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修習影像作意的關鍵

相關文章:南懷瑾先生:有分別影像的修法——觀(毗鉢舍那)
相關文章:南懷瑾先生:無分別影像的修法——止(奢摩他)

  關於修定做工夫方面,所謂止觀雙修,止觀是定慧之因,定慧是止觀之果。再解釋上次沒有解釋完全的「有分別影像作意」,及「無分別影像作意」。

修習影像作意的關鍵

  什麼是影像作意?譬如觀佛像,因為你對影像作意的道理沒有搞清楚,所以觀不起來。譬如現在你看到這一尊佛像,你不看的時候,意識裏也有這尊佛的影像啊!這就是影像作意。第一步意識裏先把這個影像留住,不管是泥塑或木雕,或繪畫的,都可以。

  你為何觀不起來佛像呢?因為你一觀佛像的時候,就想那佛是活的,同我們的肉身一樣,還最好能摸摸你的頭,所以觀不起來。你的父母在外地,不在你身邊,你想父母現前來抱你,做得到嗎?(同學答:做不到)。但是你心中是不是有父母的影像?(同學答:是)。把世間法的父母影像換成佛像,留在意識境界上就對了。當你打坐時,在第六意識的獨影意識境界上,這個影像出現的時候,不管影像在上,在下,在內,在外,只要把影像留住就對了。

  留住這個影像時,等於畫家構想一個畫面,那根本是一個幻想,但是他有這個影像。一個詩人想一首詩,「雲淡風輕近午天……」一面想像,頭一面在搖,人都到詩中畫的境界去了。把這個影像永遠留住,影像有帶質的作用,心念得止,慢慢第六意識止了,止了以後,直到意識清明了,自然身心兩個會配合。觀白骨、觀佛像、觀字輪都是這樣。

  你們試試看,影像作意,一用心就不行,要很自然的。你曾想過爸媽,一想影像就出來了,那個就是影像作意。即使沒有影像,這一念已是影像作意了。會了吧?譬如觀佛眉間白毫相光,也可以觀這個光,一觀白毫相光,把這個影像止住,雖然妄念也有,但不相干。夾山禪師的兩句話:「龍銜海珠,游魚不顧」,懂了吧?影像作意,止在這裏,妄念思想是有,那是游魚,不要顧,始終只顧這個海珠,懂了吧?會了吧?你不會我也當你會,不然我很難過。

  影像作意有了,這裏頭就有一個問題,你們想想看有沒有問題?佛經上記載,佛弟子們會問那麼多問題,所以會問還不錯,連問題都不會問,怎麼學嘛!學問,學問,要學要問,現在我代你們問吧!老師,請問這個影像作意,與精神病人的精神狀態境界有什麼不同?當然不同,怎麼不同呢?一個是作得了主,一個是作不了主。作得了主的是因為那是自己造作的;作不了主的是莫名其妙而來的,自己都不曉得是怎麼回事。

  譬如你們修明點,佛眉間白毫光點,修密宗各派的明點都一樣。現在我給你們留個影像,明點的影像,(師拿兩個水晶球,一大一小,燈光一照,有一點既白又亮的明點)。現在注意看,看這點反光的亮點,閉著眼睛,在意境上有這一點點影像,這就是影像作用,就定在這點明點上。也可以把它當成阿彌陀佛的白毫相光,永遠在光明中,乃至睡眠的時候,依照戒律,這一點亮光在心中,非真非假,緣起性空。心粗時明點就觀大一點,心細時,這明點愈觀愈小,然後忘我忘身,這就是影像作意。現在你們試試看,明點的影像,觀看看,不管在頭頂上,在心中,在身外,都隨便。這個影像有吧?只是個影像,不求實際有個明點。一用力就不行了,第六意識太去作意就不是影像,太放鬆了就沒有影像了。

  由第一步影像作意開始修,把這一點止住,「龍銜海珠,游魚不顧」,久久自然心念就止了,就是得奢摩他,這叫做「無分別影像作意」。這點明點用不著去分別,管它是什麼亮光,只知有這個明點亮光之影像就是了。

  再說「有分別影像作意」,譬如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分別影像就來了,阿彌陀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極樂世界有七寶行樹……都加上許多的觀想,然後心裏還參念佛的是誰。這念佛的念是所念的,但是能念的是什麼?然後又有一念萬年,萬年一念,念即不念,不念即念……這些都來了,這就叫做「有分別影像作意」,懂吧!所以禪宗參話頭,念佛是誰?我是誰?吃飯的是誰?走路的是誰?這也是「有分別影像作意」。

  所以「有分別影像作意」及「無分別影像作意」,包括了一切修法。譬如唸咒子,咒子無法註解分別,就是無分別影像作意。譬如《心經》,能夠解釋的「揭諦揭諦」,即自度自度;「波羅揭諦」,即智慧自度到彼岸;「波羅僧揭諦」,即度一切眾生;「菩提薩婆訶」,即快快大徹大悟,智慧成就,到彼岸。懂了咒語的解釋,咒語就變成「有分別影像作意」。所以密咒多半不做解釋,因為人一旦有了有分別影像作意,妄念散亂就來了。「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如果翻譯成快快自度……心中就想,不曉得我幾時得度?我這樣不曉得誠不誠懇呀!我好像沒有專一耶!自己內心打了半天仗,由有分別影像作意變成散亂妄想。所以一切咒語不解釋意思,道理就在這裏。自古只叫你念,念的時候你沒辦法解釋,一念專誠即「無分別影像作意」,那就可以得止。由這個法門就可以了解,百千萬法門的道理,一概都如此,都透徹了。

  有些人說,上座一念清明,萬事不管。你真不管嗎?微細思惟如波濤洶湧,只是自己沒有覺察而已。如果把這一點亮光,明點定住了,腿照麻照痠不誤,而你的明點影像還在,這也算修止。麻的是「受蘊」,明點在的是「想蘊」,意識清淨這一念不動。受蘊與想蘊是兩回事,你身上的血液還在循環,呼吸還在往來是「行陰」。能使你想陰作意的是「識蘊」,所以五蘊具在。等到觀想作意工夫,慢慢練習而得止,止觀雙運以後,一路下去,得到解脫,才是五蘊清淨,那個時候才可以說「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修持之路就是這樣的,懂了吧?我不再說第二遍了,希望大家從此一路好好修去。

  再說天台宗修六妙門的小止觀法門數息、隨息、止息等,是屬於「有分別影像作意」的法門,是易學而難成;「無分別影像作意」的修法,比較方便,但是難學而易成。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177.~P.182)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