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世鐘七:戰爭烏雲

  一、戰爭的危害

  在這個世界上,人們最為懼怕的是死亡,除了因為衰老和疾病因素致死之外,在短時間內造成大面積人為非正常死亡的是戰爭。翻開歷史書,在這個地球上沒有戰爭的年代實在是少之又少,戰爭在歷史上延綿不斷,改變了人類的歷史進程。

  1、回顧上世紀的戰爭

  讓我們回顧一下上個世紀的戰爭史。上個世紀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人類社會和以往時代相比,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然而也正是上個世紀,人類經歷了歷史上最為慘烈的戰爭,僅僅相隔20年的時間內,就接連暴發了兩次世界大戰,戰爭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的浩劫和沉重的災難。

  發生於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歷時4年零3個月,直接或間接捲入戰爭的有38個國家,交戰雙方兵力達7340餘萬人,死於戰場的人口約1000萬,受傷人口約2000萬,受戰禍波及的人口在13億以上,約占當時世界人口總數的75%。第二次世界大戰歷時6年之久,有61個國家捲入戰爭,捲入戰爭的人口占世界總人數的80%,動員兵力1.2億以上,死亡人數超過5千萬。

  二戰結束之後,雖然沒有發生過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是隨後形成了東西方兩大意識形態陣營的對立,人們面臨的是冷戰時期的核恐怖時代。從二戰結束到1994年,世界上發生了大大小小160場戰爭,造成了兩千兩百多萬人的死亡。其中重大的戰爭有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東戰爭、兩伊戰爭、海灣戰爭、非洲種族戰爭。

  二十一世紀才剛剛起步,就爆發了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儘管戰爭趨於地區化局部化,然而烽火延綿,這個世界真正和平的時間少之又少。

  戰爭給世界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第一次世界大戰軍費為2080億美元,占各交戰國國民收入15%-37%,戰爭損失高達3870億美元。第二次世界大戰軍費為11,170億美元,占各交戰國國民收入43%-68%,戰爭損失高達40,000億美元。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僅僅40天,美國和多國部隊的軍費為611億美元,而伊拉克的戰爭損失費則高達2000億美元。

  戰爭也給人類的心靈帶來了巨大創傷,交戰雙方的軍人陷入相互屠殺的瘋狂狀態,後方的普通百姓時刻都有被敵方轟炸炮擊的可能,戰爭推毀了大量的民用設施,人們日日處在朝不保夕的生死線上,內心懷著深深的恐懼感,戰爭製造了大量無家可歸的難民。

  2、戰爭的發起

  統治集團為了發動戰爭,會不惜以底層百姓的性命為代價。在國家權力機器的操縱之下,底層百姓成為上層社會利益集團達到目的的工具,人們好像棋盤上的棋子一樣,被統治集團的手掌所擺佈而無法掙脫。在戰爭開始之前,國家會嚴格加強輿論控制,限制群眾的知情權。為了出師有名,侵略者會想出各種堂而皇之的理由,利用宣傳輿論媒體,大面積高強度地對底層大眾洗腦,煽風點火,施加影響,以強化對敵方的嗔恨之心。在這種情況下,群眾的心情高度情緒化,失去了冷靜理智的思考,不論是平民百姓還是軍人都對敵方恨之入骨。交戰雙方都認為自身是和平的化身,而對方則是和平的破壞者是戰爭犯。和平時代,兩國人民有著密切的商業貿易往來和文化科技的合作交流,一夜之間,就可以將對方視如妖魔一樣。政治家和戰爭狂會以各種花言巧語、各種策略來支使底下的百姓盲目出兵征戰。

  在這裡可以看到希特勒蠱惑人心的演講,使成千上萬的群眾如同中了邪一樣喪失了自身理智的判斷,對邪惡的鼓吹一片歡呼,趨之若鶩,甘願為邪惡勢力效力,最終成為邪惡勢力的犧牲品。

  當邪惡者登高一呼時,底下的盲從者往往百應百從,這樣的情景為什麼會在不同時代不同環境中一次又一次地重演?!在戰爭這種恐懼瘋狂的狀態之下,人們會做出如此異常的反應,這是否說明人類在善惡因果方面患了嚴重的心靈麻痹症?這些需要深深的思考,人們應該反思如何免除戰爭狂所下的蠱毒迷魂湯。

  有些人希望在戰爭中建立赫赫功勳,希望成為名將,獲得榮耀。這樣的名譽實在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它是建立在千百萬人的生命之上,與他人的生命相比,這樣的榮譽實在太微不足道了。有人願意宣傳某某戰役的輝煌戰果,實際上,一方勝利就意味著另一方大量傷亡的慘敗,戰爭本質上沒有勝利者。

  沒有飽嘗過戰爭痛苦的人,很難想像到戰爭的危害和痛苦的程度,當國與國之間或者不同地區、民族之間產生嚴重矛盾時,人們容易想到的是武力解決,以武力解決問題,有大批的支持者。

  要消除戰爭的危害,在和平年代就要抓緊教育,防微杜漸,一旦仇恨聚集到相當程度,等到因緣成熟,要想改變就難了,山林的火苗一旦燒成了氣候,要想馬上撲滅就非常困難了。

  3、嗔恨心致使人類互相屠殺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會認為自己的生命是最珍貴的,而對於他人的生命,態度就截然不同了。和平年代,人們還可以做到相互尊重和平相處,即使彼此之間有利益衝突有摩擦,也能夠儘量克制,將嗔恨埋藏在內心,即使流露出來也不太強烈。然而,一旦到了像戰爭這種你死我活的特殊場合,人們內心的嗔恨毒火則會劇烈膨脹放大,這把毒火能把人的理智焚燒得一乾二淨,使人瘋狂無法自控,變成面目俱非的惡魔。

  在戰場上,當看到自己的同伴倒在血泊中時,仇恨就會從胸中燃燒,而另一方的戰士也會遇到相同的情況,這樣彼此的仇恨就會日益加劇,雙方都想他們是這樣屠殺、虐待我們的戰友、親人,我們為什麼不同樣屠殺敵方呢?相互之間都恨不得消滅敵方,戰火把交戰雙方的仇恨激發到瘋狂的狀態。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攻陷南京,在以後六星期時間裡,日軍對無辜的市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國士兵進行了殘酷的大屠殺,遇難者達30多萬人,侵略者進行了瘋狂的燒、殺、淫、搶。當時的《東京日日新聞》報導日軍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岩進行屠殺中國人的殺人比賽,刺刀捅、軍刀劈、活埋、火燒、機槍掃射,所有殘酷的殺人手段都被侵略者使出來了。一時間整個南京變成了人間地獄,處處都在屠殺,血流成河,遍地屍骨。

  這些殺人不眨眼的侵華日軍多數是出身於社會底層的平民。在和平年代,他們是忙於生計、老實巴交的莊稼漢,或者是彬彬有禮忍讓克制的市民,然而在軍國主義和武士道精神的鼓動之下,一踏入異國他鄉的戰場,每個人的熱血都沸騰起來,個個都變成瘋狂的劊子手,殺戮之心如瘟疫般傳染了每一位侵略者。在慘烈的屠殺之中,是什麼使得人們如此殘酷無情?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內在瘋狂的嗔恨。所謂的地獄在何處呢?地獄就在這把對他人憎恨難忍的怒火之中。

  在這個世界有些人的眼中,不僅人與動物之間有著天然的鴻溝,人與人之間也有著天生的不平等之處,人不僅因為經濟收入和社會地位的不同,被劃分為三流九等,而且還有因為民族、信仰、膚色的不同而造成的不平等之處。人們的內心時常會編制出種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來,對於說同一種語言或者屬於同一種族、同一膚色的人表示認可表示友好,而對於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人卻橫加蔑視,認為自己高於他人或者自己的種族高於其他種族,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文化高於其他國家其他文化。這種歧視觀的極致,就是希特勒的種族滅絕理論,希特勒認為他自身所處的雅利安種族是世界上最高貴的民族,其他民族則為低下,尤其猶太種族最為低下,希特勒及其輿論宣傳喉舌編造出種種種族歧視的理論,並且通過戰爭來實施慘絕人寰的種族滅絕。

  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占領波蘭之後,曾修建過無數的集中營,奧斯威辛集中營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例,1940年到1945年有四百多萬人慘死於此,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被一列列火車拉往集中營,從事最艱苦的勞動,然後被放入各種為屠殺服務的醫學實驗室和毒氣室活活殘害致死,或者被機槍掃射,死難者的人皮被納粹製成書籍、燈罩,脂肪被製成肥皂,頭髮、骨骼則被製成化工品。

  在陰暗潮濕的簡陋小篷中,那些不被當作人看的人們衣不蔽體,食不裹腹,日日誠惶誠恐,不知死亡何時會降臨到自己身上。一個納粹軍官將一個猶太人拉出來槍殺,就如同餐館裡的廚師將一隻雞從雞籠裡提出來殺死一樣簡單,一個人的生命甚至會成為喪失人性者一場賭博的賭注,或者如動物一般成為遊戲玩樂的對象。

  看到這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地獄畫面,人們不禁會想到,作為有理智有思想的人有時竟比動物狂暴萬倍,喪失理智被嗔恨心蒙蔽的人,可謂是世上最危險最暴力的動物。人間的活地獄就在人們的內心,人由無明驅使而產生不可遏制的嗔心,由於內心憎恨的暴發,使人變成了披上人皮的猙獰魔鬼。

  人們何時才能領會到世間一切眾生悉皆平等的道理,何時才能在珍惜自己生命的同時,也同樣敬重其他生命?人們應該把尊重他人的生命這條天理深深地銘刻在自己心中,從剛懂事開始,就應該明白他人生命和自己的生命同等重要,同樣神聖不可侵犯。世上不存在任何可以任意賤踏他人生命的理由,但願這可怕的夢魘般的情景不再重演。

  4、戰爭的因果

  人們不禁要問在戰場上交戰雙方彼此並不相識,如果不是被政治家、戰爭狂迷惑人心的輿論所矇騙的話,個人之間甚至可以說並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如果不是因為戰爭,一個日本兵和一個中國農民會有什麼衝突呢?為什麼在戰場上變成非要對方的命不可呢?這個世上有無緣無故的恨和無緣無故的殺戮嗎?

  這個原因就是因果報應,請聽下面一首古詩:“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在多生累劫中,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之間互相殺害,今生你殺死我,來生我殺死你,如此輪番殺戮,未曾休止,這都是因果報應明然不爽的表現,看看人間互相殘殺的慘重之相,又如何不令人淚流滿面,如果人們能深信因果,敬畏因果,知道這樣互相殺戮無有了結之時,誰還敢對別人的生命狂妄下手。

  翻開歷史的檔案,歷史上挑動戰爭的戰爭狂都沒有好下場,玩火者必自焚。希特勒、東條英機、墨索里尼這些妄想吞併世界的戰爭狂不是自殺就是被絞死,這僅僅是現世的報應,來世還將墜入地獄飽受多劫的苦難。

  世上的人如果沒有因果報應的觀念,就會無有控制地為所欲為,什麼樣兇殘暴虐的行為都能製造出來,以為自己造了惡行,占用他人的財富資源,果實在手,還不會受到懲罰,這真是愚癡人的一廂情願。悍然發動戰爭者對因果報應或者無知,或者不屑一顧,然而天道好還,這些造惡者終將受到因果律的懲罰。

  二、戰爭與科技

  1、武器與科技發展密切相關

  “知識就是力量”,這是英國學者培根的一句名言,知識的進步給人類的物質和精神生活帶來了豐厚的回報,知識推動了人類文明的演進,但是知識一旦被人們心靈深處的黑暗面所利用,則會產生巨大的負面作用,當科學技術與人們內在根深蒂固的嗔恨心相結合並將它作為殺生工具時,人類就會製造出一代比一代殺傷力強的武器,這時知識就成了屠殺同類的邪惡力量。

  戰爭從最簡單的原始人赤手空拳的博擊開始,到以棍棒和石器為工具的械鬥,為了使自己的一方贏得最終勝利,人們總是以心智來拓展鬥爭的方法,人類的才智非但沒有用於消除戰爭,反而使戰爭愈演愈烈。戰爭的形式伴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而不斷改變,人類發展了什麼樣的科學技術就會有什麼樣的戰爭形式。

  在每個時期,人類最尖端的科技總是會被利用到軍事上去,這與人們想借助科技造福人類的善良願望大相徑庭。二十世紀的核技術、電子電腦這些代表一個時代最尖端的科學技術,實際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適應戰爭需要而產生的。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的科學家們竭盡心力苦苦探索的大量研究成果最終被轉化為更精確更強有力的殺害同類的武器,人類的智力在屠殺同類方面發揮得淋漓盡致。

  中外軍事專家普遍認為人類迄今為止共出現了六種戰爭形態,這些戰爭形態每一次都是由科學技術的發展而推進的。

  第一代戰爭以冷兵器為標誌,影視中經常看見的古代以刀、劍、長矛、弓箭為主的戰爭場面,即是第一代戰爭的圖景。

  第二代戰爭以使用火藥和滑膛槍為標誌,用於節日燃放煙花鞭炮和道士煉丹用的火藥以及用來勘測風水的羅盤,從中國傳入歐洲,被歐洲人應用到軍事上,從而產生了第一次武器的飛躍。殖民主義者憑藉火槍優勢,開始在古老的非洲、亞洲、美洲瘋狂地掠奪當地土著的財富、土地和人口。

  第三代戰爭是18世紀末以槍膛和炮膛中開始有了膛線為標誌,軍隊形成步兵、騎兵、炮兵等合成軍。

  第四代戰爭是以使用自動化武器和機械化武器裝備為標誌,比如坦克、飛機、裝甲車輛和電信裝備在戰場上大規模使用。

  第五代戰爭以核武器為標誌。

  第六代戰爭以高技術精確制導武器為標誌,這是隨著微電子技術和電腦科學的新興發展而相應產生的。

  1903年美國人萊特兄弟發明了飛機,人類實現了在空中飛翔的夢想。然而十年之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飛機變成了殺人的武器,從此人類從陸地海洋的征戰延展到空中,第一次世界大戰坦克、大型戰艦和毒氣被廣泛運用於戰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轟炸機和殲擊機大量運用於交戰雙方,海戰中出現了龐然大物——航空母艦,導致戰場由陸地向無邊的海洋延伸,空中武器和海上武器相互配合,第二次世界大戰真正成了海陸空全方位的廝殺。

  1941年,美國總統羅斯福開始批准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工程,到1945年初,美國動用15萬人,耗資20億美元終於研製成原子彈。1945年8月6日,美國飛機在日本廣島投下了第一顆原子彈,後又於8月9日,在日本長崎投擲了第二顆原子彈。原子彈造成了巨大傷亡,整個廣島和長崎被夷為平地,據1945年12月31日統計,廣島死亡人數達14萬人,長崎死亡人數約7萬人,原子彈巨大的殺傷力震驚了世界。

  1949年蘇聯投放了第一顆原子彈,從而打破了美國的核壟斷,人類從此進入核威懾時代,生活在核武器的恐怖陰影之下。儘管人類在戰爭中投放原子彈只有一次,但據西方統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215次局部戰爭中,約有33次曾考慮過有限使用核武器,在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美國都曾考慮過使用核武器。核武器成為威懾對方的重要手段,成為一個國家力量的象徵。

  現代核武器如果應用到戰爭中,戰爭將沒有勝利者,使用核武器只能使雙方同歸於盡。今天人類的科技達到前所未有的水準,隨之人類自我毀滅的能力也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些核武器一旦發射,僅僅數小時之內,就可以將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毀滅數十次。儘管美蘇兩國已經進行了多次核裁軍,今天人們的頭頂上仍有數萬顆核彈頭,爆炸力比投放廣島的原子彈強大數十萬倍。人類的理智如果失控,就會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從電子電腦和攜帶核武器的轟炸機出現事故,個人操作的技術故障,到領導人的判斷失誤和盲目衝動,都有可能給人類帶來難以彌補的滅頂之災。

  2、軍備競賽

  人們總是以和平和自衛的理由來發展新式武器,每一方都想保持自身在戰爭中的優勢,一旦一方力量超過另一方,另一方肯定不甘示弱。當美國製造出原子彈之後,蘇聯隨後就製造出原子彈以打破美國的核壟斷。美國為了保持其在核武器方面的領先地位,又研製出殺傷力更大的氫彈,隨後蘇聯同樣製造出氫彈。在航太技術方面,蘇聯開始時占據上風,美國則不甘落後,勢必要迎頭趕上,人們口頭上在說探索太空奧秘,但另一方面卻在加緊發展太空武器,要把戰場擴展到太空中去。就這樣,人類展開了無休無止的軍備競賽,從常規武器到核武器再到太空武器,在這種拉鋸式攀升的軍備競賽中,人類最終製造出可以毀滅地球數十次的現代化武器庫。

  在不斷攀升的軍備競賽中,人類付出了巨大的經濟代價,耗盡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據1988年第三屆裁軍特別聯大的研究報告,世界上300萬科學家和工程師中約有25%從事軍工研究,世界上有6千萬到8千萬人受雇從事軍工生產和活動,1986年世界軍火總產值約為2000億美元。為了使自己國家的軍事力量不斷升級,各國都投入巨大的經費用於軍事發展,世界各國將國民生產總值的4.5%—7%用於軍事開支,美國一年的軍費開支為2880億美元。世界各國龐大的軍費開支,使得軍火貿易成為世界上最賺錢的行業。巨大的軍費開支使得蘇聯這個超級大國難以負荷,這個強大的帝國由此墮入貧困邊緣,最後分崩離析。

  戰爭和軍備競賽給人類生存的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據科學家估計,全球環境的惡化有10%—30%與軍事活動有關。各種常規、化學、核武器以及其他軍工用品的生產、試驗、維護產生了大量對人體健康和環境有害的廢物和放射性特質,污染了地球上的水、土壤、大氣。20世紀80年代末,美國軍方每年產生40萬至50萬噸有毒廢物,比全美最大的五家化工公司產出的廢物總和還多。核彈頭生產的每一個步驟都對環境具有嚴重威脅,約有1/4的核爆炸是在大氣層中發生的,它們散發了大量的放射性廢物、碎屑。據估計,美國消除核污染的費用將達24億美元,每枚核彈頭需花費200萬美元的除汙費。1977年聯合國一項預測表明,放射性塵埃已在世界範圍內造成8萬6千例新生兒殘廢,另有十五萬例早產死亡。(以上資料摘自《戰魂——從歷史透析未來戰爭》)

  面對當今世界如此龐大的尖端武器設備,人們不禁要問:到底誰是其中的罪魁禍首?武器和科學技術都是無情物,武器沒有意識,沒有善惡之分,不會自己發動,必須由人來操縱,它們都是政治家軍火商和戰爭狂的工具。如果人類都愛好和平互相友愛,那麼這些飛機、大炮、軍艦、導彈放在武器庫裡,無人去使用它們,也只是一堆堆廢鐵而已,只有人們內心可怕的惡念操縱著這些武器的時候,它們才會成為令人髮指的摧毀人類的武器,正所謂“魔由心造,妖本人興”。

  今天科學家們在發展科學技術、探索未知世界的同時,是否還應該瞭解善惡因果的道理?在探索物質世界的奧妙方面,科學家的才能可謂出類拔萃,他們對於自然規律的認識遠遠超過普通人,然而在人類自身身語意善惡因果方面,卻表現得那麼麻木和茫然。在狹隘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鼓動下,在金錢的利誘下,科學家們參與生化武器、核武器、太空武器的研製,他們心中未必有眾生平等、他人生命同樣不可侵犯的觀點。正因如此,他們被政治家、軍火商、戰爭狂所利用,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他人的工具,成為屠殺生命的幫兇,面對這個世界如此龐大如此精良的殺傷武器,眾多相關的科學家和科技人員又如何能逃避其中的責任呢?

  三、戰爭的本質

  1、戰爭來自我執、我所執

  為什麼在人類世世代代的歷史長河中戰爭一直存在?戰爭究竟源於何處?為此我們首先觀察人們內在的嗔恨之心。

  嗔恨來自對他人的控制欲望,人們往往要求他人的思想行為,能依從自己的意願而行,如果不順從己意,內心則難以忍受,好象針刺了一般,怨屈之意由此而生。如果這種委屈的念頭進一步加重加大,則會引起嗔恨憤怒。而另一方同樣有自己的意願,不願屈從他意,這樣雙方各執一端,唯己正確,不能冷靜相待,體諒忍讓,因此衝突在所難免。

  這時候的人成了“唯我至上”、“唯我正確”,只有順從自己的意願遵照自己的意圖才是正確的,他人的所作所為不是錯誤就是有缺陷。人內心的這個“我”字高高在上,什麼東西都不能去動搖它,都要為之讓道,所謂順我者亡,逆我者亡。在多生累劫的輪迴裡,人們的念頭和行為中充滿深深的難以移動的堅固我執,並將外境不論他人或者他物都執著為我所,他人、他物必須為我服務。

  當心中有了占有他人物品的欲望時,就會想方設法去謀取,如果雙方通過交易商量的方式難以達到目的,而自己對此物的占有欲又非常強烈,往往就企圖謀奪。對於另一方來說,假如不願輕易拱手相讓,這樣雙方之間的衝突在所難免。

  個人之間的爭鬥逐漸擴展起來,就會顯現出各種大大小小的鬥爭形式。從家庭成員之間的爭執到鄰里鄉親、單位同事的爭執,從黨派紛爭到宗教派別、民族、部落的鬥爭,再到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小到吵罵爭執械鬥,大至世界戰爭,鬥爭的形式越來越複雜,規模越來越大。個人爭端的放大化,就成為民族與民族、集團與集團、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戰爭的根源來自人們內心的嗔恨心和堅固的我執、我所執。

  當控制國家、民族、部落的上層社會和利益集團之間,為了各自利益產生了矛盾衝突,在和談無效或者根本不想以和談方式解決問題的時候,統治者通常以發動戰爭的方式來解決爭端。戰爭的發動者們總是懷著霸佔對方領土、資源、財富的動機,通過發動戰爭的方式進行掠奪,而置他人的死活於不顧。自古以來戰爭的規則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失敗者任人宰割,任人淩辱,歷史上經由戰爭產生了大量的殖民地和諸多不平等條約。

  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是為了爭奪領土、資源和人口而發生的,戰爭發動者認為只有以戰爭這種方式才能瓜分到殖民地,獲得他國的物質和人口資源,才能爭取到對地球的控制霸權。

  在當今世界超級大國的眼裡,唯有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才是最高形態,其他異類的生活則被視為野蠻落後低下,他們依仗經濟、軍事實力領先於世界各國,就以為可以控制世界,當對別國看不順眼的時候,就打著民主和人權的旗號對別國施加武力,這就是世間霸權主義的邏輯。

  2、戰爭源自分別妄念

  順我者成為朋友、同盟,逆我者成為仇人、敵國,人們依內心的分別念將此世間的人群劃分成同類和對立面,對於同類給予友情,對於異類則施以仇恨憤怒的火焰。這都是分別妄想。如果世上真有自性成立的仇敵的話,以往的仇人應當永遠是仇人,不可能變成朋友,然而事實表明,時過境遷,在同一者身上,朋友和仇敵的身份可以不斷變換,昔日恨之入骨的敵人往往變成合作夥伴。比如持不同政見不同意識形態的雙方,過去彼此是戰場上的死對頭,隨著時代的變遷、利益的轉換,也會重新握手言和重歸於好。

  隨著蘇聯的解體,昔日冷戰對陣的敵人突然變成了同伴。作為意識形態對立的東西方兩大陣營互相攻擊、仇視,都將洲際導彈對準了對方,人類的妄念製造了與自己勢不兩立的對立面。然而一旦因緣湊泊,風雲際會,這種意識形態的對立也可以突然化為烏有,消失得無影無蹤,標誌著東西方對立的柏林牆,一夜之間就倒塌了,這到底是歷史在捉弄人們,還是人們的妄念在愚弄自己?什麼是敵?什麼是友?現在人們回頭思考一下,往日的友敵之分只不過是意念的遊戲,人類有什麼理由對自己的同類恨之入骨,非置對方于死地而不可呢?除了人瘋狂的妄念之外沒有其他理由。

  一段時間過去之後,人們再反思過去時代的仇恨史,會發現那都是人的分別念在作怪,這些分別念荒唐可笑,但人們當時為什麼那麼投入那麼執著呢?人類為什麼屢屢受自身分別念的愚弄欺惑呢?難道不應該透過歷史的迷霧深深地反思嗎?

  在這個星球上,每個人的壽命是如此短暫,為什麼人類不去珍惜彼此寶貴的生命,而要製造各種武器想出各種理由來殺戮對方?人類的智力如此發達,以至於能創造出如今如此繁華的物質世界和如此尖端的高科技,為什麼人類不能運用自己的智慧冷靜地思考,在戰爭之外是否還有其他能解決爭端的更好途徑?人類既然有智力發展花樣翻新的武器,用來毀滅對方和自己,難道就沒有智慧來發展和平和友誼?

  思考題

  戰爭烏雲
  1、對於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你有什麼認識?統治者如何發起戰爭?
  2、對於“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這首古詩,你是如何理解的?
  3、有人熱愛軍事,希望自己成為一代名將,為此你有何看法?
  4、尖端科技一出現就被人利用去製造武器,請用你自己的觀點來分析其中的原因。
  5、當你看到仇恨的雙方握手言和,你有什麼感想?
  6、為什麼希特勒鼓吹戰爭侵略和種族滅絕,德國民眾趨之若鶩?這說明了什麼問題?
  7、對於製造生化武器、核武器、太空武器的科學家們,你怎樣看待他們的工作和他們本人?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