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講古:仁將曹彬

  歷史上有名的仁厚將軍,宋朝初興時的曹彬。他奉命攻打江南,征服南唐後主——就是那位被俘解送到汴京途中、船上吟詩填詞「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的李煜。

  當時曹彬圍攻南京半年多,連秦淮河、白露洲、西門水寨都佔領了。到最後,只要一仗就可以輕易攻進金陵——南京城了。李煜也準備要投降了。在這緊要關頭,總司令曹彬突然生病了。生的什麼病呢?大家都著急,都監——副總司令兼政治部主任潘美,先鋒——前敵指揮曹翰等都到總司令部去探病。問起生的是什麼病,曹彬說是心病於是大家紛紛主張找醫生,還要找名醫。曹彬說,不必找醫生,我的病醫生治不好,只有你們各位能醫好。大家問什麼辦法。曹彬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打進南京的時候,不許隨便殺一個人,也不許任何人姦淫擄掠,做不做得到?這時一班將領們只好說,你命令下來就好了嘛!曹彬說,不行,要先發誓。於是大家就發誓。發過誓後,立刻下攻擊令,打進了南京城,而城裡的老百姓還不知道呢!

  潘美的難以控制,曹翰的好殺,都是事實。當宋太祖趙匡胤授命曹彬去打江南的時候,曾告誡曹彬最好不要多殺人,對李煜一家人,更是要加以保全。曹彬當下遲疑不答,既不抗拒命令,也沒有明確的答覆。他只問副將——副司令要派誰來負責。趙匡胤馬上懂了他的意思,立刻召見了潘美、曹翰等人,發表他們作副司令。不過,當著他們,交給曹彬他平日用的一把寶劍,告訴他說,你拿著這把劍,「如朕親臨」,等於我本人在場一樣,凡是副將以下不聽命的,我授權給你,你只管照軍法辦理,先斬後奏,一切由你全權作主。他一面對曹彬說,一面眼角看著潘美、曹翰。嚇得這些人汗流浹背,只有稟報:「末將聽命」的了。

  曹彬的高明還不止如此。他又向趙匡胤請調一位將軍田欽祚,來擔任另一路的前敵指揮官。弄得潘美、曹翰他們都覺得很奇怪。因為這個姓田的,既狡猾,又貪污,愛爭功,又不肯負責。同時又最喜歡打小報告給趙匡胤,常常忌功而傾軋同事。曹彬所以請調了他來參加戰役,作用是準備平定江南之後,送點功勞給他,免得他在後方搗亂,又增加趙匡胤的懷疑顧慮,而對前方有所牽制。這就是曹彬高明的權術大用了。

  曹彬、潘美等破城以後,李後主在無可奈何之下,穿著白紗衫帽,親自向曹彬投遞降書。他先見副帥潘美,只好叩拜如儀,潘美卻也答拜叩頭還禮。進一步,便要上船晉見大元帥曹彬,他也設拜叩頭。曹彬便叫左右告訴他說:恕我「介冑在身,拜不及答。」換句話說:對不起,我是軍人,只好以軍禮接見你,不能跪拜還禮了,請原諒。

  行過了投降的典禮,正副元帥曹彬和潘美先自登上兩隻大船,很禮貌地請李後主上船飲茶。由岸上到戰船上的跳板,當然是獨木板。李煜素來是養尊處優,平時生活,哪裡受過一點罪,今天忽然要他經過獨木板上船,實在沒有這個膽子,再三徘徊不敢踏上去。曹彬便命令左右的副官扶他上來。

  曹彬的確是很仁厚,他招待李後主吃茶的時候,他問起李煜家庭的成員,知道總共有三百多人,就替他準備一百條官船,給李煜三天時間,收拾財物,帶著進京。並吩咐他儘管多帶些財物去,暗示我曹彬不要錢,可是到了京裡,還是有人要錢的,得準備送紅包。然後放李煜這些人自己回去,連衛兵都不派一個跟著。其他將領們很不放心,但曹彬並不在意。他說,放心!他連上船的木板都不敢走,生怕掉下水去,可見他怕死得很,哪裡會有逃跑的勇氣。

  曹彬知道有些人是靠不住的。等李煜走了,他吩咐副將潘美代理職務,表示自己要暫時離開總司令部三天,把統率部隊的責任交給他,並特別交代不許殺人犯軍紀。然後帶了二百名親信,在李後主的宮殿四周布防保衛,不許任何人闖進李煜的宮中。自己則親守在大門口,以防止下面的士兵們,以對待敵人的態度,進去危害騷擾。第三天以後,李煜帶了三百多人上了船,他才進宮去,查封了宮裡的財物,造冊呈報給朝廷。

  據宋人的筆記,另一面他的副司令曹翰,後來奉命攻打九江。打進了九江,縱兵擄掠,還要屠城。而他自己卻裝了二十幾船的財貨寶物,悄悄地運回家鄉去了。與曹彬相較之下,就有天壤之別了。

  這是歷史上有名的仁將。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他的後代也很好,孫女做了宋仁宗的皇后,被譽為聖后;相傳還有一個孫女成了神仙,便是道家《靈源大道歌》的作者曹文逸真人。歷史上仁厚的名將,當然不只曹彬一個,其他還有很多,這裡只是提出最有名的曹彬作例子。

  這就是王者之師、仁義之師的風範。打仗時只要屈服了敵方的領導階層就好,而對老百姓則是慰問、關懷、救助,像及時雨一樣,老百姓當然高興。

  (節自南懷瑾先生《孟子旁通》)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