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諵譁‧逍遙遊006:境界的差別

  大風高飛

  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天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

  「今」字有人主張照原文讀今;古書主張加一點,就是命令的令,所以我讓大家知道,兩方面都可以解釋。他說這個大鵬鳥要飛的時候,非要有風不可,如果風力不夠,兩個翅膀都沒有辦法展開,就飛不起來。大鵬鳥飛到九萬里高空以上,大氣層都在牠下面。莊子是很科學的,學過航空學的人都懂,飛機要起飛,風向不對不能起飛;亂流中間不能起飛,直升飛機會掉在那個亂流中。飛機碰到亂流,趕快要往上飛,要超過那個亂流。鳥要起飛,下面要靠風力,風力愈大,起飛的時候愈容易,翅膀快速一打,就起飛了。假使我們將來修道修成功,要起飛也一樣,也要藉一下風力,就可以飛起來了,這是同一個道理。

  拿這個道理比喻人生,你要想事業成功,就要本錢,本錢就是你的風。有許多青年,要這樣,要那樣,講了半天你有資本沒有?一點錢都沒有,你就是沒有風,當然飛不起來。那你就乖乖的在家裡打坐吧!不要飛多好呢!要想飛就要培養這個風力,風力愈大,飛得愈高。所以,年輕人要想做一番事業,你的學問,你的能力、才智都要去養成,那就是你的風。風力愈大,愈能飛上九萬里的高空,往下面一看,就是所謂的馳騁天下,天下萬物都在你的下面,非常渺小。那個時候,你已經不覺得自己偉大了,沒有偉大可講了。

  在高空上看下面,如果有個英雄站在那裡,穿著長袍,弄個大刀在手,你在高空上還以為這個小孩子不知幹什麼的。你想想那個境界,那種人生境界有什麼意思!如果在高空上,看兩個人在下面吵架,就像看到兩個螞蟻打架,說不定拿指頭一捏,就把他兩個解決了。試想想這個人生境界!這其中一層一層的道理還多得很!都是禪宗的話頭。下面接著講:

  因為風力這樣大,所以這個大鵬鳥飛上去了,背對著青天。青天有多遠呢?「而莫之夭閼者」,不曉得多遠!無量無邊!在這樣一個空靈的環境中,牠才「圖南」,才可以到達南極。道家講南極是長生不老之地的象徵,所以稱壽星為南極仙翁。這個大鵬鳥飛的環境,有這麼空靈,才有這麼樣的成就。如果一個人的思想,器度不空靈,那就完了,等於那個杯子在小坑的水裡當船,永遠動不了。有高遠的、空靈的境界,才可以在這個人世間,這個宇宙裡,自由自在的飛,才能得到逍遙,否則那是消耗的消,發抖的搖,消耗完了,只好發抖了。莊子所謂的逍遙,是真逍遙,讀了《莊子》這本書,自己的胸襟就會高飛擴大。

  記得二一十年前有一個人,地位也很高,他從南投來看我。他講話都是「哼」「哈」的,所以我們叫他哼哈二將。他說最近煩惱得很,打坐也解決不了問題,怎麼辦?我就建議他讀《莊子》,後來他告訴我,讀了《莊子》舒服極了,有個解脫之感,現在也不哼也不哈了。

  大鵬與小鳥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槍榆枋,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

  蜩就是個蟲,什麼蟲呢?知了──蟬。莊子講每一個東西,都提到物化,中藥裡頭有一味藥叫蟬蛻,這個知了夏天在樹蔭裡叫得很好聽,牠在夏秋變化脫殼而出,留下這個空殼殼,我們叫它蟬蛻,用來做藥。喉嚨啞了,蟬蛻可以退火,可以像知了一樣出聲。還有學鳩,是一種小鳥,小蟲與小鳥都沒有看到過大鵬鳥,只聽人家說過這麼一件事。小鳥與小蟲聽了大鵬鳥的事就笑,那個大鵬鳥真多事,何必飛那麼遠,到南極去呢?像我啊,「決起而飛」。

  注意莊子的文章,像大鵬鳥飛是「怒而飛」,飛得很高,小鳥是「決起而飛」,就是「咚」一聲飛過去了,「咚」一聲又跳過來了。我們形容一個傢伙,「咚」過去了,這一聲就是形容飛也飛不遠,對不對?如果形容大鵬鳥,「咚」一下到南極去,就不對了。所以,形容辭很有關係,怒而飛與「咚」而飛不一樣。決起而飛,就是「咚」而飛,小鳥也很得意自己的「咚」而飛。「槍榆枋」是從這棵小樹,飛到那個草上來,也很遠嘛!從這個樓上飛到後面,一下子就飛過來了,也很痛快。「時則不至」,萬一我飛不到,掉下來,「而控於地而已矣。」不過是掉在地上而已,也跌不死,這就是小鳥的飛。

  一隻老母雞,被我們趕急了的時候,也會咕咕咕!牠也「咚」而飛,飛個兩三步,就到前面去了。牠也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覺得自己很偉大。人生境界那麼多的不同,所以,小鳥笑那個大鵬鳥,這個老兄多餘嘛!「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飛個九萬里到南極去幹什麼呢?

  莊子就講這麼一段,不說了,沒有了,只告訴你,這個小鳥笑大鵬。大家注意啊!大家不要做小鳥,世界上有些了不起的人,當他沒有出頭的時候,有人對他東笑,西笑,就是小鳥的胸懷,歷史上看到很多。唐朝末代,篡國竊位,開啟殘唐五代號稱梁朝的皇帝朱溫,還沒有當皇帝的時候,可憐得很,媽媽帶他三兄弟給人家幫傭,他自己也要幫人家做事。那個老闆天天罵他,你這個傢伙,個子大大的,一天做工也懶得做,光吹牛。朱溫被他罵氣了說,你們這些田舍翁,鄉巴佬,光曉得蓋房子買財產,那曉得我們大丈夫之志!那個老闆就要打他。老闆的媽媽看了說,不能打,這個傢伙前途無量,要好好對他。那個老闆就如同小鳥一樣。這個老太太就問朱溫,你這樣不肯做,那樣不肯幹,你究竟想幹什麼?他說,你最好給我打獵的武器,我去山裡頭給你打獵!弄點好野味給你吃吃。老太太說,好吧!你要什麼,統統幫忙你。所以朱溫後來當了皇帝,把老太太同自己的媽媽一起接來,就是為了感謝她。而對那個老闆,恨不得把他宰了,這個傢伙,眼光那麼小,看不起人。所以大家看人,眼光放大一點,不要變成這個小鳥。這一段,莊子不詳說,我就拿歷史故事說出來了。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莊子諵譁》)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