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念祖:關於學密的感想

  至於說到另一個感想,那就是有關學密的問題。現在,確實大家都在感慨,種種人都掛起牌子來稱自己為上師,還四處傳法。剛才我不就說了嗎,有人剛剛皈依,他就說自己是上師了。這樣的事情大家是熟視無睹了,這個事不是都明明白白的嗎,但是還是很多人敬仰他,很多人去學。並且,在他的所謂傳法中,都夾帶著一些亂傳亂修《封神榜》的內容。

  這種事,咱們這(指北京)有,北方有、南方有、西方也有,就是陝西一帶、四川、香港、東南亞、台灣、美國……都有,都是這個毛病。不少人想學密宗,這個事本來是好事,但是要知道學密會有許多種情況需要你去辨認。就好像現在市場上這個冒牌貨太多了一樣。

  比如茅台酒吧,一個空瓶子賣二十八元,為什麼這麼貴?因為收購者拿回去在它那裡裝了假酒後,他再冒充茅台賣。你吃了點假酒還不要緊,可萬一往裡兌點什麼毒藥擱進去,兌點砒霜什麼的,那你就是服毒。所以這個事確實是很危險的。

  那麼,真要想學密,你首先要有一個正的知見才成,這是第一個要求。

  第二個,你要知道如何去選擇老師。所以說很難,第一個你自己要有個很正的知見,就是一切不正的事情不肯做,這個人要很正派。第二你要有測師的眼光。在西藏,因為大家修行都是依靠師父,所以你還要看師父三年呢。師父也要看你三年,那個看,可不是像咱們這,磕一個頭,然後一個月甚至一年都不見面。那裡是天天在一塊。你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是這樣的一個看法。

  再有就是,自己真正具足,你學佛不但是學佛,而且要學密,你要有這樣的根器。有很多想學密的人,許多有這種願望的、這樣的出發點的、這樣的感情的……都是不相宜的!這樣去學密,你要是不改,你就這麼去學,學來學去,可以說沒有好處的!

  第一個就是好奇。這種人多了,也都看慣了,所以不足為奇。到雍和宮(編者按:此乃北京一座著名的藏傳佛教寺院)一看各種建築、各種畫像都很奇,威猛相、雙飛相……於是以這個好奇心出發想學密,這個是不行的!

  第二個就是貪求快。都以為密宗修行成就快。於是用一種急躁情緒想學密。以為我很快成就,是為了「自己」很快成就,這不還是為個人打算嘛!你有急躁情緒,就是生了「癌細胞」。

  第三個就想找竅門。各種修持都很艱苦,我得有這麼個竅門,我一下子成佛了,而且即身成佛了,那該多好哇!於是就想不費力的得一個竅門。即是得竅門嘛,於是自己便可搖身一變,而成佛了……這本身就是邪見!

  第四個是貪求神通異能。密法裡頭可以出一些神通,於是很多人都想得神通,這都是不正確的!有這種想法是最壞的!有些人就是對(男女)雙修有興趣,就是惦記著要學、要有機會修。而現在又迎合了這種情況,很多人就來做表演,就來收徒弟。各處都有。你有這樣的思想,又碰見這樣的師父,正好一拍即合。一拍即合不要緊,那你的這個前途就不要問了。就是金剛地獄。這個金剛地獄就是專給這路人預備的。這是一個極嚴重的後果。

  所以,儘管密法是好的,但是我們將來要學密,我給大家提供一點參考,怎麼樣去分辨師父,凡是「炫耀神通,提倡雙修」的,有這八個字的,你千萬不要去接近,雖然這個師父怎麼有神通,他如果提倡雙修,要是這樣的師父,不管他是什麼牌子、什麼活佛、什麼法王,你就說:「你好,儘管你好,我根器不夠,我不接近。」這是最保險的。

  再舉一個例子:我的先師上虛下雲老和尚,有一個知識份子出家了,就叫他打坐參禪。幾個月之後,他就從座位上懸空了,離開座位了。於是大家就報告師父,這種現象必須得讓師父知道。你們猜虛老怎麼說?「他不適合修這個法,趕緊換法門」。這就是我們要知道的。

  國外的人對虛老那是敬仰極了!因為他一直是大家尊重的。中間沒有曲折,敬仰極了。這是他的態度。我們一般情況看這個人一坐就能飛空了,就離開地了,這你要修下去,你還得了,這才真是法器!然而,老和尚卻說他不適合修這個法,要換一個法。現在必須要有這個眼光,才能教人學法。

  密法之殊勝,就在於菩提心大,是發大菩提心,所以密宗說得果大。這是由於什麼呢?是由於你的菩提心大。這是個因果問題,什麼因得什麼果,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所以你種菩提得菩提。你要想得個大果,即身成就,而且很快,這就在於你的菩提心大不大了。這個大不是大小的大,而是「大方廣」的那個大。

  《大方廣華嚴經》的那個「大方廣」,「大方廣」的解釋是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不是大個兒的那個大。如果以為這個「大」是大的沒邊的意思,那你就還在著相之中,著到大的上面去了。這個大,一方面是大的沒有邊了,一個小的裡頭再沒有心兒了,小沒有內了,這個叫做「大」,是絕對的,超過你思量的境界。

  實際上,密宗所要發的菩提心是這個「勝義諦菩提心」。有這個「大」字,並不是指大小的意思,如果這樣,那麼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我是否可以把這「四十八願」再加上多少條,那我不是比阿彌陀佛的願還大了嗎?不是這意思,那個意思你恰恰是胡鬧!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僅是第十八願就攝及於一切了,所以你沒法再超了。

  學密的第一點是找師父,第二個就是要持戒。現在大家都不講持戒了。要修密,大家要認真的持戒呀!持戒中最難的一條就是:尊重上師。對於上師要絕對的相信!絕對的服從!不但是聽話,在思想上要完全放棄自己的這些思想,以上師的思想來把自己的思想完全破掉。也就是說,是一個改造的過程,你這樣才能夠真正聽話。

  所以,依上師的身、口、意為自己的身、口、意。首先,你要知道上師是什麼意,能夠知道上師是什麼意的人,這個人就很有水平了,所以上師再給你傳個什麼法。現在有的人還點名:我要學某某法,就好像老爺我交了錢,你得交貨。對於這樣的師徒關係,你學密能成功嗎?那就等驢年吧!你對上師一點尊敬意思也沒有!

  第三個是實修。我看過「大圓盛會」的一個課程表,那就排滿了。天哪!看了可怕,真是畏懼啊!自己就知道不夠格。這一天二十四小時,只有一個時辰是上床的。早上起來就有這個修本尊、修大手印,修護法……一個法接一個法,幾次的脫噶、幾次的收起次第、火供……排滿了,只有到了二十三點至凌晨一點這一小時,咱們稱為「子時」,子時叫做「耀入光明定」。

  這個時辰你躺下來入定,只有這一個小時時間是你可以躺下來的,而且是入定。所以這個「即身成佛」是有的,但是人家那個修持法很精進!所以我就不敢放逸呀!比人家那個修持差的太遠了!那真是一座接一座地修法。

  從解放到現在,修密宗「即身成就」證「光明身」的有六個人。最早的一個人,那是貢噶上師跟我說的:剛一解放不久,誰也不知道這是位大德,就是一個普通的在家居士。他是化光明身走的,只留下指甲、頭髮、肉身。留下肉身又是一種。像諾那祖師是肉身縮,這是一種,身子縮小到一尺多。諾那祖師是肉身縮到一尺多。

  心臟不壞,兩個特點:燒的時候心臟不壞,出很多舍利,這個身體縮小,出舍利,這是諾那祖師。再有修「大手印」、修「大圓滿法」成就的,他可以整個變成光明之身,這個肉身沒有了。最近出現的一個就是貢噶上師。在色朗金珠他的一個報告裡,我就聽說:化虹光身的,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前後一共有六個人。他身上這個護身符還有一根頭髮,是其中一位化虹光身的大德所留下來的。這根頭髮沒帶走,他把它供在他的四尊佛裡頭。

  所以說,精進修持是可以得到「即身成佛」的殊勝成就的。但是,不是容易的事。大家想一想,咱們中國十幾億人口,這麼幾十年才出了六個成就者。一億人中攤不到一個。這個是可能的,是行的,是有的,可是修到這個地步,是億分之一,千個萬個難得一個半個。

  但是,淨土法門,我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能夠得到往生的人,那就不只是六個了,而是六十個、六百個了……恐怕還要比這多。所以,現在大家想學密,我有個建議:西藏的人學密,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不管哪位,只要想學密,那麼咱們就要學西藏的規矩,你念十二年的經典,那是脫產念哪!在寺院裡頭脫產念十二年,這是最低的要求了。然後修「四加行」。

  現在有尼泊爾的一位活佛在美國強調:十萬個大頭決不能少!有人說不磕十萬大頭,把這個「四加行」(編者按:密教中,受傳法灌頂之前,依方便所修之行法。)中的「磕大頭」一項提出來不要了。對於漢人的這種說法,活佛覺得很可笑!堅持十萬個大頭,而且是大頭,「四加行」之後才可修法。所以真正要修密,那就要按規矩行。基礎不鞏固,你這個即使樓蓋上去也是不行的。

  學十二年的經論,這一點大家就一致了。不管你學密也好,不學密也好,你學淨土也好,參禪也好……你先學這十二年!我看這就夠大家受的了。脫產十二年,這只是一點呀!而且我們要相信:淨土法門是密教的顯說。念佛中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咒,就是往生咒。

  第一句,「南無阿彌多婆夜」,「南無」應該唸成「那摸」(Na Me)。這個「阿彌多婆夜」的這個「阿」字,大家也有人知道念阿(ㄚ);「夜」字讀(ye)。南方人把「日夜」的「夜」就讀(ya),所以要按這個音就是「那摸阿彌噠吧啞」。這個音要念出來那是什麼呢?就是以梵音念「南無阿彌陀佛」。

  我有個外孫子,還是小孩,他就唸成「那摸阿彌噠吧啞」。有人問:你這是念什麼?你就說我這是念一句印度話。這麼說也沒有撒謊嘛,確實是印度話嗎!小孩生長在「四人幫」的時代,所以他就這麼念「那摸阿彌噠吧啞」,就是往生咒裡的頭一句。所以,大家如果覺得我必須要學咒才是學密,其實,我念佛號不就是密嗎!佛號就是往生咒裡的頭一句,就是不可思議的咒。

  另外,有一個普遍的現象,咱們大家修行,一定要生正信哪!我們要生正信,正信和不正信差別很大!截流大師的話:你生正信的話,才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你要不是正信的話,就往生不了。他提出來這一點非常尖銳!對我們有很大的警告,他說:你不能生正信,你這麼修,往生不了!來生你就會大富貴,大富貴就不免要造很多業。

  確實!有錢的人就做許多壞事,吃喝玩樂不算,玩弄婦女、投機倒把……種種不法的行為,甚至於傷天害理都幹,大富貴嘛,就會有這些事情來了。這些事情來了,再下一輩子又怎麼樣呢?入地獄!那麼,這就跟我們這一生沒有正信有關,雖然來生富貴,可第三生卻入地獄。這叫什麼?佛教有個術語,叫「結三世冤」。你給第三世的冤從這就結下來了,所以「結三世冤」。

  比如跟我同一世的一個人,他犯「五逆十惡」之罪,做出種種的不法之行,結果是入地獄。如果我雖修行但沒有正知見,那我跟他能差多少呢?就差一輩子的事。他是這輩子就入地獄了,而我是下輩子富貴,再下輩子入地獄。只是他早進去一步,我後進去一步罷了。

  所以,這是我們需要警惕的事。我們不要覺得有沒有正知見,這無關緊要。要知道這個生死輪迴,現在有許許多多的事實證明了的,而我們這個「信、願、持名」是決定往生啊!你往生不了,等來生就會因為今生的功德而得富貴,這恐怕是大家所求的,但你可不知道富貴之後的危險有多大哪!這危險是非常大呀!

  所以,我要勸大家,一定要生正信!要相信:自己的本心跟阿彌陀佛的本心是無二無別的,只是阿彌陀佛是已經徹底的覺悟了,我還在迷呀!我現在可確實不是阿彌陀佛,我在迷之中,雖然我是在迷之中,可是我通過念佛,使自心跟阿彌陀佛的心,就像兩盞燈,一個燈是自己,一個燈是阿彌陀佛,這兩個燈都著了,我念佛的時候,燈不就著了嗎,那麼阿彌陀佛這個燈不就在我們這個燈光裡嘛!

  所以,阿彌陀佛就在我的心裡頭,我在哪兒?我也在阿彌陀佛的燈光裡頭嘛!所以,我們跟阿彌陀佛就像水跟牛奶的關係一樣,都摻合於一塊了。牛奶中全部都是水,水裡頭也全是牛奶,是牛奶就是水,是水就是牛奶,你不能再分,哪兒是水哪是牛奶了。

  我們跟佛的關係是:我們這個光,即是佛的光,也是我們的光,我們跟佛沒有分別。雖然現在不是,但你通過念佛,你就是了。「如來悉知悉見」,所以就得到往生。得到往生不是為了求安樂,而是為了實現我要度眾生的這個真實的志願。我自己還不覺悟,還是迷迷糊糊。我怎麼能夠去覺醒別人呢?要覺他就必須要自覺。

  只有在真正見了阿彌陀佛,聞法悟無生,這才真正能夠覺他,真正才能饒益大眾,利益法界眾生。為了這個願,我們才求往生。所以我們帶著這個欣厭心,對於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東西,我們要全都看淡,而對於往生要信仰懇切,老實念佛,老實持咒決定往生!

  佛法是大安樂法門,能夠使人真正得到安樂。當年夏(蓮居)老師聞到這個往生法門,他笑了幾天哪!整天的笑,他說:「我這可有辦法出這個輪迴了!」所以,這是個大安樂法門,希望大家對這個大安樂法門,也生起無比的歡欣,慶幸自己此生能得聞此殊勝法門。

  來源:《訪美雜談》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