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述「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第六堂

  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 第六堂

  我這個講話好囉嗦,亂七八糟扯到這裏,趕快要剎車。重點是爲什麼要講到日本這一段?因爲講到企業管理。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日本在這個情況之下要復興,這個在我們國內的名稱叫復員,一切要復員,重新恢復,當時美國也在復員,日本也在復員。當年我到日本去看的時候,感慨很大。那是戰後二十幾年了,我在臺灣和何應欽他們一路,代表文化團訪問日本,在東京街上看到很多斷腿斷手的,可是日本的社會秩序,看了令人心驚膽戰。我告訴何應欽,有問題……

  他們戰後馬上復員,把軍事管理用到工商業去,從外表就可以看到,工廠、商業,全體用軍事管理。這個風氣,慢慢影響到美國的管理。譬如我舉兩個小例子,時間短來不及多講,講個人管理的修養,我在日本感慨很多。我們在日本的三島,不像一般人的訪問,我們連鄉下統統看,走遍了。譬如鄉下小的水果攤,每個水果都擦得乾乾淨淨的,每個商人都很有禮貌,很敬業,不是特別對我們,而是儒家的文化還遺留在他們那裏。所以,我感想非常大。

  再比如說,我當時帶了兩個大箱子,茶葉呀這些禮物,有時要交換送人,在火車站轉另一個火車,兩個大皮箱是在臺灣買的。對不起,那個皮箱大概是我們溫州人做的,皮箱這樣喀嗒斷了!我穿著長袍,手裏提兩個皮箱,要過天橋,過火車站,痛苦啊!怎麼辦?剛好五點鐘放學了,看到日本的中學生,穿著那個學生服,戴著帽子過來。我也不會講日本話,把手一招,那個學生過來,看到我這個樣子,兩個皮箱在地上,他馬上立正、行禮。我用中國話跟他講,我說到前面火車站,拿不動了,我比劃著,你幫我揹到前面去好不好?他行個禮,他也聽不懂中國話,但是他懂了我的意思,叫我在後面跟著他走,到了前面火車站。我非常感激這個中學生啊,就拿出來美鈔二十塊在手裏,等他一放下箱子,我遞給他。他擺擺手不要,行個禮向後轉,走了。這下我弄儍了,我回頭告訴何應欽,我說:「敬公啊,看來,還有一次戰爭!日本不可以輕視,這個國民同我們不同,這個教育,我太欽佩了!」這也是管理學,國民的自我管理。

  這是我當年在日本看到的,好幾件事,感慨很多,一時報告不完。所以講到管理學的來源,由日本影響到美國,發展到現在的管理學。

  還有一個例子,後來我在美國,有一次回臺灣坐日航,日本航空最好,航空服務生每個都很有禮貌。我喜歡打坐,到那裏,尤其是頭等艙,腿一放,這麼一靠,其實我沒有睡覺,她以爲我睡覺,那個服務生馬上拿個毯子給我蓋上,我眼睛眯眯看,很欽佩。結果看到這樣高大的服務生,都是女的;然後一個女的,很矮小的過來了,所有服務生立正,等她過去。我明白了,這是領班。哎呀,我說日本這個民族性,都是中國文化儒家精神的保留,不像我們……這是談到管理。

  那麼,我們現在把這些零碎的講了,剛才亂扯扯到日本,講管理學講到日本。我們現在的管理學呢?變質了!都是怎麼行銷,怎麼推銷,怎麼把職員、幹部、工人一環一環地管理好,基本的管理精神沒有了。其實管理學最重要的,是老闆思想的管理、情緒的管理;個人管理、自我管理是最重要的管理,不要以爲發財,可以號令天下,財與勢不能號令天下。

  我把話題一下拉回來,拉到中心了,現在每個老闆發了財,志高氣傲!對不起哦,那不是你們,也許是你們,不知道哦!我是看到的,志高氣傲。我說的,不是你們的本事,是時代機會給你們。不要再給勝利衝昏了頭哦!開放發展給你這樣一個機會,你以爲自己本事大了,其實都是虛擬。眞給你講,我常常告訴做企業的一般人,你們畫的數字越來越多,房子越住越大,汽車越開越新,人格越來越渺小。所以最要緊的是自我的管理,新舊企業家的不同,重點是在這個地方!

  講了那麼多囉嗦話,前面爲了拖時間的,重點在後面。講到個人的管理,我今天抽出諸葛亮的〈誡子書〉,我的考慮,讓你們拿去背背。諸葛亮給兒子的這封信,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們諸位企業家背背。

  「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這裏每句話發揮起來意義都很多,先學會心境的寧靜,我們先把原文大概念一下。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這一點,希望中國新起的企業家,尤其是各位,注意能不能澹泊;不但生活要淡泊,思想也要淡泊。我想你們都會知道,從漢朝諸葛亮這封信以後,一般人常常講的名言「澹泊明志,寧靜致遠」,就是從他的這兩句話裏提出來的。

  「夫學須靜也」,眞講學問,要一個寧靜的環境,寧靜的時間,每天諸位,十二個鐘頭裏只要三四個鐘頭,自己有個單獨寧靜的反思、反省,有個讀書的時間;「才須學也」,知識的增加、才能的增長,要學問中來。「非學無以廣才」,不求學,不求廣泛的知識,才能是有限度的;「非靜無以成學」,沒有寧靜的心境,寧靜的思想,你的學問不會深入。有的版本是「非志無以成學」,志,就是立志,沒有深刻的願望、意志,學問也不可能深入。

  「慆慢則不能研精,險躁則不能理性」,也有版本是「險躁則不能治性」。這兩句話是對起來的,這是漢文的特點,句子對應的。自己對自己原諒、放逸、不精進是「慆」;「慢」是我慢,自己認爲滿足了,了不起了,每個人都容易犯這個毛病。譬如你們諸位,同我們一般年輕的人讀書一樣,一看以爲都懂了,其實連影子都沒有摸到,這就是慆慢,慆慢則不能研精、精到;「險躁」,內心思緒跳動,思想不穩定,脾氣很躁,則不能理性,管理不了自己。

  這是諸葛亮對兒子的教育。他的兒子諸葛瞻,戰死於綿竹的,所以諸葛亮是一門忠孝。諸葛亮幫助劉備在四川,兒子也帶到四川,在家裏讀書,他也沒有空閒教兒子,這是他教訓兒子的一封信。

   「年與時驰,意與歲去」,年齡跟著時間跑了,年齡老了,思想衰退了,一歲一歲,你覺得自己長大了,今年四十,明年四十一,好像長大了,實際上你是衰老了,落伍了。

  「遂成枯落」,最後你是落伍了,跟不上時代。「悲嘆窮廬」老了,沒用了。古人有一首詩「壯不如人老可知」啊,有什麼可談呢?悲嘆窮廬是自己後悔!「將復何及」,後悔也來不及了!

  諸葛亮〈誡子書〉,我當年二十多歲教軍校學生,就要他們背這個,每天要背來,你將來要做統帥、做領袖的,不讀這個不行。諸葛亮的文章不多,但他寫信,最令人佩服了,都是短文,簡簡單單幾句話,包括了很多的意思。諸葛亮一輩子最了不起的文化著作,流傳萬古,只有前後兩篇〈出師表〉。所以古人說「但得流傳不在多」。

  我最近常常感嘆,范仲淹寫了一篇文章〈岳陽樓記〉,他根本沒有去岳陽樓,他那個時候在鄧州作官。范仲淹一個孤兒出身,出將入相,影響中國文化那麼大!這篇文章最有名的兩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所以大家讀書,研究學術,想著書流傳,注意這一句話「但得流傳不在多」。

   那麼,我講了這篇〈誡子書〉,提出來做爲諸位的修養,要隨時反省自己,千萬不要給勝利衝昏了頭,不要讓鈔票把自己腦子搞亂。古人有一句話「唯大英雄能本色」,我常常吩咐同學們,也吩咐朋友們,我們都是鄉下出來的孩子,所以曾國藩用人喜歡用鄉下出來的,因爲有「鄉氣」。我們這位張院長是西北鄉下出來的,他還保持那個鄉氣。唯大英雄能本色,不要傲慢,不要被勝利衝昏了頭。

  人的修養,內在的修養,最難,就要讀《中庸》,我這本書稿子寫好了,還沒有出版。《中庸》講「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者,非道也。」這一段是講身心修養的最高原則。

  這一段我現在嘴巴裏背出來,十一二歲時背的書,到現在不要靠你們的電腦,也不要靠本子,講到這裏就自然出來,這就是我教孩子們背書的道理。背書不是隨便記的,能背就不用刻意去想了,嘴裏講到那裏,自然出來,這叫背書。想出來已經不是了,那個靠不住,那是硬性的記憶,不是背誦,所以叫孩子們背誦,是像唱歌一樣地唱。他背會了,到死以前要出來就出來,現在我是背出來的,我九十歲了。

  然後講「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這是《中庸》的原文,講到人生的修養,要背誦來的,尤其貢獻給你們諸位先生大老闆們。像我們一輩子,隨時注意這個。

  《中庸》開篇就講到「性」跟「情」的問題,這是講到生命科學與認知科學,宗教哲學來的,也是最高的哲學來的。這同時也是講人生哲學的,歸到身心修養方面,又是另一個範圍,不是管理學的本題,但是同管理學絕對有關係。譬如它中間提到,我們人生隨時在喜、怒、哀、樂四個方面。但是喜怒哀樂只提個頭,是基本的四個情緒方向。實際上我們中國人,經常聽到「七情六慾」。哪七個情呢?喜、怒、哀、樂、愛、惡、慾,這是七情。六欲呢?色、聲、香、味、觸、法,這是佛學的。七情,中國的儒家道家都用的。

  我來不及給你們一個一個分開來講,這是專題了。這個專題,講到眞正的哲學,甚至到生命科學與認知科學這邊來。

  現在我們把它切開,介紹一下什麼叫「七情六慾」,重點回到《中庸》的喜怒哀樂。譬如我們都有思想,我想大家都有經驗,你們都是老闆,有時候對一個部下不高興,一邊很不滿意他,一邊罵他,有時一邊罵,你自己心裏想:少罵兩句也可以,心裏有一個「知道」可以罵,也可以不罵的,對不對?可是那個脾氣來了時——什麼叫脾氣?就是「情」,那個七情,那個一來的時候,你那個理性就控制不住了。

  再譬如我們要吃一個東西,準備吃,心裏想:哎呀,這好像維他命、維你命、維他媽的命,毫不相干,最好不吃,可是嘴巴那個欲望就吃了,可見理性抵不住那個情。所以講修養管理,自己當領袖、老闆,管理你的情緒,比管理你的兒子,比管理你的爸爸、孝順你的爸爸都難!自己管理不了自己的情緒!

  又如一對男女講戀愛一樣,愛到最痛苦的時候,格老子很想把他吃掉,可是「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怎麼樣都剪不掉,情緒!所以《中庸》告訴你:「喜怒哀樂之未發」,這個情緒還沒有來的時候,還蠻好;處理任何一件事的時候,引發了喜怒哀樂的情緒,就要「發而皆中節」,看怎麼樣調節了,不是壓抑,是中節,這裏面很有學問了。其實,你「知道」情緒的時候,情緒已經變去了,不用壓抑,也不用除掉情緒,你看著它,它自己會變去的。

  因此我常常講情緒問題,譬如我們的老朋友陳某,也跟我蠻多年的。現在他也在這裏,有人告訴我,他左手拿個佛珠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邊嘴裏罵部下,「你這個傢伙!混蛋!」然後又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現在他不是這樣,這是講當年。爲什麼講他?因爲老同學、老朋友,可以借他做個例子。他自己也清楚啊,他到現在修養高得多了,現在做爺爺了。我講的那個是他沒有做爺爺的當年,兒子還小的時候。我們兩個討論,我說你那個情緒跟理性……他說:哦,知道,都知道,到那個時候就出來了!

  所以修養、管理多難!但是這個修養、管理,對你事業的前途有沒有影響?非常大的影響!所以,我常常告訴這些領袖、做企業的,四個字——沉默寡言。不要輕易動怒,甚至言語還要簡短,沒有廢話,乃至修養到喜怒不形於色,下面摸不清楚你了,那你差不多了。你做了老闆以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習慣,你今天晚上到哪裏卡拉0K,唱了幾首歌,碰了幾個女孩子,做了些什麼,你不要以爲別人不知道,今天的社會上都知道你。《大學》告訴你修養的道理,「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很多眼睛看著你,很多人要求你、指責你。尤其你做了老闆,聲望高了,事業大了,你以爲可以了不起啊?你比一般人更危險!

  我常常提到「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這句蘇東坡的詞,袁世凱當皇帝的時候,他兒子藉蘇東坡的詞寫給他看,袁世凱氣得把兒子關起來了。袁克文,老二,文學很好,他希望他父親不要當皇帝,做中華民國的大總統,華盛頓一樣,夠好了,爲什麼做皇帝呀? 「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啊!

  你做老闆,監督你的人不只是紀委哦!你是黨員怕紀委,普通老百姓怕公安局,監督你的人不只是紀委,任何一個人都看著你!人生最好做一個老百姓,無職無官,默默無聞是最舒服的。所以坐上面的人,內心的修養、內心的管理,更重要!

  我們這一次,沒有辦法詳細給大家談,我只提一些要點。所以,你不要認爲到光華學院或者某一個大學,拿到管理學的碩士、博士,就了不起了,那不算什麼。我一輩子,我常常告訴人家,我沒有一張眞正的文憑,也沒有眞正拿一個學位,乃至當年的日本人、韓國人要給我一個名譽博士學位時,我說笑話!我要這個嗎?你們來,我給你一張,兩毛錢買一張草紙,我蓋個大印,我可以給你一百個名譽博士學位。我還站在你的前面,爲了這個,行個禮,弄個帽子戴著,我一輩子難道玩這個嗎?才不會受這個騙呢!哈!那是虛名騙人。

  這是拿我來講。但是也勸導你,勸你們諸位眞正的反省!做到對自己的管理。這個管理的學問,最好去讀兩本書:《大學》和《中庸》,讀前面的部分,背來。爲什麼只叫你讀前面的呢?因爲後面是大政治哲學了,管理天下,齊家,治國,平天下,你不要管,先把個人管好了再說。

  偉大的事業是人做出來的,人最難的是管理自己,你們諸位也看了我的書,我常常說,做英雄容易,做聖人難。英雄可以征服天下,但是不能征服自己,很難!自己對付不了自己。聖人不要征服天下,專門征服自己。這是英雄跟聖人兩個的差別。

  暫時就到這裏,做個結論。希望諸位做一個了不起的,征服自己的人!這是最大的管理學。

  (晚餐後答學員問)

  學員甲:您以後是否不住香港了,都到這邊了?

  南師:我這一輩子,飄零在外;美國、法國、臺灣、香港、上海,都有辦事處存在,所以你問我在哪裏,常找不到我,我是「五馬分屍」,飄零在外。你們曉得古人有首詩:「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幾家夫婦共羅帳,幾個飄零在外頭。」我飄零在外頭七八十年了,就是這樣。

  學員乙:老師您回過家鄉沒有?
南師:我十九歲離開家鄉,中間抗戰勝利回去了幾個月,出來以後沒有回去過。

  學員甲:我記得您修了金溫鐵路。
南師:金溫鐵路在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裏就有規劃,一百多年來幾次都沒有修好。當年溫州市長劉錫榮來找我修這條鐵路。

  中國鐵路,從滿清盛宣懷開始,他辦了交通大學,開始修鐵路。一百多年來,由滿清到國民黨、共產黨,鐵路都是國營的。你們這些經濟博士,把這個賬算算看,這個鐵路每年損失多少錢?客運、貨運都很便宜,因爲是國營。如果改成民營,運價改變了,但是稅收也可以改變,可以免掉很多稅收。

  當時劉錫榮市長來找我,他說十幾個縣、兩千八百萬人民,把修這條鐵路的希望,都寄託在你的身上。哈!他會做政治工作,這一吹,吹得人好像都站不住了。我說你少來這一套,那要錢啊。他說曉得你沒有錢,但是你一號召就有錢來。我說空話不講,眞要修嗎?我這個人想回來對國家有所幫助。我在美國時就講,你們要找我投資,四個方向可以:第一、農業肥料廠,提高農業基礎。結果我找一個學生去考察,他是農業化學博士,他回來告訴我不行,要三千多萬美金。後來才知道,實際上五十萬美金就辦起來了;第二是水利、第三電力投資,第四交通。溫州還有些同鄉來找我,我說你們做皮鞋的,穿三天就壞了,你們那些生意,我不幹。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所以劉錫榮找我修金溫鐵路,屬於交通,好吧,我答應,不過有一個條件:我要鐵路變成公司。當時,好像公司就是資本主義,說要鐵路公司化,不可能啊。後來有一本書,現在臺灣大學裏學投資經濟的會參考這本書,書名是《南懷瑾與金溫鐵路》。我說要四個原則:共產主義理想,社會主義福利,資本主義管理,中華文化精神。

  我說如果不能做公司,我不幹。所以他向中央報告,當時鄧小平先生還在,中央奇怪,有人來投資,要做鐵路,誰啊?知道是我。當時沒有這樣的法令,爲此就開了先例,外資可以投入國內基礎設施建設。

  我當時想把金溫鐵路總公司地點設在上海,我的目的是到美國去上市。可是當時國內對股票債券不懂,他們不同意。

  去簽合約的是李素美,修鐵路的錢,是素美的弟弟李傳洪拿的。

  學員甲:我看很多事都說是孫中山《建國方略》裏規劃的,孫中山當時規劃得這麼科學嗎?

  南師:小兄弟,你去看一下《建國方略》再問。此所以他能夠建立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一個人有偉大的思想,他那個基礎的藍圖是對的,是這個道理。

  學員乙:老師您講課時有句話:英雄征服天下,卻征服不了自己。聖人征服自己,不去征服天下。

  南師:聖人征服自己,不征服天下,也不征服任何一個人。還有補充:英雄征服天下,不能征服自己,可是每個英雄都給女人征服了。(眾笑)

  學員乙:那您覺得做聖人更快樂,還是做英雄更快樂呢?

  南師:當然聖人快樂。不過我沒有做聖人,我也不是英雄。

  學員丙:您覺得聖人對社會發展的貢獻大呢,還是英雄貢獻大?

  南師:聖人貢獻大,一切偉大的文化都是聖人貢獻的。聖人沒有功名富貴的,可是他的精神影響後世。孔子是聖人,叫「素王」。英雄征服天下,所謂天下就是權力、土地、人民,就是國家。不是講普通的英雄。

  學員丁:我有這樣一個說法,您看有沒有道理。聖人做事,對別人好,對社會好,對自己不一定好。君子做事,既對別人好,也對自己好。小人做事,只對自己好,不對別人好。

  南師:你這三個定義都有問題,將來慢慢討論,很有意思。

  學員戊:有沒有既做聖人又做英雄的?

  南師:有啊,比如孔子所推崇的堯、舜、禹。在中國歷史上記載,堯、舜都活到一百歲,道家記載他們都修道的。至於舜的死有問題,他的兩個太太到湖南找他,找不到,哭得很傷心,湖南的湘妃竹上面有斑點,傳說是她們的淚痕。這是香艷的故事,聖人也有香艷的故事。

  最偉大是女性,世界上每個宗教都是女性,代表最可親可敬,像天主教的聖母,道教的西王母,佛教的觀音菩薩。這裏頭有個大問題,人類文化是女性文化。

  學員甲:老師,我到印度去,那邊的觀音菩薩是男的,怎麼到了中國變成女性了?

  南師:他是三十二種化身,到什麼時間變什麼化身。他同情女性,女性的痛苦比男人大,女性的慈悲與男人不同。

  學員己:請問老師,能否給我們講講養生之道。

  南師:我不養生。忘掉身體,忘掉自己,甚至忘記了壽命長短,忘記時間、空間。你越是搞身體,希望它長壽,就越是糟糕。我告訴你的是眞話,是原則。這個原則裏頭又包含了很多方法,自己要懂得醫理等等。比如說,要懂得養氣,你研究《孟子》中養氣的〈盡心篇〉就會知道。至於說養生的方法,太多太多了。

  學員庚:老師我有個問題,您學貫中西……

  南師:不是不是,那是你給我加上的。

  學員庚:我想問,西方文化一教獨大,只有中國是儒釋道三家並立。西方與中國這麼大的差別您怎麼看,將來會怎麼樣?

  南師:儒釋道三家並立是唐以後的事,唐以前不是這樣。你這個問題牽涉到宗教哲學,你的問題像西方人的問題。西方人認爲中國原始沒有宗教,我告訴他們,你錯了,中國原始有宗教,中國文化以前的宗教是泛神論,很多神。中國以前就有宗教,孝道,供奉祖先就是宗教。所以我給西方人講,你們所認爲的宗教,不是西方原始的宗教,西方原始的宗教也是泛神論。你們的宗教,人的上面是上帝,下面是兒女,中間是兄弟姊妹,倫理是「丁」字形的。我們中國過去,祖先就是宗教,祖宗、父母在上面,代表上天,中國的「帝」字代表上天,下面是兒女,中間是兄弟姐妹親屬,這個是「十」字形的文化。

  研究西方宗教,首先要研究《出埃及記》,摩西十誡就是契約,後來契約變成法律。一神教是這樣來的,這樣統一的,統一不是宗教,是政治。譬如猶太教,用的是《舊約》,不用《新約》,由摩西這個系統來的。基督教是天主教分出來的,有很多派。講這個,一大堆歷史,很多了。

  中國上古好像沒有宗教,實際有一個宗教,後世簡單稱爲「天人合一」,是泛神的。雖然泛神,不太迷信。佛教來中國,是東漢的時候。以前中國講儒道墨三家,慢慢變成儒釋道三家。

  差不多四十年前,香港的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的人會合,叫我講宗教。我告訴他們,什麼叫宗教?首先要搞清楚這個問題。人家認爲我信佛教,我說我夠不上資格,我信一個宗教,睡覺。任何一個宗教,我都夠不上資格,可是我都喜歡研究。那麼,二十一世紀起,所有的宗教都要脫掉宗教外衣。宗教像軍事機關一樣,外面掛一個牌子「遊人止步」,不准參觀。哲學就不同了,你爲什麼不准我參觀?我從門縫裏看看可以吧?科學更不行哦!要你打開門,我要摸一下看。所以宗教是到這裏爲止,這個方式站不住了。二十一世紀開始,宗教的外衣要脫掉,宗教的大門要打開了,不然所有宗教都會垮掉。爲什麼垮呢?不是哪個要反對你,因爲科技的進步,自然的趨勢。

  譬如前天晚上在這裏,一個醫師,專門做試管嬰兒的,他跟我討論靈魂的問題。我說好,試管嬰兒發展到現在,只有二十多年,人可以拿精子卵子出來培養成人,這個科學一出來,「人是上帝造的」已經受到挑戰了,這對教廷很嚴重。還有幹細胞的問題,現在問題不要扯開了。

  學員辛:老師您提到幹細胞,我正在投資中國最大的幹細胞研究。我是投資醫藥的。現在看來,在醫藥的領域,中西文化的對比衝突很嚴重。我很關心中醫的發展。所謂醫,一個是藥,一個是醫術……

  南師:還有醫理。

  學員辛:中國現在的統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生病都是找西醫。可是中國幾千年都是用中醫治病的,但是中醫現在式微,越來越弱了,好的中醫越來越少。以後的趨勢會怎樣呢?

  南師:中西醫一定會結合的,這是人類必然的趨勢。我先答覆你這個結論。現在缺乏眞正好的中醫,也缺少眞正好的西醫。因爲我不是醫生,所以這樣亂講,不負責任的。如果我還是醫生,不好意思講這個話,可是中西醫兩方面我的朋友太多了。譬如現在學醫的人,基本上已經違反了一個學醫的基本原則,都是爲了賺錢、職業去學醫,西醫更是如此。你看現在進醫院,他讓你這個機器那個機器先檢查一通,他不大動腦筋的,這是醫工,不研究醫理的。許多機器照出來說是癌症,其實不是癌症,結果他給你割一刀,你也不懂。

  學員甲:我就曾經被誤診爲癌症,差點把腿給鋸了。

  南師:譬如女性十四歲來月經,四十九歲絕經,那十四歲以前爲什麼沒有月經,四十九歲後的生命又是怎麼一回事呢?許多精子卵子沒有消化掉的,是變成癌症還是怎麼樣?都是問題。現在你們迷信科學,一提科學就把你嚇住了。現在嘴裏講科學的人,很少懂科學。

  學員丁:我有個研究,人類的身體、壽命幾千年到現在,改善了好多,但是人類的智慧好像沒有什麼進步,爲什麼呢?

  南師:幾十年前,我在臺灣一個大學裏講的,後來出了一本書《新舊的一代》,我講人類的智慧永遠是幼稚的,只有二三十歲,整個人類都沒有長大。不論從事科學、哲學、宗教,還是政治,一個人最成功的時候,基本在三十到四十歲左右,到這個年齡,智慧同體能一樣,再上不去了。年齡再大,不過是經驗的增加,染污的增加。

  學員壬:老師,究竟有沒有靈魂?

  南師:絕對有。不過你叫我拿一個給你看,我抓不來(眾笑)。前天來的那位做試管嬰兒工作的醫生就擔心,如果哪個受精卵有了靈魂,被放棄了或者沒培養成功,那不是殺了很多人嗎?他就害怕。這個年輕人是個很了不起的醫生。

  學員壬:靈魂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

  南師:這是個大問題。你暫時先看我講的《人生的起點與終站》。

  學員癸:老師,那有沒有輪迴呢?

  南師:有啊。生命分爲生和命兩個問題,萬物很多都是有生無命,要思想到達某一個程度才是命,有思想感情的,這個是命的作用。有身體,有這個存在的,這是生的作用。動物是有生有命的。

  學員丁:那麼,生是物質的,命是精神的。

  南師:你這樣下定義也可以。

  學員子:世人做善事有福報,福報和功德有什麼區別?
南師:功德是因,福報是果。打個比方說,你們做老闆,辛苦是功德,賺來錢是福報。

  學員乙:我還是要問聖人與凡人的問題,做聖人是否要犧牲很多做凡人的樂趣呢?

  南師:那也不一定。

  學員乙:那麼,要戰勝自己的什麼東西,才能成爲聖人呢?

  南師:戰勝自己的行爲、思想,乃至對自己的身體、感情等等,都有一個不同的方式去做。

  學員乙:有一句話叫做「太上忘情」,這不是沒有凡人的樂趣了麼?

  南師:「太上忘情」這是道家的話,忘情不一定是無情哦!它叫你忘情,沒有叫你無情哦!你帶的皮包裏有沒有錢啊?

  學員乙:有啊。

  南師:你剛才跟我講話,有沒有想到皮包裏有錢?

  學員乙:沒有。

  南師:忘情了嘛。這叫忘情,不叫無情。譬如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情詩:

  最恐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怕負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他不是無情,但是眞用功修行時,就忘情了。人家說六世達賴二十幾歲在青海就死了,找了一個孩子做第七代達賴。其實他沒死,從青海消失之後,十年當中,他到內地、印度、西藏、青海很多地方修行過,後來在內蒙古阿拉善住了三十年,弘揚佛法。

  學員乙:您覺得他是聖人嗎?

  南師:是聖人,是個菩薩。菩薩叫覺有情,所謂大慈悲,天主教基督教講「愛」,就是情。眞愛、慈悲,就是眞多情,但不是你們理解的那個濫情的多情。

  學員丑:您怎麼看古代男女授受不親呢?

  南師:那是古代的禮貌,是《孟子》裏的話。但是,孟子同時提出:「嫂溺,援之以手者,權也。」嫂嫂掉下水去了,你要不要拉她?你一拉,男女就授受了。但這是應該做的事,這是一個權變、方便,變通的。

  學員寅:現在很流行看風水,您怎麼看?

  南師:風水、算命,現在大家都偏於這個迷信,太可怕了,不要去迷信這個,我告訴你不要相信。風水是個環境的保護與和諧,有沒有道理?有它的道理。風與水就是環境嘛,地下也有風有水,避開了大風、邪風,避開了水患,環境安全和諧美觀了,當然好啊。但是說風水可以保你發財、怎麼好怎麼好的,不要迷信,沒有這樣高明的人。古人已經批評了迷信風水,「山川而能語,葬師食無所」,葬師就是堪輿先生,俗稱風水先生。土地山川如果能講話,風水先生就很難辦了。

  還有他剛才問的醫藥問題,有句話「肺腑而能語,醫師色如土」,五臟六腑如果能講話,醫生就難辦了,因爲常常誤診的。

  風水是一個環境科學,但是現在很多人學得不怎麼樣,還到處騙錢。

  學員卯:那應不應該算命呢?有沒有預知未來的辦法呢?

  南師:可以預知未來,但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都是騙人。就算你知道明天會跌倒,你明天就在家裏睡覺不出去嗎?過去有個故事,一個會算命的大師,算到他喜歡的一個花瓶明天中午會打破,第二天中午他就坐在那裏,盯著花瓶。到了吃飯的時間,兒媳叫他吃飯,他說「嗯,知道了」,還一動不動盯著花瓶。過一會兒,兒媳又來叫他吃飯,他還是不理,一動不動盯著花瓶,等著那個時間。叫了三次,兒媳覺得公公今天好怪,不會瘋了吧,就用撣子撥一下花瓶,結果花瓶掉到地上打碎了。他這下悟了,好,吃飯去。

  他一切都算到了,就沒有把自己放進去。人有自我,決定了一切。「我」是什麼東西?你的意志、思想,決定了一切,不是頭腦。意識不在腦裏。

  學員辰:老師,星座算命有沒有道理?

  南師:算命卜卦都是從天文學來的,古代卜卦、算命、看風水,統稱星命之學,從天文學來的。古代天文學是怎麼一回事,現在人連影子都沒有(注:連影子都沒有,指根本不懂)。

  學員巳:老師,大學堂現在是您的主要工作嗎?

  南師:我在這裏掛褡(掛褡,是出家人經過寺廟借宿),作客人。

  學員巳:那主要工作內容是什麼呢?

  南師:我沒有工作。

  學員午:您可以在這裏和類似我們這些學生,分享您的知識、智慧、經驗啊。

  南師:這不是工作。這是偶然的感情的關係,高興了,答應了,就辦了。所謂工作,是有一個規律的規定,你非做不可,那個叫工作。所以我沒有工作,是自由意志。

  學員未:老師,太湖大學堂的未來會怎麼樣?

  南師:不知道。我如果知道就好啦,我就不要那麼辛苦了。

  學員未:有沒有做一些太湖大學堂未來的規劃?

  南師:沒有,決不做,我一輩子做事是興之所至,愛怎麼做就怎麼做,決不做規劃,更不講管理。

  學員申:老師,我和很多同學一樣,這次獲得了一個啓蒙。

  南師:不要謙虛。

  學員申:我們還有很多朋友也希望接受這種啓蒙教育,這次因爲我們是張院長的學生,所以能隨從張院長一起來接受您這個啓蒙教育,而其他很多朋友也想聽課,但是您的時間精力有限,如果沒有機會來聆聽您的智慧分享,是否有其他途徑和辦法呢?

  南師:看書吧。或者有機會就和他們交流,但是他們很謙虛,不肯出來講,因爲我的要求很嚴格。我也一直說,我沒有一個學生,因爲我從不以老師自居,看他們都是朋友,以友道相處。可是他們如果不叫老師,我也罵他們的,因爲他們沒有禮貌。他們如果眞把我當老師看,我也不承認,否則我太自傲了。中國文化,老師和學生是以友道相處,既是父母,又是朋友、兄弟,這個叫老師,我是這樣一個人。

  所以人家問我,你講眞話,你有沒有一個眞正的學生?我說沒有。爲什麼?我說我要求文武都會,至少同我一樣會,如果打仗可以帶兵,武也會,文也會,古人說「上馬殺賊,下馬作露布(古稱文告)」,「下筆千言,倚馬可待」,宗教、哲學、科學、吹牛都要會,風水、卜卦、算命,騙人的都要通,無所不通,煙酒賭嫖沒有哪一樣不懂,然後放下來,可以做我的學生了。我的條件是這樣,所以我講我沒有學生。他們道德好的、文章好的,各有所長,那不是我希望的。換句話,做生意馬上就會賺錢,如果做小偷,一定偷得來,如果被抓住,就不是我的學生,這是比方。

  學員酉:老師,您說邵子神數準嗎?

  南師:邵子神數又叫鐵板數,算過去有時候滿準,未來不一定,這是它的巧妙,其實未來可以知道,他不告訴你,因爲「預知者不祥」,也可以說「察見淵魚者不祥」。

  學員戌:老師,氣功治病有沒有道理?

  南師:可以幫忙一下,讓你舒服一點。徹底治好?沒有這回事,不要迷信。過去我在海外就笑,中國文化怎麼變成氣功了?像我們過去練武功,武功練好了練氣功,氣功練好了練內功,內功練好了練道功,道功好了再往上是禪功。譬如現在我在圓桌邊上用手掌發功給你,你在圓桌那邊用手掌感受,有沒有感覺?

  學員戌:有感覺。

  南師:哈!當然有感覺,因爲你手掌靠近圓桌。要知道一個道理:萬物都在放射能量。你就懂了爲什麼手掌會有感覺。

  學員辛:我反應不靈敏,每次遇到氣功都沒什麼反應,有些人就感覺當場很有效。

  南師:你也不是反應不靈敏,因爲你比較健康。身體越虛的人反應越快。還有,年齡也有關係,各人神經反應程度也先天不同。

  學員壬:老師,命和運不同是嗎?

  南師:不同。命是一個固定的程式,運是中間變化的過程。譬如這個打火機,同樣品牌、同樣型號,生產出來很多同樣的打火機,這個是命;但是每個打火機的運不同,譬如這個打火機被張院長買去了,送給最高領袖,它的運氣好;同樣的打火機,有一個被丟到廁所去了,它的運氣就不好。

  學員乙:老師,現在講中國傳統文化,小孩子應該怎麼學呢?

  南師:中國古代的教育,從胎教入手。我在《原本大學微言》中提到,中國文化五千年,靠女人、靠母性維持的。所以每個聖人、英雄後面,一定有個好的媽媽,母教很重要。中國古代教育,從胎教開始,女人一懷孕,看的、聽的東西、行爲都不同了。教育從父母的家教開始,靠學校絕對錯誤。我們小時候出來,到人家做客,人家就說:「喲,他是誰家的?家教很好的啊。」現在的教育,最好家庭的孩子,受的最下等的教育,尤其是香港的家庭,孩子交給傭人帶,還會有好的教育嗎?教育要母親親自帶的。不只孟子,好的孩子差不多每一個都有好的母親帶。好了,他們催我,時間過了。

  張維迎院長:非常感謝南老師!使我們終生受益匪淺。回去大家再研究南老師的書。

  南師:不要那麼謙虛,那麼客氣。對不起哦,我亂七八糟講一頓。我那些書是騙錢的。

  學員乙:剛才我們也在提議,因爲這次來了許多企業家,他們在各行業也都在探索實踐,這次聽了老師的課,大家都說這是我們同學會的一個品牌,大家準備把您的理論應用到實踐中,半年後把感受匯集起來報告給您。以後的日子,比如說半年或一年,會有一次書面的報告。

  南師:好啊,歡迎你們來玩,我們是開牛肉店的,專門吹牛的,哈哈!好啊,再見。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漫談中國文化》臺灣老古初版P100 ~ P130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