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盜竊死人以自豪

儒以《詩》、《禮》發冢。大儒臚傳曰:「東方作矣,事之何若?」小儒曰:「未解裙襦,口中有珠。《詩》固有之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為?』接其鬢,壓其顪,儒以金椎控其頤,徐別其頰,無傷口中珠!」

  莊子是很會挖苦人的,這個故事記載在《莊子》的雜篇裡面,這個故事很妙,他說讀書人沒有一個好人,都是在挖開死人的墳墓,偷死人的東西據為己有,包括我們自己在內,都是把死人墳墓裡的東西挖來,當成自己的,在這裡吹。

  這個故事說,老師帶了學生,去挖前輩一個讀書人的墳墓,挖了一整夜了,老師站在旁邊問道:天都快要亮了,你挖得怎樣,拿到了東西沒有?

  學生說:已經挖開了,看見了死人,不過不好意思脫他身上的衣服,可是他的嘴裡含著一顆寶珠,這顆寶珠一定要挖出來才行(我們今天所講的,都是古人吐出的口水,我們將這些殘餘的唾沫拿來,加一點化學作用,就變成自己的學識在這裡吹,這就叫做學問,也就是莊子所說死人口裡的寶珠)。

  老師一聽見學生說死人嘴裡有珠,就說這有道理,古人說的,綠油油的麥子,要生長在曠野的山坡上,人生也要在活著的時候,顯現出現實的美麗來,可是墳墓裡的這個傢伙,生前那麼慳吝,向他請教他都不說,死了嘴裡卻還含了一顆寶珠,快把他的珠子拿來!可是,小子得小心地偷,你先把他的頭髮抓住,壓開他下巴的兩邊,然後用鐵釘撐開他的嘴。慢慢張開他的牙關,他的屍骸骨頭弄壞了沒有關係,可是他嘴裡那顆寶珠,千萬要小心拿來,不要毀損。

  這是莊子在罵人。試看各種文章,裡面「孔子曰」就把孔子嘴裡的珠掏出來了,「柏拉圖說」就把柏拉圖嘴裡的珠掏出來了,都是偷死人嘴裡的寶珠。讀書人都是這樣教學生,這樣說起來,知識毫無用處,越有知識的人,越會做小偷。還有,自己有一肚子好學問,著一本書,流傳千古,還不是又被後代的人偷去。沒有學問還沒有人來偷,如果嘴裡含一顆寶珠,死了以後,棺材還被人挖出來。暴君就專搞這一套。

  這故事把天下讀書人都罵盡了,但是也使我們懂了一個人生的道理── 一切的努力,都是為別人作準備。

  (節自南懷瑾先生《歷史的經驗》)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