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古:破頭山上的栽松老道

  《宋高僧傳》、《景德傳燈錄》,及《佛祖歷代通載》等的記述,有關五祖弘忍大師的來歷與悟緣,都語焉不詳,有意避開其他記載中關於五祖生前身後的傳說,免滋後世學者的疑竇。事實上,無論佛教的宗旨和佛學的原理,乃至禪宗求證之目的,它的整個體系最基本和最高的要求,都建立在解脫「三世因果」和「六道輪迴」的基礎上。

  唐、宋以後的禪宗宗徒們,大部分都直接以「了生死」為著眼點,便是針對解脫「三世因果」而發。莊子所謂「死生亦大矣」的問題,也正是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哲學、科學等探討生命問題的重點所在。何況佛法中的禪宗,尤其重視此事,大可不必「曲學阿世」,諱莫如深略而不談。《五燈會元》與《指月錄》等禪宗史書卻赫然具錄此事的資料,以補《宋高僧傳》和《景德傳燈錄》的失漏之處,頗堪提供重視真參實悟的參禪者玩索深思。

  當四祖道信大師在湖北荊州黃梅破頭山建立禪宗門庭時,一位多年在山上種植松樹的老道人,有一天來對四祖說:「禪示的道法,可以說給我聽嗎?」道信大師說:「你太老了,即使聽了悟了道,也只能自了而已,哪裡能夠擔當大事以弘揚教化呢?如果你能夠轉身再來,我還可以等你。」老道人聽四祖這樣說,便揚長自去了。

  他獨自走到江邊,看見一個正在洗衣服的少女,便向她作個揖說:「我能夠在你這裡暫時寄住嗎?」那個女子說:「我有父兄在家,不能自己妄作主張。你可以到我家去求他們收留你。」老道人便說:「只要你答應了,我便敢到你家裡去。」那個女子點點頭,同意他去求宿。於是老道人就托著枴杖走了。

  這位在江邊洗衣服的女子,是當地周家的幼女。從此以後,就無緣無故地懷孕了。因此,她的父母非常厭惡她,便把她趕出門去,流落在外,她訴冤無門,有苦難言,每天為別人作紡織,傭工度日,夜裡便隨便睡在驛館的廊簷下。到了時間,生了一個男孩。她認為無夫而孕,極其不祥,就把他拋在濁水港裡。到了第二天,這個男嬰又隨流上行,面色體膚更加鮮明可愛。她非常驚奇地又抱他回來,把他撫養長大。到了幼童的時期,便跟著母親到處去乞食為生。地方上的人,都叫他「無姓兒」。後來碰到一位有道的人說:「可惜這個孩子缺少了七種相,所以不及釋迦牟尼。」

  到了唐高祖武德七年(公元六二四年)以後,道信大師從江西吉州回到蘄春,定居在破頭山。有一天,大師到黃梅縣去,路上碰到了他。大師看他的「骨相奇秀,異乎常童。」便問他說:「你姓什麼?」他回說:「姓即有,不是常姓。」大師說:「是何姓?」他說:「是佛性。」大師說:「你沒有姓嗎?」他說:「性空故無。」大師心中默然,已經知道便是前約的再來人,確是一個足以傳法的根器。便和侍從的人們找到他的家裡,乞化出家。他「父母以宿緣故,殊無難色,遂捨為弟子。」道信大師便為他取名叫弘忍。

  這一段五祖出身來歷的公案,綜合《景德傳燈錄》、《五燈會元》、《指月錄》等的資料,備如上述。

  (節自南懷瑾先生《禪話》)


 

  到了四祖,快要到了唐朝,禪宗也快要弘開了,四祖已經開堂說法,蓋廟子。在四祖說法的山上,有位栽松道者,這個老頭子退休以後,沒有事,就跑到山上來種種樹(種松樹),年紀也很大了。

  這個老頭子有一天就問道信禪師:「這個佛法的心要可以跟我講嗎?」四祖就說:「你年紀那麼大了,即使悟了道,對我又有什麼用?你若有本事再來,我就等你。」這個老頭子說:「好哇!」就下山找媽媽投胎去了。

  天黑了走到河邊,看到一個少女在河邊洗衣服。他大概是看中了這個媽媽,這個老頭就過去問她:「小姐!我沒有地方住,我借你家裡住一住好不好?」這個小姐上當了,看他那麼老了,蠻可憐的,就說:「住是可以,可是家裡有父母,我要問問看。」他說:「那好!那好!謝了哦!」

  從此以後,這個小姐肚子大了起來。這下慘了,尤其是在古代,女孩子還沒有出嫁,肚子就大了,這還了得!這是家門之醜,硬是把她趕出去。以前在宗法社會,碰到了這種事,是要活埋的。這個五祖也莫名其妙,不怕害人,借住一下,就肚子大了。這個小姐白受冤枉,也不願意死,把它生下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她就到別處去討飯吃,孩子生下來了,就帶著這個孩子討飯。

  經過了十幾年,孩子也大了,人家笑他是「無姓兒」。有一天四祖下山,在路上碰到這個小孩,這個小孩也跟他打招呼。四祖感覺不對了!問這個小孩:「你姓什麼?」「我雖然有姓,但卻不是普通的姓。」四祖就問:「那是姓什麼呢?」小孩說:「是佛性嘛。」四祖再問:「那你沒有姓嘍!」小孩說:「性空嘛,所以無。」四祖肯定了這個老頭子。

  可是四祖也不點破,就請這個媽媽准許她兒子出家。這就是五祖──栽松道者。你看!歷代禪宗的幾位祖師生來死去,有那麼自由!

  (節自南懷瑾先生《習禪錄影》)


 

  所以說,靈魂入胎,要轉生不迷談何容易。中陰入胎就迷,如果前生有修持的羅漢再來,或菩薩再來投胎的話,入胎不迷,住胎也不迷,出胎也不迷,那真是過來人,大阿羅漢大菩薩來的。譬如我們中國的智者大師,禪宗裡頭的四祖道信禪師,五祖弘忍禪師,這些都是入胎、住胎、出胎不迷的人。

  當時道信禪師要傳法,沒有人接啊,就感嘆:哎呀,急死了,怎麼辦?他廟子上一個種松樹的老頭,沒有名字,叫栽松道者說:「師父啊,我行不行啊?你傳法,我來做五祖吧。」

  「哎呀,老頭啊,你不要開玩笑,你是行啊,可是太老了,你比我還老。」栽松老人說「那我再來。」四祖說「你真的?」「真的。」「那我等你。」

  所以那個老頭就走了,跑到山下,看到一個年輕女孩子正在洗衣服,他說,「大姐啊!」女孩子說:「幹什麼,師父啊?」「我想在你家裡借住一下。」「那不行哎,我家裡還有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啊,你去問他們吧!」他說:「問就問,我敢。」就走了。

  這樣女孩子肚子就大了,赫!這情形在古代還得了,要被打死的,她媽媽不願意啊,最後把她趕出去。這個女孩子沒有做壞事,肚子卻大了。十個月懷胎好辛苦,生下來是男孩子,就是五祖弘忍。媽媽把孩子丟到水裡頭,但是沒有跟著水流下去,反倒轉流上來。很奇怪,又把他撿起來,弄乾淨養大,後來見到四祖,兩個人因緣一兜就出來,悟道了。他等於自性不迷的人,這可以說入胎、住胎、出胎不迷了。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