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法師講述三界天人

  天道有欲界、色界、無色界,欲界天是秉十善業道而輕升的。這個輕重說得很好,我們人在喜悅的時候、心情很好的時候,這個身很輕快;人在憂慮煩惱的時候,這一身就像重擔一樣,這是我們能體會得到。煩惱憂慮時身體非常沉重,心情也沉重,身體也好像是有幾百斤重的樣子。重就往下墜,輕就往上升,所以人心善、行善,身心輕快,他往上升。單單修十善業道最高的生到忉利天,這些事實真相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想在一生當中,來生、生生世世都得福報,你要懂得福報是從哪裡來的。看到世間人有福報,他福報從哪裡來的?福報是果,果必有因,所以你要找它的因。如果繼續不斷在修因,我們知道他來生還享福,後世還享福,他的福報享不盡。如果前世修的福報,這世享福迷了,不知道再修福,那就很可憐!福報這一生享盡了,來生就沒有福報。世間迷的人多,覺悟的人少,尤其善惡的標準你要清楚、要明白。《了凡四訓》就講得很清楚,什麼是真善,什麼是假善,什麼是圓滿的善,什麼是偏在一邊的善,什麼是大善,什麼是小善,這總得要搞清楚,自己才知道怎樣修學。明白的人修大善、修真善、修圓善,果報圓滿,這都是「事在人為」。

  忉利天再往上,除了修十善之外還要修禪定、還要修四無量心。四無量心是慈悲喜捨,你要沒有慈悲喜捨,縱然行善最高也只能到忉利天,向上就沒分。於是我們想想自己的前途,要記住我們在人世間的時間很短暫,一定要曉得,就好像住旅館作客,在這裡觀光旅遊幾天就走了,這個地方風景再美好你帶不去,一草一木你都帶不走,這是事實真相。諸位都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來也空空,去也空空」,你們都知道,也都會說,為什麼這個世間和一切諸法你還要留戀、你還要執著?這是對於來去空空的事實真相你只會說,並沒有真正搞清楚,真正搞清楚你自然就徹底放下,起心動念、一切作為利益社會大眾,這是修福。佛說得好:「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我們多做善業,多做好事,善業你會帶走,幫助你超生,幫助你生天,你會愈升愈高,道理在此地。你若造惡,你就往下墜,愈墜愈下。這是覺悟的人與迷的人,他們的思想、見解、行為不同。這個道理不難懂,這是佛法裡面最淺顯的道理。

  你修定,定沒修成,有一點定功還不到家,在佛法講是「未到定」。你比平常人有定功,你與色界天比,你的功夫跟他差得很遠,但總是有點定功。你有慈悲喜捨,你才能夠生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生欲界上面四層天,這些天福報一層比一層大,享受也是一層比一層殊勝。你的財、色、名、食、睡欲望沒有斷,換句話說,你對財色名食睡還有貪心、還有執著。但是執著、貪心愈往上去愈薄,雖然薄了,但不是沒有,像「他化自在天」欲望很微薄了,但他不能夠超越欲界。對於欲的念頭,定功深則能完全伏住,財色名食睡在面前能不動心。諸位要知道,不動心,不是你的欲斷了,是你伏住了,定功很深伏住了。你有這種力量,你就生到色界天,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看你定功的深淺,定功愈深就愈往上超生。所以佛在經上常常教導我們,這個話講得太多,學佛的人都聽說過,經典也常讀過,「財色名食睡是地獄五條根」,你對這些東西有嚴重的執著和貪愛,你必定往下墮落。

  世尊教導弟子在這個世間建立道場弘法利生,要用什麼心態?他老人家說得很好,「水月道場,夢中佛事」。道場有沒有?有。月亮有沒有?有,是水裡面的月影子,你就曉得是假的不是真的。告訴你道場可不可以有?可以,但決定不留戀,因為有跟無是一不是二。佛事是什麼?講經說法,幫助一切眾生破迷開悟,這是佛事。再說貼切一點,我們自己的生活是佛事,生活是什麼?表演給眾生看,身做佛事,生活是佛事、工作是佛事,處事待人、一切應酬沒有一樣不是佛事,不僅僅是言教身教,身語意都是三輪弘教。身語意三輪都是法輪常轉,言語是法輪,身體也是法輪,起心動念也是法輪,這是三輪教化。你決定不著相,不但不執著,實在講連分別都沒有,這樣子才是即世間而超越世間,世間跟出世間沒有界限,它是一不是二。事上跟一切眾生和光同塵,沒有兩樣,這叫世間,心理上一塵不染叫出世間,出世間跟世間是一不是二。世間迷人貪著這些夢幻泡影之事,貪著就住世間,就沒有辦法超越,這是佛教導我們要如何生活與修持。

  欲斷掉了,斷是伏斷,不是滅斷,隨其功行淺深有四禪十八層天的差別;如果是滅斷,他就證阿羅漢果,超越六道了。這一類的眾生,雖然對於欲不分別、不執著,但是對於色沒有放下。色是色身,我們居住的環境,現在講的物質,認為這些萬物是實有的,還有微細的分別執著,沒有把色放下,他出不了色界。到四禪天定功再往上提升,悟性也隨之擴大,知道這個色不是究竟,於是對於這個色不分別也不執著,這樣就生到無色界。無色界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是純粹精神的世界,沒有物質,沒有身體,這個都捨棄掉了,在凡夫裡面他是高級凡夫。古印度的人做到,我們中國人有這個理想,但沒看到有人做到。誰有這個想法?老子有這個想法,我們在《道德經》看到過,他說:「吾有大患,為吾有身」,老子曉得,他說我有最大的憂患是因為有身體,沒有身體多自在。無色界天人就是老子這個觀念,他兌現了,他身不要了。

  隨其功行的淺深,無色界有四層天,達到最高的境界是非想非非想處天,經上講壽命是八萬大劫。壽命怎麼來的?定功,他的定力能支持那麼久。但是這個定功會失掉,八萬大劫時間到了,他的定功會失掉。他失掉之後,最高的地方則不能再突破,所以就往下降,還是繼續不斷的輪迴。諺語說:「爬得高,摔得重」,佛在經上講四禪天以上,跟四空天人多半墮地獄,他為什麼會墮地獄?到定功失掉的時候,他毀謗三寶。因為他自己覺得,他到那個境界就是大涅槃境界,永不退轉,不生不滅了,這一下還要退轉,他說聖人所說的話靠不住,這是假的,我到這個境界還要退轉,所以毀謗聖賢。這是謗法之過墮地獄,真的是爬得高摔得重。我們在六道裡搞些什麼?就是玩這些遊戲,升到頂點又下來,然後不知道到哪一輩子,又爬到那裡又墜下來,就是玩這個遊戲,玩得好辛苦,佛經講的「生死疲勞」,我們在搞這個東西,這是大錯特錯!

  (節自地藏經玄義講記第三集)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