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轉述活羅漢的開示

  當年我年輕學佛,我的皈依師父很多啊。我那時還是軍官全身武裝,經常在大馬路上看到和尚,我很恭敬,就跪下來磕頭。照規定軍人不能向出家人跪呀,尤其在大街上;可是我不管,我照跪不誤。老百姓看到笑,我回頭一看,這些人也不敢笑了,我當年就是如此。我有個皈依師父,四川成都人,是有名的活羅漢,真的肉身羅漢——光厚師父,他平常不大講話,他的故事很多,我以後有機會再講,現在先講一點。

  他又矮,相又怪,臉龐有小洗臉盆那麼大,圓圓的;那個鼻子小小的,只有蒜頭那麼大;嘴巴那麼大,長到兩腮這裡;兩個牙齒、眼睛那麼大,眉毛一點點,嘿,那個怪相!你分開來看,這個人不能看的。可是長在他臉上,一看到就自然合掌叫師父,像看到憨山大師的畫像一樣,那叫真羅漢。

  他有一次跟我說,「南懷瑾,你出去參學啊,傳你個法門。」我說:「什麼法門啊!」他說:「先關後開。」我說:「師父,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先關後開啊?」

  「嘿,你不懂?你們這些傢伙啊,書讀多了的,出去求學問也好,訪道也好,不要表示自己懂,你懂的什麼都統統關住,聽人家講,叫做先關;人家那一套本事都告訴你了,你再打開你自己的,叫後開。你們犯了一個最大的毛病,就是先開。」

  我說:「師父啊,我說你好厲害哦,專門叫我做壞事一樣啊!」他就咧開大嘴,咯咯笑。「這不是做壞事啊!告訴你,出去參學要謙虛,先關後開。」這是他告訴我,他又不認識字,會講出許多道理來。他也是禪宗哦!他從四川遂寧三步一拜拜起,拜到五台山上去,到的時候已是夜裡。五台山後山是壁立萬仞,他從後山拜上去,自己不知道是後山,他看到是路,一步一步拜上去。到了後山的山頂,天亮了,嘩!這個廟子的大和尚,還有好幾百和尚,穿著法衣,站在那裡等。看到他爬上來,大家說,「阿彌陀佛,大阿羅漢來囉!」他是翻山上來的。

  「啊啊啊啊,怎麼回事?」大和尚說:「文殊菩薩昨天託夢給我們全山寺廟,今天有個活羅漢到。」「我是個苦惱僧啊!四川人,三步一拜拜上來,我不是羅漢。」四川話苦惱僧,就是很苦的笨人,煩惱很多。

  「哎,文殊菩薩告訴我們在這裡接你的呀,你說你不是羅漢我不管,菩薩講的,所以我們奉命來的呀!你看看,你從哪裡拜上來?你看路!」

  「哎喲!沒有路啊,我就上來了!然後把我拖到廟子上去,早齋辦的素菜好豐盛哦,把第一位讓我坐,說活羅漢來,請坐上座。咯咯!我不是活羅漢,怎麼樣我都不肯上座,大家不肯。我肚子實在餓了,管他的,活羅漢就活羅漢吧,坐上吃了再說吧!」呵呵呵,就是這樣一個人,很有意思的。

  但是你看他不認識字,那本事大得很。後來一天到晚圍著他的都是病人,每天忙得很。他點一盞青油燈,那個時候沒有電燈,兩排都是病人。他坐在這裡,這個病人過來,說頭痛,他把自己的手放燈上一烤,再在病人頭上一按,那個人叫啊喲喲,好痛。「好了,走吧!」你給他錢,他就收;不給錢,他也不問你要,他口袋都是錢,他也不分別,一輩子很忙。

  嘿嘿,後來有一天我們倆談話。我說:「師父啊!你好會騙人!」「什麼?亂講。」

  我說:「不是亂講啊,你根本不要那個燈,你的指頭就行了,你那個燈是掩人眼目的。」他的功力已經不需要借一盞燈,故意借一個火力,好像手在這裡引個電來給你治病,其實他手一放就行了。

  他給我頭上打一巴掌說:「不要亂講啊!」所以我到峨嵋山閉關以前,他說:「你去閉關啊?」我說:「對啊,師父!我想將來出家吧!」

  「你,出個什麼家?」我說:「我沒有資格出家?」「那不是,你不是出家的,不要出家,出家是我們的事。」

  我說:「那我去殺人啊?」「差不多!」他就這樣講,「呵!呵!那是笑話。你走了,我也閉關。你去幾年啊?」我說:「我想閉關三年。師父你也進關嗎?」

  他說:「我給你看,關房修好了。」他帶我去看,就是在那個城隍廟裡,修個關房,走進關房以後,就看不見人了。有一個柱頭很大,空的,一格一格,東西放在裡頭轉進去,像現在那個電轉門一樣,這樣轉進去轉出來。

  「師父啊,你進這個關房,連人都不見了嗎?」「不見人。」「幾年啊?」「九年。」我說:「老人家啊,你不要那麼搞了,我三年閉關下來,我找你,我們倆出去雲游。」「哎,天下我都走遍了,沒有什麼好玩的。」

  結果我出關下山,他已經圓寂在關房裡了。我臨走以前說:「師父啊,你把一輩子參禪用功的經驗,老實一點講給我聽,可不要騙我哦,你騙我,我要揍你的。」有時兩個人鬧起來,很會鬧的。

  他說:「咄!你們,又讀書又參禪,一肚子的佛法,我懂個什麼!我又不認識字。」

  「師父啊,跪的人你看得太多了,我跪也很方便,你要不要我下跪?」

  「哎呀!我說我說:八個字,疑參破定執著,起用。」

  一聽他的開示,我回來告訴袁先生——我的禪宗師父,他說:「他真的這樣跟你講啊?他真了不起啊!我求他問他都不講。那你這個人真是到處有緣,人家都是要送給你的,我們求也求不到。」

  「疑」,就是禪宗起疑情,自己「參」究用功,參究,不一定參話頭,參話頭只是參的一個方法;「破」參,開悟了,明心見性了;「定」住在那個境界,然後打成一片,行住坐臥,四威儀中,都在這個如來大定中,「執著起用」,神通智慧一切具備,簡簡單單把全部佛法講完了。

  光厚師父的「疑參破定,執著起用」,一切工夫見地都在內,聽了要好好修行哦!不要去吹。你說你也會疑參破定,執著起用,那就是罪過了。剛才講的道理,就是講他老人家吩咐我的一句話,學東西先要把自己倒空,不要拿主觀來分析,拿思想來討論。讀書做學問一樣,看另外一本書的時候,把前面一本書看進來的主觀先丟掉,尤其把自我的主觀先拿開。這個特別重要,先吩咐你們這個事。

  有問:是「執著」嗎?

  南師:沒有錯,「疑參破定,執著起用」。普通叫你不執著,這時候要執著,執著什麼?執著你那個「一片清淨」,「心月孤懸,光吞萬象」這個境界,隨時在這個境界裡。

……

  剛才光厚師父講的這八個字,後來下課時候,宏忍師問我,執著是不是就是所謂「保任」?我說,對了!你怎麼不講?剛才我沒有補充,你要當眾就補充,這就是法布施。不過光厚老和尚用了執著這個名詞,這在禪宗叫保任,也叫做打成一片,《六祖壇經》上叫「一行三昧」,行住坐臥都在這個境界裡頭。譬如你們初步打坐,有點好境界,一下座就沒有了,這不算,這個是生滅法,用功就有,不用功就沒有,這個學來也沒有用。

  打成一片以後,就是道家所講的,精滿不思淫,氣滿不思食,飲食都不要了,喝一點水而已;神滿不思睡,自然就斷除了睡眠,晝夜都在那個大圓滿清淨境界裡頭,就是大圓鏡智,也就是《圓覺經》上講的境界,自然掉不了的。如果還有變動,上座有,下座沒有,一下有一下沒有,那算什麼?那是生滅法。光厚師父用四川話講「執著」,就是保任這個道理。「起用」就大了。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