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格物致知」

  那怎麼叫「致知在格物」?研究這一段吧,「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注意這個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然後「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反過來說了。現在我抽出中間這兩段,一正一反,一來一去,要特別注意!致知、誠意這兩個就是學習靜坐,乃至成仙成佛、健康長壽,這是一切修養功夫的基礎

  現在大家手邊有這一篇嗎?我們一起讀一下,背一背。(指某人)你領頭來唸,唸到天下平。

  (眾唸)

  什麼叫「致知」呢?「知」就是知性。諸位都是父母、家長,總算帶過嬰兒,我們自己也做過嬰兒,當時的情況忘記了,但現在應該可以回想得起來。

  我們生來就有個知性,做嬰兒的時候,肚子餓了曉得哭,冷了也曉得哭,這個知性本來存在的。這個知是思想的來源,就是說,這一知,我們普通話叫天性,沒有一個人沒有的。當我們入娘胎,變成胎兒的時候已經有了,先天就帶來的,只不過在娘胎裏十個月,出生的時候把這十個月的經過忘記了。同我們現在一樣,做人幾十年,許多事情會忘掉,尤其娘胎裏的經過,幾乎每個人都受不了那個痛苦的壓迫,都迷掉了。但這個知性並沒有損失,當一出娘胎的時候,臍帶一剪斷,知道冷煖與外界的刺激,就哭了,哇……受不了一哭叫,知性就起作用了。然後旁邊的大人把我們洗乾淨,用布包好,衣服穿上,餵奶,舒服一點,不哭了,都知道的。所以餓了就會哭,就要吃,這個知性是天性帶來的。

  打坐怎麼樣叫得定啊?致知。剛才唸過「致知在格物」,對不對?那麼什麼叫格物呢?不被外界的物質所引誘牽引,叫格物。我們的知性很容易被外界的東西所引誘的,譬如我們的身體,打起坐來痠痛、難受,身體也是個外界的物啊!

  大家馬上可以做個測驗,當你坐在那裡腿子痠痛、一身難過的時候,突然你的債主拿把刀站在前面,非要你還錢不可,不還就殺了你,你立刻都不痛了,為什麼?你那個知性被嚇住了。身體的痛是物,何況身外之物啊?當然一切皆是外物了,所以致知在格物」,就是不要被身體的感覺以及外境騙走

  「物格而后知至」,把一切外物的引誘推開,我們那個知性本來存在的嘛。你打起坐來,知性很清楚,不要另外找個知性。所以先把這個知性認清楚了,再講打坐。為什麼要打坐呢?知性要打坐,我想打坐;為什麼來學這個呢?因為我追求一個東西。這樣一來你已經上當,被物格了,不是你格物,是物格你,把你格起來了。所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把一切的感覺、外境都推開,你那個知性清清楚楚在這裏,姑且可以叫作像一個得定的境界了。

  「知止而后有定」,這時候,你那個知道一念清淨的,就是知性,一念清淨就是意誠,念念清淨,知性隨時清清明明,不被身體障礙所困擾,不被外面一切境界所困擾,也不被自己的妄想紛飛所困擾;「意誠而后心正」,什麼都不要,這個就是心正;「心正而后身脩」,這樣我們身體的病痛、障礙、衰老,慢慢就會轉變過來。轉變過來以後,打坐起來當然有反應,但如果拚命只管身體的反應,就沒有格物,又被物格了。這樣聽懂了嗎?「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脩」,這些都是工夫啊。要修多少時間呢?不一定的。

  「身脩而后家齊」,這個明天再講,裏面包括大家怎麼教孩子。

  脩身,正心,誠意,後世的儒家稱之為天人之道,天人合一。現在,我給大家講我們中國文化本有的儒家的道理。我幾十年都懶得講,因為幾十年來大家忘了根本,只喜歡看我寫的那些佛經之類的書。我那些書不是弘揚佛法,講佛經也不是弘揚佛法,是叫大家不要迷信,這一套我們自己本來就有的,是大家沒有搞清楚。

  (節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1 個留言

  1. 再看看 說:

    俺觉得南老师讲错了。前面讲“明“以及“明德“是通过“知止而后有定,,,“的自觉之道,后面讲“明明德“以及“格物致知“是觉他之路。自觉觉他,老师似乎讲错了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