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一命好學佛——明倫月刊

●怡萱

  波斯匿王有個大臣名叫師質,他的財富多得無法計算。由於他得度的因緣到了,舍利弗尊者便為他說法。師質聞法之後,不再貪戀榮華富貴,渴求出家,把家業都交付弟弟,自己剃除鬚髮,穿上袈裟,到深山裡去坐禪修道。

  師質的夫人思念丈夫,悶悶不樂。師質弟弟看到嫂嫂如此想念哥哥,恐怕哥哥因此還俗回來奪取財產,就以五百金錢雇了一位盜賊首領,要他取師質的人頭。

  賊首收了錢,就到山中來找師質,師質問他:「我只有破衣服,什麼都沒有,你為何找我?」賊首說:「你弟弟雇用我來殺你。」師質請求說:「我剛出家不久,還不了解修道的方法,等我見了佛,稍微了解佛法,你再殺我好嗎?」賊首不肯,因為他今天一定要回去覆命,師質只好舉起一隻手臂,懇求:「我這隻手臂讓你砍下,你對我弟弟就有交代了,請你留我一命能夠見佛。」於是賊首就砍下師質一隻手臂。

  師質拖著受傷的身軀,苟延殘喘去見佛。佛開示他:「無量劫來,你斬了他人無數的頭、四肢,所流的血比四大海水還多,被你殺害的骨骸,堆積起來比須彌山還高。那些受害人所流的淚水,超過四大河的河水。你吸母親的乳汁,多過所有的江水、海水。眾生只要有身體,都必須受各種苦,這都是從自己的業力習氣來的。你應當思惟八正道。」師質聽佛開示,豁然開朗,心開意解,立即證得阿羅漢果,便捨身命,入了涅槃。

  賊首把手臂交給師質的弟弟,師質的弟弟就拿手臂去見嫂嫂,告訴她:「妳常說妳思念前夫,這是他的手臂。」師質的夫人哭得很傷心,拿手臂去見波斯匿王。經過鑑定,證實這是師質的手臂,波斯匿王下令殺了師質的弟弟。

  比丘向佛請教:「師質今生被斬手臂,前世做了什麼惡行?今生能遇佛,證得羅漢果,前世修了何種德本?」

  佛告訴他們:「從前波羅奈國有個國王,叫做婆羅達王,有一天他到山林裡打獵迷了路,只見草木參天,找不到出路。他只好繼續往前走。不久,他看到一位辟支佛(案:自觀飛花落葉而悟聖道者),便問:『我迷路了,應該怎麼走出去?我的軍隊、隨從在哪個方向?』這位辟支佛,因為手臂長了惡瘡,無法舉手,便用腳向他指示路徑。

  國王看了,心裡非常惱怒,想:「你是我的人民,見到我不但不站起來,還用腳來指示我!」便拔刀斬斷他的手臂。

  辟支佛想到國王若不悔過,將受重罪,無有出期,立刻飛到空中,在國王面前展現種種神通變化。國王一見,嚇得跪下來,大哭失聲,苦苦哀求辟支佛接受自己懺悔罪過。辟支佛接受他懺悔之後,就入了涅槃。國王造塔供奉他的遺骨,不但天天以花香供養,還常常在塔前懺悔罪過,發願求道。

  當時的國王,便是現在的師質。因為斬了辟支佛的手臂,五百世中常因斷臂而亡,一直到今世。由於他誠心懺悔,所以沒有墮地獄,還能度脫成就阿羅漢果。

  佛開示大眾:「一切殃福,終不朽敗。」一切罪福皆有因果,不論經過多久,一定會有報應啊!(出自《菩薩本行經》)

  (轉貼自明倫月刊資訊網第430期:http://www.minlun.org.tw/t430/t430-4-14.htm)

  經典原文: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佛尊弟子名舍利弗,晝夜六時,常以道眼觀於眾生,應得度者輒往度之。王波斯匿有一大臣,名曰師質,財富無量,應時得度。時,舍利弗,明日晨朝著衣持缽,往詣其家而從乞食。於是師質見即作禮,問訊請命入坐施設床座飯食。時,舍利弗,食訖澡手漱口,為說經法:富貴榮祿眾苦之本,居家恩愛猶如牢獄之中,一切所有皆悉非常,三界尊貴猶如幻化,五道生死轉貿身形無有吾我。

師質聞法心意悚然,不慕榮貴不樂恩愛,觀於居家猶如丘墓,便以居業一切盡以以付其弟,便剃鬚髮而著袈裟,便入深山坐禪行道。其婦愁憂,思念前夫不順後夫。後夫問言:「居家財產珍寶甚多,何所乏短常愁不樂?」

其婦報言:「思念前夫是以愁耳。」

其夫復問:「汝今與我共為夫婦,何以晝夜思念前夫?」

婦復答言:「前夫心意甚好無比,是以思念。」

其弟見嫂思念,恐兄返戒還奪其業,便語賊帥:「雇汝五百金錢,斫彼沙門頭來。」

賊帥受錢,往到山中見彼沙門。沙門語言:「我唯弊衣無有財產,汝何以來?」賊即答言:「汝弟雇我使來殺汝。」沙門恐怖便語賊言:「我新作道人,又未見佛不解道法,且莫殺我!須我見佛少解經法,殺我不遲。」賊語之言:「今必殺汝不得止也。」沙門即舉一臂而語賊言:「且斫一臂,留我殘命使得見佛。」時,賊便斫一臂持去與弟。

於是沙門便往見佛,作禮卻坐,佛為說法:「汝無數劫久遠以來,割奪其頭手腳之血,多於四大海水,積身之骨高於須彌,涕泣之淚過於四海,飲親之乳多於江海,汝從無數劫以來不但今也。一切有身皆受眾苦,一切眾苦皆從習生,由習恩愛有斯眾苦,癡愛已斷不習眾行,不習眾行便無有身,已無有身眾苦便滅,唯當思惟八正之道。」於是沙門聞佛所說豁然意解,即於佛前得阿羅漢道,便放身命而般涅槃。

賊擔其臂往持與弟,弟便持臂著於嫂前,語其嫂言:「常云思念前婿,此是其臂。」其嫂悲泣哽咽不樂,便往白王。王即推挍,如實不虛。便殺其弟。

諸比丘有疑,問佛:「而此沙門前世之時,作何惡行今見斫臂?修何德本今值世尊得阿羅漢道?」佛告諸比丘:「乃昔過去世波羅奈國,爾時,有王名婆羅達,出行遊獵馳逐走獸,迷失徑路不知出處。草木參天,無餘方計而得來出,大用恐怖,遂復前行,見一辟支佛。王問其言:『迷失徑路從何得出?軍馬人眾在於何所?』時,辟支佛臂有惡瘡不能舉手,即便持腳示其道徑。王便瞋恚:『此是我民,見我不起,反持其腳示我道徑?』王便拔刀斫斷其臂。時,辟支佛意自念言:『王若不自悔責以往,當受重罪無有出期。』於是辟支佛即於王前,飛昇虛空神足變現。時,王見之以身投地,舉聲大哭悔過自謝:『辟支佛!唯願來下受我懺悔。』時,辟支佛即便來下受其懺悔。王持頭面著辟支佛足,作禮自陳:『唯見矜愍受我懺悔,願莫使我久受苦痛。』時,辟支佛便放身命入於無餘涅槃。王便收取耶旬起塔,花香供養,常於塔前懺悔求願而得度脫。」

佛言:「爾時王者,此沙門是。由斫辟支佛臂,五百世中常見斫臂而死,至于今日。由懺悔故不墮地獄,解了智慧而得度脫成阿羅漢道。」佛告諸比丘:「一切殃福終不朽敗。」 諸比丘聞佛所說,莫不驚悚,頭面作禮。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