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如果當時我在旁邊一點,你不得了了,你今天會飛過來了

  宏達跑來跟我說,丁師這個火氣還沒有下來,我就叫宏忍師趕快包藥吧。然後他告訴我,「丁師父,很有意思哎!」我說「什麼意思啊?」「他講他在達摩洞前面打坐,怎麼怎麼……」我說:「真的嗎?丁師,我們請你報告這個經驗。這個不是愛表現,是講實際的經驗。我告訴你,如果當時我在旁邊一點,你不得了了,你今天會飛過來了。好好,請你先講一下,我來點香供養,供養你一支香」。

  僧丁:我曾經出過車禍,被車撞了,腿受傷,現在已完全恢復。出了車禍以後呢,住了一個月醫院,正是非典(SARS)的時候。然後到一個下院裡養傷,養了一個月,回去沒事就鍛鍊腿,這個腿要鍛鍊,不鍛鍊恢復得很慢。所以天天鍛鍊,爬到達摩洞的時候,洞門口掛了一個牌子介紹,叫「五行朝天」,我以前沒學過,少林寺師父都知道,介紹達摩洞什麼「五行朝天」。

  南師:有圖嗎?五行圖?

  僧丁:沒有圖,只是文字,寫了一個介紹。我說試一試吧,以前沒練過,也沒試,也不知道是咋回事。這時候就想坐一坐,出過車禍以後,心情好像突然一下比以前冷靜了很多。在那裡打打坐,面對著這個東邊,這是上午的時候,太陽從那邊起,剛好有個石凳子,石板。我就在達摩洞那個牌坊旁邊,坐在那裡,就把腳疼的地方扳一扳,試一試。

  剛開始扳不上去,一扳上去坐了幾分鐘以後,就感覺這個手心、腳心像針一樣的扎,痛得很,扎得很難受。難受以後有光線,剛開始是點狀的,繁星一樣的,一點一點的往裡鑽,感覺骨頭裡癢得很,摸一下也不是皮膚癢,骨頭裡面酥酥的,癢癢的。慢慢慢慢地,它就成了那個毛細血管的那種,慢慢慢慢往裡跑一樣的。跑了以後呢,就成柱子了,特別是頭頂這一塊很明顯,頭頂這一塊是最敏感最敏感的,敏感得很。以後呢,剛開始好像是心窩這一塊,特別特別的是發脹,是最難受的,揪的,裡面像撐一樣的感覺。

  南師:沒有錯。

  僧丁:撐得很難受很難受,然後突然一下,不知道身體一下定住了,好像一陣風颳一下。

  南師:你都跳動了?

  僧丁:不是,突然坐在那裡一陣風颳一下,人動不了了。

  南師:呃,對對對對。

  僧丁:風颳一下人動不了了,然後肚子就成了光柱子,那個點,剛開始不是很清晰,帶黑色的,慢慢慢慢就變發灰,灰色的,以後就變那個藍色,慢慢慢慢,顏色也不斷的換,有五種顏色,然後,一起下來。

  南師:最後是變藍色的。

  僧丁:對,變藍色。然後往肚子裡,肚子裡始終有個現象,跟那個拉肚子一樣,咕嚕,呼呼呼,在裡邊像颳風一樣的。一會就不行了,肚子疼,小肚子特別難受,想下來又下不來,定在那裡了,動又動不了。

  當時很難受,慢慢就想動,害怕,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心裡很緊張。一緊張呢,心窩這一塊,就轉動起來了,像一團那樣的東西轉動,動動動,裡面在動,不停的動。手裡邊速度也快了,就感覺到那個力量很大,手就感覺光了很空,動不了。三五分鐘左右,就害怕,心裡有點緊張,一會兒工夫就出來了。二○○一年打坐的時候,小便出現很多顏色,有的紅色,藍色,黃色,各種各樣顏色。

  南師:對。身體皮膚有沒有冒斑點啊?

  僧丁:沒有,但像牙膏擠出來一樣,白色的,很黏稠那一種。

  南師:很重要,所以叫你報告。聽哦!丁師報告得很好,是一個經驗,所以要他重新講,我要給你們說明。像我昨天給你們講,修安那般那,真修禪定,這些都會經歷過的哦,這時,已經把六妙門擱到一邊去了。

  僧丁:昨晚上講,我有個感受,我這個入手,是因為我看的一本書,不知道是黃念祖老居士還是誰的,看了以後念佛,剛開始念的時候,感覺到念頭不是在心裡念,後來,好像看了黃檗禪師的《傳心法要》,之後念佛的時候,清清楚楚念佛就是「念」這個佛,從那一下突然好像轉了身一樣的。

  南師:沒有錯。

  僧丁:轉過身以後呢,突然之間這些東西,光點和以前不一樣,以前剛開始,各種各樣顏色,到後來光是一團,或是一片,整個都是,就呈現這個狀態。反反覆覆的,是這樣。

  南師:好!聽到啊!昨天給你們講的,都是這個原則哦。所以你們講辦禪堂,很重要哦,香板不是亂拿的,不要亂打。禪堂的堂主碰到這樣,很好的機會都錯過了。丁師父講的這個境界,真修行打坐、修定,必然都會來的。

  「十六特勝」講到知息入、知息出、知息長短,還有什麼?(答:知息遍身)丁師父剛才給大家講的這次經驗,可惜他是瞎貓撞到死老鼠,用禪宗祖師一句話,「靈雲一見不再見」,對不對?第二次沒有再碰到。

  真修行隨時到這裡,到了「知息長短、知息遍身」以前,就是這個境界,隨便你修定的哪個路都一樣。不管你念佛、修密宗,不管你參禪,不管百千法門,四禪八定是一條直線的路,大小乘必經過這個路,不然不叫做學佛修行了,身心一定起變化的。

  變化一來,有時候碰上,像他這樣碰上動不了。剛才講到十六特勝,知息遍身,他還沒有「遍身」哦,就發起來了。這個發起來不是鼻子的安那般那了,所以剛才跟你講,「息」有依種息、報風息、長養息三種。長養息,是我們呼吸往來,是後天的;他這個叫「報風息」發起來了,已經不是靠外來的呼吸。他當時的經驗沒有注意,在這個時候,鼻子的呼吸差不多已經沒有了,內在的呼吸起來,這是六妙門的「還」,回到胎兒的狀態胎息起來了,是自己本身的功能。這個起來,變化是非常大的。

  (按:
  我們現在鼻子能夠呼吸,這是後天的呼吸,後天生命的氣。我給古道他們講《達摩禪經》,這叫「長養氣」。——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達摩禪經》有秘密告訴我們,大阿羅漢的修行經驗,這個一呼一吸叫「長養氣」,保養用的,也就是安那般那。——南懷瑾先生《禪與生命認知初講》

  嬰兒在娘胎裡頭,七天一個轉變,成長成人,那個是「報身氣」,也叫做報身的業氣,有善業惡業,所以每個人身體不同。——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報身氣」。我們這個業報身體,在胎兒裡成長這個氣,那個時候只有臍帶,沒有呼吸,那個是報身氣,業報之身來的,是—種能量的變動。——南懷瑾先生《禪與生命認知初講》

  入胎的時候,這個精蟲跟卵子一攪變成胎兒,那個功能是「根本氣」。——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根本氣」,就是說男女那個精蟲卵子碰到的時候,有一股力量,那個氣是根本氣,是個動能,就是行陰,所以一共有三種氣。——南懷瑾先生《禪與生命認知初講》

  剛才丁師講,肚子裡頭咕嚕咕嚕,好像拉,還沒有拉,有時候這個情形起來,連拉一二十次的大便,最後拉的都是水了,拉一次舒服一次,那不是得病,是把你的身上的業氣統統清乾淨了。然後,他當時感覺到頭頂這裡,自然有一個光灌頂下來。

  僧丁:從頭頂上下去的時候是一柱,到這個身體之內啊,好像成兩柱一樣的,兩邊的顏色不一樣。

  南師:對對對,最後是藍色,所謂藍色是同青天一樣的藍。

  僧丁:對對對。

  南師:這就是中脈氣開始通了。好,注意啊!聽了你的經驗,你並不是想像的。

  僧丁:看到,能看到。

  南師:這些工夫是生命本來有的,你修持到了那裡自然來的,所以叫你們聽聽經驗。這一步過了以後,他當時就過去了,後來沒有再出現。要是經常如此,才知道「知息遍身」,慢慢把整個內在氣脈變化了,才到達「除諸身行」這一步,那麼一定是變成青藍色了。

  所以你們要主持禪堂,帶領後輩修行,他們工夫到哪裡,一看都要知道。像他那個時候,心裡有個緊張,自己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放也放不了,身體外表僵硬了,裡面變化很大。如果當下有個善知識過來人一點撥他,一接引他,再一放就好了,那境界就大了。這個時候需要香板輕輕一拍,告訴他放下!什麼都不管,你準備死吧!一切放掉。哇!這一下變化大了,馬上進入「除諸身行」,到達沒有身體的境界了。這都是實際的工夫,修行不經過這樣是不行的。所以修定做工夫要老老實實做,不是你去求的,想像是不行的。

  謝謝你,給大家一個經驗。…

  剛才丁師報告的,他那一天坐到達摩洞前的境界,你們都聽到了,他是用心意識來的嗎?不是。那他知道不知道呢?你們說!(答:知道)知道就是見聞覺知,一切現成具足的,也就是不起分別的本有的功能。如果妄念雜想不空,空性就不現前;但自性本自現前,自己認不得罷了。…

  剛才你們不是聽我跟丁師兩個對話嗎?他到的那個境界,我說你最後一個藍光下來,他說對。中脈是藍色的,所以中脈通了,你就一片光明,跟站在高山頂上,像喜馬拉雅山頂萬里無雲那個藍天一樣;也和科學家到了太空所見的那個境界一樣。所以藍天是青藍的;顏色是沒有究竟的黑,黑的不過是深青色。

  僧丁:下面是水一樣。

  南師:那個是偶然的境界。你為什麼當時看到水一樣的呢?下面的「水大」還沒有化開。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