是氣,現在說是分子,分子裡有原子,原子裡又有原子核、中子、質子,許多基本粒子,現在研究到了夸克層的頂部,這是一種說法,就是說世界萬物都是由一種最簡單最基本的物質構成的。

  另外一種說法,是說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形成了萬事萬物。比如,古時候基督教、天主教說這是上帝造的,古印度的婆羅門教說這是大梵天造的,伊斯蘭教講是真主安排的,我們中國的道家講天法道、道法自然,我們現在也說,這是一種規律,自然法則,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這兩種說法,不論是基本物質構成說,還是超自然的力量決定說,都有他一定的道理,有他的合理成份,但是這兩種說法從佛法來看,都不正確,都帶有很大的片面性。

  萬事萬物是哪裡來的,這個問題怎麼回答呀?佛法認為萬事萬物都沒有一個第一因,因此你問這個萬事萬物是從哪裡來的,佛法的回答是:沒有個來的!沒有來的,他這樣回答。因為它不生哪,所以它沒有來的呀,不來不去,不生不滅啊。從時間上來講,時間沒有起源,你說時間從哪裡開始呀?盤古開天地,盤古開天地之前呢,誰又開天地呀?沒有個來源,時間是無始啊。沒有開始,它就沒有終了,所以時間是無始無終。空間也是一樣,空間是無邊無際的,它沒有第一因哪,你說這裡是東邊,那東邊的東邊呢?所以空間是無邊無際的。

  你看看,時間無始無終,無始,它就不生嘛,要有開始它就生起來了;無終它就不滅嘛,所以講不生不滅嘛。因為時間無始無終,空間無邊無際,這樣在時間空間裡活動的萬事萬物,才能無窮無盡,生生不息。正因為無生,才能夠生生不已,不然的話,有個開始,有個終了,這個事物就有限了,就不是生生不息了。所以講沒有個來源,沒有個開始。

  比如講有最簡單最基本的物質,現在研究到夸克頂部了,那夸克頂部是哪裡來的呀?科學還要研究比夸克更基本的粒子出來,那個更基本的粒子又是那裡來的呀?你打破沙鍋也問不到底。

  你說是上帝造的,上帝是哪裡來的呀?你找個造上帝的東西出來,那個造上帝出來的東西又是哪裡來的呀?所以要看到這個無生的道理。萬事萬物從哪裡來的,佛家的回答是:本不生。就是無生,沒有來的。

  你說好,我承認你講的無生,承認你講的萬事萬物沒有第一因,是本不生,但是我現在還是要問一下,我這個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我這個課堂、我這些學者,都擺在你面前,這是客觀存在,我不講它的第一因,不講它的來源,但它為什麼會存在,為什麼會在這裡呢?請回答這個問題。佛教怎麼回答呢,你問這些東西為什麼會存在呀,我告訴你:本來有。原來就有的。你說,咦?我問這些東西怎麼產生的,你說本不生;我問這些東西為什麼會有的,你說本來有;那麼佛法還講不講生和有呢?那麼我告訴你:佛法講生講有,是講因緣而生,是講因緣而有。

  怎麼會有的?是在一定的條件下才產生的、才有的,這個一定的條件就是緣,緣生則生,緣滅則滅。萬事萬物是怎麼來的呀,都是在一定的條件下,都是因緣而產生的、而有的。你這個日月星辰哪、山河大地呀、課堂學校呀、莘莘學子啊,都是在一定的條件下才能客觀存在。比如說我手上拿的這個鋁製的杯子,它是哪裡來的,怎麼會有的?它一定要有原材料,要有工廠、工人以及生產工藝等等,這些條件具備了,杯子就產生了,這些條件缺一個,這個杯子都產生不了,所以事物都是由緣產生的。當然這個緣有親有疏。

  佛教分析這個緣,詳細講有二十四個緣,概括地講有四緣,這裡就不說了。總而言之,萬事萬物因緣而生,此有則彼有,此無則彼無,條件具備了,事物就產生了,條件缺少了,這個事物也就消滅了。

  既然萬事萬物都是緣生的,那萬事萬物必然具備三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凡是因緣而生的事物,包括我們人在內,它都是無自性的,就是這個事物它不可能脫離條件而獨立自主地存在。上面舉了杯子的例子,其實我們人也是,人的出生有父母的條件,還有社會、家庭、環境的種種條件,離開了這些條件我們也不可能存在。離不開緣,就叫無自性,緣生的事物都是無自性的,無自性也叫無我。

  佛教把萬事萬物稱為「法」,所以叫「諸法無我」。這是第一個特
點。

  第二個特點,凡是緣生的事物,它一定是不停地運動變化著的,條件也都在運動變化,都在生、住、異、滅之中嘛,所以任何事物都剎那不停地變化,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事物沒有永恆性,佛教也有句話叫「諸行無常」。

  第三個特點,緣生的事物按照自身條件的規律而有所歸宿,這叫「寂滅性」。比如水流下、火炎上呀,雲從龍、風從虎啊。因為佛教認為佛的涅槃是人的最好歸宿,所以這個特點也叫「涅槃寂靜」。

  凡是緣生的事物必然存在這三個特點:無我、無常、寂滅。佛教把這三個特點叫做「三法印」,合乎這三條的是佛法,否則不是佛法。小乘常講「三法印」,後來到了龍樹菩薩手裡把三法印給它一歸納,就是一個「空」;萬事萬物因緣而生,但是它無我、無常、寂滅,就是空,叫做「緣起性空」。

  這裡講的「空」,不是空空洞洞什麼都沒有的空,那種空叫斷滅空,不是佛教講的空。佛教講空,不是先有後無的斷滅空,也不是此有彼無的物外空,而是當體即空,《心經》上講的,色即是空,因為緣起的東西沒有自性,所以叫「緣起性空」。

  這個龍樹菩薩真是了不起的大菩薩,這個「緣起性空」一講,不管後來宗派法義怎麼演變,沒有不講緣起的,沒有不講性空的,所以「緣起性空」可以概括為佛教的基本教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