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談「一陽來復」

  復卦就一年來講,是從每年冬至的陽曆歲首開始;就一天來講,是從半夜子時開始。一天一夜十二個時辰,就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白天六個時辰,晚上六個時辰。子時是從晚上十一點零分開始,到一點整。一點零分到三點是丑時,兩個鐘點一個時辰。復卦呢?就一天而言,就是從夜半子時開始,由復卦開始一直向左面往上走,走到這個陽氣上來,就是我們過去講的一年十二辟卦,復就是十二辟卦的頭,這個要配合起來研究。

十二辟卦

  復卦這個地方道家又叫活子時,所以修道的人打坐,要想修到氣脈通了,必須懂得復卦的作用。復就是生命的恢復。不過我們普通人,因為有了夫婦的關係、有了家庭子女的關係,等到那個生理的能力恢復了以後,生理的欲望就來了。來了以後,你要用「善守」的要訣,在那個中間能夠把握得住。這個時候拿準了,人的生命就可以自己把握了。至少在學理上是如此。這也只有在中國《易經》文化中是特有的。

  我們一再提到「活子時」這個名詞。先說子時,就是每天夜裡十一點鐘開始,是一陽來復了。大家過夜生活都過得很糊塗,現在的生活,差不多把子時都浪費掉了。我每天夜裡差不多到十一點鐘,把每天的書稿等工作準備好了,便上班。事繁的時候,差不多快到一點鐘才開始我自己的事。像昨天夜裡,有一篇文章還沒寫完,心裡很煩不想再寫了,明天再說吧!街上出版的好書壞書,都是一位同事找來給我看,一找來就是一大堆,隨時有好幾本書在那裡擺著。我隨便抽出來一本,蠻好看的。看一會兒已經聽到樓上出家人敲板子了,曉得已經五點半啦!

  五點半還睡不睡呢?這個時候的精神反正不要睡了,因為把這子時已經浪費了。這個陽能,這一天的生命能,這一夜已經把它浪費了。當然我看書的時候,這個陽能我一邊還在把握它,不把握它受不了,明天上午做起事來一定頭痛的。當然我也可以不睡覺,但總是不大好。而且你要注意,這個清晨五六點鐘躺下一睡,可以睡到下午兩三點鐘,要過了午時才夠用,生命力才能恢復。

  一陽生固然重要,一陰生也很重要。陰陽兩個起頭都很重要。可是我們一般人這個時候把它都浪費掉了,不曉得把握它。

  其實把握這個活子時,並不一定要打坐,不一定要做功夫。問題是你知道了以後,大概有一刻鐘(古人一個時辰分四刻,現在兩個鐘頭是古人一個時辰)你如何把它把握住?這是非常非常難的。把握住了,就是活子時。活子時還有個人生的奧秘:病剛好的時候,或大病之後,就是活子時。尤其是傷寒病或癌症,不管你中醫西醫,一定要七天以內的休息。這一個七天最嚴重,傷寒說不定要拖到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夠好,才能把病菌完全殺死。就是普通的感冒,你覺得不要緊,我看是很可怕的!感冒的細菌在體內潛伏十八天,事實上不止十八天,有三七二十一天的。這個力量在你身體裡邊,你吃藥不吃藥,都是差不多。吃藥是把你的痛苦減輕一點,真正感冒一進來,你要把它排除清楚了,等於女性的月經一樣,要經過兩三個禮拜以上。但是這個中間,如果病沒有好,你又感冒了,你的生命便要退化下去了。

  所以我們生命衰老死去,都是平常覺得沒有病。依我的眼睛看,沒有一個人沒有病的,絕對有病,隨時都有病。所以我今天還跟劉壽公講笑話,我說我養生的道理,跟別人不一樣,我決不讓身體內有一點不舒停留在那裡。只要身體有一點不舒服,立刻吃藥,非要把它排乾淨不可。不把它排除了,等於讓一個小偷到你家裡住下來一樣,你不把它清理出去,它會慢慢作怪的。可是一般人不這麼想,只要稍微好一點,他便不管了,其實裡邊還有很多問題。很多人覺得自己精神好得很,實際上他已經快到民權東路殯儀館訂位置那個樣子了,他自己還不曉得。生命是非常可怕的,不要看你年輕,實在大意不得。

  病了以後回轉便是活子時,一回轉來以後,普通人就糟啦,一般都會轉到愛欲上。生命功能一回轉到愛欲上來,他那個生命能就又要消耗掉了。如果生命能回轉得過來,你能把握住它,你就可以掌握自己的生命了。生命能本身是沒有欲望的,沒有男女兩性相愛的欲望。但是這個生命能,這個陽能活子時回轉了以後,由於我們習慣裡邊有男女愛欲的緣故,所以就把它引導到這個方向去了。這個生命能就是這樣。

  我們人死的時候,快死以前,精神會特別旺一下。尤其正常老年人要死的時候,忽然精神好過來了,把兒子老婆都找來,叮囑些事情大概就很快了,一二十分鐘就過去了。這種情況中國人的老話叫做迴光返照,其實這就是一陽來復。一陽來復又是個生命的開始,但是人平常不做功夫是把握不住它的。假使能把握得住,便會突破了這個死關。這一關如果平安過去了,還可以活得下來,身體還會很好。

  所以我們說迴光返照就是活子時,這個復卦隨時都有。這也就是剛才所講潮水漲落一樣,那個高潮——就是平潮,所謂的平潮時間很短,潮水的漲是慢慢地漲。像我們小時候到海邊看潮水漲,看到遠遠的潮水,一波一波地漲上來,漲到一個高度的時候,它不流了。不過我們小的時候沒有注意,只是在海邊玩,只曉得在海邊看潮水平啦。這就是古人講的「人平不語、水平不流」的道理。

  潮水漲到平潮不流的時間非常短暫,我現在回想,在海邊玩的時候,大概有十幾分鐘,最多不到半個鐘頭,就看到平潮那個潮水不動了。再一下就看到潮水慢慢地退了,漸漸地短下去,矮下去……而海邊的漁民都曉得今天是初一呀、十五呀的,什麼時候退潮,他們會馬上知道,早把漁船準備好了。我們那邊漁船很少,你們到台南安平港,看到漁民們把漁船背上一拖就出來了。很大一條船,他們把船放下去,一隻腳跪上去,一隻腳一蹬,那真是一瀉千里,比滑水好看得多了。一個小個子在船上,一隻腳一蹬,我們站在那裡看,一下就看不到影子了。潮水退得很遠,海邊魚蝦順手撿來就是,不到一個鐘頭船就回來了,我們還在海邊玩。漁民滿載而歸,帶回來的都是活蹦亂跳的魚蝦,黃魚還咕咕咕叫呢。海邊的漁民們拿黃魚用水一沖,連肚子都不剖,帶著魚鱗就下鍋了,那真是別有味道。現在已吃不到了。現在吃的都是冰凍過的、死的,已經不叫海鮮了。

  一般人靜坐後精神會好,因為平常隨時在姤卦中,靜坐開始了復卦,當然精神越來越好,達到陰陽交媾,這個媾就是男女交媾那個媾啊!不過古人覺得不大好意思用它,只好把這個媾字寫成姤了。實際上真正古老的《易經》,就是女字邊男女交媾的那個媾字。這個陰陽交媾的法則,是自然的道理,生命重生的道理。可是後世加上理學家,加上宗教家道德的、戒律的觀念,反而把這個媾換一個字來講了。意思是給你難懂一點,免得你搞清楚了,反而不好。

  (節自《易經繫傳別講》)


  道家有一句重要的名言:「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光煉身體,在身上轉河車,轉來轉去,不瞭解心性的道理,不懂一切唯心的道理,是一般修道人的第一錯誤。相反地,他說「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只曉得在心性方面入手,在明心見性的學理上參,這個空了那個空了,但身體氣質變化不了,他認為這是陰陽沒有調好,永遠不能證到仙佛的果位。

  所以正統的道家主張性命雙修,對佛法也是非常恭敬的,認為佛是修成功了的。一般學佛修道沒有成功,因為不是偏在修性就偏在修命。這個主張拿佛學來講合理不合理呢?非常合理。研究了佛學唯識,研究了般若就懂了,這個身體是阿賴耶識的一部分,身和心各一半。所以修道的認為一定要半斤八兩,要兩個齊頭而並進,也就是要性命雙修。最後身體由衰老變健康,由健康變化氣質,由變化氣質達到脫胎換骨。再配合上心性的修習,這個道才能修成功。

  性命雙修成功了以後,道家稱為「無縫塔」,修成一座無縫的寶塔一樣。佛學的說法就是證得無漏果,得漏盡通,一切都成就了,沒有滲漏,沒有遺憾,沒有缺點,這個生命是個完整的。

  正統道家講性命雙修,是從宋元以後開始的。講到這個法則就要先瞭解一樁事,瞭解什麼呢?就是「一陽來復」。性命雙修之說,是把性跟命也就是心理生理兩個合為一體。西方柏拉圖的哲學思想,世界分成二元,精神世界和物理世界,實際上兩個世界是一體。因為這兩個是一個功能所產生的兩面,一陰一陽。有關精神世界,就是心性這一面的修養,我們先要瞭解如何把握「冬至一陽生」的法則。在這個十二辟卦中,一陽初生之處最為重要。

  宋朝五大儒之一的邵康節(邵雍),他是研究《易經》的專家,他的成就是跨越時代的。他把易學整理出來一套法則,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後面的人到現在為止,能夠真正超越邵康節的還沒有。講到「冬至一陽生」的道理,他的見解後來的修道人沒有不用的。他的名句是:

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
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

  這個也是「冬至一陽生」的原理,是《易經》最高也是最基礎的原理。冬至是子月(陰曆十一月)下半的氣,子月是復卦,一陽來復的意思。此時天地間陰極陽生,開始了一陽。運用到人的生命上,就是子時,從夜裡十一點到次晨一時。所謂正子時正好是十二點整,正子時是子時的中間。他說「冬至子之半」,在每天時間上來說,十二點是子時一半,上一半的子時屬於當天夜裡,下一半的子時是次日零分開始。

  邵康節說「冬至子之半」,冬至是子月一半的時候,宇宙萬物到了一個不屬於動態也不是靜態的時刻。「天心無改移」,平穩極了,這中間是真空狀態。這真空的狀態是一陽之氣初動之先,也就是「萬物未生時」。所以佛家講修到無念,真正空了,才是陽氣來之前的境界。

  邵康節這一句「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道家所謂天心就是佛學講的無念真如這個境界。這個時候天心叫做「天心正運」,運就是運動的意思,就是這一剎那之間,指南針剛停在那裡,對著南北極最準的這一剎那。所以有些算命看風水地理的,要想懂天心正運就很難了,那是極微之間,剎那之間。所以天心也就是佛家講明心見性那個階段,是萬緣放下一念不生時。「天心無改移」,這個時候,陽氣將要發動,道家叫無陰陽之地,不陰也不陽。也就是佛家講非空非有,即空即有,所謂止的道理。

  我們懂了「天心無改移」,就懂得陽氣真發動的狀況。當一個人睡覺打鼾時,實際上沒有真睡著,腦子還有思想;當他真正睡著時,原本吸啊呼啊,忽然有一個短暫的不呼也不吸了,動都不動,那是真睡著了。等一下他又吸氣了,身體也動一下。所以懂得佛家禪定修止息的,就知道息的境界就是不呼也不吸。在密宗或瑜珈術就叫做寶瓶氣,停止了呼吸。這個境界配合心理的「天心無改移」,到了呼吸真正不來不往的時候,思想心念絕對沒有了,這個是空靈,要從這個地方起步修道。

  修性就是心理方面達到無念,雜念妄想都沒有,完全空靈,連空都不存在。這樣的清淨境界,心理上就是正子時,一陽來復要開始來了。生理上拿呼吸來講,就是剛才說真正睡著,不呼也不吸那一剎那,也就是生命上一陽將動之處。這兩個一定是配合的,一半一半。這是第一個要瞭解的。

  第二個要瞭解的,修道的人要把握子時一陽來復的陽氣。據我幾十年來所看到的修道人,把握子時陽氣多半都注重在身體上,心理方面不大注重。修道以什麼為陽氣?什麼是一陽來復?以男性生理上來講,陽舉的時候就是。所以睡醒的時候,陽一舉就要注意了。有許多學佛的修道的人也問,這個時候怎麼辦?我常常提佛家的規矩,其實當年道家也是這樣,每個廟子差不多天一黑就打鐘睡覺,尤其在深山古廟,太陽一下去,現在講六七點鐘就睡覺了。早晨早一點是三點,遲的四點,修行人都起來上殿了。為什麼那麼早?他配合自然法則這個時候陽氣剛剛發動,起床做工夫了,唸經的唸經,打坐的打坐。做工夫不會漏失。像青年男性的遺精,什麼時間最多?如果晚上八九點鐘睡的話,遺精差不多都是四五點鐘快天亮的時候。一覺睡醒了,醒一下再睡,實際上腦子並沒有睡著,那個陽氣一動配合生理的欲念,就遺漏了。女性這個生理的現象沒有男性明顯,但也是有,女性在這個時候精神、生理都有變化。

  所以道家就把生理上這個變化認為是精氣發動,但是有個觀唸錯了,把有形的精蟲當成精,錯得一塌糊塗。因此有些人忍精,在要漏精的時候點穴道把它忍住,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這一類修道的人一望而知,面孔像豬肝色發烏,烏的外面有一層油光,東一塊西一塊,兩眼愣愣的,憨憨的,都是忍精所造成的,最後或者是吐血,或者是大小便中毒。像這種已變成有形的精,本來是身體正常的新陳代謝,在要排泄出去的時候,你把它堵住了,最後多半是攝護腺(前列腺)出大毛病,嚴重的會腦神經出毛病。

  實際上所謂精不是這個精。所以精之回轉,以男性來講,沒有經過睾丸以前還是氣,氣才可以收回。那麼怎麼收回呢?一般人就是打起坐把它提上來搞了半天,叫做「運轉河車」。什麼叫河車?講到氣脈的時候再詳細告訴你們。這些人搬運河車,運到腦上面又轉下來,轉來轉去認為身上氣脈通了。我常常問他們,轉到什麼時候為止呢?這是說要有一個限度,哪個時候才不轉?轉到什麼程度?都是問題。

  所以一般把這個時候當成子時,陽氣發動了,回轉來轉運河車,打通氣脈。轉河車之前你先去檢查檢查有沒有遺傳的毛病,假使有先天性的梅毒就很嚴重了,運轉河車一到腦子就瘋了。所以先要把身體上潛伏的病清掉,不可以亂玩的啊!我是吃開口飯教書那麼吹吹的,我不是仙也不敢成仙。過去我看見許多學神仙的,但我沒有看到成功的,而遭遇痛苦後果的我卻看得太多了。他們就因為學理不通,把這個當成活子時,就修搬運轉河車。實際上身體上的氣脈河車,「天地設位」、「坎離二用」,是自然的任運,哪個人奇經八脈不通呀?如果不通就死亡了!血液一定是循環在流通的,這是呆定的法則,不要你去幫忙它,你幫忙反而把它幫壞了。

  修道的人要懂得活子時,剛才我們已經提到過,我們身體是個小天地,精神氣血流行的法則,同太陽月亮天體的運行是同一個原理,同一個法則。但是每人稟賦不同,胖的瘦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有不同。這還不算數,心理的狀況不同,古人講「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世界上沒有兩個人面孔相同的。同樣的,世界上沒有兩個人思想是一樣的。

  換一句話說,高明看相的人,看了面孔就曉得這個人的個性思想,以及他一生的成就與失敗,這就是卦象,掛在臉上,你不高興時就掛出來了;你高興哈哈大笑,臉上也掛了出來。所以一個人心理的現象表現在每人身上。一陽來復,每人陽氣的發生,時間不同,際遇不同,所以叫「活子時」,要活用。也就是剛才所講的「幽潛淪匿,變化於中」,「二用無爻位,周流行六虛」,這個是陽氣真正的發動。

  說到陽氣發動,照道家這個規律,一定要從下面發動。卦像是坤卦到了極點,而一陽生為復卦。密宗叫海底,中醫學就是會陰穴。譬如說男性的陽舉,女性的生理變化,都是陽氣發動。修道學佛許多人因為搞不清楚道理,自己陽舉時,心想,糟糕!犯了淫戒,有罪了。這個錯誤到極點!陽舉只是生理變化,如果沒有配上男女的欲念,它本身並沒有善惡,它只是生命力的現象而已,犯什麼戒啊!犯不犯戒是根據心理狀況而定。這個生理變化是個活子時,是生命的來源,沒有這個還不行。道家也認為這是源頭活水,是生命力。大家唸過理學家朱熹一首詩: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不過朱熹那個源頭活水不是道家這個源頭。真正的源頭活水是生命的來源,這時陽氣發動不一定是子時來的,不一定是身體下部來的,每人因身體不同而有異。所以有些青年打坐,忽然手心足心發燙了,這也是一種象徵呀!道理是什麼?「二用無爻位,周流行六虛」。但是有沒有理由呢?有理由。譬如這個人身體非常虛弱,他今天學道是想救命治病,所以學打坐。能不能當神仙不管了,至少打坐這個修養現在醫學比做冬眠治療,對身體是有好處的。學動物一樣靜下來,也就是物理、生理自我治療的一種方法,所以打坐對治病、對身體健康,只有幫助而沒有壞處。說打坐坐壞了,什麼神經失常了,那是他自己亂搞,自己打坐想變成神仙,又想得眼通又想得他心通的,那巳經是神通的二號,就是精神有病,當然搞壞了。如果說打坐會出毛病,那睡覺也應該出毛病啊!

  打坐是一個休息狀態,休息怎麼會出毛病呢?那只是心理上出毛病罷了!所以你說打坐靜下來忽然左手發熱,忽然這一邊肉「咚、咚、咚」跳起來,忽然肚子裡面也攪動了,有些人就嚇死了,怕出毛病了。你不是還坐在那裡嗎?裡面跳動你怕什麼?許多同學拿這些事來問我,我一聽就生氣,你是怕有蚯蚓進去,還是怕裡頭觸電?這個雖然不是活子時來,也是氣動的一種,只要不去理它,慢慢氣脈就發動了。至於說它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發動,你仔細研究道理就多了。譬如說,左邊屬陽右邊屬陰;又如五個手指也不同,這屬於心臟,那是肺臟。所以要想真正懂中醫,你還有得學呢!過去大陸上沒有專門的小兒科醫生。但是我家鄉有一位老太太,她幾代行醫,婆婆傳給她,她再傳給媳婦,不傳給女兒的。那個時候鄉下沒有西醫,每一家小兒生病非她來不可,她一來靈得很。好在我還看到過,所以可以告訴你們。老太太一到,把那個嬰兒手抓來,指頭掰開一看,喔……肝氣,吃一點藥就好了。或者餵一點點藥,或者她拿三個指頭在這個嬰兒的身上東一抓西一抓,就退燒了。那個時候覺得不可思議,後來才懂這個原理。大人也一樣,身上有了病,指頭的氣色變化就看得出來,臉色也不同了。

  ……

  你懂了這個原理,只要把自己心念平息下來,聽其自然,念頭一空。念頭真空掉,一陽來復,復卦,氣就來了。念就是氣,氣就是念。我們常教訓人一句話,你這個小孩不要意氣用事啊!這就是道家工夫了,對不對?意就是氣,氣就是意。所以道家講無火之「炁」,那個不是呼吸了。在佛學裡頭,那不叫做氣,叫做息。拿中國字看看,什麼叫做息?你們看看,自心謂之息。中國字都告訴你了,自心謂之息,自己這個心就是。結果拚命坐在那裡搞氣,還記數字,我今天已經數了三千下了。你數三萬下心念也沒有息呀!你真做到心念息下去,神就凝結了,氣就聚了,神凝氣聚就一陽來復,復卦來了,你還怕什麼病?

  可是你要注意哦!任何人的身體,不管男女老幼,復卦一來陽氣剛剛發生,麻煩得很,病人的病表面上看起來會加重。懂了這個原理的人,一點都不怕,這個加重是好事。我常常告訴人,一個人跌傷了,尤其吩咐你們年輕女同學做媽媽的,孩子跌倒在地上,沒有哭之前不要抱起來,你一抱算不定這個孩子閉氣死了。所以看到孩子們跌倒,老太太們就叫旁人不要動!不要動!等一下!等一下!等到孩子「哇」一哭,好,可以抱了,他氣通過了,一陽來復。剛跌下去時精神受了恐嚇,身體的氣脈各部分不順了,你一去抱,氣岔斷就危險了。成年人也一樣,看到別人跌倒在地,不能馬上去拉他,先過去看他鼻子呼吸慢慢調整好了,才能起來。尤其照顧老年人要特別注意,怎麼樣?痛吧?唉,很痛。他能夠開口就是他氣通了,你大膽可以扶他起來了。真的跌傷是不曉得痛的,等到藥下去慢慢曉得痛了,有救了,這個傷快要好了。

  這個就是一陽來復的道理,陽氣的來復這個卦屬於子月。生理上的復呢?男孩子很清楚,嬰兒睡到半夜,其實不一定到半夜,我們現在先講半夜,嬰兒生殖器就翹起來,曉得要屙尿。這時嬰兒絕對沒有男女的欲念啊!絕不會是想到異性才有這個現象。所以老子說,「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這個「脧作」啊,講一句你們覺得很難聽,我覺得很文雅,就是小孩子的小雞雞翹了,當母親當爸爸,就知道這個小雞雞要屙尿了。老子講的是,這個嬰兒不曉得有男女兩性的分別,可是到那時候自然舉起來。有時候不一定是屙尿,是冬至一陽來復。生理上的變化男性看得很清楚,女孩子也是一樣,自己不大覺得,實際上她胸口會發悶、發脹,有些像女性經期來以前的感覺。這個陽氣發動的時候要能夠把握得住,怎麼把握呢?有些修道的人趕快把氣控制住,那就完了!佛家講心空一念,只照住它,看它發動,有病的病就更加重,實際上是好消息。如果咳嗽的話,這個時候咳不停了。

  子時一陽來復,到丑時不同了,就變啦!安詳一點了。陽氣上來,在身體的內部從哪裡上來呢?所謂的海底。現在有人講海底在肚臍下面,或者肛門前面睾丸後面。其實海底是個形容詞,海底,海深而不見底。身體的海底是在下部沒有錯,但是,這個要懂得「正子時」、「活子時」的道理。

  ……

  「晦至朔旦」,每一個月來講,六爻第一爻開始動,由上個月尾到這個月初三「震來受符」。震卦是一陽出現,在《易經》六十四卦中,就是地雷復卦。復者恢復了,上個月的黑暗去了,光明又恢復了,所以叫做一陽來復。我們曉得《易經》上復卦的爻辭講「七日來復」,講到數字,東方文化妙得很,同西方、印度都一樣。西方的基督教第七天是安息日,現在叫星期日、休息日。

  那麼這個七天同五天的關係呢?七天是講太陽的系統大周天,五天是講小周天。現在把這個秘密告訴大家,你們讀書就不會搞錯了,不然你疑問重重。我現在告訴大家的好像簡單幾句話,可是當年我腦子轉了十幾年,不知道這個問題錯在哪裡,解決不了。問那些修道的老師,會修道的不懂學問;問那些學問高懂《易經》的,他又不會修道。痛苦啊!最後自己總算悟到了,再一翻古書完全貫通了!所以說讀書修道有如此困難。這是我花了幾十年工夫才弄通的,成本很大。

  講到「震來受符」,每月到這個時候一陽來復,老實講,「震來受符」就是一陽初動處。上一次跟你們提過邵康節講:「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佛學從心理入手,到達了萬緣放下,一念不生,真正清淨到極點,那不過是「震來受符」的一陽初動。拿生理來說,什麼是震卦境界呢?我們上次講伍柳派認為男性陽舉的時候,女性胸部乳房堅挺,所謂春情發動,認為這是一陽來復。對不對呢?不是不對,但不是完全對。究竟什麼是震卦境界?就是當我們睡眠剛醒的時候。人為什麼睡夠了會醒?睡眠是陰境界,就是在充電,電充夠了,就發亮了清醒起來。就在那個將醒未醒之間,這個生理上是有作用的。

  我們大家都有睡覺的經驗,我常常問人兩個問題:修道的朋友怎麼睡著的?怎麼醒來的?睡了一輩子覺,不曉得怎麼樣睡著怎麼樣醒來。這個真懂了,可以修道了。這不是說笑話,因為很難懂的,但是有一個現象我告訴你們,你們回去體會。人哪裡先睡著呢?你們總以為頭腦先睡,錯了!腳指頭先睡著,由下面一節一節睡著,蔓延到上面就睡著了。越是睡不著的時候,越是感覺下面腳和腿很重。早上一個人看著好像還沒有醒,但腳指頭動起來,就知道他已經醒了!一陽來復,從下面動上來。

  精從腳底生,所以我常常講,你看老年人,如果兩個腳底心冬天都發燙發暖,走路兩腿非常靈活有力的,一定是長壽之相。老化是從下部先開始老。你看嬰兒愛玩腳,躺在那裡兩個腳蹬來蹬去。大了就愛跑,所以小孩子六歲七歲狗都嫌,他閒不住的,非跑不可,在成長中他精力旺盛。到了二十幾歲,就要坐咖啡館不大動了。到了四十多歲,坐在那裡兩條腿蹺起來。六十歲的時候腳蹺得更髙,才叫做舒服,因為兩條腿硬棒子一樣彎不動了。所以打坐也坐不住,當然會腿發麻,下半身早已經報銷到閻羅王那裡去了。兩個腿的氣走通以後,打坐時兩個腿是無比舒服!坐在那裡不肯下座的,那個就叫真正地得樂了。

  那什麼是「震來受符」呢?這是身心兩方面的,剛剛「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平靜的,陽氣發動,可以說從腳指頭開始發動。所以你看釋迦牟尼佛高明啊!白骨觀叫你由腳指頭開始修,修白骨觀到中間第十四、十五觀,佛就明白地告訴你這個陽氣都從下面來。一般人看經看不懂,也不去研究,自己想修道又偷懶,好像閉著眼睛打坐就算是修道了,這就是蠻幹!道是有個道理的,道理不通,怎麼去修?

  ……

  《參同契》現在講的重點,還是在普通修道說的「活子時」,這是一個俗語。這個子時代表了我們身體上一陽來復,以及陽氣是怎麼發生的。現在都是講理論,但是理論懂得了,所謂工夫方法就在裡面。道理就是一個原則——陰極陽生。怎麼樣是陰極呢?再明白一點講,就是靜極。但「靜極則動」,做工夫真靜到極點時,也有很多說法形容,譬如說「六根大定」,在原理上的名稱就叫做「陰極」,陰極了,陽自然會發生。最大的陰極是我們的生死,生命有生有死,死了就是陰極。陰極並不是這個生命完了,而是重新再轉來,那個是陽生,這就是佛家所謂輪迴的道理。小規律的陰極陽生,就是睡眠休息,靜極了再醒轉來。把這些現象瞭解了,陰極陽生的用功道理也自然懂了。

  「此時陰極陽生,太陽真火,即生於子」,這個時候陰極陽生,太陽真火光明的現象,動的現象,生於「子」。「天開於子,地辟於丑,人生於寅」,現在說靜極了陽動,太陽真火就發生了。

  「蓋陽無剝盡之理,日月撢持,正在北方虛危之地。交會既畢,漸漸自北轉西,月魄到此,微露陽光,謂之旋而右轉。」他講這個「剝盡之理」,理論上好像同修道做工夫沒有關係,實際上懂得這個理論,你才能放心去做工夫,當碰到一個境界時,自己才明白道理。山地剝卦,沒有剝盡的道理,宇宙間的力量是相對的,快到完了時,相反的力量就來了。實際上也就是力學的道理,向心力集中了,離心力就發生了,這個生命的道理同物理是一樣的。

  譬如說我們打坐,這是修道的第一步。不管守竅也好,聽呼吸也好,隨便用什麼方法,很少有人真達到陰極,沒有達到「歸根曰靜,靜曰復命」,沒有歸根過。假定有人修道到達這個境界,那是真正的有一點像莊子的話——「渾沌」。這個時候所謂六根大定,六根完全關閉了,花一樣合攏來,人自己也忘了。禪宗形容就像老母雞抱蛋一樣,道家形容如醉如痴。這個靜到極點是陰極,這個時候真陽才來,就是那個靜的活子時才來。你注意這個話,平常我們也有活子時,疲勞到極點,或者生病衰弱到極點,有一天病好了,精神突然來了,那個也是活子時。但是你把握不住,因為自己不認得。

  這個陽剝盡到了陰極,等於每月的月尾會「日月撢持」,月亮看不見了,被地球在日月之間隔住了。道家不管這個,只講這個時候「日月撢持」,月亮跟太陽合璧,中間與地球合在一條線,所以看不到光明,完全黑暗了。到了月尾的時候「正在北方虛危之地」,月尾的早晨看到月亮在北方落下,是偏於東北。什麼叫「虛危之地」呢?「虛」同「危」是天體上兩個北方的星座,代表了北方。在我們的身體,「虛」、「危」代表的就是海底,是會陰這個地方。頭頂算是南方,這個要搞清楚的。所以他說到了陰極的時候,「日月撢持,正在北方虛危之地」,什麼都沒有。北方虛危代表了黑暗,糊裡糊塗,完全黑暗也就是代表靜極。靜到極點也代表陰極,在方位上是指北方。「虛危之地」等於大家打坐時,有人覺得冷,因身體內部有病,寒氣重,多坐一下就發熱了,這就是陰極陽生。

  「交會既畢」,等到月尾太陽、月亮,陽跟陰在北方交會交和,「漸漸」,慢慢地「自北轉西」。假定把這個地球當成平面,到了每月月尾二十八起五天,轉過西南,到西邊來了。「月魄到此,微露陽光」,陰曆每月初三晚上,在西方看到月亮出來了,是眉毛月。天體這個現象「謂之旋而右轉」,旋過來右轉,順轉轉過來西方這一邊出來,每月如此。所以《參同契》魏伯陽真人的原文就是一句話,叫做「嘔輪吐萌」,現在解釋了半天,就是解釋這一句話。說每月初三的月亮,等於一個東西把它吞到肚子裡,慢慢又把它吐出來,嘔出來了。月亮像一個輪子,「吐萌」,剛剛吐出來,一點點在萌芽。

  他說這個時候,「一點真火,隱然沉在北海中,謂之潛潭見象,發散精光」,他說當我們打坐修道,真正定下去靜到了極點時,什麼都不知道了。有些學佛的人認為這就是昏沉!學佛修定最怕昏沉,道家跟佛家的差別就在這個地方。道家說不怕你昏沉,你還做不到昏沉呢!打坐做工夫,坐到了昏沉再說啊。你能不能坐在那裡睡覺?你睡不著,因為還有兩條腿,腿發麻了趕快下座,你才昏沉不了呢!有學佛的說,那個不是真的空,那是頑空,頑就是冥頑不靈,就是糊裡糊塗。我就告訴那些學佛的朋友,管他真空也好,頑空也好,你來一下再說吧。到達了頑空,你說這個我不要才算本事。你頑空都沒有達到,還怕自己頑空!就像很多人說自己不求財,如果你賺了幾億硬不要,那還可以吹吹。

  「潛潭見象,發散精光」,就是陽氣下沉的現象。有些道書上講的不同,把這個現象叫做「天入地中」。所以有一派打起坐來把頭彎到肚子裡去,以為這叫做「潛潭見象,發散精光」。

  實際上這一派道家的法門,是從佛家白骨觀來的,前面已經說過。白骨觀修到某一步,叫你觀想這個頭沒有了,頭放在腹腔裡,有意把它沉下去。不過真正要做到「潛潭見象,發散精光」的觀想,或者思想把天入地中,也做不到。如果做到了靜極,陰極了,忘記了頭,忘記了感受,沉下來,這一沉下來不曉得會多久。真到那個境界,算不定七天都不動的!所以修道做工夫需要人護法,也叫做道侶道伴,要有個內行人在旁邊招呼才行。所謂招呼,是天氣變涼了拿衣被輕輕給他蓋著,當然鼻子通氣的地方都給他露出來,讓他自然,算不定七天、二十一天,或半個鐘頭、一個時辰他就轉過來了。轉過來就很嚴重了,因為真陽來了,陽氣上升,「發散精光」就出來了。

  這同每月的現象一樣,「迨精光漸漸逼露,一日二日以至三日」,就是陰曆的初一初二初三。「正值未申之交,昴日畢月,二宿度上,庚方之上」,這裡要注意啊!這是中原地區的文化,唐代就叫「中華」,古代歷史上稱「中州」。《易經》、《河洛理數》,都在中州,以開封、洛陽這一帶為標準。假使雲南或東南亞的人來看這個書,會感覺古人很不科學。所以現在給大家聲明,這個《易經》所講天文現象,是以中州文化為標準的。

  每個月初三的時候,「正值未申之交」,「未」就是下午一點至三點,「申」是下午三點到五點。因季節不同而略有偏差。這個季節的道理,是站在中國這個地面仰頭看。假使用天文望遠鏡,它講得很準確,到了下午的四五點鐘,每月陰曆初三,月亮已經在西面出現了,但是我們看不見,因為太陽沒有下去,光度給它掩沒了。實際上那個時候已經在「昴日畢月,二宿度上」,「昴」同「畢」是西方星座的名稱,月亮在這兩個星宿之間。「庚方之上」,庚方是西方稍稍偏西南一點。「昏見一鉤」,就是黃昏傍晚時,西南方才出現一點,「如仰盂之狀」,「仰盂」就是震卦,這就是代表這月亮剛剛出來,所謂月如鉤的一個現象。

  
「坤中一陽才出而為震」,《易經》的道理是陰極叫「坤」,北方叫坤。陰極了陽生,每月初三「一陽才出」,在人體就是活子時。懂了天體這個現象,你自己身體的變化、心理的變化,及工夫氣血的流行,才會知道。一切都是心理自然現象,和生理自然的變化。

  (節自《我說參同契》)


  禪秘要法之一

  大家坐在那裡不要挺腰,自之然然平穩而坐,此心平靜,從尾閭骨,就是肛門第一塊骨頭上來第九、第十節之間,中醫稱做命門的,只要稍稍一帶,不要太作意。自然心氣歸元。這是個秘密,也是白骨觀《禪秘要法》裡的一個秘訣。功夫上,注意此想腰骨,乃至胸骨、眉間三處的道理,洪醫師在這裡,有機會請他試驗一下,大家都懂了,於此關鍵把握得好,可助陽氣還元,返老還童。

  然而,不要聽了便以為這個是道。這只是方法而已。道是心。你們打坐久了,往往腰就挺起來,那是因為氣向上浮,氣浮起來,心就不能凝定了,所以依此法,輕輕一帶,氣自然下沉,心情自然平靜。然而不可過分用力執著,否則,那是在練身體,又偏離修道之路了。

  七天一陽來復,所以靜修以七天為期是有道理的。陽氣回籠那一刻,把握住了,便是長生不老之藥。平常人年紀大了彎腰駝背,都是背上,腰脊間軟骨突出來了,因為它氣虛了,一節一節脫開,你看機器的鋼釘、螺絲、環扣等零件用久了,就鬆了,一節一節脫開,我們的身體狀況,亦同此理。

  《觀心-萬緣放下》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