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先生:什麼是封建

  邦國制度

  邦國制度的核心,是「封建」。

  這裡說的「封建」,不是「封建社會」或「封建主義」,跟「封建禮教」或「封建迷信」更是兩回事。其實迷信跟封建毫不相干,禮教前面冠以封建二字也是亂點鴛鴦譜。真正的「封建」,通俗地說就是「分封」,但叫「封建」更準確。因為不但要「封」,而且要「建」。封就是封邦,建就是建國。封和建,都是動詞。封邦建國,是動賓詞組。這是本來意義上的「封建」。

  先說「封」。

  封,就是「爵諸侯之土」。這是許慎的解釋,也是學界的共識。說白了,就是分封諸侯的時候,要給他一片領土,一個地盤。這片領土或地盤要有疆界,這就得「封」。具體做法,是在邊境線上挖溝,叫「溝封」。挖出來的土,堆在兩邊高高隆起,叫「封土」。土堆上面再種樹,叫「封樹」。種樹主要是為了加固隆起的封土,防止坍塌,同時也更醒目。至於那條溝,也有多用。它是疆界,也是渠道,平時蓄水養樹,澇時可以排洪。

  顯然,封的意義在「疆」,所以也叫「封疆」。封出來的政治實體,就叫「邦」。在古文字中,邦和封可以是同一個字,不過封是動詞,邦是名詞,相當於今天所謂「國家」,但又不能叫「國家」。因為在先秦,國是國,家是家,不能混為一談。而且春秋以前的「邦」,包括宋、齊、魯、衛、晉、燕、楚,嚴格說來只有「半獨立主權」。成為「獨立主權國家」,要到戰國。……

  不叫「國家」,叫什麼?

  邦國。

  邦國是最合適的稱呼。因為所有的「邦」,都包括城市和農村。城市叫「國」,城市加農村叫「邦」。邦是全境,國是都城,邦比國更準確。當然,邦與國也可以通用。叫「邦」,叫「國」,叫「邦國」,都行。

  邦國有大小。小一點的,是一個城市加周邊農村。因此,其國名往往從邑。這就是「城市國家」。大一些的,是一個中心城市為首都,再加若干城市和周邊農村,這就是「領土國家」。西周初年,大多數邦國都是城市國家。只有周例外,有豐、鎬、洛邑好幾個城市。……

  周,也是邦國嗎?

  也是。只不過,是最大也最高級的。周的國君稱「王」,因此是「王國」。而且,也只有周君可以稱王。其他邦國的國君,或為公(如宋),或為侯(如齊),或為伯、子、男,不等。但他們可以統稱為「侯」。因為侯是「有國者」,或「封藩守疆之殊爵」,也就是在邊疆保衛天子的人,所以又叫「侯衛」。侯是很多的,所以叫「諸侯」。等到戰國,諸侯們紛紛稱王,邦國制度就解體了。

  由周王國和諸邦國組成的世界,叫「周天下」。這個天下,跟秦漢以後的大不一樣。秦漢以後,是「一個天下,一個國家,一個天子,一個元首」。秦帝國和秦天下是合一的,秦天子也就是秦皇帝。這,就叫「帝國制度」。

  邦國制度則不同,是「一個天下,許多邦國,一個天子,許多元首」。天下只有一個,即「周天下」;天子也只有一個,即「周天王」。但在這個天下裡面,有許多邦國,比如宋公國、齊侯國、鄭伯國、楚子國、許男國這些邦國,都有自己的元首,而且不一定同姓。

  這樣的天下,怎麼能叫「王朝」?

  也只能叫「國家聯盟」,而且或多或少有點像英聯邦。只不過,英國不是聯邦的「宗主國」,女王也不「封建諸侯」。英聯邦的成員國,包括英國與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等,都是平等的,是「鬆散的聯合體」。周王國與諸侯國卻不平等,是「君臣關係」。周天子則不但「封」,而且「建」。

  我們的田野

  什麼是「建」?

  建,就是「建國」。它包括三個內容:授土、授民、授爵。

  冊封儀式是隆重的。祭壇由青白紅黑黃五色土築成,象徵著東西南北中。諸侯封到哪一方,就取哪一方的土,再摻和代表中央的黃土,用白茅包裹交到諸侯手裡。這就叫「授土」,表示諸侯擁有對那片土地的使用權。

  賜給諸侯的人民則包括三部分:本族臣僚、殷商遺民,以及封地上的原住民。當然,這主要是指魯、衛、晉、燕之類。其他邦國不一定有殷商遺民,原住民則一定有的,領導班子也一定是他自己的。這就叫「授民」,表示諸侯擁有對那些人民的統治權。這也是周人的一大發明。因為像這樣土地和人民並賜,殷商卜辭中沒有記錄。由此可見,只有周的封建,才是「真封建」。

  第三件事是指定國君,包括命名國號(比如宋、齊、魯、衛),發表訓示(比如《康誥》),賜予受封的象徵物(比如冠冕、禮器、儀仗)。這就叫「授爵」,表示諸侯相對獨立,權力合法,並擁有父死子繼或兄終弟及的世襲權。

  這三個程序意義重大。

  事實上,封邦建國必須授土、授民、授爵,表現出來的正是周人對「國家概念」的理解。儘管這個時候的邦國,還只是初級階段的「國家」,甚至不能叫做「國家」。但從此,土地、人民和領袖,就成為我們民族的「國家三要素」。比如新中國的讚美詩《歌唱祖國》,就是第一段唱土地,第二段唱人民,第三段唱領袖。這是周制度的深遠影響。

  現實意義也很明顯。授土和授民,表示周王才是全世界土地和人民的唯一產權人和法人;授爵,則表示他是所有邦國的最高統治者。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主權和產權都是周王的,諸侯只有財權和治權。

  但當時似乎沒人想那麼多。程序結束後,受封的諸侯個個峨冠博帶,珠光寶氣,煥然一新。他們率領部屬、族人、庶眾、臣妾,歡天喜地奔赴封區,定疆域,建社稷,封子弟,收賦稅,分田分地真忙。

  當然,最重要的是建立宗廟和社稷。宗廟祭祀列祖列宗,社稷則祭祀土地和穀神。這個祭壇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有土有穀就有民。所以,「社稷」便成為國家政權的代名詞。由此還誕生了一種建築制度,即國都的中央是宮殿,宮殿左邊是宗廟,右邊是社稷壇,叫「左祖右社」。

  分到的土地和人民也要整合。具體方案,是人民編組,土地分塊。先把一大片土地分成均等的九塊,中間一塊是「公田」,周邊八塊是「私田」。私田由按照血緣關係重新編組的農民「包產到戶」,但八戶農民必須先耕種中間的公田,才能再耕種私田。公田的收入,用於公共事務,這就叫「井田制」。……

  我們的田野,是這樣的嗎?

  不鑽牛角尖就是。整整齊齊規劃成井字形,周邊「封疆」,中間「阡陌」,每塊田地剛好百畝,當然並非所有地方都能做到。但「平均地權,公私兩利」,則是可能的。大夫和諸侯從公田獲利,更是可能。

  從象徵的意義講,井田制甚至也是一種「封建」。或者反過來把封建看作井田。天下之中的周王,封國之中的諸侯,就是當中那塊公田。

  但,為什麼說這種制度「本身就有維穩功能」呢?

  因為封建是一種秩序。

  封建是一種秩序

  封建制,把世界分成了三個層次。

  最高也最大的,叫「天下」。按照當時的觀念,它就是「全世界」,所以又叫「普天之下」。天下的最高領袖叫「天子」,即周王,也叫「周天王」。他是天底所有人共同的君主,叫「天下共主」。他的邦國是「王國」,他的族人是「王族」,他的家庭是「王室」,他的社稷則叫「王社」。

  次一級的叫「國」,也就是「封國」。封國的君主叫「國君」,其爵位細分應有五等,統稱則為「公侯」。所以,他們的族人是「公族」,他們的家庭是「公室」。他們的社稷,為人民立的叫「國社」,為自己立的叫「侯社」。

  再次一級的叫「家」,也就是「采邑」。采邑的君主叫「家君」,也就是「大夫」。大夫也是世襲的,叫「某某氏」,比如春秋時魯國的季孫氏、孟孫氏、叔孫氏。這也是「家」與「國」的區別:國君稱姓(姬姓、姜姓、姒姓、嬴姓),大夫稱氏。所以,大夫的族人是「氏族」,他們的家庭是「氏室」。

  天下、國、家,層次分明吧?

  這就是所謂「封建」。封,就是「劃分勢力範圍」;建,就是「釐定君臣關係」。為什麼是「君臣」?因為諸侯是天子所封,大夫是諸侯所立。前者叫「封邦建國」,後者叫「封土立家」。後一種「封建」,也是有青銅器銘文為證的。

  所以,諸侯是天子之臣,大夫是諸侯之臣。大夫對諸侯,要儘力輔佐,並承擔從徵、納貢等義務。諸侯的義務,則有鎮守疆土、捍衛王室、繳納貢物、朝覲述職等。當然,如果受到其他諸侯欺侮,也可以向天子投訴,天子則應出面為他主持公道。這是天子的義務。

  同樣,權利和權力也很明確。

  天子有封建之權,諸侯有再封之權,大夫沒有。也就是說,封到大夫,就不能再封。享有治權的,也只有這三級。不同的是,天子在理論上對周天下,在實際上對周王國,都有統治權。諸侯和大夫則只對自己的封國和采邑有權統治,但他們的治權既是理論上的,也是實際上的。也就是說,大夫的家,諸侯的國,都自治。大夫有權自行管理采邑,叫「齊家」,諸侯不干預;諸侯有權自行治理封國,叫「治國」,天子也不過問。但,大夫除了「齊家」,還有義務協助諸侯「治國」。諸侯也有義務在發生動亂時,奉天子之命擺平江湖,叫「平天下」。

  哈,三級所有,層層轉包,秩序井然吧?

  這就是「邦國制度」,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封建」。在這種制度中,周天子名義上是「天下共主」,實際上卻「虛君共和」。大夫的家和諸侯的國,則共同組成真正的政治實體,即「家國」。「家國」變成「國家」,要到戰國。秦漢以後,國家與天下合二為一,邦國就變成了帝國。從此,天下只設「郡縣」,不封「諸侯」,封建制壽終正寢。封建,是戰國以前的「國際秩序」。

  這樣的事,別的地方有嗎?

  沒有。周人的邦國制,不同於大多數文明古國的「君主制」,不同於古希臘的「民主制」、古羅馬的「共和制」,也不同於近現代的「聯邦制」或「邦聯制」,跟歐洲和日本的「封建制」也只有相似之處。與井田、宗法、禮樂相配套的封建制,是我們民族獨有的國家體制,也是周人的「制度創新」。

  創新是智慧的。井田制是經濟基礎,封建制是上層建築,同時也都是鞏固政權的手段。封建制把姬周和異姓、中央及地方捆綁在一起,井田制則把民生和民心、人民及土地捆綁在一起。農民不「離鄉背井」,豪酋不「犯上作亂」,閒漢們不「無事生非」,可不就「天下太平」?

  何況封建也好,井田也罷,都是秩序。有秩序,就不亂。但光有秩序,還不足以「維穩」,因為秩序可以破壞。那麼,周公及其繼承人「維護封建秩序,防止社會動亂」的辦法還有什麼呢?

  宗法和禮樂。

  (節錄自易中天先生《易中天中華史:奠基者》)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