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解《朱子治家格言》

  我告訴大家《朱子(柏廬)治家格言》這篇文章。我告訴你這一篇之重要,像我是八歲起就會背了,不只我會背哦,我們那個時候讀書,一個家庭的孩子,不背這篇文章不行的。

  還有呢,你看我們那個時候的人格教育,家裡書房裡貼了一張紙,畫了線條,有一百個框框,有些是三十個框框,一張一張放在上面,叫什麼?「功過格」。每天自己讀完書了,爸爸坐在後面說:想一想,有沒有錯?自己想想:有,拿起黑筆來在框框裡點個黑點。有什麼好事嗎?有,某某人沒有橘子吃,我送一個橘子給他,在框裡點個紅點,算一件好事。每天的思想行為,好的點紅的,壞的點黑的,給自己看,這個叫功過格,我們是這樣來的。

  《朱子治家格言》影響中國三百多年到現在,全中國老百姓都受到影響。我可以說,滿清統治了四萬萬中國人近三百年,靠什麼?靠這一篇,大家沒有發現。這一篇文章是什麼人做的?明末的朱柏廬。請問他是人民大學還是北大畢業的?還是復旦?或是上海還是蘇州哪個中學的?什麼都不是,他是「諸生」,諸生是什麼?一般的讀書人。他因為滿清入關了,父親也死了,不願意做亡國奴,所以不出來,在家裡好好做學問。可是呢,滿清也沒有利用他,中國人自己接受流傳了他這篇文章。

  你們看:「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我今年九十了,受這個教育的影響多大,你問他們,他們幾個同學跟著我的,每天晚上我自己親自轉一圈,窗戶關好了沒有?門有沒有鎖好?變成習慣了,不去看不放心。這是當年八九歲時候受的教育,「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口飯不容易吃的啊!

  「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要曉得節省,不是消費刺激生產!

  「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作人做事,事先準備好,不要口乾了才掘井汲水。

  「自奉必須簡約,宴客切勿流連」,財物的運用,對自己儘量地節省。這些愛唱卡拉OK的朋友,會喝酒的,一天白蘭地喝七八瓶的,這些朋友們少來,「切勿流連」,可以招呼,不能流連太過了。

  「器具質而潔,瓦缶勝金玉」,家裡用的東西不要太講究,好用、乾淨就是了。

  「飲食約而精,園蔬勝珍饈」,粗茶淡飯比什麼都好。

  「勿營華屋,勿謀良田」,不要說房子住得怎麼樣奢華,五星級飯店什麼的,不必要。

  「三姑六婆,實淫盜之媒」,有些囉唆的婦女們,不要多來往,包括像些尼姑、道姑、修女,什麼做媒、算命的,巫婆神漢啊,像老鴇、走街串巷賣藥的、接生的、還有人販子,這些人不要來往,是非多。

  「婢美妾嬌,非閨房之福」,小秘啊,什麼外室啊、情人啊,越漂亮越糟糕,非閨房之福,非離婚不可。

  「童僕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豔妝」,男傭人不要用漂亮的,怕太太們、小姐們靠不住。老婆、女傭人不要打扮得太漂亮了,等於海航陳峰說的,老師啊,我總公司辦公室沒有一個女的。因為不漂亮的不喜歡,用漂亮的又靠不住,所以我不用。我說對。

  「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居身務期簡樸,教子要有義方」,「居身」指自己本身,儘量地節省、樸實,不要浮華。對兒孫的教育要有方法,按孩子天生的稟賦、興趣方向幫助他,但是要有分寸的。我說現在的家長都錯了,把自己達不到的目的加在孩子身上,這是錯誤的,不懂「義方」。

  「勿貪意外之財,莫飲過量之酒」,不要貪心,不勞而獲大多不是好事。酒並不是叫你不要喝,是不要過量。

  「與肩挑貿易,毋佔便宜」,小販賣東西,挑擔到門口,不要貪便宜斤斤計較了,人家沒有本事做老闆,做小販就要賺錢。你說他騙我,就算騙,給他騙一下,他要回去養家嘛!

  「見窮苦親鄰,須多溫恤。刻薄成家,理無久享」,做人要厚道,多幫忙人家,尤其你們做大老闆,對你的職員刻薄,不會成功的,「理無久享」,會受報應的。

  「倫常乖舛,立見消亡」,比如對父母不孝順,很快就垮了。

  「兄弟叔侄,須分多潤寡」,要招呼兄弟姊妹,相互幫忙。

  「長幼內外,宜法肅辭嚴」,我是這樣唸哦!當年我讀書的時候朗誦的哦!是背的啊!

  「聽婦言,乖骨肉,豈是丈夫」,聽太太的話,對父母、兄弟不起,不算男人。翻過來,太太們聽男人的話這樣做,也不算女英雄。

  「重貲財,薄父母,不成人子」,只看錢,不曉得孝順父母,他說那不算是人。

  「嫁女擇嘉婿,毋索重聘」,嫁女兒,就看對方男孩子好不好,不要看人家有沒有錢。

  「娶媳求淑女,勿計厚奩」,討一個媳婦,不要希望她娘家陪嫁多,要看女孩子好不好。

  「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最可恥」,看到人家做官,有地位,有錢的,馬屁拍得很響。
我當年在台灣的時候,聽到一個華僑回來,人家叫我去跟他見個面,我說幹什麼?人家說僑領耶!我就笑,什麼僑領啊?華僑領袖。我說你怎麼知道?回來的都是僑褲襠,不是僑領。華僑有錢的不肯回來,誰都怕回來,嫌麻煩,叫那個跑腿的不相干的,你去吧!回來以後叫僑領,實際上都是僑褲襠。那麼有一次,人家請一個僑領回來,年紀大了,這個老頭子坐在上面,一邊吃飯一邊放屁,很失禮。旁邊的人,還是外交官:嗯!沒有味道,沒有臭味。這個老頭子僑領很不高興,因為他的觀念啊,老年人放屁沒有味道就快死了。他聽外交官那麼講很不高興。這個外交官懂了,過一陣子說:嗯!現在有一點味道了。「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拍馬屁,最可恥。

  「遇貧窮而做驕態者,賤莫甚」,看到人家窮,看不起人,自己太下賤了。

  「居家戒爭訟,訟則終凶」,最好不要打官司,打官司兩方面都沒有好處。

  「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少講話。

  「勿恃勢力而凌逼孤寡,毋貪口腹而恣殺牲禽」,不要認為自己有錢,有地位,有勢力,欺負弱者。不要因為自己好吃,隨便殺生。

  「乖僻自是,悔誤必多」,個性太孤僻,或者太自以為是,你後悔和失誤一定多。

  「頹隳自甘,家道難成。狎暱惡少,久必受其累」,意志消沉,自甘墮落,等於敗家。不要交那些年輕的太保、小混混,現在卡拉OK裡,上海、北京特別多,必然受他們拖累。

  「屈志老成,急則可相依」,多跟人格成熟、品行可靠的人往來,幫忙你成長,急難的時候可靠。多和老年人往來,可以學很多經驗學問,當然要好的老年人,像我們這些老年人最好不要往來。(眾笑)

  「輕聽發言,安知非人之譖愬,當忍耐三思」,隨便聽人家告訴你,哎喲!朱校長啊,李小姐講你不好。那是人家在挑撥你啊!所以不要隨便聽。

  「因事相爭,焉知非我之不是」!因為事情與人發生矛盾,不一定是別人的錯,首先要反省自己不對的地方。

  「施惠勿念,受恩莫忘」,這兩句話對我一生影響很深,都是佛家、儒家、道家的精神,幫忙了人家,好處給了人家,心裡記都不要記,要丟掉。「受恩」,得人家一點好處,要永遠記住。

  「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嫉心」,作人做事要留餘地,好事、便宜不要多佔,多佔會有麻煩的,所謂「知足者富」。妒嫉別人有好事,看到這個人汽車比你好,哼!算什麼?就是妒嫉心。女的這個事情很多,對面看到個女人穿漂亮的衣服走過來,哼!就是妒嫉心,意思說,你算什麼?這容易,我等一下買一件給你看。

  「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別人倒霉了,你心裡高興,好啊!這就錯了。

  「善欲人見,不是真善」,做了好事,希望別人知道,可見動機不純善,不過好事壞事也很難講。

  「惡恐人知,便是大惡」,如果做了壞事很怕人家知道,這才可怕。

  「見色而起淫心,報在妻女」,講男孩子,女孩子也差不多,果報會應在親人身上。

  「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對人家心裡不服氣,暗箭傷人,偷偷地整人家,後代會受報應。

  「家門和順,雖饔飧不繼,亦有餘歡」,一家團聚在一起和和順順的,就算沒有飯吃也是高興的。

  「國課早完,即囊橐無餘,自得至樂」,國家要稅,趕快繳,不要欠稅逃稅了,一逃稅最後受不了啊!連繳稅他都幫忙,哈!所以康熙皇帝怎麼會不提倡這個格言呢!儘管去讀吧!

  最後他告訴我們「讀書志在聖賢」,讀書不是為了拿高薪,而是求學問,是以聖賢為榜樣和最高目標,並不是求聖賢的名,或者裝做道貌岸然的樣子。讀書不一定做官,萬一不幸而出來做官,則「為官心存君國」,既然出來做公務員,就要對老百姓負責,對社會國家負責。

  「安分守命,順時聽天。為人若此,庶乎近焉」,知道自己的本分,也懂得時間和形勢,盡本分之後聽天命,做人做到這樣,他說這才像一個人了。

  這一篇文章是江蘇昆山人作的,影響中國這三四百年。你看中國知識分子讀的《古文觀止》、《千家詩》、《幼學瓊林》、「三百千千」,不是人民大學哪位教授,還是哪個博士編的,沒有。所以我說,你看中國幾千年文化,政府沒有花什麼錢,都是老百姓自己培養子弟出來,影響一個國家,影響整個時代。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國學與中國文化〉》

南懷瑾先生:龍樹菩薩的故事

  差不多佛過後兩三百年時(有說六七百年),如果勉強講,應該在秦始皇這個時候,出來了龍樹菩薩。

  這位菩薩是更奇怪的人了,年輕聰明,畫符念咒,什麼武功都會,文武全才,學會了印度一切外道的本事。最後他和幾個同學練成了隱身法,肉體走進來你看不見的。他智慧很高,本事很大,很傲慢,學會了隱身法以後,怎麼玩?到哪裡去玩?隱身到皇宮裡去玩吧!於是四個人進皇宮,把宮女的肚子都搞大了,是這樣的玩法。

  皇帝氣極了,什麼人搞的?全國嚴查,誰敢進皇宮來,把宮女肚子搞大了?找不到人,奇怪!旁邊的大臣說,一定是那些學會妖怪本事的人幹的。印度這些奇奇怪怪神秘的人很多。皇帝下命令秘密的搜查,一夜當中全國搜查,拿刀劍到處亂刺亂殺,只有皇帝坐的一丈以內不能殺進來。大概搞了一天一夜吧,那三個同學被殺死了,一殺死就現形了。而龍樹菩薩呢,看到這個情形,急了,他聰明,趴在皇帝的椅子下面,這一丈以內殺不到。然後在那裡懺悔,他禱告釋迦牟尼佛,佛啊!你是大聖人,我懺悔,做錯了事!假使這次不死,就出家學佛。結果他沒被殺死,出來就出家學佛。

  出家以後,把所有的佛經一下都讀遍,道理也懂了,至於神通本事他本來有,能使自己起神通智慧作用的那個本性,他也找到了。認得了自性,他傲慢心又來了,認為這個世界釋迦牟尼沒有了,他可以做第二個佛了。

  這一下,感動了所謂的龍王,如果你要講這是迷信,那就很難研究了。是西海龍王,還是東海太平洋的龍王?他那邊是印度洋,是南海龍王,還是北海龍王?照佛經所講大小龍王很多啊!佛都列出來名字的,誰管哪個範圍,研究起來,你說是神話,也很有意思的。譬如說今年中國的天氣這樣變化,颳風下雨是這個龍王管的;那一邊乾旱是那個龍王管的。

  這位管海上區域的龍王,到底是哪一位,沒有詳細記載,也許是個人,這個事按照現在來研究,是覺得很奇怪的。龍王來看他了,就談道理談學問談佛法。這個龍王說,你是了不起,你真可以做當代的祖師,傳佛心法的祖師,但還不能算是佛,還不能登上這一代教主的寶座,你還沒有這個功德。況且你不要傲慢,你說已把佛經研究完了,但是佛經留在世界上的只是百分之一,另外還有許多法,佛不是在這個世界上說的,是在天上給天人說的,給龍宮龍王說的,給鬼神說的,而人世間沒有記錄。

  他說:「有這個事?有哪些經典呢?」龍王說:「龍宮圖書館裡有太多佛經了!你的智慧看不完啊!你不信,我帶你去。」

  一到龍宮,龍王打開圖書館,他一看不得了,不曉得多少佛經。龍王牽一匹馬,讓他騎上去,說你來不及看哦!他走馬看經題,三個月騎在馬上只能看經的題目,內容看不完,譬如《金剛經》《心經》《涅槃經》《楞嚴經》,這樣看經的題目。這一下他服氣了,出來跟龍王商量,這很多經典世界上沒有,我要帶一部回去。龍王起先說不行,再三懇求,才答應把《華嚴經》帶一部回去。

  整個的《華嚴經》有十萬偈,所以中文的翻譯,晉朝翻譯是六十卷,唐朝翻譯有八十卷,這部是佛經裡的大經。但是你注意噢!這部經典是龍樹菩薩在龍宮裡請回來的。所以學佛的研究佛學,「不看華嚴,不知佛家之富貴」。這是怎麼講法?這天上地下的事物,譬如講一個亮光,有各種亮光,什麼電燈光啊、太陽光啊、月亮光啊,這個光那個光。你說這個人真會幻想,能夠幻想出來那麼多名稱,我都服了!講一個東西,一講一大堆,想像都想像不到。

  譬如我們早晚功課,大家念的,有四句最重要的話:「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就是《華嚴經》的偈子。「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想知道什麼是真正佛法,「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那是徹底的唯心。他說整個宇宙萬有世界,三界天人,包括我們人、眾生的生命,一切是唯心所造,心造的,是「我」所造,不是外來,也沒有一個做主的,一切是念力自性所生。

  還有,我們經常念的懺悔文:「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痴,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早晚功課裡頭,很多都是《華嚴經》抽一點出來,文字翻得非常美。

  然後,他又到南天的鐵塔,拿到過去佛用咒語修行的法門,這就是密宗。所以,有些經典不叫龍樹,叫「龍猛菩薩」。南天鐵塔,就是南印度。印度的文化,同我們一樣分東南西北中,南印度天氣熱的這一帶,秘密的法門特別多。等於我們中國人畫符念咒的,貴州、雲南、湖南郴州這一帶特別多。他綜合了印度的各宗各派,統統歸到佛法裡來,所以在中國,推龍樹菩薩是八宗之祖!所謂禪宗、天台宗、密宗、三論宗、法相宗、賢首宗、律宗、淨土宗都離不開他。他上台說法的時候,法座上只有個圓光在那裡,只聽到聲音看不到人。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這是龍樹菩薩的階段。他看到佛涅槃後這些修行人都出了問題,都抓住那個修持的、證悟的、小乘「有」法在修;所以他特別提倡般若空觀,性空,一切皆空。但是常常講空也看到不對,他就寫了一部《中論》,世稱《中觀論》,就是庚師提過的。落在有不對,掉在空裡頭也不對;空有雙融,非空非有,即空即有,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因為修小乘證果的容易落在「有」上,不肯放,最後的果位、境界放不掉;但談空的也很危險,既然空了嘛,因果也空嘛,那我殺人也空哎,吃你的也空,那很危險。所以叫「中觀」學派。

  你們年輕的,在少林寺學過中觀嗎?庚師在重慶的,讀過佛學院,大概會背,考考你《中觀論》的偈子怎麼說啊?

  僧庚: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

  僧甲: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

  南師:對了!這是《中觀論》的一首偈子。一切唯心,「諸法不自生」,並不是有個東西出來的;「亦不從他生」,也不是他那邊來,不是別的地方來。那麼「自他不二,心物一元」對不對?「心物一元」是我們方便講,也不對。心物一元這個邏輯犯一個錯誤,就是成為共生的了;心跟物兩個一起來的,是「不共生」。這是「緣起性空」道理,也不能夠說「無因生」。這是簡單解釋一下文字,這個偈子,詳細講要好多個鐘頭。

  所以,菩薩要證到「無生」,才是入門!就是證到了「無生法忍」,修行到了菩薩登初地的「歡喜地」。如何是「無生法忍」?甲師還記得,不錯!「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說無生。」現代什麼西方的邏輯,各宗各派,一碰到這個道理,那些邏輯哲學,一下都站不住了。

  印度龍樹菩薩造了《中論》,可是在他以前,中國人也著了一個「中論」,是曾子的學生,孔子的孫子子思著的《中庸》,「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奇怪了,他們當年文化也沒有溝通,兩位大聖人,差不多是同一個觀念。

  當時,龍樹菩薩這些著作,不是玩思想,不是光談理論,而是幫助大家明心見性,修行證果,做功夫用的;也是怕你功夫的路上走岔了。到現在,佛學院裡講這一套,學者研究這一套,這些搞學問的,對修行不清楚;搞修行的卻摸都不摸這些理論,也不懂,結果統統把它分裂了。這個佛學就慢慢在演變,這個階段,差不多已經到了我們漢朝了。這個時候,羅馬剛剛要起來,快要鼎盛了,世界上其他文化都還談不上。所以從世界歷史、文化史的演變看來,這個人類非常的鬧熱。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達真堪布:福報隨緣至

  作為修行人,我們要隨緣。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自然來的才是真正的福報。有些大德高僧住在山溝裡,名聞利養自然就來了,侍奉、供養堆積如山。他的境界是手掌和虛空等同,黃金和牛糞等同,再多的黃金他也不會執著。他沒有積財、守財的煩惱和痛苦,也沒有失財的煩惱和痛苦。而且雖然具足名聞利養,但是這些對他們來說不是障礙,而是弘法利生的助緣。有多大的福報就享受多大的福報,不攀不求——不求這些人天的福報,也不攀這些緣,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這句話雖然很平常,但含義非常深。誰能做到?我們很多時候都找藉口——「順其自然吧!」這不是順其自然,而是無可奈何。一般人很難做到順其自然,真正有修行、有成就、有智慧的人,才能做到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就是隨緣。

  不去求、不去攀的時候,世間的名聞利養自然會來,想躲也躲不開。我們的上師法王如意寶,他老人家一直在喇榮那個小山溝裡,但是他的名聲傳遍了整個法界,三界的眾生都知道。他的名氣那麼大,每天有很多人從世界各地拜訪他,他每天收到的供養數不勝數。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修來的。他這一生當中,沒有跟別人要過一分錢,沒有做過一秒鐘的生意,但是錢就來了,都是自然來的。他不收,別人心裡還不高興。他收了以後也是上供下施,自己不留。

  法王有成千上萬的弟子,也不是特意收的,都是自己從全國各地來的,擋也擋不住。法王在弘法利生的過程中,也不是沒有內外密的障礙,但是什麼也障礙不了他。機緣成熟了就是這樣。

  真正的福報只能遇不能求。良好的機緣成熟了,福報自然就來了;機緣不成熟,再求也沒有用。求到的、追到的都是暫時的,只會給你帶來痛苦與煩惱,不會給你帶來真正的快樂和幸福。

  我們也要修這些世間福報的,但是我們要修無漏的、恆常的、不變的的福報。世間的這些福報,也可以變成無漏,變成恆常。為什麼?這是一個信念,一個心態。若是你不去執著、攀緣,能夠放下、隨緣的話,你到哪裡,世間的福報、名聞利養就追到哪裡。來世你為了救度眾生,轉生到傍生道,那個時候那些名氣、福報都追你到傍生道裡去了。

  能不能捨掉,這是一個心態。你心裡捨掉了,但是你修來的這些東西是不會捨掉的,你到哪裡,它就會跟到哪裡。但是我們心裡都執著這個東西,不知道這些福報是可以隨時變的。今天是一塊金子,也許明天就變成一塊如意寶。如果你一定要執著這塊金子「是我的」,就有煩惱與壓力了。其實你這個福報會變的,會隨著不同環境、不同年代、不同情況而改變——因為它是緣起法,緣起法是隨時可以變化的。但是你不知道,你認為拾起這個,就是拾起福報了,然後你就抓得緊緊的;到時候還得捨棄,心裡就煩惱痛苦。這是自尋煩惱,自找痛苦。

  所以真正有修行的人知道,福報是修來的,是永遠不會捨掉的。為什麼呢?這些種子都在自己的阿賴耶識當中,無論在哪裡發芽結果都是自己的,都在自己的相續中。現在,福報形成這樣的一個東西,暫時拿來用一用;過段時間,福報又變成另外一個東西了,還可以拿來用一用……

  我們住的地方也是,你不要執著這個地方,不要執著這個小小的空間,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不管是在今生還是在來世,你的福報都是跟著你的。這些都是緣起法,都是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和合而滅。但是你的福報是不會變的。

南懷瑾先生:我為什麼不傳密法

  我從未正式傳授過密法,實際上西藏密法幾大教派,紅、黃、花、白乃至東密,我都有資格傳授。但我不傳,原因是:第一、一般人學密法學不好。第二、學的人沒資格學。以前傳過幾次,皆非正式。將來你們不可以此去教人,必須要自己修持成就了,才能教人。修持成就便有徵候,自己身心都要轉化,不似顯教;不似禪宗著眼在心性。換言之,密法是依阿賴耶識起修。外面傳密法的很多,在我眼裏大半非真正密法。學密法很嚴重,搞不好就成外道,也可說是魔道。

  禪宗佛法是「即生成就」,密法則標榜「即身成就」。比「即生」還嚴重,連帶這個肉身也成就,它是依第八阿賴耶識起修,顯教其他法門可說是依第六意識從意識方面起修。六祖云:「六七因上轉,五八果上圓。」密法直接修五八果上圓,直接走這個路線,因為直接把阿賴耶識種子當現行中把它轉了,所以前五識也跟著轉,故號稱「即身成就」有其理由。它不走空的路,走有的路,這個「有」也「即有即空」。淨土宗的修法另一個角度看,也是大密宗,當然真的禪宗也可以說是大密宗,空有雙圓,是真正的密宗。所以平常不大傳,因為一般人教理都不大通的。

  其次,修密法是釋迦牟尼佛過後,真正學佛的榜樣。修行是很嚴肅的。戒、定、慧、大乘、小乘、內、外,一切行為,隨時隨地都要在有形相的規矩中,在有形相的規矩中也要達到在自己沒有形相的心行中,轉變了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的種子,轉變一切種性為成佛種性,所以它比較難。這一點搞不清楚,在種種境界發生時,就容易走入外道、魔道了。所以後世西藏黃教密法是對的,硬是先要學教理!教理學通了,再給你傳法。像白蓮教、鴨蛋教,一貫道等也是受到密宗修持的影響,但走不好,就走成這樣的路子。所以明朝時看到當時的密教就不要,硬把它趕跑了,流傳到東洋,即今東密在日本高野山為主的密宗。另一路,從唐朝開始在西藏流傳的密宗則叫藏密,這兩路線是不一樣的,東、藏密修證理論、次第的不同,起碼也要上三個月的課,才說得很清楚。

  再則,不管東密也好、藏密也好,要特別注重普賢行願品。普賢菩薩的十大願行要隨時隨地做的到。所以修密法隨時均離不開有形的佛壇、佛像,隨時感受到與佛同在。所以有佛壇設置,隨時要修供養,隨時請轉法輪,隨時隨地都在布施的心行中,因為各種因緣俱足不易所以難辦。這是指修法的人。而教法的人也難。密宗有馬鳴菩薩的「事師法五十頌」,這五十個偈子中對事師的要求非常嚴格,而老師也非常獨裁,師道尊嚴達到極點,按照這種嚴格的教授方式,現在我們是做不到的。假使一個人真能做到這樣,修持馬上就成就了。

  其次,講歸依在顯教是三歸依,在密教則是四歸依,佛、法、僧外加上歸依師。因為無師,你不知道真正的佛、法、僧三寶。所以把老師看成現在佛。這種師道尊嚴的傳統,現在人是做不到的。現在人學佛就像做生意買賣一樣,徒弟來了,供養一下,還要計算價錢。是不是划得來?還有我的意見如何等等。假如一個人開始時做得到三輪體空,這人當下已經成佛了。我當年學佛就走這個路子,處處守規矩,你們看我說話、行事好像不守規矩似的,其實我處處留心守規矩,這是你們所不能知道的,以上種種原因,所以多年來我不肯傳密法。

  老師不擇弟子,老師犯戒;弟子不擇師,也犯戒!可是我怎麼曉得這個老師有成就沒?戒、德(行)、修證有沒有圓滿?這就很難說了。還有密宗是富貴法,樣樣都要修供養的。我不依這些傳統規矩,反而我來求你們學法,在我的立場是把法布施,供養你們了。自己曉得來求法的人,智慧已很高了。實際上,真正重法的人不多,這個時代教人學佛法,變成只有老師求徒弟來學了!

  供養呢?並不只限於錢財,要身、口、意供養,盡其所能都要拿出來。你們還問:「一百塊錢夠不夠?一千塊錢呢?那花樣多了!不要學法了!」布施也好,供養也好,須無計較心,也不考慮他把錢拿去做什麼用,這才是真布施。更何況供養呢!當年袁老師財產十萬銀大洋,三年之間學佛花光了,最後沒有飯吃。而到處都是在供養,當然他不是全在學密,學禪及學各種顯教也是如此般,見到師父就供養,這才是學佛法基本的發心和榜樣。

  至於沒有錢學密呢?你們看木訥祖師(密勒日巴)傳記,師父那樣整他,你們那一點做得到?講你們一點不對,你們都氣了個半死,不轉過來恨你才怪呢!所以木訥祖師能夠成就。師父那樣故意整他,在四面蓋房子,經過四次,背部都磨破生蟲發爛而無怨恨,當然師父背地裏在流淚,在哭,這樣的徒弟沒有話講,現在的人可以啊!現在的老師必須拍徒弟的馬屁,時代不同了,所以佛法沒有了。你們要注意,這是在布施方面。

  再說富貴法,天天要供養香、花、燈、水、果、寶、珠、茶、食……等等,天天要換新鮮的。當然像木訥祖師一般窮的人供養不起,他只有把身、口、意三業供養,你叫我做牛就做牛,叫我做馬就做馬。禪宗也是這樣子修行,六祖舂米三年,雲門祖師參學時把腿軋斷了,這樣才把他們多生累劫的業障消掉,現在人受不了的,甩他一耳光,不到法院告你才怪呢。

  不過,到我這裏任何規矩都改了,不但密宗,顯教也是。任心遂意隨隨便便,不要認為隨便是改得好。換句話說,嚴肅的說是我身心內外都在行布施,這是法布施,你們學了,接受了我的,都是欠我的,在自己心地因果上你怎麼還?你不成佛,欠我的你怎麼還?

  真講佛法,難得很,這個因果一定會還的。佛度人不會要人還,但歸依了佛、學了佛而不修行、不成就終是要還清的,因為這是落因果。也在六道輪迴的因果中,明顯得很,你們看不到而已。講一句話,起一個心念,處處都是因果啊!

  (節自南懷瑾先生1978年9月準提法修持要領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