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諵譁‧逍遙遊002:怎樣才能逍遙

  逍遙遊 第一

  逍遙解脫的人生

  現在我們先開始研究第一篇逍遙遊。逍遙兩個字,並不是西門町那個洗澡的地方逍遙池。不過,那個逍遙池也有一點取《莊子‧內篇》的意味。在中國文化裡,逍遙這兩個字,是莊子先提出來的。我們現在常說,人要逍遙逍遙,這個逍遙,常常是指修道人的理想,如何去逍遙,等於學佛的人,要求得解脫一樣。在我看來,許多修道人,不但不逍遙,並且看他們愈來愈苦。那些修道打坐的人,又吃素,又守戒,這樣那樣,這叫做道嗎?看他是一點都不逍遙。學佛的人也是一點都不解脫,你說這是何苦呢?所以我們看了《莊子》的題目,特別要注意。

  《莊子》第一篇提出來逍遙遊。逍遙是逍遙,遊是遊。因為逍遙,才可以遊。借用佛家的觀念,人生能夠解脫,才能夠得遊戲三昧,才敢在人生境界裡遊戲。如果人生不得解脫,這個人生根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如何能夠逍遙呢?從哲學觀念來講,什麼是人生?我們可以給一個答案,就是痛苦的累積叫做人生。那麼,痛苦如何解除呢?就是要得到逍遙的解脫,也就是莊子所提出來的逍遙遊這個東西。〈逍遙遊〉全篇的內涵,首先就是人生要具有高見,就是普通我們講見地,見解、眼光、思想。一個人沒有遠見,沒有見解,如想成功一個事業,或者完成一個美好人生,是不可能的事。後來中國的禪宗,也首先講求「具見」,先見道才能修道,如果修道的人沒有見道,還修個什麼道呢?等於說我們見到了金子,才想辦法把金子做成東西,如果連黃金都沒有看到,只在那裡瞎想,有什麼用!不僅是修道人必須先要見道,就是普通人也要真正了解了人生,才能夠懂得如何作一個人。所以,莊子首先提出來「具見」。

  具見和比喻

  那麼具個什麼見呢?逍遙遊裡告訴我們,具個解脫的見。人生不要被物質的世界,現實的環境所困擾,假使被物質世界所限制,被現實環境所困擾,這個人生的見解已經不夠了。剛才我們講,人生是痛苦的累積,那是指普通人,如果能夠具備了高遠的見地,如果不被物質世界所限制,如果不被人生痛苦環境所困惑,則人就可以超越,就能夠昇華。

  這一篇裡有兩大重點,八九處的譬喻,告訴我們人生以及真正的修養方法。談到莊子的比喻,我們知道,世界上最高深的道理,與人的感情一樣,是沒有辦法用任何言語文字表達得出來的。我常說人與人之間有誤會,只因言語文字不能充份表達。當一個人的情感,沒有辦法表達出來時,只好哭!因為一個人哭了,別人才知道這個人多情、傷心!他不哭,我們就不知道他的情感。不然就哈哈大笑,笑得昏過去了,別人曉得他高興,高興死了嘛!這個道理,也就是人生的哲學。

  另外也有最高明的辦法,把不能表達的東西,轉個彎,用譬喻表達。所以世界上,最高明的幾個大宗教家,如釋迦牟尼佛以及耶穌,都是善於用譬喻的。莊子也常用譬喻,因為有許多地方,不用譬喻無法表達。譬如說一個人很漂亮,漂亮到什麼程度呢?比楊貴妃還漂亮,楊貴妃究竟有多漂亮,我們也沒有看過,不過拿那個來譬喻,就說明了那個漂亮的程度,這樣旁人就懂了。所以莊子的逍遙遊有兩個重點,用很多的譬喻,第一個重點是具見,第二個是物化。

  物化 被化 自化

  物化是中國文化中一個大題目,道家認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所有的一切萬物,都是物與物之間互相的變化。譬如我們人,也是物化,是由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再變化出來那麼多的人。另外我們生命活著,是靠牛肉啊!白米飯啊!麵包啊!青菜蘿蔔啊!變化出來的。我們的排泄物又變成肥料,肥料又變成萬物,一切萬物互相在變化,而且又非變不可,沒有任何東西是不變的,這就是物化。所以,在道家的觀念中,整個的天地宇宙,是時空形成變化的一個大鍋爐,我們在這個變化的鍋爐裡,不過是一個被化、受化的小份子而已。我們只是宇宙萬化中,掉下來最小一點點的所化之物。大到宇宙,小至微生物,最初與永恒起能化作用的是誰呢?要把握那個能化的,把那個東西抓到了,就得道了,就可以逍遙了。不然我們始終還是被化的,我們做不了變化之主,做不了造化之主;要把握住造化之主,才能夠超然於物外,也就是超過了萬物變化的範圍以外。

  不過莊子也告訴我們,人也是萬物之一,人可以自化。在我們沒有得道以前是被化,如果有了具見──見道了,我們可以自化,可以把這個有限的生命,變成無限的生命,也把我們有限的功能,變成無限的功能。

  物化的道理,我們慢慢的再討論,在第二篇中告訴我們真正的變化是什麼。人類可以把自己昇華成一個超人,但是怎麼變成超人呢?超人就在最平凡中變;要做到這個,才真正達到了逍遙。我們先把這個原則把握住,再來討論。在座的諸位先生,諸位同學們,研究過《莊子》的很多,我現在只是報告我的意見而已。現在看原文。莊子有很多優美的文辭,也是非常高的文學境界。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莊子諵譁》)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