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古:採日月精華的奇人

  所以我一生學佛,學密學禪,我沒有秘密的。只要那個人肯學,我沒有不肯教的。如果保守秘密,留一手給自己啊,那就自私了;我沒有,我所知道的一定告訴你。所以回想我一輩子出來,從十二歲起到現在,開始練武功也好,做什麼也好,都是師父找我,我都用不著找他;常遇到人說,我這個要傳給你呀,我說,師父啊!我不要,我已經沒有精神學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教給你。我常常接受了很多東西,這就叫法緣。人生怎麼有這個法緣?講因果道理,是多生累劫自己肯布施出去,法緣自然就好,良好的因緣就來找你了。

  譬如我們講一個笑話,這一講都耽擱時間,但是不該那麼想,講出來讓你們知道也好。當年一九四九年,就是國民黨被趕到台灣的時候,你們這裡頭恐怕還沒有一個六十歲的吧?譚教授你有資格,好。我到了台灣以後,有個台灣人忽然來找我,說他是宜蘭人,在宜蘭山裡頭有很多神仙,學道家、學佛,工夫很好的,都住在宜蘭山上。真的哦!有一首古詩我講給你們聽:

  三十三天天重天,白雲裡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

  這首詩,我八歲的時候描紅寫來的,不曉得這首詩出在哪裡,也不曉得誰作的。結果到了台灣以後,據說這首詩刻在宜蘭山頂一塊大岩石上,不曉得哪一個神仙刻上的。因為相傳在唐朝,道家的神仙,八仙過海,已經有人到台灣了,在那裡寫了這首詩,所以對宜蘭很有印象。

  那個人國語也講不清楚,一半國語一半台灣話,我也是三分之一台灣話,加國語,就問他:「你找我有什麼事?」

  他說:「我找你學佛啊!」

  我說:「你怎麼曉得我呢?我初到台灣,跟大家言語不通,也沒有名氣。」

  他說:「你有啊,關公叫我來找你的。」

  我說:「哎喲,奇怪了,怎麼關公叫你來找我?」我看那個樣子很怪,眼睛很亮,像兩個電燈泡一樣。「你學道家的吧?」他回答:「不錯啊!」我說:「你煉採陰補陽的啊?」「對啦!我採日月精華的。」

  他修道家的,每天看太陽,太陽一出海以後,兩個眼睛盯著太陽看,採日的光。這樣眼睛張開看,你們看過吧?不過你要曉得,修道家這個法門,是有為法,萬一將來有徒弟問到,你都要懂。不過我也問他,你天天看嗎?天天採嗎?他說採日的精華,是陰曆初一初二初三,這三天採,平常有另外的方法。採月亮的是十四十五十六,在山頂採。譬如狐狸這些動物,夜裡月亮出來,會盯著月亮看,那些動物在採陰,採月亮的精華到身上。

  我問他搞了幾年了,他說十幾年。問他師父是誰,他說是關公。沒有老師,他就拜關公,就曉得什麼法門可以學,什麼不可以學。問他關公怎麼答覆,他說筊杯。台灣閩南話叫「筊杯」,用兩個木片子合起來,鏗噹鏗啷一搖,我們求籤詩,求來也要筊杯問過,如果一陰一陽,就對了;兩個都是陽的不對;兩個都是陰的也不對。

  他說:「我就向關公求,問這個法對不對,不對我就不修,最後關公叫我來找你。」他就叫我師父,我說我不是師父,那就叫先生,他說那沒有意思。我說:「你叫老師吧,隨便叫啊。你不是我學生哦,我也不做老師的。」

  「老師老師!結果我看了三年,後來不對了,兩個眼睛掉出來了!」我說:「眼睛掉出來怎麼辦?」你看這個人,無師自通。他說:「掉出來就掉出來!」眼球掉到眼眶外面來了,多可怕啊!「我沒有嚇住哦,不對我就筊杯,問師父關公,我還練下去嗎?關公說練下去,所以我再練,三個月以後眼睛回去了,腦子眼睛就不同了。」哎呀,我一聽,心裡很想向他磕頭,這種決心我們做不到,他一身功夫。他說:「我想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就問關公,關公叫我睡覺,夢中告訴我。」你看他們的對話,都是這一套。

  「結果夢中關公指出這條路教我怎麼走,我一看是基隆,轉了一個山頭,他說這個地方,有一個穿藍色長袍的大陸人,那是你的師父,你去找他。所以我來找你,我找得好苦啊!才把你找到。」然後他打開黃布包袱,裡頭包了一大捆書。我問他是什麼書?他說:「我本來有個師父,是湖南人,有道的。他到台灣來,被日本人抓了關起來,說他是國民政府的特務,其實他不是,他是來找徒弟弘法的。大陸人話又不通,我就很可憐他,送飯給他,照顧他。原來他有道!他說:我跟你有緣,我活不了半年了,日本人會殺了我。我找徒弟也找不到,這兩套書你幫我收著,將來有一個大陸來的人,你交給他,這個人是你有緣的師父。」

  越講越神奇了,打開包袱一看《來注易經圖解》,是明朝很有名的大學者來知德的著作,懂得陰陽五行八卦。這本書外面很少,後來我就把他印出來了。第二本書奇怪了,是祝由科的醫書。這個「祝由科」你們聽不懂,是中國幾千年的文化。這叫符籙派,畫符念咒的,後來湖南郴州一帶還有。以前的人生病不用藥的,譬如長一個瘡,他一來「嗡……」,念一下咒子,在你身上一畫,手把你的瘡一抓,「啪」,就丟在門上,你身上瘡就沒有了,那個門上就起火了,流膿流血。這是古代的醫,所以叫巫醫,同巫術配合在一起的。五千年文化,在黃帝的時候,這一門的醫術叫「祝由科」,印度中國都有。那一本是另外一本抄本。

  我打開一看,祝由科!原本以為世界上這本書絕版了,原來還有啊!我說:「你會嗎?」「不會啊,他又沒有傳給我。我一直保留著,日本人搜查,經過好大的痛苦,保留到現在,關公叫我找師父,現在找到您,我交給您了。」

  我說:「你交給我也沒有用,我也不會,也找不到傳人,我將來傳給誰呢?」

  他說:「那我不管,關公叫我交給您,就交給您。那個師父死以前也說,將來有個師父會教我。」

  所以我一生見過奇奇怪怪的這些人太多了,這是在台灣的故事,你們都沒有聽到過。所以你們學佛,學大乘道,要先行布施。什麼都不要保留秘密,只要真理,凡是對人有利的,就要教給人。布施分兩種,一個財布施,一個法布施;像我一輩子做的法布施,智慧的施捨,沒有秘密,你要學什麼,我知道的就告訴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叫法布施。

  其實布施分三種,財布施、法布施,還有一種是無畏布施。什麼叫無畏布施?(僧甲細聲答)你這個小孩,你聲音大一點嘛!(僧甲:在恐怖的時候,給他精神的幫助嘛!)對,精神的支持人家。我常常告訴大家,學佛有時候說謊是無畏布施。譬如這個人有困難了,「老師啊,老兄啊,你看我過得了關嘛?」「沒有問題,一定過得了關,我支持你。」你支持個什麼啊!自己也顧不了。可是你這麼幾句話,給他精神一鼓勵,就過去了。譬如有一個想自殺的,你勸他不要自殺,這個事情一定解決得了,不要怕喔。這不是亂吹自己有什麼本事解決人家的問題,而是你給他精神的無所畏懼。

  (節自南懷瑾先生《答問青壯年參禪者》)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