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有分別影像的修法——觀(毗鉢舍那)

  「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者,謂由此故,修緣分別體境毗鉢舍那。無分別影像所緣作意者,謂由此故,修緣分別體境奢摩他」。

  這段最重要,特別把這一段標出來給你們講,你們現在修行打坐,這裏要發揮了。這裏你們當然看不懂,就算文字看懂了,佛法不行的也看不懂,應該給你們講的我會講。修行歸納起來有兩個法門。

  用有分別影像來修的,就是修觀,修毗鉢舍那;用無分別影像來修的,就是修止。譬如念佛,南無阿彌陀佛,一句一字的唸,就是有分別影像作意。唸咒子也是一樣,不管你修哪個密法,紅教、白教,紅觀音、綠度母、大威德金剛,修觀正見,都要有分別影像作意。譬如念佛,觀十六觀經,觀哪一相觀,就要以有分別影像作意,就是意識造作一個境界。譬如《參禪日記》那位老太太,她現在隨時能住在一片空,光明中,這個也是唯心造的。她今天的修持也屬於「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的境界,也就是修觀。

  所以由有分別影像作意,譬如念佛,一念,念念不斷,這一聲佛號,一念萬年,萬年一念,並不是說每一念都要「南無阿彌陀佛」。阿字唸ㄚ,不要唸ㄛ,ㄛ是下墮音,ㄚ是開口音,世界上各類眾生,乃至動物,生下來一開始講話是「阿」,先來這一聲,它是昇華音,阿字翻譯為無量無盡,唸阿彌陀佛這一句,就是無上大密咒,它本身就是咒。念阿彌陀佛念到後來,真念到了止觀,定境界一來,念頭都提不起來了。有些人念到念頭不起時,就說:「完了,我念佛念那麼久 念不起來了,糟糕呀!」我說:「你知道你念不起來。那不是念佛嗎?那麼笨。」

  所以你們注意,有許多念佛的人,到臨終時不懂這個理,不但不能往生,反而墮落。臨終時這一口氣不來了,一些助唸的人還高聲呼籲這臨終的人,勸他:「你趕緊跟我們唸阿彌陀佛,唸呀!唸呀!你唸呀!」。真差勁!這種助唸的人,真是埋葬人。氣與意是在一起的,一口氣快要斷的時候,你要他跟著你唸阿彌陀佛,怎麼唸得出來呢?現在就要了解什麼叫念佛?他心中那個時候沒有念,當你要他唸佛時,這個意思他懂了,那個就叫「念」啊!眾生笨呀!很多人都念到了,只是自己不通教理,不知道而已。

  念佛,等於肉包子打狗,妄念來就念阿彌陀佛,妄念來的多就可以大聲唸,肉包子打狗一樣,有去無回,然後唸到最後狗也不來了 肉包子也不要打了,這個時候才是「念」,是正念現前。你看〈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就曉得了,這個時候叫「淨念相繼」,這個時候沒有妄念,也沒得佛念,也不是昏沉,也不是散亂,是清清楚楚這一念就對了。這一念也是第六意識有分別影像作意,有分別的,你知道這個就是了。

  你們注意,將來接引臨終的人,千萬不要誤認出聲唸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才是念,這樣會害了他,害他失去了信心。你就說:「你現在知道了,一念清清明明,我唸佛你聽見了,這個就是了,你以這一念就往生了」。現代人不通教理,一堆盲人接引一堆盲人,以盲引盲的人太多了,所以佛法衰敗了。

為什麼觀不起來白骨

  所以像你們有些觀想光明的,有時候觀白骨的,都是有分別影像作意。你們為什麼白骨觀不起來?什麼原因知道嗎?因為你們觀白骨,一直想看見你們自己的骨頭,看得見嗎?這只是影像呀!定久了就看見了。懂了沒有?這不是傳了你們大法嗎?只要有這個影像就是了嘛!怎麼那麼笨呢!在影像一起來時,就是作意起來了;作意起來時,一念一止,慢慢……等到有一天,啪!一下,就可以到自己身心上來,身上白骨,五臟六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然後還要把它化光,化空了。所以七天證果,絕不是騙人的,就是你們理不通呀!每位佛都把他的寶貝告訴你了,是你看不懂,所以你不懂「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這句話的真實含義,偏要拚命看自己的白骨。有些活寶還拉腳趾頭看,然後說:我怎麼都觀不起來?當然觀不起來,因為那是父母所生的皮和肉啊!不是「影像所緣作意」呀!我花了錢買白骨架給你們看,就是叫你們留這個影像呀。現在懂了吧?應該觀得起來了吧?

  用「有分別影像」的觀法,多得很,「謂由此故」,譬如自己有病了,可以觀藥師如來或者是白衣觀音菩薩。有些活寶,我說了半天,連觀音都沒有影像,我是說你的第六意識的分別影像的觀音,是你意境上觀起來觀音影像,觀他楊枝淨水從你頂上洒下來,你的病沒有不好的。

  如果你說:這是我的作意與觀音菩薩什麼相干?自他不二啊!你就是他,他就是你。而且你自己作意這個觀音菩薩,或是藥師如來,一觀起來,一灌下來,他力加被你,病沒有不好的。告訴你就有這樣厲害,就是你們信心不夠。而且這分別影像作意多得很,但是要曉得,要它空就空,要它有就有,叫做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不然你就是口頭法師,沒有用。

  毗鉢舍那就是修觀的方法。也就是說,佛現在傳你一切觀想的方法,就是「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這是你所緣,你要注意。譬如你觀起來觀音菩薩,或者在前面,或在心中,這是所緣境。這個所緣是能緣起來的,這是「能」與「所」;能是什麼?暫時不談,現在只教你修法,你懂了修法就可以了。所以佛經一個字都沒有亂下的,是「所緣作意」,他並沒有說「能」作意。這個影像是什麼來的?是你作意所緣來的,這才是研究教理,不然怎麼說研究佛學呢?以後出去不要誤人子弟,說法度眾生,不能指錯路,不能以盲引盲。毗鉢舍那是修觀,什麼是觀呢?觀什麼呢?就是「有分別影像所緣作意」。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164.~P.169)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