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座問答集錦(二)

  成功的鎖鑰——智慧、誠實

  問:有人講,要成為一個成功的領導者,有兩種方法。第一是,修身養性,以誠待人,內聖外王,讓人家心悅誠服。第二是,用一套厚黑學,講方法用手段來對付現代急功好利的人。我對這兩種矛盾的說法覺得非常困惑,請您指示。

  南師答:這個非常簡單,當年把厚黑學叫出來的就是我的朋友、四川自流井李宗吾先生,他比我年長幾十歲,我們是忘年之交。其實他本人道德好得很。當年這本書出來,我也跟他說過後果會很嚴重。果然,現在年輕人都在看。其實,這個世界上你不要玩手段。最後成功的還是誠懇的人。尤其在這個時代,你懂的人家也懂,玩手段講厚黑,一個個都高明得很,誰都玩不過誰的。對不對?

  其次,什麼「修身養性」,還是書生之見。「修養」本來是個好東西,一旦變成專有名詞,時常聽,你就中毒了,成了書生之見。據我經驗所看到的,一個能夠領導的人,是天才,哪怕他一個字都不認得,但是一舉手、一投足,處事之間,自然合乎章法,這不是學理上學得到。我年輕時候常講一個笑話,一個人的事業要成功,天生要具備幾個條件:「牛一樣的健」,要做領導人,要能夠比部下吃得苦、耐得勞,坐在辦公室叫人家去做,那是不行的。「狗一樣的賤」,只要成功,打恭作揖、陪笑臉、挨罵都沒有關係。「猴子一樣的精靈」,「獅子一樣的勇猛」,「狐狸一樣的變化」,「魔鬼一樣的迷人」。

  比方你到跳舞廳跳舞,那麼多女孩,打扮的漂漂亮亮坐在那裡,我們不見得注意。可是有個女孩子一走進來,所有眼光都給她吸住了,這個女人以當舞女來說就是成功的。你說她好在哪裡呢?很可能鼻子不對、嘴巴也不對,可是她一走過來,就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男人也是一樣,有時候大庭廣眾之下,一個人走過來,大家一看,神情就不對了。他的樣子,好像這裡每個人都可以捅一刀似的。就是說,每個人天生的氣質不同。

  同樣地,一個當領袖的人,他自己要具備有領袖的條件,每個人身上,就是有那麼股不同的氣勢。氣勢是什麼?要是翻成外國話,便講不出來。學理上什麼誠懇啊!什麼老實啊!都對!但都先要自身具備有這種本質,才能造成氣勢,所以你看看發財的老闆,個個都有他的天份,有他致富成功的原因,並不是什麼博士、碩士的。

  當年有兩兄弟到台北來賣菜,開始時一個秤都沒有,那把秤還是他姑媽送的,自己在前面拉,弟弟在後面推,三十年當中財產累積到千億以上。你仔細看看現在,由抗戰勝利以後,在社會上站起來的人,每個人背後都有他成功的道理,這個道理不是狡猾,而是誠懇。

  由這個問題引伸下來再談一個人生的道理。譬如一位大企業家,他的兒子都是大專畢業,還有自美國留學回來的,他的兒子有一次講到教育和兒童心理,就說我爸爸是由艱苦中出身,辛辛苦苦創下這個事業,我排行是老大,任何人要和我認識,我心裡知道都是有所為而來。我現在最大的樂趣是什麼呢?自己上菜市場,買個青菜、空心菜,回來自己炒給太太、兒子、自己吃一頓。我的孩子呢?別人都曉得是某大公司老闆的兒女,上學有汽車送,放學了也有車子接。因此,孩子們回來向他媽媽請求,再也不要派車子去接,希望自己能乘到公共汽車,便是一大快樂。富貴人家的子弟,隨便去野外,打個滾,和窮孩子玩在一起,今天回來比窮人家去了百貨公司回來都還高興。你看人生的境界有這麼多的差別。

  他說:我父親是由艱苦中起來的,父親現在把公司交給我,不能在我手裡玩掉了。不玩掉要保持這個東西,就困難了。比如作戰,不能只靠防禦,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我們也是一樣,只好向前發展。但是不斷發展擴大的結果呢?人為事忙,不勝其累。又造成另一種矛盾。有個人對他說:留一口飯給別人吃,你有財力,可向各種市場發展,但要留一口飯給別人家吃啊!別樣樣都做了,反而招來反面的因果。這就是人生的經驗。

  人情事故,禮尚往來

  問:我個人沒什麼工作經驗,還在唸書,我一直有一個困惑的問題,總覺得中國人好像事事講人情。「情、理、法」,情擺在第一位,這種情形在少數兩個人相處還好,但擴大到整個社會,對於一個國家政策的推行,就產生了阻礙,比如法律常常為人情所扭曲。是不是中國的民族性就是這樣,有何解決的辦法?

  南師答:先答你這個問題的子題,中國人講人情,很重要,但不是一般你所瞭解的這個人情。中國人所謂「人情世故」是指瞭解人的情緒思想的規律及其變化,而懂得應對得當。不是說專走後門,弄一根火腿,前街送到後巷,後巷轉了半天,還是轉到我的手裡——如果把這樣叫人情,完全曲解了。

  中國傳統文化所謂的「人情世故」,人有情緒,有他的需求,凡事聯想到他人的需要,推己及人,相互諒解,互通有無,這個叫人情。同時公誼私情,也必須要分得很清楚。應該做就做,不該做就不做;有所為也有所不為,這也便是人情世故。譬如說,我有個朋友,彼此交情好得很,有一度他要求我為他辦什麼。我就告訴他,這件事絕不可以這麼做。他誤會了,不再跟我交朋友,那我們的交情就到這裡為止。

  你不要看了仁義、道德、人情等名相給唬住了。為什麼孔子提倡仁義道德、提倡孝道?這是告訴你,我們這個民族性偏差到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路上去的太多了。幾千年來如此,現在還是一樣。釋迦牟尼佛為什麼在印度提倡眾生平等?印度最有階級歧視、最不平等,所以他高呼眾生平等。西方人為什麼提倡自由?因為當時中古時代的歐洲最沒有自由。

  你們要是懂得這個道理,就可以悟到人生。一種教育方式,就像開藥方一樣,生了哪一種病,就開哪一種藥。中華民族就是犯了這個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病,也可以說這個民族最不切合人情的實際。只要有三個中國人在一起,就分成了三派意見,痛苦極了。別的民族不一樣,在自己家裡吵吵鬧鬧,對付外人就不同了;會議上吵得一蹋糊塗,出去了還是兩個肩膀搭在一起,喝酒去!同是議場的事,中國人就不一樣,今天吵了,出門還蹬你眼睛,再不然暗裡捅你一刀,真是不可理喻。所以人家的民族可以講民主、講自由,我們沒辦法講,講了一定要出大問題的。

  最近常在報紙上看到外國人的文章說中國人講人情,那是諷刺!外國人說中國人講人情便是拿紅包,請你吃一餐,坐坐咖啡館;弄個火腿,過年時用繩子吊起來,前街送到後巷,我拿到送給他,他拿到再送給別人,別人拿到再送給我,轉了一圈又一圈。那不是人情啊!這裡的人還贊成說這個外國人寫得好。這不是一筆混帳嗎?自己的文化都不懂。

  不過,話說回來,送東西也對啊!《禮記》上講「禮尚往來」,這是說:你來看我,我也去看你;你來過電話,我必須回個電話,這是講「禮」啊!不是應酬啊!因為萬一你來找我有事,我去看你也許能夠幫上你的忙。

  恩威並濟的管理

  問:我剛剛聽了老師所講,領導人大都是天份上就具備有領導的才幹。我產生了一個困惑,我覺得:若領導人都是命定,那像我們這種天生非常魯鈍,不適合當領導人物的人,是不是永遠只能當個技術員,管理管理些東西,若妄自期許,將來當個領導人才,就有先天的障礙呢?不知各位意見如何?

  問:我覺得並非一定如此?就拿現代管理來說,老師提到這種領導或管理是普遍性的,它無所不在,既使在一件小事上也能表現出來。我想,我們縱然不能夠做到大的領導人,起碼我們在小事上,也能夠有一些領導的修養。

  南師答:沒有錯,你講得對了。他也問得好。告訴你們一個哲學問題,所有的人乃至於所有的生物都有一個領導的心理,都想人家聽我的,你們研究看對不對?所以,普通的人領導兒女。(眾笑)

  真的,很多家長把自己的希望,或許是彌補自己從前失敗的經驗,寄託在兒女身上,使得兒女被壓得透不過氣來,造成教育上的偏失。這個錯誤的引導,家長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所以,注重修養的人就要知道,把自己這個自私的心理去掉,這樣就是聖人了。所謂領導人,每一個都是領導人,領導對象的大小不同而已。至少你們將來結了婚,還可以領導兒女。從心理學上講,有許多家長,擺副父母的權威,無形中自己下意識就是那個領導欲作祟,結果把兒女的教育搞糟了,搞壞了。

  所以,剛剛和你們講領導的天才是講大的方面。譬如說,你們出來負責一個工廠管理,本身也是領導啊!順便講一個工廠管理的故事,這些經驗多得很。我有一個口號:「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交一萬個朋友。」比如我從小在家庭裡吃飯,每餐都是好幾桌,座上客常滿,杯中酒不空,好像受到「孟嘗門下三千客」遺風的影響。現在我還是這個作法,人碰到吃飯很自然嘛!我現在很忙,人家跟我談事情總是在吃飯時候,飯也吃了、話也談了、大家走了,不浪費時間,不是很好嗎?

  談回正題,我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到工廠做事,負責管理女工。女工調皮啊,比男工還難管,「男工好打架,女工愛調皮」。有事沒事來跟你撒嬌,光這個你就吃不消。尤其是輪到夜班,怎麼睡覺呢?他就戴個黑眼鏡到處轉,看看這邊正在做工,再到那邊轉;要睡就找一個牆角,一塊三角式的牆角,一靠,黑眼鏡戴著,由這個角落四面都可以看得到,實際上是站在那裡睡覺,別人以為他都看得到。這個辦法很妙,但是不能睡太久,稍隔一段時間還要去轉一轉。

  可是光靠嚴格的管理是不行的,另外待人要有恩惠,這個恩惠難了!老闆沒有規定這樣啊!看到別人口乾,水不夠喝,趕緊自己燒啊!燒好了,趕快叫,好像有一點故意賣交情地喊:「嘿!我茶給你們燒好了,趕快來喝,熱的!」其實真替人家服務,何必表功呢?但是這個地方你非表功不可。說到這裡,你就懂了當個管理人要恩威並濟的道理。

  做人做事的經驗

  問:剛剛聽南師說到如何當一個成功的企業領導者時,提到年輕人在政治上也要多看看多學習,我想這一點是在座大家平時常忽略的,是不是可以請南老師給我們指示一下入門的基本方向。

  南師答:暫不管現代的政治啊!你們先看看古人編輯的歷代名臣言行錄,歷代名臣奏議等書。道德方面,古老的有一本書叫《五種遺規》,也要看看!古今中外名人的嘉言錄,都是寶貴的經驗累積下來的。

  未來的時代,你們要開創事業都要注意。衣冠、儀態啊,連同走路都要學,現在的教育從小就教壞了,所以這一輩的年輕人,連話都不會講。古代的教育先從灑掃、應對、談吐、待人接物上訓練,「正其衣冠,尊其瞻視」,這個衣冠儀態很重要,這不是說穿我身上的長袍這個格調,而是穿你們自己的,清潔、整齊第一。出去,讓人一看,印象很好,一瓶花一樣,總要插好一點嘛!常常看到現代青年人的穿著,好好的衣服穿在身上,東一塊,西一塊,就像什麼印象派的圖畫一樣,莫名其妙。辦公地點也一樣,桌上亂堆,堆得一塌糊塗,都是懶啊!懶得整理啊!一個公司看看辦公室乾不乾淨,已經看出一半了,從小看大,看它沒有生氣,就沒有發展啊!

  我看人很多,古今中外成功的人,都有他自己一套格調的,而且都很嚴肅,生活上有他常常嚴謹的一面,這點值得大家多多注意。

  像我們十幾歲出門,碰到幾個動亂的大時代,在家時樣樣都富裕,出門以後,到處闖蕩。我的個性啊,向來不求任何人,那怕是朋友、同學、長官,一封介紹信、一張明信片都不肯要用,要自己出去闖,那各式各樣的苦頭,連帶種種的經驗都來了。經驗多了,到每個地方,大家都歡迎,因為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人,什麼身份。

  比如說今天我去看一個人,一打招呼,談幾句話,一看臉色不對,講話不對,「入門休問榮枯事,但看容顏便得知」,察言觀色,馬上知道了,就走了,避開了。曉得人家心裡不高興,還在那裡死皮賴臉地等,你給人家印象更不好了。有時,一到那裡遇到吃飯了,主人慇勤地招呼,「喂!來!來!吃飯」,「吃過了,謝謝!謝謝!」等他吃完了,話也談過了,出來實際上肚子裡餓得很,口袋裡一毛錢都沒有,掙個面子,總不能給人家留下一個壞印象,好像我來吃你的,揩油的。這些是年輕在外面的經驗,為了達到做人做事成功的目的,人家對你的印象不能被搞壞了啊!

  在外面做事那麼多年,有時候也借錢啊!「求人需求大丈夫」。好朋友,向他借:「有錢沒有?我急要錢用。」「沒有!」「你去幫我借!」這是好朋友。不是我有困難,等人來追問可憐我,這個我不幹!總之,作法上要分清楚,取捨之際,像用兵一樣,「應用之妙,存乎一心」,你們好好去揣摩吧!

  以前一個老輩子的朋友告訴我:「倒楣時,勤剃頭,少懶睡!」一大早起來,抖擻抖擻精神,頭髮理得整整齊齊的,弄高不要覆著額頭披蓋下來。臉上不發光就抹點油,沒飯吃就多吸幾口氣,把氣色弄好,神采奕奕,給人家見面有一個好印象,不要擺副倒楣求人的樣子,求職時低著頭,講話都講不出來。年輕人,應該講話就講,慷慨豪邁,錯了沒有關係,「對不起!我不懂」,要有這個氣派才行。

  你們很乖,都很好,但只能做人家的部屬,給人家用。由滿清時的北大開始直到現在的大學,大學生畢業第一名的,統計起來,有幾個人做了了不起的事業呢?另外能夠在政治上、社會上創業,有大成功的人,又有多少是很高的學歷呢?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包括過去的狀元、翰林,學歷高的,只是做人臣下,聽命而已,換句話說,不過是皇帝養著玩玩的。今天皇帝高興了,你的詩好,作一首,我看看!寫一篇文章,我看看!但政治上真正有作為的人,那就不一定如此了,所以要懂得政治上應用的道理。

  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

  問:孔子說:「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那是如何解釋呢?

  南師答:這是個大問題,譬如說:一個人講話要有信用對不對?做事要盡心盡力,最後把結果告訴人家,對不對?好了,再比如說國際上的外交,那是利害關係的權衡,隨時都在調整,不是呆板的,因為外交是以國家的利益、全民的利益為前題,有時守不得小信啊!「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講的是這個道理,但是人無信不立,人與人之間還是要講信義。四書五經就是最高的謀略學。

  誠就是最高的謀略

  問:老師剛剛講到誠是最重要的,但是我知道老師編了一套《正統謀略學彙編》的書,誠與謀略這兩者,不知做何解釋?

  南師答:「誠就是最高的謀略」啊!(眾笑)那很不簡單。我只是把一些重要的古書集中起來,因為看到社會上很多人喜歡講謀略,什麼厚黑學啊!鬼谷子啊!這些對社會青年壞的一面影響太多了。其實,四書五經就是最大的謀略,你要講謀略,誠本身就是最大的謀略。

  問:我本來以為老師對這一套書非常注重,所以編了這一套書。

  南師答:謀略學彙編這套書內容你看過嗎?這些都是好書啊!真正的道德就是最高的謀略,最後成功的,還是誠心的人。剛才我講過,現在時代講謀略,講頭腦,一個比一個高明,千萬不要輕視任何人,你覺得任何人都比你聰明,那你就成功了。

  敬業樂群

  問:請教南老師,剛才您談到每個人天生有領導欲,由於這些潛意識的領導欲作祟,使得現在的中國人不能合群,每個人都想當老闆,那麼一來,既不能合作創業,更構成不了整體的力量。從這裡導致一個結論,就是不用人才。因為人才在這裡把技術學完了,就跳槽了,以至於說,歷史上常有領導人只用奴才。不知道這個結論對不對?

  南師答:我不是說不用人才,或是說人家討厭人才啊!我是說這個時代根本找不到人才。所以你們看,講話之難,聽話之難,再重覆一遍:現在的社會現象,不是說是人才就會跳槽,同這個不一定有關係,真正的人才是不一定會跳槽的,對不對!

  我剛剛講中國人天生有許多的大毛病,對未來中國的命運,大家也很擔心。接著說我們這個民族性,愚、蠢、髒、亂、奸、猾、懶,又好高騖遠,這一個經驗得來的看法,也很有道理。剛才我講過中國先賢為什麼提倡仁義忠孝,都是針對這個民族的劣根性所下的藥方。《禮記》上講「敬業樂群」,這四個字就是幾千年來教育的宗旨,敬業就是對於職業要尊重,給你的任務你要重視,要盡力去達成。比如說做生意,就要把生意做好;寫文章就要把文章寫好。樂群就是團結,怎麼團結呢?從你自己做起,從每個人的修養做起,自然就會影響開來,要求別人做到而自己不做,都是空話,不可能的。

  你看朱博士坐在那裡,他在美國住過十幾年,以他的觀察,美國人散漫得很,但是非常合群;美國人笨,但因為他笨,他愈聽意見,大家的意見,集中了照辦,所以人家成功了。我們呢,個個都太聰明了,兩個人在一起三個意見,聰明到後來,誰也不聽誰的,一事無成。

  中國人幾千年來(包括全體黃種人。連印度人都包含在內)遇到團體共同利益、共同決議要遵守的規矩時,他心裡便矛盾得很,他開始講個人自由主義;那你就給他個人自由吧,他又來另一套理論了——「我們大家要全體一致啊!」。然後在那邊高喊「你們去呀!」,背後自己在那裡等……就是這樣,你看有什麼辦法呢?一件事交給他,他就交給很多人去辦,自己坐在那裡吹,坐享其成,這就是無可救藥的個性。

  所以,做事業要成功,有個要訣,像在前方帶兵作戰一樣,愈是危險,我上!我衝上去了,後面就跟著上了,即所謂「後其身而身先」的道理。你們企業管理也是一樣,痛苦的我來,困難的我來,下面的部屬自然聽你的了。不過,話說回來,假如你帶的是一批「豬」,你上你的,他還是不上,你就是把頭給殺進去了,「豬」還是在那裡睡覺,那你就要看情形嘍!做人做事難呀!要會活用啊!

  日本人的管理作風

  問:現在一般講企業管理的,或做生意的,很多人都喜歡引用日本人的作風,同樣是黃種人,為什麼彼此有這樣的差別呢?

  南師答:日本的企業管理的確有一套,但日本人工商管理成功在哪裡呢?「軍事管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敗仗打下來,日本人訓練的這批軍官放在哪裡呢?轉到工商業來了,這批軍官就是現在日本企業界中堅的老幹部。這些人一到工商界,完全採用軍事的方法,帶領工人就像帶領自己的部下一樣,整個公司的職員變得非常有責任感;另一方面把自己照顧部下的方法,和西方社會的福利制度,綜合在一起,因此福利辦得很好,公司變成了大家的公司,彼此休戚相關,自然也就成功了。

  我們現在很糟糕,骨子裡充滿自由民主的思想,外表又要談管理,弄得四不像。那麼,日本那一套模子,拿到台灣來是用不通的,民情兩樣啊!日本的軍人是絕對服從的,在第二次大戰初期,日本軍人的服從性,幾乎做到「他說大便是香的,你不能喊臭;他沾一口,你也要跟著吃」,這是領導,當時的日本就是這樣起來的。他們現在講靜坐,因為現在工商文明之下,生活緊張,人心亂了,所有經理級以上的都要靜坐。從前日本人一個上尉要升校官,都要到廟子去學三個月靜坐,現在用到工商業界來,又是用對了。這樣一坐以後,修養好了,效率也高了,公司可以更加的擴展。

  杜月笙的名言

  問:我非常贊成南老師的教誨,一個管理人才有他的天份。然而在人生中一個人能不能成為擁有者,或者他這輩子只能做一個經營者;或說一個經營者,將來有沒有機會成為能呼風喚雨的大企業家,這是從事企業者心裡上一個共同的衝突和矛盾。我覺得企管是一個新興的階層,在目前的社會結構下,許多年輕的企管畢業生,很快的成為一個單位的主管,但他表現出來的管理行為,是不厚道的,也可以說是比較刻薄的,他一直競爭想更接近權力的核心,但是經營者本身與擁有者畢竟有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因此他可能在失望之餘,或為保住自己的權位,反過來,壓制他的屬下或職員,這是我一個很大的疑惑,想請教南老師。

  南師答:我現在零碎的總答你們幾位的問題,也算是作個結論。不成條理,也不講系統。

  第一個問題,商人也好,生意人也好,人就是人,只是職業分類的不同。三教,大家都曉得是唐朝以後儒、釋、道三教,九流指的是社會職業的九個階層,一流皇帝二流官……最末叫化子,反正把它變成一個圓圈,皇帝與討飯是一樣的,這是中國圓融的哲學。

  佛家的哲學呢?「王盜並稱」,帝王與土匪兩個合在一起,一個是公開的明來,一個是不合法的掠奪。「商盜同流」,一個明騙,一個暗騙而已。說到行商,做生意還真難啊!能夠使你高高興興的把口袋裡的錢統統送到我的口袋裡,奉獻出來,絕無怨恨,這個多難啊!今天世界的趨勢,比如拿美國來講,仍是經濟的力量在左右著。第一流的人才去做商人,第二流的去學科學與政治,第三流的才來搞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等,講講歷史、東方文化……等等!這是本末倒置的現象,以後還要更嚴重。

  你們學了工商管理,但是今天就大家所談的,恐怕思想上都仍侷限在工商管理的領域裡,換句話說,是準備給老闆用的,真有志氣的人就會想到,我如何做到我是老闆,不管是當政治上的老闆,或企業界的老闆,總是自立的在社會上站出來啊!

  比如杜月笙這個人,他不是讀書出身的,但有一種溫文儒雅、老老實實的神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後來做了社會的聞人,他就是有這個包容三教九流的本事。因此,他有三句名言:第一等人有本事,沒脾氣。南方話講有本事就是能幹。沒有脾氣不是沒有個性啊!第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氣。末等人沒有本事,脾氣比誰都大。

  真的,一等人,有本事、有學問、又能幹,所謂沒有脾氣就是說不隨便發怒,不為情緒所遷。二等人,就是普通一般人,古今中外都一樣,有本事,一定有脾氣,但是真正的大領袖,沒有脾氣,所以他能容納一切。末等人,本事是沒有,個性強脾氣大得很,這種人多啦!

  古代的商人

  南師:古代呢?春秋戰國有很多商人救了國家、處理國際大事的例子。第一個把商人的地位提出來,最重視商人的是司馬遷,他在《史記.貨殖列傳》裡頭,提到第一個商人姜太公。中國早期的鹽業,利用海水曬鹽,是姜太公創辦的,齊國是他的後代,四百多年來都是財富國家。當時孟子等人哪一個不是跑到齊國去遊說的,等於現在的學者非跑到美國去不可,財富大,待遇高嘛!

  第二個人物是子貢,孔子的學生,他一出門,一列列的車隊,排開載的是黃金、玉帛,派頭大得很,來往當時各國之間,與當時君王們都是分庭抗禮的。還有中國最早的女企業家、礦業界名女人巴寡婦,巴清,四川人,開礦起家,在當時富甲天下,像秦始皇這種任何人都看不上都要殺的人,為了跟這個巴寡婦見個面,特別開闢了一條路,把她從四川請來對坐而談,這不是工商致富抗衡權勢的力量嗎?

  商人中買賤賣貴,致富千金最高明的是呂不韋,還養客三千,幫他寫了一本呂氏春秋。不過,最後給秦始皇逼得飲毒自殺了。這就是限於商人觀念的關係,當時失去身份地位時,早應一走了之。

  過去毛澤東常講「槍桿子裡出政權」,其實這句話是蘇秦講的。一個政權背後一定要有武力為後盾,可是武力起來又要靠經濟的力量。你看三國演義,劉備是怎麼起來的,一毛錢都沒有,靠張飛賣豬肉的錢呀!桃園三結義,招幾個兵,買幾匹馬,就起來了。曹操呢?他是靠他的家族給他出錢作資本,慢慢地也就起來了。

  日本的教訓

  南師:所以我常說,影響未來的時代有兩樣東西:「武力」跟「錢財」。十幾年前,我到日本講演,一百多個大學教授,幾十個大學校長,最後一定要我講話。我只好先申明,我不代表我的國家,也不代政府或任何團體講話,你們一定要我來講,我講的是我個人的意見。首先,我把戰後日本忘恩負義的事實痛罵一頓以後,我告訴他們,世界上兩個東西最可怕:一個是刀,也就是武力;另一個是錢,也就是資本。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你們給軍國主義沖昏了頭,想以軍事力量征服全世界,結果害了自己、害了中國、害了整個東方、害了全世界,這個惡果你們已經嘗到了。現在你們最大的危機呢?自己號稱經濟大國,想拿錢來買通全世界,如果不反省,將來的後果比二次大戰還要痛苦。

  他們問我此行對日本對東京建築的觀感,我說:這個不稀奇啊!這是中國抗戰兩千多萬軍民血汗犧牲換來的,不是你們的功勞啊!假如依照我當時的建議:要你們日本賠償,但絕不記恨你們;若是日本還要再打中國,統統過來,等到了中國把你們分散了,然後像浙江一樣最小的省,把一兩個省移住到日本,你們也就完了。幾個日本教授當時也笑著對我說,假如當時真的這樣做,我們日本是統統完了。當然會後下來,大家仍是朋友,握手寒暄等等。

  期許與贈言

  南師:總之,以上前前後後,亂七八糟的舉一些例證答覆你們的問題,當然答案也包含在裡面了。不一定講企業管理,也希望你們不要只侷限在這個範圍。大丈夫創業,創出來後有個目的,最後的財富,「取之於社會,還之於社會」,為社會服務,造福人群。但不要學美國人的做法,美國人的社會福利怎麼做,那是為逃稅而設立的啊!但是你要救世救人,自己不站起來,靠人家怎麼救?

  將來的社會,仍是兩樣東西,不是武力就是錢財。最後,我要送諸君兩句話:「求名於千載之後,計利於百代以還」;「取法乎上,適得乎中」。諸位同學千萬要高自期許,「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五百年」,絕不要只做末等人啊!

  《南懷瑾老師講中國式管理》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