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談王陽明〈心學四訓〉——《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王陽明當時講學也同現在人一樣,提出了人性的問題。他最有名的是四句教,很重要。第一句,「無善無惡性之體」,他認為人性這個「性之體」本來是無善無惡的,根據中國儒家的文化,他和「人之初,性本善」的思想不一樣。

  第二句話,「有善有惡意之動」,意是思想的作用,我們的思想、情緒有善的也有惡的,比如我們要吃一個東西,該吃不該吃,吃了以後有沒有好處?或者知道是有毒的就不吃了,就是善惡的問題了。

  第三句「知善知惡是良知」,我們人生下來天生有個知性的作用,這個知性是本性第二重、第三重的作用。「良知良能」這個名詞是什麼人提出的呢?是孟子提出來的。孟子提出兩個東西,一個叫良知,一個叫良能,同本性沒有關係,他說譬如我們看到一個人掉進河裏,這個時候不管壞人也好,惡人也好,任何人都很著急,都想去救他,這是良知良能的作用。我現在岔過來,引用《孟子》來解釋王陽明的話,知善知惡這一知是「良知」,就是我們現在普通人講的天地良心,自然都知道要助人、要救人,不用考慮的。

  第四句「為善去惡是格物」,我們在行為上一定要向好的方面去作人做事,「為善」的為是行為的為。「去惡」,壞的事情絕對不幹。「格物」是引用孔子的學生曾子作的《大學》裏的辭。這個問題就大了,《大學》裏講「致知在格物」,人能夠不受物質世界的影響,自心不跟外物轉,甚至轉變了外物的功能,這個叫格物。我對七十歲的人說「你好年輕」,大家就笑,其實我講的是真話,你們只有七十歲,太可貴了,我想回到七十是做不到了,所以我看你們都是年輕人。我們推翻滿清到現在只有九十七年,還差三年才一百年。九十七年以前,我們受的教育,這些書都要會背的。那個時候把自然科學翻譯叫「格致之學」,就是根據《大學》這個格物來的。「格致之學」就是自然科學,換句話說我們要利用科學,不要被科學麻醉了;我們要利用物質文明,不要被物質文明所蒙蔽。王陽明四句教中提到格物,在這個名辭上先做一個解說。

  我們回過來看王陽明四句教。「無善無惡性之體」,你們這個題目要講人性,人性本來無善無惡嗎?這個影響很大,尤其當年幹革命的時候,黃埔軍校或者各個大學,統統在講這個問題,我就講講自己本身的故事,也等於宣傳自己。當年國家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先生,也是黃埔軍校校長,他對王學的研究很深;我正好擔任政治教官,講政治課就碰到這個問題了。那個時候我年紀很輕,二十幾歲,膽子很大,一上台我就說王陽明這四句教錯了。先解釋這個,「無善無惡性之體」,譬如這一張白紙,上頭沒有紅色,也沒有黑色,本體嘛!就是這一張紙。第二句話「有善有惡意之動」,人的這個思想意識哪裏來的?當然是由本體、本性的功能發起來的,就是「意之動」,一起來以後「有善有惡」,就分善惡了。這個本體功能無善無惡,一起來就分善惡;本體起用就是意志,而意志有善有惡,可見本體功能上本來具有善惡的種子。你王陽明講「無善無惡性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我說已經不對了。第三句話更不對了,「知善知惡是良知」,人性裏頭能夠知道哪個應該做、哪個不可以做的,叫做「知」。我們人都有理性的,譬如我生氣要罵人,一邊想罵,一邊又想算了,不要罵了,不忍住的話會出事情的,就憋住,那一知,很難哦!「知善知惡是良知」,請問這一知和那個本體有沒有關係?當然有。這個知性是由本體功能來的,本來有個知,有個感覺,有個知覺嘛!知性就是知覺,這個知覺和「意」有什麼關係呢?是不是從本體來的?也從本體來,好!在哲學上,王陽明的說法犯了三元論,本體不只一個了。有一個無善無惡的本體,然後有一個有善有惡的意志,兩個了,再有一個知善知惡的良知,三個了,在哲學上叫三元論,不是一元論的本體了,那就成了問題。第四句話不批評了,「為善去惡是格物」,這一句是對的,不管西方的文化、中國傳統的文化、所有的宗教和哲學,都是要人為善去惡,這個沒有錯。關於這四句教,我就這樣公開講了幾十年。

  明朝中期,歷史上寫王陽明歸越國。我們江蘇這裏是吳國,隔一條馬路過去,那一邊就是浙江越國了。王陽明回到浙江,全國很多學者都跟著過來。他晚年討論四句教,有個學生批評老師,另一個學生贊成,兩個人分成兩派辯論。王陽明聽到了就說,你們兩個都對,我講的也對,我這四句偈對很有智慧的人,一悟便知;若要教育智慧程度比較低的人,就必須走為善去惡這一條路線。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