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談王陽明〈心學四訓〉——《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

  有關這個知性,儒家王陽明的哲學講「知行合一」。當年蔣介石先生,幾十年前黃埔同學都受他的教育影響,都在研究王陽明的「知行合一」。日本人也在研究。明朝的王陽明由禪宗跳出來創立宗派,他是浙江人,影響東方文化思想幾近五六百年,日本明治維新也受他的影響。蔣老頭子當年的威風同毛澤東一樣,他是校長耶,那個威權多大啊!但是,我在軍校講課時,拚命批評王陽明,一概不管。王陽明學過禪宗,也學過道,他也真悟了一些的!我說他只見到第六識,沒有見到第七識。他的四句偈很有名。

無善無惡性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
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

  大學之道,「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他用《大學》的「知」講本體論,及思維意識起的作用。誰敢批評王學啊!誰敢反對蔣校長、蔣委員長啊!我也沒有反對啊,講學問嘛,上課就直講。那個時候我才二十幾歲哦。我說王陽明也沒有見道,只見了一點影子。認識了第六識,不懂第七識,第八識更不知道。我說第一句話是偷《六祖壇經》的「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心性本體是無善無惡的,善惡是第六意識分別,是人為出來的,此其一。第二句是引用六祖在大庾嶺接引惠明法師說的:「不思善,不思惡,恁麼時是你的本來面目?」

  這個還不說,我先問它的根源。你們的學識文化,大概還不知道,我說請問「無善無惡性之體」,我們人性本來無善無惡。無善無惡是本來都沒有嘛,對不對?一切都沒有了嘛,為什麼說是「有善有惡意之動」?請問這一動的意是不是體上來的,有體才有用嘛;意動如果是由體上來的,意動就有善惡,可見體的本身有善惡啊。這以邏輯來講四個字:「自語相違」。自己的語言,講出來的自相矛盾了,違背了。等於說「不好不壞」。不好就是壞嘛,不壞就是好嘛,這等於沒有講嘛。所以怎麼可以講不好不壞呢?在邏輯來講,這一句話不合理的,不合邏輯的。我常常罵同學們有時講話不合邏輯,我問你這兩天好不好?老師啊,這裡氣候……我說你先答覆我,我問你這兩天好不好,你說好不好就是了,囉嗦什麼!

  「無善無惡性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這一動是體來起用嘛。可見他是「自語相違」了。體上是無善無惡的,意動了就有善惡,那個意是不是體起用呢?等於海上波浪就是水,水一動就起波浪了,波浪是水變的嘛!就是這個道理。

  第三句「知善知惡是良知」。這個是知性了。請問這一知是不是體上的用?體上起用,體既然知道有善惡,可見體是有善有惡了,有這個功能了。不然的話在哲學上就犯了三元論了,有一個本體是無善無惡的,有一個意是本體動出來的,有一個知在知道上,不是三個了嗎?在哲學上犯了三元論的錯誤了。第四句話我不批評,那是行為哲學,一切宗教,一切教育,都是為善去惡,這句話沒有問題。前面三句話講本體論都有問題,所以千萬不要搞錯了。他是講做人做事,道德行為都好;嚴格來說在哲學上講是錯誤的,因為本體認不清楚。

  知從哪裡來

  我們這個思維知性你說有善有惡嗎?沒有善惡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東西我要,那個我不要?這件事情我該做,那件事情我不該做?你說「我不要」,因為你的知性對自己說我不要了。「我要」是你的知性要了。這一知是什麼來的?那你非懂唯識不可了。這是第六意識在知,第六意識的作用偏重於分別,思想,善惡、清楚、是非、明暗、喜歡不喜歡,都是第六意識在動。

  但它後面還有個老闆,這個老闆天生的有個「我」,就是第七識,梵文翻音叫末那。末那的含義是根本我執。當一個胎兒由入胎變成人的時候,沒有思想,沒有感覺,沒有作用,入胎的時候只有一個「我」的作用存在。每個人都有一個個體的我,這個就是意的根根,這個根是不起分別的。所以胎兒在娘胎裡頭,第八阿賴耶識來了,第七末那識來了,但是第六意識尚不起分別作用。慢慢長成到三四個月以後才有感覺,第六意識慢慢一點一點形成,是污染上去的。這個很深啦,將來專講的時候再講。

  那麼這個「我」的意識哪裡來呢?不是這一生來的,不是父親的精蟲跟母親的卵變出來的。母親的卵變的是細胞啊、血液啊、肌肉啊。父親那個精蟲慢慢分化,這是說還沒有完全嚴格的測驗,究竟變骨骼啦,或變成別的什麼啦。那麼這個人的個性、思想、習慣呢?不是父母的遺傳,遺傳只是四緣裡的一部分作用。我們的個性、思想是前生的,多生累世的習慣種子帶來的,叫第八阿賴耶識,所以叫種子識。以唯識講這個生命「種子生現行」,每一個人的種子,種子識,形成了現在的自己。其實「種子」兩個字,也被人世間的物理世界向佛學借用了的;像稻子有稻子的種子,麥子有麥子的種子,香蕉有香蕉的種子……這個種子,那個種子,各自有種子帶來。

  再研究種子,我們岔過來,世界上的每個植物,一株花,一個芝麻,你把它的種子解剖來看,都是由兩個半個合攏來,中間是空心的。世界上沒有一個種子中間不是空的!連物理世界的中心,中間也還是空的。當然,現在科學還沒有仔細分析到再解剖細胞基因,還要等待,最後還是空的。「種子生現行」就是現在的感覺知覺,以及思想的行為所表達出來的。而我們現在這一生所經歷的一切一切,所謂這個現行已經有了污染,又變成來生的種子了。

  (節自南懷瑾先生《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