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第四堂

  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 第四堂

  〈貨殖列傳〉裏頭,怎麼致富的,他說了一些要點,經典中的名言很多。我想給大家講的也很多,你看紅筆劃的那麼多,都很重要,希望你們大家能夠吸收,能夠了解。我現在爲了爭取時間,只好簡單的講。這一段他就講一切人都是求利的。

  「由此觀之,賢人深謀於廊廟」,這個賢人是講讀書的,有知識,有道德,有學問的,去搞政治。「論議朝廷」,管理國家的政治,「守信死節」,他說這些管政治的人,論議朝廷,必須要做到人品「守信死節」,守住信用,人品建立。「死節」,至死不變,爲了名節的問題,寧可守窮,這就是人格的建立。「隱居巖穴之士,設爲名高者安歸乎」,一般人都是爲名利,都是想賺錢。他說至於有些人看不起名,看不起利,學問很好,做隱士或者修道去了,名利對他們不起作用,那他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啊?他提出來一個問題。「歸於富厚也」,結果呢,這個他就罵人了,說有些自己表示清高的人,最後還是向錢看。

  譬如我們提到齊國當年的首都臨淄,孟子、荀子、一般科學家、修道的、煉丹的,都到齊國去了。你們看那個階段,那個山東臨淄比現在上海、香港鬧熱得多了,天下的人才都會集在那裏,都向那裏跑,爲什麼?因爲那個地方有錢。

  下面這一段很精彩,把軍人、各式各樣的人都講了。「是以廉吏久,久更富,廉賈歸富。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學而俱欲者也」,爲什麼要錢,要富有?世界上只有富有最誘惑人,人類天生的性情是要錢,不用教他,個個都向錢走,向富有走。

  「故壯士在軍,攻城先登,陷陣卻敵,斬將搴旗,前蒙矢石,不避湯火之難者,爲重賞使也」,當兵的去拚命,打仗的時候衝到最前面去,爲了升官,爲了發財,他說不是爲了利嗎?這是一段。

  「其在閭巷少年,攻剽椎埋,劫人作姦,掘冢鑄幣,任俠并兼,借交報仇,篡逐幽隱,不避法禁,走死地如騖,其實皆爲財用耳」。這個包括很多了,「閭巷少年」,一般年輕人。「攻剽」,就是現在搶劫之類,少年特別多,各地都有。「劫人作姦」,搶劫或者強姦,或者盜墓,挖人家的墳墓,或者做假鈔票,還有替人家做保鑣拚命,或私家偵探,甚至一切犯法的事情都幹。「走死地如騖」,他們自己曉得這樣做犯法,會被槍斃,但還是拚著命去做,爲什麼?其實都還是爲了錢。

  「今夫趙女鄭姬,設形容,揳名琴,揄長袂」,這些都是文章文學的好東西,古人寫文章所謂「煉字」,每個字都是黃金打造的一樣,深思熟慮。「躡利屣,目挑心招」,這四個字更滑稽了,他講女性出來做這個事,譬如說眼睛一瞟,就勾搭上了,「心招」你來吧!心裏想的就是一個錢。「出不遠千里」,千里迢迢都要跑來,乃至農村出來的跑到都市,打扮得漂亮去賺錢。 「不擇老少」,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有錢。「奔厚富也」,都是爲了錢,這是講女的方面,你看古今社會是一樣的。

  「游閒公子,飾冠劍,連車騎,亦爲富貴容也」,你們這些老闆們,少爺們,小姐們,或者大官的少爺公子們,名牌的車子,名牌的服飾,他是爲「富貴容」,表示炫耀,還是爲了錢。

  「弋射漁獵」,打漁的、打獵的,「犯晨夜」,半夜就起來工作。「冒霜雪,馳阬谷」,很危險的地方都去。「不避猛獸之害,爲得味也」,爲了好吃,大家喜歡新鮮的野味,他們就做這種事。

  「博戲驰逐,鬥雞走狗」,賭錢的,開賭場的。「作色相矜」,男女打扮得很漂亮,在那裏亂搞。「必爭勝者,重失負也」,都想成功,都怕輸,不想失敗。

  再來是做醫生的,高價錢給人家看病,「醫方諸食技術之人,焦神極能,爲重糈也」,爲了吃飯,也是爲了錢。

  還有做公務員的,「吏士舞文弄法,刻章僞書」,寫假公文,假的證據,「不避刀鋸之誅者,沒於賂遺也」,不怕犯法,不怕坐牢,不怕槍斃而貪污受賄,也是爲了錢。

  「農工商賈畜長,固求富益貨也」,各行各業,大家通通爲了要錢,使自己富有。

  「此有知盡能索耳,終不餘力而讓財矣」,他說所有這些人,都不遠千里萬里,拚了命,都是爲了錢。

  這一段講這個,目的爲了什麼?告訴你,大家都向錢看。這又是爲什麼?中間你自己去研究,跳過來下一頁。

  「今有無秩祿之奉,爵邑之入,而樂與比者,命曰素封」,這是個問題,你看《聊齋誌異》,常碰到「素封之子」,「素封」是從這裏來的。什麼叫「素封」呢?一般人白手起家,也沒有家庭的背景,等到富有了,變得像一個王爺一樣。所以我常常說,怪不得大家要錢,我說我一輩子功名、富貴、權力,什麼都玩過,然後我再看這些人眞有意思。「封」等於封侯拜相,有封地或爵位。可是有了錢還沒有辦法封侯啊,但是你有了錢,好像那個地位跟他們是一樣,因爲有錢,你的身份就高了,「素封」是這樣一個東西。素就是白紙一樣,封就是封爵封地。再轉到下面看:

  「是以無財作力,少有鬥智,既饒爭時,此其大經也」,所以錢財是那麼誘惑人的東西,司馬遷這一篇文章讀完了,你差不多懂了人生。不過你只讀一次兩次不行的哦,要讀好多次才可能懂。我讀《史記》的經驗告訴你,當年抗戰的時候,我在成都,那裏有個很有名的學者,前清最後一榜的榜眼商衍鎏先生,我也拜他爲師。有一天我問他,老師啊,你們當年考進士是怎麼考的?他說:你怎麼問這個?我說:那我的文章如果參與考試怎麼樣?他說:應該可以。我心裏想,原來那麼容易啊!可是眞講讀書很難,每個字都要很用心,這是一件事。

  後來我問袁老師,袁老師說:聽說你跟商老師問當年考進士。我說:我 看前清這些舉人、進士的文章差不多,我認爲很平常。袁老師把鬍子一抹,瞪我一眼,他說:你書讀過很多,《史記》當然很熟,有一篇〈伯夷叔齊列傳〉你讀幾遍?我說兩三遍,可是好句子都會背啊!袁老師說:不行!你要懂得寫文章,把〈伯夷叔齊列傳〉讀一百遍,再來跟我講話。我一聽很不服氣,可是他是我的老師,當年跟老師是這樣講:是!不講話了,只答應是。回來很不服氣,再拿《史記》出來讀一讀。唉唷!我發現是有問題!當年認爲讀懂的,現在好像沒有看到的地方很多啊!再來。哎唷!越看越有問題,最後眞聽老師的話讀一百遍,然後來跟老師說。他一看說:你不要說了,你懂了。所以,讀書做學問眞難!我現在提出來請你們注意。

  所以他說「是以無財作力」,沒有錢,只出勞力,有時候人自己有自卑感,「少有鬥智」,自己腦筋不肯用了。「既饒爭時,此其大經也」,自己有辦法以後,自己腦筋會出來。

  「今治生不待危身取給,則賢人勉焉」,這些話都很重要,現在一般人爲了謀生「不待危身取給」,危險的事情敢去做,「則賢人勉焉」,所以一般人是勉勵他,人生要建立自己謀生的職業,不要隨便求人。自己會謀生了,可以建立獨立人格了,這個要特別特別注意!

  「是故本富爲上,末富次之,姦富最下」,富人分三種,「本富爲上」,當然天生的福報好最好,父母有田地,有財產,最好。我常說,我假使父母留下來多少千億的財產,然後由我亂花,我說那個才好,那個是本富。「末富次之」,辛苦賺來的,自己白手成家的其次。「姦富最下」,非法的致富是最下等的。

  「無巖處奇士之行,而長貧賤好語仁義,亦足羞也」。但是整個的社會繁榮起來,譬如讀書「無巖處奇士之行」,沒有超然獨立,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出家修道,或者是離開一切人事,處在山林裏頭,或者在城市裏獨居,孤苦伶仃,自己去修行。沒有這樣獨立的人格與品行,而又靠人家拿錢生活的,永遠是可憐的人,永遠是貧賤的人。而這些人卻又喜歡講學問,講理論,講道德。他說那跟有錢人一比也是太羞恥了。他並不是讚成有錢哦!也不是讚成跳出現實的人生哦!這個你要去想一想了。

  「凡編户之民,富相什則卑下之,伯則畏憚之,千則役,萬則僕,物之理也」。「編戶之民」是普通人,他看到有地位、有錢的人好像有自卑感,這是人格上的問題了。「伯則畏憚之」,看到人家有錢會怕的,窮人怕富人,願意拿點薪水給富人打工做事。他又說如果遇到更有錢的人,自己願意做他的僕人。交一個有錢的朋友,都高了,自己臉都爭光了。他說這個社會的人情都是 「物之理也」,人人都有這種心理。

  下面他一層一層地告訴你,「夫用貧求富」,一個人由窮白手起家到富有。「農不如工」,我們講經濟學的基礎是農業經濟,第二個是工業經濟,第三個才是商業經濟。現在買股票、期貨的人,那是第五六層的經濟了,已經不是經濟了。所以買股票、期貨,我叫它是虛無經濟,買空賣空,說是支持實業生產,實際很多是在擾亂實業生產,最後說不定又歸於空,這個另外討論。

  他這裏告訴你,「夫用貧求富,農不如工」,「工不如商」,這是司馬遷的觀點。「刺繡文不如倚市門」,這個很難聽了,講女性的。做手工繡花賣給人家,還不如半開門戶,招一些男的,一下就賺來了。

  「此言末富」,當然這樣的富有是「末富」,白手起家的路。可是人都要錢,「貧者之資也」,窮了沒有辦法,只好走上這一條路。

  「由此觀之,富無經業,則貨無常主,能者輻湊,不肖者瓦解」。〈貨殖列傳〉這幾句話千萬記住!我看司馬遷的人生學問都在這裏。「富無經業」,怎麼樣發財沒有一定的,也沒有長久的,哪一行,哪一業也不一定,最後是靠你自己的智慧,不能說哪一行對,或者可以一直發達下去。

  第二「貨無常主」,財富不會永遠屬於你的。我也常常告訴大家,財富是個什麼東西?拿哲學道理,尤其是佛學的道理講,財富屬於你的所用,不是你的所有。你一生再多的錢,只有臨時支配的使用權,並不是你的所有,而且只有你用到的、眞用得對的,才是有效的,否則都不是的。

  我們從媽媽肚子裏出來,兩手空空的,最後還是兩手空空的走。孩子生下來,這個手就是抓著,大指頭放在裏面。人一輩子都是抓,光著屁股來,什麼都抓,到死的時候放了,這就是人生。

  所以我常常給大家講,有一個經濟學你們沒有看過,釋迦牟尼佛的經濟學。釋迦牟尼佛他講一個原理,他說這個錢啊,你只有五分之一的臨時支配權,有五分之四不屬於你的,財富多的也一樣。他說第一份要給政府;第二份是盜賊的,騙你、搶你的,偷你的錢;第三份屬於你的疾病;第四份屬於你的家人、兄弟、朋友。除了這個以外,你只剩下五分之一。這五分之一,還並非你的所有,只是你臨時可以支配使用而已。我說他的經濟學最高了,其實那五分之一也要自己眞正用了、而且用對了,才是有效的。又有一說,世間財物,爲五眾所共用,「王、賊、水、火、惡子」。

  這裏司馬遷沒有講得這麼深刻,但是他講「富無經業,貨無常主」,要注意,不會永遠屬於你的。所以中國古人說:「富不過三代」。依我這八九十年的經驗來看,三代都不會,富不過二代的很多。一下子就變了,沒有了。所以「能者輻湊」,有能力的就賺來,其實不僅僅是靠能力或勞苦,還要其他很多因素湊攏來的,像車子的輪子一樣,一條一條的輻條湊攏來的。「不肖者瓦解」,能力不夠了,或者其他條件不行了,一下就沒有了。

  「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萬者,乃與王同樂。豈所謂素封者邪?非邪?」司馬遷在這裏講,他說有千金財產的人,「比一都之君」,好像與地方首長平起平坐。達到百萬,現在不是百萬了,就是你們講的多少個億。他說達到這個,「乃與王同樂」,他的享受比部長、省長乃至國家領導人都好。「豈所謂素封者邪?非邪?」他說這個並不需要祖傳的,靠自己努力來做到這樣。

  那麼我們再翻一下這一本的資料,最後一頁,「故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禮生於有而廢於無」。這個「禮」包括很多,所以管子的經濟政治從這裏開始,經濟不建立好,這個社會講文化就沒有基礎;反過來講,文化沒有基礎,這個經濟社會發展就是個病態,「禮生於有而廢於無」。

  「故君子富,好行其德」,所以講文化的修養,品德好的人富有了,會做好事,做功德。「小人富,以適其力」,沒有修養的人發財了,就用到享樂上,或者做壞事去了,或者繼續再投資,爲了錢而賺錢。至於怎麼樣用錢才好,根本不懂。

  所以,「淵深而魚生之,山深而獸往之,人富而仁義附焉」,這三句是重點的話。水很深時,可養很多的魚;山很深了,裏頭很多的動物;人富有了,有了財富要養仁,講仁義道德等等。不是說人富有了自然會有仁義道德,那是要提醒自己反省自己,要修養才會有的。

  「富者得勢益彰,失勢則客無所之,以而不樂」,所以呢,樹倒猢猻散,猴子是爲了桃子才來的。不是只有財富吸引人,道德學問的富有,也會吸引人來學習歸附。「富者得勢益彰」,富有了,得到勢力,有機會更發展。「失勢則客無所之」,你倒楣了,朋友也沒有了。所以你的朋友很多,要考慮考慮是你的道德關係,還是你財富的關係,自己要反省。

  「諺曰:千金之子,不死於市,此非空言也」,從前的諺語說:有錢家庭的孩子,不會死在路上,總是有人招呼的。沒有人招呼,算不定就死在那裏。

  「故曰: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這是司馬遷的名言。

  「夫千乘之主,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編户之民乎!」他有一個結論,誰都怕窮,可是反過來看,人究竟富有到什麼程度才滿足?看了這幾句話,你可以答覆,人永遠不滿足。「千乘之主」是皇帝,「萬家之侯」是諸侯,「百室之君」是地方的首長。他說每個人,不管官多大、錢多少,隨時仍覺得不夠。依我的經驗,我常常告訴同學們,人生啊!永遠感覺缺一間房間,身上永遠感覺缺一塊錢,所以「千乘之主,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尙猶患貧」,那麼有力的人,自己還感覺不夠,不滿足。「而況匹夫編戶之民乎」!所以一般人的慾望是不會滿足的。這是司馬遷在這一段的結論。

  我們今天所講的,給大家討論貢獻的,先提這個頭,到明天我們再研究本題「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不過今天已經反思很多了,不曉得我講的有沒有重點,因爲我講得很亂,怕大家搞不清楚,明天我們再討論。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漫談中國文化》臺灣老古初版P66 ~ P78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