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

  我抽出來南宋陳亮陳同甫的文章,他和朱熹同時代,比岳飛晚。陳亮跟誰最好呢?你們崇拜佩服的辛稼軒!他們很要好,陳亮是浙江金華永康人,他跟葉適反對朱熹這些單純講學問的,坐在那裏,對國家社會有什麼幫助啊!你看陳亮的話:「研窮義理之精微,辨析古今之同異」,你看這兩句話,現在學者做學問就是這樣,研究哲學、宗教、科學,專門談理論,研窮義理之精微,到了最精緻最微妙最高的程度,學問很好,會寫論文發表文章。辨析古今之同異,辯論、分析古代現代什麼都會。他把朱熹這班學者們,都批駁了。

  「原心於秒忽,較理於分毫」,他說你們這樣搞死學問的有屁用啊!原心,推究這個思想心理,呵!一秒一分,一剎那之間都把握。較理於分毫,寫的文章都是邏輯,分毫之間都很嚴密。

  「以積累為功,以涵養為正」,著書立說,論文積累一大堆。我常常說,我過去還帶博士班,我叫跟我的博士生,對不起哦,你們不能亂搞,不要讀書,去看小說,要畢業的時候,寫一本小說給我就通過。讀書研究這些幹什麼?我說寫博士論文很簡單,兩個要點:大題小做,小題大做。你研究什麼?我研究中國歷史之演變。資料那麼多!你讀得完嗎?研究中國歷史三年當中的演變就夠了!大題就小做。小題要大做,我研究這個月的事情,把外國的資料呀,蘇格拉底怎麼說呀,什麼人怎麼說啊,乃至焦晃怎麼說,朱校長怎麼說,都把它拿上來,有些書別人沒有看過的,你都把它列出來,很有學問的樣子。我說這樣沒有用啊!這就是以積累為功,堆起來就是一本書,一篇篇論文文章,這有什麼用?「以涵養為正」,自己那裏規規矩矩,講朱熹他們,「睟面盎背,則於諸儒誠有愧焉」,然後修養很好,走起路來衣服穿得端端正正,坐起來像個學者,面孔養得很好,盎背,背上駝駝的,很有學問的樣子。眼睛戴個八百度的近視眼鏡,多漂亮!他說這一套做學問的辦法,對不起,我對於你們很佩服,可是我做不到!「則於諸儒誠有愧焉」!

  他說我喜歡為國家社會做事業,尤其他要南宋出兵打仗,統一中國。「至於堂堂之陣,正正之旗」,正式研究軍事、社會、經濟的致用。譬如政府的行為就是要「堂堂之陣,正正之旗」,不能不陰不陽的,還有關聯的一句話「以正治國,以奇用兵」,都是最高的政治哲學。

  我們接著看陳同甫的話,「風雨雲雷交發而並至,龍蛇虎豹變現而出沒」,這是說社會的複雜變亂,等於颱風吹來,整個社會亂的時候,我拿出辦法,拿出計劃來,使整個國家社會安定。不管你是什麼壞蛋還是好人,整個社會演變的時候,我所講的學問,是可以安定天下的,這個才叫做真學問!

  「推倒一世之智勇」,他眼睛裏看你們一切都夠不上。「開拓萬古之心胸」,打開自己的胸襟思想,為這個國家民族社會建立一百年一千年的前途。他說如果這樣做學問,「自謂差有一日之長」,對不起你們諸位老兄,我們一對比,這個我做到,你們做不到!他就那麼講。哈哈!

  我引用他這一段,是希望你們國學院諸位同學記住後面,「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有這個心胸,有這個努力,紮實用功。…陳同甫…是南宋時的學者,是金華永康學派的代表人物,有大見解,非常的了不起。我們今天做學問,要注意他的話,要「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諸位做官的也好,做企業的也好。做學問的也好,應該有這麼一個氣魄,這是我們今天要走的路。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漫談中國文化》)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