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座問答集錦(三)

  學員甲:您以後是否不住香港了,都到這邊了?

  南師:我這一輩子,四處飄零,美國、法國、台灣、香港、上海,都有辦事處存在,所以你問我在哪裡,不好回答。我是「五馬分屍」,常找不到我。你們曉得古人有首詩:「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幾家夫婦共羅帳,幾個飄零在外頭。」我飄零在外頭七八十年了,就是這樣。

  學員乙:老師您回過家鄉沒有?

  南師:我十九歲離開家鄉,中間抗戰勝利回去了幾個月,出來以後沒有回去過。

  學員甲:我記得您修了金溫鐵路。

  南師:金溫鐵路在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裡就有規劃,一百多年來幾次都沒有修好。當年,溫州市長劉錫榮來找我修這條鐵路。

  中國鐵路,從滿清盛宣懷開始,他辦了交通大學,開始修鐵路。一百多年來,由滿淸到國民黨、共產黨,鐵路都是國營的。你們這些經濟博士,把這個賬算算看,這個鐵路每年損失多少錢?客運、貨運都很便宜,因為是國營。如果改成民營,運價改變了,但是稅收也可以改變,可以免掉很多稅收。

  當時劉錫榮市長來找我,他說十幾個縣、兩千八百萬人民,把修這條鐵路的希望,都寄託在你的身上。哈!他會做政治工作,這一吹,吹得人好像都站不住了。我說你少來這套,那要錢啊!他說曉得你沒有錢,但是你一號召就有錢來。我說空話不講,真要修嗎?我這個人想回來對國家有所幫助。我在美國時就講,你們要找我投資,四個方向可以:第一,農業肥料廠,提高農業基礎,結果我找一個學生去考察,他是農業化學博士,他回來告訴我不行,要三千多萬美金。後來才知道,實際上五十萬美金就辦起來了。第二水利。第三電力。第四交通。溫州還有些同鄉來找我,我說你們做的皮鞋,穿三天就斷了,你們那些生意,我不幹。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所以劉錫榮找我修金溫鐵路,屬於交通,好吧,我答應,不過有一個條件:我要鐵路變成公司。當時,好像公司就是資本主義,說鐵路公司化,不可能啊。後來有一本書,現在台灣大學裡學投資經濟的會參考這本書,叫《南懷瑾與金溫鐵路》。我說要四個原則:共產主義理想,社會主義福利,資本主義管理,中華文化精神。

  我說如果不能做公司,我不幹,所以他向中央報告,當時鄧小平先生還在,中央奇怪,有人來投資,要做鐵路,誰啊?後來知道是我。當時沒有這樣的,為此就開了先例,外資可以投入國內基礎設施建設。

  我當時想把金溫鐵路總公同的地點設在上海,我的目的是到美國去上市。可是當時國內對股票債券不懂,他們不同意。

  去簽合約的,是李素美。修鐵路的錢,是素美的弟弟李傳洪拿的。

  學員甲:我看很多事都說是孫中山《建國方略》裡規劃的,孫中山當時規劃得這麼科學嗎?

  南師:小兄弟,你去看一下《建國方略》再問。此所以他能夠建立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一個人有偉大的思想,他那個基礎的藍圖是對的,是這個道理。

  學員乙:老師您講課時有句話:英雄征服天下,卻征服不了自己。聖人征服自己,不去征服天下。

  南師:聖人征服自己,不征服天下,也不征服任何一個人。還有補充:英雄征服天下,不能征服自己,可是每個英雄都給女人征服了。(眾笑)

  學員乙:那您覺得做聖人更快樂,還是做英雄更快樂呢?

  南師:當然聖人快樂。不過我沒有做聖人,我也不是英雄。

  學員丙:您覺得聖人對社會發展的貢獻大呢?還是英雄貢獻大?

  南師:聖人貢獻大,一切偉大的文化都是聖人貢獻的。聖人沒有功名富貴的,可是他的精神影響後世。孔子是聖人,叫「素王」。英雄征服天下,所謂天下就是權力、土地、人民,就是國家。不是講普通的英雄。

  學員丁:我有這樣一個說法,您看有沒有道理。聖人做事,對別人好,對社會好,對自己不一定好。君子做事,既對別人好,也對自己好。小人做事,只對自己好,不對別人好。

  南師:你這三個定義都有問題,將來慢慢討論,很有意思。

  學員戊:有沒有既做聖人又做英雄的?

  南師:有啊,比如孔子所推崇的堯、舜、禹。在中國歷史上記載,堯、舜都活到一百歲,道家記載他們都修道的。至於舜的死有問題,他的兩個太太到湖南找他,找不到,哭得很傷心,湖南的湘妃竹上面有斑點,傳說是她們的淚痕。這是香豔的故事,聖人也有香豔的故事。

  最偉大的是女性,世界上每個宗教都是女性代表最可親可敬,天主教的聖母,道教的西王母,佛教的觀音菩薩。這裡頭有個大問題,人類文化是女性文化。
學員甲:老師,我到印度去。那邊的觀音菩薩是男的,怎麼到了中國變成女性了?

  南師:他是三十二種化身,到什麼時間變什麼化身。他同情女性,女性的痛苦比男人大,女性的慈悲與男人不同。

  學員己:請問老師,能否給我們講講養生之道。

  南師:我不養生。忘掉身體,忘掉自己,甚至忘記了壽命長短,忘記時間、空間。你越是搞身體,希望長壽,越糟糕了,我告訴你的是真話,是原則。這個原則裡頭又包含了很多方法,自己要懂得醫理等等。比如說,要懂得養氣,你研究《孟子》中養氣的《盡心篇》。至於說養生的方法,太多太多了。

  學員庚:老師我有個問題,您學貫中西……

  南師:不是不是,那是你給我加上的。

  學員庚:我想問,西方文化一教獨大,只有中國是儒、釋、道三家並立。西方與中國這麼大的差別您怎麼看,將來會怎麼祥?

  南師:儒、釋、道三家並立是唐以後的事,唐以前不是這樣。你這個問題牽涉到宗教哲學,你的問題像西方人的問題。兩方人認為中國原始沒有宗教,我告訴他們,你錯了,中國原始有宗教,中國文化以前的宗教是泛神論,很多神。中國以前就有宗教,孝道,供奉祖先就是宗教。所以我給西方人講,你們所認為的宗教,不是西方原始的宗教,西方原始的宗教也是泛神論。你們的宗教,人的上面是上帝。下面是兒女,中間是兄弟姊妹,倫理是「丁」字形的。我們中國過去,祖先就是宗教,祖宗、父母在上面,代表上天,中國的「帝」字代表上天,下面是兒女,中間是兄弟姐妹親屬。這個是「十」字形的文化。

  研究西方宗教,首先要研究《出埃及記》,「摩西十誡」就是契約,後來契約變成法律。一神教是這樣來的,這樣統一的,統一不是宗教,是政治。譬如猶太教,用的是《舊約》,不用《新約》,由摩西這個系統來的。基督教是天主教分出來的,有很多派。講這個,一大堆歷史。很多了。

  中國上古好像沒有宗教,實際有一個宗教,後世簡單稱為「天人合一」,是泛神的,雖然泛神,不太迷信。佛教來中國,是東漢的時候。以前中國講儒、道、墨三家,慢慢變成儒、釋、道三家。

  差不多四十年前,香港的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的人會合,叫我講宗教。我告訴他們,什麼叫宗教?首先要搞清楚這個問題。人家認為我信佛教,我說我夠不上資格。我信一個宗教,睡覺。任何一個宗教,我都夠不上資格,可是我都喜歡研究。那麼,二十一世紀起,所有的宗教都要脫掉宗教外衣,宗教像軍事機關一樣,外面掛一個牌子「遊人止步」,不准參觀。哲學就不同了,你為什麼不准我參觀?我從門縫裡看看可以吧?科學不行哦,你要打開門,我要摸一下看。所以宗教只到這裡為止,這個方式站不住了。二十—世紀開始,宗教的外衣要脫掉,宗教的大門要打開了,不然所有宗教都會垮掉。為什麼垮呢?不是哪個要反對你,而是因為科技的進步,自然的趨勢。

  譬如前天晚上在這裡,一個醫師,專門做試管嬰兒培養的,他跟我討論靈魂的問題。我說好,試管嬰兒發展到現在,只有二十多年,人可以拿精子、卵子出來培養人,這個科學一出來,「人是上帝造的」已經受到挑戰了,這對教廷很嚴重。還有幹細胞的問題,不扯開了。

  學員辛:老師您提到幹細胞,我正在投資中國最大的幹細胞研究,我是投資醫藥的。現在看來,在醫藥的領域,中西文化的對比衝突很嚴重。我很關心中醫的發展。所謂醫,一個是藥,一個是醫術……

  南師:還有醫理。

  學員辛:中國現在的統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生病都是找西醫。可是中國幾千年都是用中醫治病的,但是中醫現在式微,越來越弱了,好的中醫越來越少。以後的趨勢會怎樣呢?

  南師:中西醫一定會結合的,這是人類必然的趨勢。我先答覆你這個結論。現在缺真正好的中醫,也缺真正好的西醫。因為我不是醫生,所以這樣亂講,不負責任的。如果我還是醫生,不好意思講這個話。可是,中西醫兩方面,我的朋友太多了。譬如現在學醫的人,基本上已經違反了一個學醫的基本原則,都是為了賺錢、職業去學醫,西醫更是如此。你看現在進醫院,他讓你這個機器那個個機器先檢查一通,他不大動腦筋的,這是醫工,不研究醫理的。許多機器照出來說是癌症,其實不是癌症,結果他給你割一刀,你也不懂。

  學員甲:我就曾經被誤診為癌症,差點把腿給鋸了。

  南師:譬如女性十四歲來月經,四十九歲絕經,那十四歲以前為什麼沒有月經,四十九歲後的生命又是怎麼一回事呢?許多精子卵子沒有消化掉的,是變成癌症還是怎麼樣?都是問題。現在你們迷信科學,一提科學就把你嚇住了。其實,現在嘴裡講科學的人,很少真正懂科學。

  學員丁:我有個研究,人類的身體、壽命幾千年到現在,改善了好多,但是,人類的智慧好像沒有什麼進步,為什麼呢?

  南師:幾十年前,我在台灣一個大學裡講的,後來出了一本書《新舊的一代》,我講人類的智慧永遠是幼稚的,只有二三十歲,整個人類都沒有長大。不論從事科學、哲學、宗教,還是政治,一個人最成功的基本在三十到四十歲左右,到這個年齡,智慧同體能一樣,再上不去了。年齡再大,不過是經驗的增加,染污的增加。

  (節自《漫談中國文化》)

達真堪布:此心歸時

  我們之所以不快樂,活在煩惱痛苦之中,就是因為我們的心靈像個流浪的孩子一樣,到處漂泊,沒有歸宿。很多人雖然在世間該做的也都做了,該擁有的也都有了,但是還是覺得累、覺得苦。有錢不行,沒錢也不行;有家不行,沒家也不行;有事幹不行,沒事幹也不行。為什麼這樣?因為身有家,心沒有家。

  心本來是有家的,但被我們弄丟了。學佛修行就是尋找心靈的歸宿。只有找到心靈的歸宿,把心放在它原本的家裡,你才會安寧,才會快樂,才會解脫煩惱痛苦,人生本來的質地才能顯現。

  心的歸宿就是本覺、本性。把心安住於這種本覺當中,不要讓這顆「心」散亂,心散亂了活得就痛苦。但安心既不是要特意去控制它,也不是要刻意去把握它,而是讓它回到那種原本的狀態

  心不在外,也不在內,心無處不在,到處都是我們的心。我們觀察心時,就會發現它剎那也沒有停過,到處散漫。順境時高興,逆境時痛苦,這就是動心。安心,就像就像抓野馬一樣,你直接去追它,越追越跑,肯定抓不到。你要讓它自己停下來,然後再慢慢牽住。在大圓滿裡講,心不追隨過去、不迎接未來、不執著現在,自然就會進入到本覺的狀態中。就像被風颳的沙子,風一停,沙子自然就落地一樣。在這樣的狀態中,就能看得到自己的心。

  如果什麼時候都知道自己的心,心自然就不動了。心一動就造業,不管善業惡業都是造業。造業了就有因果,就要感受果報。有因果就有戲論,有戲論就有輪迴,有輪迴就是痛苦!心不動,既不造因,也不受果,這時對你來說就沒有因果。所以心不動才是真正的善,順境逆境都不動,不受任何外在的影響。我們熟悉白天和黑夜,所以天亮了也不高興,天黑了也不痛苦。但若有人不知道晝夜交替,那麼天突然黑了或者亮了,他的心都會受影響而驚慌,這就是動心。

  三藏十二部佛法那麼廣,八萬四千法門那麼多,都是調伏心的方法。明白了自己的心,見到了自己的心性,才能把握住自己的心。如果心沒有安住,就是還沒有得到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就是把握自己的心。我們不能像溺愛孩子似地溺愛著心,任由其所為,應該讓心受到磨練,去經受痛苦、挫折,最後這顆心就如橡皮筋一樣,往哪個方向拉它都行。不管是快樂,還是痛苦,心都能接受,那這顆心就解脫了。如果只知道享受,不知道痛苦,最後不知道會墮落到六道中的哪一道。不經過磨煉,不能成佛;不經過痛苦,感受不到快樂。所以要讓心受到鍛鍊。命運完全可以把握在自己的手上,關鍵是怎麼去調伏這顆心,安住這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