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六妙法門止觀的認識與實踐

  六妙法門的實踐,大多只從數息到隨息,很少有人由此進入佛法的真定慧之境。可以說大家都在習練輕柔氣功,絕少能超越心息相依的境界。

  唯在隨息的過程中。身心自然會發生許多變化,外呼吸(鼻)逐漸的微細,內呼吸(腹部)開始發生作用,一般稱為丹田呼吸,最後,只剩下小腹部分呼吸,卽一般人所謂的胎息。

  此時將可以感受到氣脈(包括任督等脈)流通的感受,由此而產生很多修氣息的法門。因此可說大多修阿那般那(出入息)法者.都為風大(氣息)所困,感覺外呼吸幾乎停止.只剩下腹部呼吸,此時身體上的感受很舒適,如喝了酒有少分醉意一樣,不想起坐。但這一切仍然是困在色身「色蘊、受蘊」之中。

  如進而到達真正的心息相依。那是沒有呼吸,也無雜念,已經到了初步奢摩他止的境界。但須知到此仍然困受在「色蘊」範疇。如何由止進入到定慧,則是進一步應該認識的問題。

  一、由止到定,定發神通,得定起觀的認識

  到了止,沒有妄想雜念,則息滅念無,可能通達四禪八定、九次第定等層次。此時也許岔出許多神通異能,譬如入水不為水溺,在火不為火燒等事。但這些都因心不動念,直到心風偶然合一所發生的本能。

  如在相似定中,感受到與太空融成一體,或者看到光明與其他異相,覺得很舒暢。但這一切包括相似神通在內的境界,也都是虛幻妄想所起,統屬意識(獨影境)及身識的變相。

  《楞嚴經》說:「內守幽閒,猶是法塵分別影事。」所謂法,包括一切思惟事物的理念。法塵,就是所思惟事或理的影像。影事,卽如水中月,鏡中之相,這是指修定的人,如果自己以為處在空靈的定中,但事實上,此定仍是潛意識所造成的,猶如誤認水中月為真月,鏡中之花影為真實,畢竟不能明心見性。

  因此如修到止的層次,若只內守幽閒,滿足於定中所顯發的神通,仍屬於外道境界,決非究竟。必須繼續修觀,才能通達慧海。

  一般說來,顯教修觀的方法很多,但以天台宗三止三觀為最普遍。而密宗的觀想,在理趣上與天台觀法相同,但在實質上,卻大有不同,茲分別敍述於下:

  二、天台宗三觀的理論與實踐

  天台宗所謂的觀,就是尋、伺、觀察、參究、思惟與覺觀等意思。由止起觀的目的,為通達明慧(般若),並進而囘歸清淨本性,證成菩提。

  密宗黃教宗喀巴大師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奢摩他品》、《毗鉢舍那品》。與智者大師《摩訶止觀》中所述及修止修觀的方法,理趣大同小異。天台宗三觀,卽所謂空、假、中三觀。空、假、中三觀程序,始於假觀,經由空觀,到達中觀,最後完成智慧解脫。或由空觀而緣起假觀,歸到中觀而得般若法身。

  1.假觀

  所謂假觀。卽是思惟目前所達的止境,仍是一念所顯,此念是假,當然這一止境也是不實。至於由止定中所顯現的一切境界,也必然是假;包括懸空坐着、發光、動地等神通與覺受。因此不以現境為滿足,不貪着此境,做到無所着處.卽轉入空觀。

  2.空觀

  到了「空」境,則似無所着處,身心皆忘。所謂空觀,卽是觀此「空」境,是否為無想定?若是無想定,則此定為意識所產生的斷絕妄想。若不是無想定,則繼續參究,是無心定還是有心定?但須知無心定,還不是禪宗六祖慧能所說:「不思善,不思惡的那個本來面目」。因為只是不是思善,不思惡,還是屬於無想定,甚之完全入於無記的境界。

  若着於空,不將空也捨掉,卽此着於空的便是有,屬於小乘法門。故應知道,此空也是假的,也是唯心所造,所以空也不應着。

  3.中觀

  所謂中觀,並非思想個「中」,如着一中的觀念,卽便落入邊見,已不是中。中是不着有,亦不着空;世法不住,出世法也不住,卽所謂性空緣起,緣起性空;非空非有,卽空卽有的實際理地。

  證成空、假、中三觀之後,亦有再修慧觀之說,所謂慧觀,就是證成中道義後之正思惟。因為智慧是由正思惟而來。所謂思惟,卽是五遍行中的思。亦卽謂之知,或謂之覺。明儒王陽明的良知、良能之說,是脫胎於天台止觀而別成蹊徑。但須知大小乘所有三藏經典,也都由此一正知正見的自證分而到達證成聖果。

  三、密宗觀想的理論與實踐

  觀想為密宗修持法門之一種,其原理與天台宗三觀略同。所謂觀想,卽是將意境上的影像投射在意根上,然後運用各種觀想方法起觀,逐漸配合身心的變化,而進入繫心一緣的「止」境,由此而達成生起次第的成就(假觀)。再次,進而捨去繫心一緣的止境,完成圓滿次第的行持(空觀)。最後通達中觀明慧,由此而證成菩提。觀想方法也有八萬四千種,其起用乃因人之根基而異。例如不淨觀、白骨觀以及密宗各法門之觀想,及淨土宗念佛法門之觀想等等。但觀想之法,論其微細程序,應該說是先想後觀。

  概分而言,前者為想相,屬於動態,較為粗略;後者為觀用,屬於靜態,較為精細。

  例如修持淨土觀想法門,先當想像阿彌陀佛三十二種莊嚴相、八十種隨形好,然後依次按讚佛偈起觀想。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衆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衆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觀想清明,則妄念頓消,刹那淨土卽現。如果初學者觀想不起,則可先學習另一種簡要觀想法。先觀看某一明體(如水晶球、荷葉上的露珠、佛像額上明珠,或者太陽等),然後取該明體某一亮光點之映像而作繫心一緣之用,依此攝想此亮光的影像常在意識裏,卽定住此一亮光點而不變不動,是為止境。但在止境中一樣可以做事,因為止是屬於意根,而做事則是分別心的意識之外用而已。不過,這樣只是方便,並非「奢摩他」的正三味。

  二六時中,心繫一緣的清明影像現前,是為得止。例如欠人錢,債主急着催討,不論做何事,時時罣碍在心。又如談戀愛,單相思時,茶裏飯裏都是她。再由得止而循序漸進,漸使身心的本能變化而到達定境。再進達於心風自在,則可由定發起神通。卽也是因觀想功能而生起心力的作用,故能化形轉物。如於禪定中的道人,為避免人擾,乃化現老虎以嚇訪客。或於一念之間,呈現自身為光明透體等境界。

  須知觀想成就。還屬於生起次第的作用,仍是假有。因此不以相似五通等意識境界為滿足,不貪不着,進而達於圓滿次第之空境。但須知此空如似無念,還是意識所呈現的清淨現量,仍然是虛妄的,所以,空也不應執着。

  旣不住空,也不住有,繼續參究,進而能體悟真空妙有,所謂「色卽是空,空卽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這就是真正中觀正見的成就。此時,可以做到提起便用,放下便休的真如境界,念念之間,淨土現前。

  四、結語

  戒、定、慧三學,為學佛之通途,戒為無上菩提本,定慧則是佛學之中心。天台宗六妙法門的實踐,從數息入門,經由隨息到達止境。但一般修持者,大都停留在練柔軟氣功,或者滿足於止境中所產生的愉快與相似神通等階段。事實上,這些仍然是屬於身心的覺受,所謂神通異能,也只是外道而已。因此到了止,必須起觀,才能真正進入佛法的定慧裏。

  所謂觀,就是參究、思惟的意思。修觀的目的在於通達般若,證成菩提。修觀的法門很多,以天台宗的三觀為最普徧。密宗的觀想,在理趣上與天台宗三觀相同,所差異的只是入手方法而已。

  天台宗三觀包括假觀、空觀、與中觀。所謂假觀,卽是認知止境乃一念所成,而此念是假,因此止境中的一切覺受,甚之與所顯發的神通,也是假的。所以不應貪着此假有,卽進入空境,此時,毫無雜念,身心皆忘,彷彿與太虛融成一體。事實上這所謂空,仍是自己意識所造成的空,也是假的,因此不貪着此空境,這就是空觀。

  所謂中觀,卽是旣不住有,也不住空,卽空卽有,非空非有,體證深入,自然通達般若,卽顯真空妙有,覺照無惑之境。

  密宗的觀想分為兩個層次,卽先經由想相,而後起觀用。所謂想相,卽攝受某一實體或明體之影像於意識根裏,譬如於二六時中,念念不失佛的莊嚴相,或水晶球體反映之明點。或再運用各種觀想方法,如不淨觀、白骨觀、淨土觀等,配合身心自然變化,達成所謂生起次第的「假有」與圓滿次第的「性空」。由此通達般若、真空妙有之境,原理上與天台三止三觀相同。

  學佛貴在修證,上面所說屬於證成道理的一部分,除了必須配合觀待道理的認識之外,更須要自己真修實證,才能圓證菩提。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定慧初修〈禪觀研究三講〉》)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