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諵譁001:開場白

  開場白

  關於《老子》與《莊子》這兩本書,在整個中國文化的體系上,所佔的份量非常之重,而且熟悉這兩本書的人也很多。歷代對《莊子》的注解更是不勝枚舉,不過,觀點與解釋各有不同。現在我們重新來研究的時候,首先要把《莊子》在中國文化歷史上的位置以及它所佔的份量,特別提出來,先作說明。

  我們都曉得,戰國的時候,所謂諸子百家的學術思想,非常蓬勃發達;有兩個人物為代表,春秋末期是孔子,到了戰國時代是孟子。當時的中國天下大亂,春秋戰國先後亂了三四百年之久。這是我們歷史上最混亂的時期,但是在學術思想方面卻是最發達的時期。不過有一個觀念,青年同學們要搞清楚,所謂學術思想最發達,並不是說學術思想最自由;那個年代無所謂自由不自由,而是各種思想蓬勃的自由發展。

  在春秋戰國的時候,文化與文字沒有完全統一,尤其政治體制所形成的諸侯各霸一方,造成了學術思想的歧異。但是不能否認的,這仍然屬於一個中國文化系統的學術思想。

  為人為己之爭

  我們看到《莊子》這本書,就可以聯想到《孟子》。在《孟子》這本書裡,從來沒有評擊過《莊子》;但是孟子頗為批判墨子及楊子。這兩人都是屬於道家的人物,墨子主張摩頂放踵,以利天下;也就是沒有自我,只有救世救人。由頭頂到足心,都可以犧牲了,以利天下;所以墨子是主張賢人的政治。楊朱的思想跟墨子剛好相反,他是徹底的個人自由主義者,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為什麼不為?因為每個人應該自己自尊,我不能拔一根毛有利於你,但是我也不想在你身上拔一根毛有利於我,各人自己管自己。

  這兩個人的思想,一個是絕對無我為公,忘己為人;一個是絕對為己的個人主義,自由主義。這是屬於哲學思想的大問題。事實上,天地間的人,沒有一個可以作到絕對的大公。譬如說,我們現在在這個十一樓,我們所照應的是這個樓上自己的人,下面同樓的人做什麼,我們不管,也沒有辦法照應。所以這個公,只在這個樓的範圍內。如果擴充一點,我們照應到台北市,但沒有辦法照應到整個台灣;能照應到整個台灣,也沒有辦法照應到整個的世界。所以所謂公,都是比較的,要說絕對為公,只能說有這個理念,而很少有這個事實。

  相反的,如果走楊子的路線,絕對為私好不好呢?也不可能。因為天下也沒有一個人可能絕對的為私。我的東西你不要碰,你的東西我也不會拿,做不到。如果說我的東西你不能碰,你的東西就是我的,倒有不少人是願意的。所以絕對做到自我為私,也不可能。孟子所評擊的這兩位,就是講這兩點。

  孟子代表儒家思想的為公,是可了解的,那是適當的保留個人一點自我與自私,是走中間的路線,屬於中庸之道;認為只有如此,社會才可以安定。孟子在他的著作中,批評了墨子、楊子,但是並沒有批評莊子。因此,有人認為莊子是在墨子之後,或者孟子是在莊子之前。這屬於歷史學術的考證範圍,我們不去深究。不過,有一點我們可以確定的,就是孔、孟的文化思想,是代表周朝的文化,是齊魯這個系統。尤其應該說是魯國系統,是北方系統的文化思想。

  溫柔敦厚與空靈灑脫

  我們中國人都唸過《四書》,為了要寫好文章必須要背《孟子》,更要背《莊子》。蘇東坡曾經說過,如要寫好文章,《孟子》與《莊子》,及司馬遷的《史記》,這三部書一定要熟背,才可以做大文章。《四書》的文章及它的文學境界,與《老子》《莊子》是兩回事,孔的文章孟的著作,敦厚嚴謹,也很風流。這個風流,不要搞錯了,不是浪漫!《老子》《莊子》是代表南方思想,是楚國的文化,它的文學境界是空靈灑脫的,後世認為,它又代表了道家。中國所謂道家的思想,同儒家思想,也是迥然有別的。

  老莊之後,所謂南方楚國,在中國文學上極負盛名。代表性的作品有屈原的《離騷》《楚辭》等。這一類的文章,與老莊都是同一系統,文章的氣勢與北方系統不同。表面上看來像是神經病說話,東一句西一句,像《莊子‧齊物論》所講的「吹」,這個字眼是莊子先開始用的。雖說是「吹」,但是他吹得非常有味道。千古以來,中國的大文學家,大思想家,表面上都罵《老子》《莊子》,實際上,每個人的文章,都偷偷在學他們。只有清朝這位文學思想家怪人金聖嘆,才公開提出來推崇,把《莊子》列入他的六才子書,就是《莊子》《史記》《離騷》《水滸傳》《杜甫律詩》《西廂記》。他認為這是中國六位大才子的著作。如果懂了六才子書,所有文章的技巧都學完了,這種說法也是很有道理的。

  我們現在說回來,《莊子》的文章思想是那麼汪洋博大,但當時被視為正統文化的是齊、魯文化。不過在《孟子》一書裡,卻很少提到過孔子,而在《莊子》一書中,倒有很多提到孔子的地方。表面上看起來,莊子是在罵孔子,實際上規規矩矩,莊子都在捧孔子,捧得很厲害。要了解這一點,就要懂得文學的技巧了。

  《莊子》這一部書,我們曉得它代表了道家,並且影響了中國幾千年文化和知識分子。它內在瀟灑,所講的人生境界,形成了東漢到南北朝三四百年間特殊的文化思想境界。更有意思的是,直到現在我們仍然受到它很大的影響。

  從容瀟灑的人們

  舉例來說,東漢末期的三國時代,當時蜀國的諸葛亮,文武兼備,出將入相。但是,歷史上描寫也好,唱戲表演也好,他沒有穿過軍服,始終穿一件長袍,頭上繫上了一條逍遙巾,這是名士派,書生的代表。他手裡拿了一把鵝毛扇,悠哉遊哉,這是我們歷史上塑造的一個人物,非常美。在前方打仗的時候,諸葛亮坐在一個人推的車子;去過四川的都曉得,那種車子,四川人叫雞公車,是一個輪子的,推的時候嘎嘰嘎嘰的響。諸葛亮坐在車上,一面搖扇子,一面指揮部隊打仗。杜甫在詩中描寫他:「萬古雲霄一羽毛」,風度極端的瀟灑、高超。仔細研究這幾百年的情況,不管是政治、軍事、社會、教育,都是這種風氣,也就是老莊思想影響所造成的。

  除了諸葛亮以外,南北朝時代很多都是類似的作風。譬如晉朝一位名將羊祜,他幫助司馬炎統一 了中國。這位羊祜,在前方當大元帥的時候,有名的是「輕裘緩帶」。像這樣一個上將軍,在前方作戰指揮的時候,居然是「輕裘」,穿的就是冬天的皮袍,並不穿軍服。「緩帶」,就是古代文官武將,腰裡拴的那個皮帶。有事的時候,拴緊一點,平常都鬆鬆的掛下來。就是在京戲裡看到的那個腰帶,掛在肚子以下,這就表示「輕裘緩帶」,是很舒服的。京戲唱到周瑜、關公時,半邊穿的窄袖子,那是武將的袖子,另半邊大袍子,衣服掛得很大,這樣一個人代表的是文武雙全;一半是文人的代表,輕裘緩帶,一半是武將的代表,窄袖是準備拿刀作戰的。戲台上是如此,古代的衣冠也就是這樣穿法,因為古代是文武合一的。所以很多讀書人,外面穿的是長袍,碰到作戰的時候,長袍一脫,裡面就是武裝,而且隨身都帶著劍的。劍露出一半表示可以打仗,要讀書寫文章,我也可以,就是這麼個味道。

  南北朝的歷史,讀起來很有趣,那些人物在前方作戰,都有些悠哉遊哉的味道。另一個南北朝有名的謝安,淝水之戰,打敗了符堅八十萬大軍的時候,當接到了前方勝仗的報告時,他正在下棋,但一動都不動,實際上他心裡高興極了,表面上要表示莊子的逍遙和輕鬆。等到棋下完了,立刻跑到房間去,跑得太急連鞋跟都跑掉了。可見他外表從容逍遙,內心仍極興奮。

  另有一個古代考功名的父親,考了一二十年也考不取,後來有一次跟兒子一起考,放榜時,這個父親很緊張,就跑到房間洗澡,兒子在外面喊道:「爸爸!我考中了。」父親在裡頭洗澡回答說:「小小的一點功名,考取了有什麼了不起,緊張什麼!」兒子接著說:「爸爸,你也考取了!」他爸爸「啊!」了 一聲把門一開,衣服都忘記穿,光著身子就跑出來了。

  我們看到過去的好多考試做事,那些假裝從容,也是這個文化的一種反面形象,許多學者文人,不管他的從容是真是假,都是受了《莊子》的影響。

  外篇雜篇的影響力

  《莊子》一書分〈內篇〉〈外篇〉及〈雜篇〉。〈內篇〉只有七篇,有學者們考據,認為〈內篇〉是真正莊子自己所寫,〈外篇〉同〈雜篇〉則靠不住,認為是後世人加上去的。〈內篇〉固然非常有名,但是大家忘記了,對中國文化影響最大的卻是〈外篇〉與〈雜篇〉,而不是〈內篇〉。所有中國作皇帝的帝王之學,軍事學、謀略學、作戰的謀略、做人的謀略,都是〈外篇〉〈雜篇〉的影響。歷代大政治家,創業的人物,甚至如曹操等一般人,明顯看得出,都受了〈外篇〉的影響。〈外篇〉影響了我們中國文化幾千年,是所有一切謀略學的鼻祖。除此之外,它對我們人生的啟發,修道上的啟發,也非常巨大,這一點要特別注意。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莊子諵譁》)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