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修定與解脫

  修定的初步

  「三摩地者,謂於所緣審正觀察,心一境性。世尊於無漏方便中,先說三摩地,後說解脫。由三摩地善成滿力,於諸煩惱心永解脫故。於有漏方便中,先說解脫,後說三摩地。由證方便究竟作意果煩惱斷已,方得根本三摩地故。或有俱時說三摩地及與解脫。謂即於此方便究竟作意。及餘無間道三摩地中。由三摩地與彼解脫俱時有故。

   這一段你們千萬要抄下來,既然學佛出家,這是正修行之路。不管你修哪一宗,不照這條路修,皆是魔說;照此道修者,名為佛說。我鄭重的告訴你們,「此為法王法,法王法如是」,聽到沒有?這些話如果有業障,有魔障的人,就聽不進去,或者聽不懂,或是失念沒有聽到。這一段非常重要。下面逐句再加解釋。

  「三摩地者,謂於所緣,審正觀察,心一境性」。我講累了,你們哪位代我講講看,講錯了沒有關係,當學生誰不錯?到了無學地才可以說少錯,在有學地是會有錯的,何況你們有學地都談不上。初果羅漢到三果羅漢還是有學地,到了四果大阿羅漢得了滅盡定,才是無學地,所以你們儘管講,講錯不要緊。

  (有幾位同學起來講,講後老師總結)

  講不出來的同學更要注意,就可知你們本來就是糊塗,修的什麼啊!注意!你們為什麼修定不能得定?我平常要你們注意教理,不管修止觀、參禪、唸佛,或是數息或密宗觀想,修定必須以所緣來修。如唸佛,這一聲佛號就是你修定的所緣。又如修白骨觀,從腳趾頭白骨觀起,這個白點就是所緣。假使修密宗任何本尊的修法,觀菩薩像,或觀一隻手或一隻眼,就是所緣。

  所謂修定,是意識境界先要有一個所緣,或緣境而修,或緣影而修。雖然有經論上說,六塵緣影都不是,那只是講見本性的事,不是講修定做工夫;如果講做工夫,必須意識上先起一個緣來修。如果基本上錯了,一路就全錯下去了。譬如你們,有幾位是一部分對,一部分不對,因為邏輯因明不清楚,也就是整個理沒有清楚之故。所謂「於所緣審正觀察」,就是意識的注意力,要定在所緣上。

  所以唸佛一聲,就是意識所緣在這一聲佛號上;觀想時,意識起修在觀想上;看光時,眼根起修,意識配合在光上。在這個所緣境「審正觀察」,這個時候是作意修;修行的初步本來就需要作意,作意要使它成功才是。譬如我觀想阿彌陀佛的像,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或者觀白毫眉間光相好,或者觀胸部梵字卍字輪相,只觀這一點,注意力於所緣的這個境要「審正」。譬如有些修準提法受過灌頂的,要你觀心月輪,唵字就是所緣境,行住坐臥都要在這個所緣的唵字上,不要亂,要清明自在,要「審正觀察」,心專一在這個境界上,這叫止。

  有同學們講所緣者,眼緣於色,耳緣於聲。如果仔細觀察自己,這只是行為,是作意,但不是修定。譬如觀空為所緣時,念念觀空,空也是一緣,打起坐來萬念丟開,萬緣放下,就是觀空;永遠住在空上,萬念不起,這個所緣是在空。但是空也是一個境界,如果萬念不起,身心都丟開,連空也丟開,則所緣是在無相,無相也是所緣。所以八萬四千法門,大小乘修法,無一不是所緣境。

  再說所緣,緣到什麼時候叫做定呢?不昏沉,不散亂,「審正觀察」,正思惟修,就是思惟所緣。心住一緣,專一了,「心一境性」,這才是修定的起點。

  你們打起坐來,所緣的是散亂。緣散亂心而修,有沒有功德呢?有功德,他生來世好一點的是人中再來,差一點的就變傍生了,所以要正思惟修,否則業果是很嚴重的。所謂種善因而得惡果者,不少的修行中人,就這樣的誤入了歧途。這個於所緣境的修法,包括了顯教、密宗的正法修持之路,「以此說者為佛說,非此說者皆是魔說」,大家要注意。

  修定與解脫的先後

  「世尊於無漏方便中,先說三摩地,後說解脫」。一切的佛經,都是教我們修行之路,世尊釋迦牟尼佛,是教我們聲聞道中的修行人,修到無漏果,無漏果即大阿羅漢。修無漏果的方法,「先說三摩地」,必須先要修定,不修定不叫做修行,也不叫做出家學佛。「後說解脫」,得定以後才談解脫,定都不能得,解脫個什麼?身軀粗重,煩惱皆在,能解脫嗎?所以這一段你們必須要抄來,貼在心頭,貼在鼻頭,這就是真學佛了。

  「由三摩地善成滿力,於諸煩惱心永解脫故」。佛教育我們的修行之路,大小乘的經典,全部是教我們先修定,得定以後才能得解脫。三摩地定境才是至善,煩惱妄想不起,既不作惡,也不行善,無善無惡是名至善。所以六祖說:「不思善,不思惡」,就是這個境界。「善成滿力」,善成就圓滿了,而對一切煩惱境,此心永遠是解脫的。

  「於有漏方便中,先說解脫,後說三摩地」。佛在欲界中說法,告訴我們,這欲界世間都是有漏之因,六根都在滲漏,有漏當中則是先說解脫;也就是說,方法、方便改變了。佛所說的先解脫,這個解脫是方便,先看空,解脫了世間欲界,解脫後要去修定。光求解脫不修定,他生來世果報是外道,或者是哲學家、思想家、詩人、藝術家。這類人思想學問高,很多人是文學好,像蘇東坡的境界: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
    雪上偶然留爪印 鴻飛那復計東西

  這首詩看起來非常解脫,但沒有真工夫,所以才有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的趣事。這就是雖有解脫,但沒有修定,不得定沒有用,只是理解上的解脫,見解對了,定境沒有,不能「心一境性」。佛先說解脫,後說三摩地,是因為環境不同,對象不同。

  「由證方便究竟作意果煩惱斷已,方得根本三摩地故」。為什麼有時候先說解脫呢?是一個方便教育,解脫以後要你們開始來修,也就是先悟到這個理再來修。先是心意識起觀,心緣一境的修法,仍是方便方法,是一條過河的船而已。過了河,這個船要丟,但是如果還沒有過河,這個船不能先丟。「方便究竟作意」,是說修行起心動念是作意修,不是不作意。

  譬如念佛淨土法門,為何叫你念「南無阿彌陀佛」,心觀想西方極樂世界呢?就是作意修,把意識業力轉成那個境界,也就是唯識學講的「轉識」。作意成就了,世間煩惱就能斷,斷了以後才得到根本的定境界,是根本定,不是方便定。例如〈八識規矩頌〉中「六轉呼為染淨依」,就是從第六意識開始修作意,把染污轉為淨。

  自心本定,「何期自性本自清淨」,如果理論上知道清淨,那是理論,只是知見上的解脫,沒有功夫上的解脫。沒有得定就不是真清淨。所以一般學佛的,不管出家在家,口口談空,步步行有。雖都講空,脾氣一來,心念就動,這是個什麼空啊?一碰到境界,既不能解脫又空不了。為什麼這樣呢?因為沒有定境界,所以沒有用。佛說法就有這些種種的方便,不過重點還是要你修定。

  「或有俱時說三摩地及與解脫,謂即於此方便究竟作意,及餘無間道三摩地中,由三摩地與彼解脫俱時有故」。

  佛經教育我們的方法,在修持上,有時候同時說定的境界以及解脫的方法,也就是解脫、三摩地同時。總而言之,佛告訴我們一切修行方法都是方便;「方便究竟作意」的修法,是另起一個意境。譬如修淨土,就作意在淨土境界上,是你意識造作出來的,天堂、地獄、人間都是意識作意的。以無間斷的心,行住坐臥隨時在定中,在解脫中,這是得「無間道」。如果入定時才解脫煩惱,不入定時煩惱又來了,也不解脫,這就是有間斷。凡是有間歇性的都不是「無間道」,只有晝夜六時,一念萬年,萬年一念,沒有間斷,才是在「無間道」的定境裏。由於進入這個定境界,煩惱當然得解脫,「俱時有」,定和解脫是同時存在的。這就是佛法修聲聞道的正修行之路。

  這一段抄起來,至少要背來,能夠修到、做到,就可以畢業了;做不到的,雖在這裏讀,一萬年也讀不成功。這是我所要求的教育目標。老實講,我測驗你們一個學期,如果做不到,我就不幹了,不幹就關門大吉。今天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肯幹這件事,我就是吹這個牛。所以你們千萬要注意,辭親出家,所為何事?不就是為這個事嗎?

  這一段是非常重要的東西,要像牛吃草一樣,好好反芻幾次吧!先聽進去,再吐出來慢慢嚼。一切修行之路皆是這個法門,所以你們上座靜坐,於所緣審正觀察,達到心一境性,就是止觀雙運。審正觀察是觀所緣,作意無間是止。一切佛法,禪宗也好,密宗、淨土也好,不離止觀;乃至成佛之路,成佛之果,也是止觀而已,千萬注意這一段。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104~P.112)

2 個留言

  1. 許世英 說:

    頂禮懷師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