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解「異熟果」

  「復審思擇,唯有諸業及異熟果,其中主宰都不可得,所謂作者及與受者,唯有於法假想建立」。

  再仔細的看清楚自己,我們現在所謂的我,是業力的我,造三種業,善業、惡業、無記業。這就是說,我們生命的思想言行所作所為,不是善,就是惡,或不善不惡。不善不惡是像一個呆頭鵝,昏頭昏腦,隨時失念、失憶,在無記業中。今天存在的這個我,不過是一切業力所在,這個業是什麼呢?是造了「異熟果」,就是業力的果報。

  為什麼稱為異熟呢?我們普通叫做果報,是說這一生所遭遇的,是前生的因所帶來的,是種子生現行。未來生會變什麼?要看今生的現行,現在的行為,成為未來的種子種性的果報。我們普通講果報,是中國文化的表達方式;根據佛學來講,叫做異熟果。果報兩個字,不能完全概括異熟的含義。我們普通講的果報很簡單,你打我一個耳光,我吐你一口口水;你打我會痛,我吐你口水,只不過髒了而已,所以這個果報的意義還不足以包括全部。

  所謂「異熟果」,是說這個善、惡、無記的果報,事有前因必有後果,這個後果是緣生的,性空的,是異時而熟,異地而熟的,所以時空不是一定的。你踢我一腳,我不一定踢你一腳,或者你轉身被車子撞了一下,所受的報都不一樣的,所以叫異熟。可是都是果報,所以很難懂。

  果報一般人看不清楚,因為是因時、因地、因人而有異,所以叫做異熟果。時間成熟了,「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千生萬劫,這個前因種子,後來一定得果。在什麼時間碰上?遭遇什麼?不一定。但是有這個業,一定要受果報,受的現象不一定,時間不一定,因為是異熟的果。

  說到果報,牽涉到人的生辰八字,那是前生造的業,今生的八字就是推論果報的方法;一切是因緣所生,一切唯心造,無主宰,非自然。一般唯物學者認為,人生一切是自然的,沒有神,所以他不相信果報,認為人死了就完了,有權力就可以控制別人。另外一般宗教認為,有一個主宰,有一個命運之神管著你;其實沒有這個事,誰都管不了,像我們自己都管不了自己,都是因緣所生,異熟業報,所以無主宰,非自然,都在果報當中。

  誰都主宰不了,「所謂作者」,誰來造作起來呢?我的命運為什麼會遭遇如此呢?同一父母所生,幾個兄弟姊妹,遭遇結果各有不同,難道父母造得那麼偏心?父母也做不了主,上帝也做不了你的主。「及與受者」,譬如我們在座很多人身體不好,百年三萬六千日,不在愁中即病中,有的太胖,有的太瘦,有的太笨,有的太聰明,這些都是異熟果。但是這些真正有個受者嗎?畢竟無我,最後畢竟空,故無作者,無受者,在這個地方思惟自己,觀察自己,性空緣起,看通了,一樣的證果。「唯有於法假想建立」,這個「」就包括了文字、言語、思想的形態,這一切畢竟空,緣起性空,無主宰,非自然。

  人類一切的文化思想,包括了佛法,都是人類的妄想假想建立。佛法講無常、苦、空、無我、十二因緣,也是「假想建立」,是諸佛菩薩的方便建立而已。嚴格說,方便也是人假想建立,為了度人,造了一條船,過河必須要一隻船,過了河,一定不會把船揹在身上,因為過了河,船對於你失去了利用價值,所以也是「假想建立」。

  (恭錄自南懷瑾先生《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下)》老古初版P.130~P.133)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