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無明

  無明代表了黑暗,代表無知,代表不可知、不能知,代表現在無法瞭解,始終搞不清楚的。換句話說,就是一塌糊塗,莫名其妙。一切宗教追究的也是最初這一念無明是怎麼起來的。西方哲學叫第一因,生死的第一因及世界生起的第一因是什麼?佛幾千年前就告訴你這個第一因是無明。所謂佛者,就是覺悟了,覺悟的聖賢都知道,無明是第一因的開始,佛已知道了,但是沒辦法用言語給你講清楚,只好把第一因叫無明。無明是生死的根本,也就是宇宙緣起的根本。這個物理世界,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先有男的,還是先有女的?也就是說,這個物理世界地水火風,哪個先開始的。等於我們物理追求最初的宇宙開始,研究到以太、夸克、量子,都是不斷在追這個第一因。到現在為止,自然科學還沒有追到,還在努力。

  第二,這個第一因裡又有四個因:展轉因、鄰近因、周普因、不共因。不共因是單獨的,比如同樣是死,每個人的死法不同,這就是不共因。在大乘唯識學裏,講到了十個因。其實四個因也好,十個因也好,都是邏輯上建立的,是在你沒有見道以前,用邏輯分析給你聽的。如果你瞭解了一念無明就是因,就行了。

  所以叫你因中觀果。比如世界上人問,宇宙萬物誰造的?假使我們引用一般宗教的說法,管它是上帝造的也好,鼻涕造的也好,狗屎造的也好,這個是第一因。第一因從哪裏來?宗教家說不能問,認為這個主宰就是第一因。這是宗教。

  佛法不是宗教,佛法是個科學。那個主宰的上帝的媽媽又是誰?媽媽的媽媽又是誰?宗教不能追問;可是佛法要追問。所以講到無明,他這裡講要因中觀果,果中求因。這是個邏輯的追問,也是科學的求證。所以下一段告訴你:「修行觀果,果從生因,生從有因」,第一念從無明來。無明如何來?是過去生業力集來的,也就是唯識講的,種子生現行,從過去的種子來,從「有」來。一切「有」從哪裏來?「有從取因」,從眾生心裏的「取」來,是自己造成構成的。為什麼人有個思想要佔有?什麼都屬於我的,同我都有關係,都抓來,生因、有因、取因,都從「行因」來,動念來的。「行」者動也,「行」從哪裏來?從「無明」來。所以行是果,也是因,因果同時。

  比如講《易經》,有人學了《易經》,要算命卜卦,我說不要算了,還算個什 。孔子在《易經》裡告訴我們一句話,「動輒得咎」,一動就有毛病。孔子告訴你,研究《易經》關於人與事只有四個字:「吉、凶、悔、吝」。吉、凶就是好的、壞的。悔、吝是半好半壞,也屬於好壞之列。所以有人做生意,說老師給我算一卦。我說算個什麼卦!反正做生意不賺就賠,你說可能不賺也不賠,可是你的時間被拖進去了,已經賒本了嘛。所以說是動輒得咎;行因來的,一念動就來了。從因推果,十二因緣的每一個內涵,都要仔細觀察。

  普通人,不要追求無明的因,因為智慧不夠,如螢火之光,越搞越糊塗,不僅不能追求到無明的因,反而容易產生斷見或常見。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這是同樣的道理。所以佛說,輪迴以無明為本。換句話說,無明最難懂,其餘十一支易懂。普通人,都是無明在做主。

  「一切有支輪,無明最自在,自在力所轉」,十二因緣裡,無明最難懂,它獨立為主的,做了你的主。比如說,明日早晨起來,第一個思想是什麼,你知道嗎?不知道,這就是無明。無明一來,你就跟著轉了。伊斯蘭教裏有一個故事,是套用佛經的故事。伊斯蘭教的阿訇,佛教叫法師。一個阿訇在山裏修道,碰到國王打獵。有鹿帶箭逃走了,躲到了阿訇背後,阿訇穿大袍子,把鹿藏在袍子下面。國王追到這裡,問阿訇有沒有看到帶箭的鹿?阿訇不理。國王發怒了說,再不講就殺了你。阿訇開口了:你為何如此威風?國王說:我是你的國王。阿訇說:你是我奴隸的奴隸,欲望指揮了你,而我沒有欲望,欲望成了我的奴隸,所以妳是我奴隸的奴隸。國王聽了就笑了:沒有錯,沒有錯。

  「無明最自在,自在力所轉故」,就是無明做了你的主,無明自在了,你不自在,你做不了他的主,我們成為一念無明的奴隸。無明的原因你找不到,無緣無故來的,它是無作之作來的。比如,你好好坐著,忽然來了一個念頭,你就跟著亂跑,你找不到原因。你真懂了無明,就會真的明白十二因緣了。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南懷瑾與彼得.聖吉》)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