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五蓋之惛沉睡眠蓋

相關文章:
南懷瑾先生:五蓋的嚴重性
南懷瑾先生:五蓋之貪欲蓋
南懷瑾先生:五蓋之瞋恚蓋

誰不煩惱不昏沉

  現在開始要講昏沉,要注意,你們每人晝夜都在昏沉中,《千家詩》上面有:

    鎮日昏昏醉夢間  忽聞春盡強登山
    偶過竹院逢僧話  偷得浮生半日閒

  這首詩很好,很有名。結果到了元朝,有一個讀書人很有文才名氣,到山上去玩,經過一個寺廟,有一個和尚儘拉住他講話,他很煩。和尚知道他是有文名的人,就請他題詩,他把這首詩頭尾顛倒了一下,平仄押韻都對:

    偷得浮生半日閒  忽聞春盡強登山
    偶過竹院逢僧話  鎮日昏昏醉夢間

  他把這個和尚罵了,說他一天到晚昏昏沉沉,糊里糊塗,文人文思敏捷,罵人不帶髒字。

  「惛沉者,謂或因毀壞淨尸羅等隨一善行」。犯了戒的人容易昏沉。尸羅是戒律,男孩子們手淫漏丹的,就不是「淨尸羅」了。女孩子經期要來啦!昏昏的,脾氣也大,又煩惱。另外如果犯了殺盜妄淫戒,容易昏沉,馬上定境界就差了。有些朋友一進門,我眼睛一看,他們昨晚幹的事我都知道了。我說感冒了吃藥去,他不承認,不吃。第二天來,流鼻涕,咳嗽,感冒現象出來他才信,因為他臉色已經顯現出來了,犯了「毀壞淨尸羅」的毛病。

  所以善知識有那麼容易嗎?大慧杲禪師說:「你們在我前面走三步路,我已經知道你的命根在什麼地方了」。這句話就是說,逃不過他的眼睛的。所以,隨便毀壞哪一點淨戒,隨便毀壞任何一點善行,就會使你昏沉。善的心理行為與生理有很大的關係,為什麼古今中外一切宗教都讚歎善行呢?善能生陽,陽氣就來了,所以為善最樂。這不止是教育上的話,因為陽氣來了人也會快樂,如果都是陰氣,就煩惱憂慮了。陰者就是五陰、五蓋,所以任隨哪一種善行被破壞,都容易落入昏沉,頭腦就昏瞶了。譬如殺了人的,最後都被抓住了,因他東逃西逃,頭腦昏瞶就被抓住了。因果也是這個道理,這一句話是很重要的話,讀經,一句話都不能疏忽。

  「不守根門」,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之門,護持不住。看電視看多了,打起坐來,就昏迷了,因為不守眼根門。聽人講話,聽歌,聽多了,打起坐來昏沉,不守耳根門。天天練氣功,練多了也容易昏沉。呼吸太用力久了,氣不夠也容易昏沉,不守鼻根門。有個故事,說有一個比丘,打坐就昏沉,來問世尊,佛說山中有草(煙草)可以解倦。昏沉就有一個昏沉相,等於一個人要死就有死相,瞞不過人的。一打坐就昏沉,淨尸羅都有問題,就是「不守根門」的問題。

  但是你們可不能抽煙!抽了煙就散亂,除非你有定力,隨時可以入定;你偶然可以用茶葉,咖啡,去減少一點昏沉,可是這些也是會引起散亂的。為什麼受戒不准吃五葷?因為五葷是有刺激性的,刺激神經,增加荷爾蒙的活動,不容易得定,所以要戒五葷。像蔥蒜吃多了,振奮你的神經;但是太昏沉時把五葷當藥吃,不犯戒,要懂這個道理。但不能藉我的話學抽煙呀!如果你真的太昏沉,或者可以喝濃茶,像我一天濃的鐵觀音茶要三四杯,你們程度不到不要亂來,否則會出毛病的,這些不要學,當個話頭來參可以。

  另外,吃東西貪好味,吃多了就昏沉,所以佛的戒律過午不食,就是為了少昏沉。腸胃清了以後,腦子就清明;腸胃不清,腦子就不清,所以過午不食是有科學的道理。身根就是男女性器官,男性犯手淫遺精的,身根破壞了容易昏沉。女性兩乳房也是生命身根之一,所以要守根門,現在跟你們講明了,否則你們學佛一輩子也不知道身根是什麼。

  「食不知量」,或者貪嘴亂吃,吃得太多了;或者什麼都不吃,十二指腸潰瘍、胃出血,餓出毛病來了,都是「食不知量」。做勞動工作的更不能餓,否則一臉烏氣,胃要開刀的,所以飲食一定要知時知量,以避免昏沉。

  「不勤精進,減省睡眠」,心理方面,不勤精進,心裏懶惰,睡眠不夠,打起坐容易昏沉。這句經文如果看錯了,會認為要精進,不要睡眠,那就錯了。睡眠的需要量和年齡有關,要知時知量。如嬰兒則要十八到二十個小時,十歲左右的孩子須睡十個鐘頭。現在的小孩子讀書,每天六點鐘起床趕公共汽車,很晚才睡,從小都在毀壞自己。我非常反對這種家庭教育的生活習性,睡眠已經不夠了,加上營養不對,然後又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結果什麼都成不了,有什麼用?所以我經常大聲呼籲,現在所有的父母全要重新受教育,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少年人要多睡眠,老年人一夜睡三五個鐘頭已經多了,老年人老而能睡並不壞,大多數老年人睡不著,愈老愈睡得少。少年人可以多睡,但是人太胖而愛睡,那是病,所以飲食與睡眠都要知時知量。

  「不正知住,而有所作」,你的知識範圍不正,習慣性的在一個不正、不好的境界上修。做工夫可以斷睡眠,但是斷除睡眠是有方法的;像練瑜珈氣功,佛法中也有特殊的氣功方法。道家說:「精滿不思淫,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精氣神充實,腦的神充足,那就不需要睡眠了。這個四大的身體,精氣神修煉成功,一身業力習氣轉化了以後,「夜睡無夢」,睡時絕對沒有夢,一覺可以睡多少年,也可以多少年不睡;「身輕如葉」,可以在空中飄;「晝夜常明」,日日夜夜此心都是光明的。記住道家這三句話。

  「於所修斷,不勤加行,隨順生起一切煩惱」。睡眠這個習氣是可以斷的,要修持做工夫,才能斷得了,工夫不到斷不了的。醫學上也曉得睡眠是一種習慣,譬如我幾十年練習睡眠,可長睡,可不睡,晝夜也可以不受影響。如果覺得夜裏必須睡,白天不能睡,這只是習氣的觀念,並不是一定要如此。現在是夜裏,到了美國現在是白天,所以在美國住了幾個月回台灣,會好幾天睡不著,因日夜時間顛倒。其實你把日夜的時間觀念忘掉,要睡就睡,沒有什麼顛倒的,顛倒不顛倒是心理上的意識習氣觀念。所以睡眠、飲食,這些都是要修持做工夫才能斷的,因為隨順這些習氣,不免常有煩惱,有煩惱就不免昏沉了。

  可是你們不要亂搞,睡眠不夠,首先是眼睛吃不消,弄不好會瞎的。這些都要懂得加行的方法,加行修法不是那麼簡單的。所以像你們如果真修得好,近視就會恢復,老花眼也可以改進。但年紀真的太大時,眼睛總是比較吃力,配個最輕度的眼鏡來戴,可輕鬆一點。

  「身心惛昧,無堪任性」,由於生起一切的煩惱,以致身心都昏昏的,不清爽。其實昏沉本身就是一個煩惱,身體整天重重的,不舒服,不輕鬆,頭發脹,腦子昏昏的,雙眼乾乾的,這不煩惱嗎?因為大家煩惱慣了,所以不覺得煩惱。如果碰到這些情形,我就煩死了,一定做工夫,絕不讓身心留一點點這些東西;不然我就找一些藥,把這些病解決掉,這些都是障礙修行的。所以大煩惱就是「惛昧」,一天到晚腦子不清明,糊里糊塗,這是身煩惱;心煩惱是智慧開不了,所以昏沉能夠使你生起一切的煩惱。換句話說,大昏沉的人,貪瞋癡慢疑都來了,愛睡眠的人,一定好吃懶做,酒色財氣都喜歡。尤其欲界中一切眾生,犯罪行為都在晚上或夜間,這事研究清楚了,就曉得昏昧生起一切煩惱,一切煩惱都是跟著昏沉來的。

  譬如跳舞廳,裏頭是昏暗的,只看到鬼影幢幢,那是地獄的畫面,大家在昏昧的境界裏。為什麼要燈光暗才舒服呢?因為昏昧與黑暗是同一個境界,一切眾生都以身心進入昏昧為快樂,這就是佛說的:「眾生顛倒,是為可憐憫者」。所以修持成功要進入大光明定,不在昏昧境界中了,道理就是如此。「」是可能,「」是担這個任務,由於「身心惛昧」,所以担不起正修行的功力。這只是昏沉,還沒有講睡眠,重昏沉就是睡眠。

睡眠 昏沉 煩惱

  「睡眠者,謂心極昧略,又順生煩惱,壞斷加行,是惛沉性」。睡眠比昏沉還厲害,睡眠多了容易生起一切煩惱,睡眠中最容易遺精——漏丹,就是順生的煩惱。不睡也不會漏的,男孩子的經驗最多,少數女孩子也有,但女孩子也會漏丹,只是自己很糊塗不知道,也都是在睡眠中。因為睡眠的關係,廣義的四加行——煖、頂、忍、世第一法,沒有一樣做到。狹義的來說,睡眠時什麼工夫都不做。

  所以人生活到六十歲,你把這個帳算一算,十五歲以前不懂事不談了,年老有十幾年沒有用,去掉二十幾年了。還有一半賴在床上睡覺,加上三餐飯,大小便的時間,還剩有幾年呀?有位朋友失眠了三十幾年,很痛苦,來找我。我說,你失眠了三十幾年,現在六十幾歲了,一般人活六十年,等於只活三十年。你活六十年等於我們活一百二十年,有什麼不好?這太划算了。其實失眠本身不是病,感覺失眠痛苦是心理病。所以說睡眠是「順生煩惱,壞斷加行」,睡眠是大昏沉,越笨越愛睡。世界上有位豬老兄吃了就睡,醒了就吃,所以睡眠習氣一旦有了,就變成這位老兄了。

  「心極昧略,是睡眠性,是故此二,合說一蓋」。不用心,頭腦不清楚,是睡眠性,小睡眠叫昏沉,大昏沉叫睡眠,這兩種合起來是一蓋,是修行上的一蓋,把你蓋住了。

  「又惛昧無堪任性,名惛沉;惛昧心極略性,名睡眠」。當你昏昧時,什麼事都做不成,如果你寫文章,拿著筆在那裏發呆,看書看不到兩頁就睏了,全與孫悟空的師弟豬八戒一樣,悶住了,全在昏昧中。雖然有時看你眼睛是張開的,但是人在昏昧中。佛教的唸經為什麼敲木魚?是睡覺時要像魚一樣不閉眼睛。敲木魚有警覺性,要修行人晝夜長明。如果頭腦終日昏昏,一天到晚在細昏沉中,他生來世的果報是白癡,是笨人;變豬則是笨豬,變狗、變鳥則是笨狗、笨鳥。昏沉有這樣可怕,不能担當任何事。

  俗話說「事業看精神」,一個真做事業的人,有學問的人,是有超過常人的精力,這精力是由意氣志氣來的。如果一個土匪拿槍逼你,三天不准你睡,你睡就槍斃你,你當然絕不敢睡了,就有堪任性了。因為你要保命,精神就來了,所以精神是越用越出,頭腦是越用越靈活的。有人說:「唉!不行呀,我身體不好」,一看就知道這是個懶傢伙。像我碰到這種人,絕不叫他做事,因為他「無堪任性」,不能担任工作的。一分精神,一分事業;一分精神,一分學問,人都是這樣來的。當昏昧到一點清醒都沒有的時候,就叫睡眠。

  「由此惛沉,生諸煩惱隨煩惱時,無餘近緣,如睡眠者,諸餘煩惱及隨煩惱,或應可生,或應不生。若生惛昧,睡眠必定皆起」。由於昏沉而生起一切煩惱,乃至大小隨煩惱也都跟著生起來了,其他的善緣就不容易接近了。在睡眠的時候,根本煩惱,隨煩惱,這些大小煩惱都是在睡眠時夢中所起,屬於獨影意識起來的。有些做夢時的煩惱,是自己第七意識起來的,你們自己去研究觀察。睡眠時看他臉上的表情,你細細的觀察就有他心通,就知道他心中有事。有時候都笑瞇了,有時候氣得不得了。為什麼自己不覺得呢?因為第六意識不清明,只是獨影意識兼帶質境生起的作用,所以在全身的細胞表情上有,但在意識記憶上沒有。要晝夜長明,才是覺醒,所以佛者覺也。禪宗三祖僧燦的〈信心銘〉中說:「眼若不寐,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所以表面看來睡眠時沒有事,但在睡眠中,阿賴耶識的犯罪行為比醒時還嚴重,唯有得定的人,才看得清楚。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上)》老古初版P123.~P.134)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