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推薦韓劇《商道》

  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 第三堂

  我們晚飯以前講到,大家研究經濟,發展工商,希望能夠回過來借用自己的歷史經驗;更要看清楚,我們這個國家民族存在五千年,不是容易的事。經過的變亂,像我們所謂「一窮二白」這個情形,過去有很多的經驗,究竟怎麼樣發展起來的?譬如我們剛才講到漢文帝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文景之治」是靠「休養生息」這四個字。歷史上記載很簡單,可是我們讀書不要輕易把它看過去了,這四個字都認得,休息、培養,發展生產,繁殖。所以歷史上記載漢文帝上來「休養生息」四個字就解決了。這是古文同白話文不同,現在這四個字引申起來就是那麼厚一本書了。

  我們曉得,春秋戰國下來,幾百年的諸侯戰亂,到秦始皇二三十年把國家統一,把秦始皇以前幾千年的體制改變,成了一統江山,廢除封建制,不再有諸侯的分封,地方不能治,通通歸中央統一領導,變成中央、郡、縣三級制。古代的郡就是現在的省。所以漢代的時候太守二千石,就是省長的待遇是二千石的米糧實物發給,因爲那時是農業經濟爲主。郡以下就是縣了。

  當時漢文帝接手的時候「休養生息」,不能打仗了。其實那時漢朝的天下很苦,錢沒有,社會貧窮,一窮二白,天下變亂,文化沒有建立。我們現在經常講文化教育,其實秦始皇以後,是到了漢武帝時才開始恢復中華文化的,離秦始皇已經八十多年了。

  比如我們現在,舊的文化推翻了,推翻滿清到現在九十六年,現在大家都講文化,文化是個什麼東西啊?你看歷史上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漢文帝起來的時候還管不到文化教育,他有一個最大的敵人,北方的匈奴。所以他一直要發展經濟,發展工商業,節儉,以充實國家的軍費,留給孫子漢武帝出兵。這是很痛苦的。

  到漢武帝的時候經濟還是不夠的,打仗也是要錢,尤其那個時候匈奴侵略過來,趕不出去啊!那個時候重要的是騎兵,騎兵重要的是馬,中國人不太養馬,要湊錢買馬,所以讀這些歷史就懂了武器的重要。但是中國人製造那個鐵兵器容易斷,煉鋼技術不夠,到漢武帝的時候沒有辦法了,所以叫張騫出使到外國偷學這個技術。

  漢武帝要用兵,這個時候不同了,是劉邦以後八十多年了,要發展經濟,擴充國力,建立文化,很大一個任務。因此這個時期經濟思想有一個爭論,記錄在很有名的一本書《鹽鐵論》裏。《鹽鐵論》這本書論辯很多,是發展文化第一,還是生產經濟第一?就是說應該注重錢還是文化教育,這個論辯很厲害。當我們有《鹽鐵論》的時候,西方歐美的什麼《國富論》經濟思想,一點影子都沒有,談不上。可是我們漢朝的時候已經在討論,究竟是政治與經濟發展重要,還是其他的重要。也就是說,究竟儒家思想、道德人倫重要,還是鈔票重要。你們現在滿腦子都是鈔票、股票、期貨,就是這一套,這一套很容易迷糊自己。

  那麼我們回過來,司馬遷寫這一篇〈貨殖列傳〉的時候,《鹽鐵論》的討論,發展經濟,發展工商,對我們一個國家民族的前途,它的利弊好壞究竟怎麼樣,那是個大問題。現在我們的發展,依我的觀點看來,也有些迷糊了,所以說「幾多歸鳥盡迷巢」。

  剛才吃飯以前,我已經向大家報告了,我所引用的兩份資料都不是完整的,你們諸位做研究,最好把《史記》全部的〈貨殖列傳〉讀完。司馬遷的《史記》很難懂,並不是他的文字難懂。譬如他要罵某某人,在他傳記上講他好的一面,壞的一面不在他的傳記上寫,而是寫在相關人的傳記上,所以他的書很難懂。因此,司馬遷完成《史記》的時候,很傲慢的說「藏諸名山,傳之其人」。好像說他的《史記》沒有人懂,只好把它放到山裏頭,挖個洞把它埋起來,「傳之其人」,將來會有人懂。實際上你看他罵人很有技巧,他說你們這一代人都是笨蛋,都看不懂,你們這些人沒有希望了,不要你們看,後面的人會看懂,叫「藏諸名山,傳之其人」。

  所以我告訴你們諸位老闆讀書,首先要讀〈貨殖列傳〉。我們這裏有一個老同學,李博士,當年在大學裏是學物理的,他常跟我提起,他說當年到我這裏是要修行的,結果我叫他讀〈貨殖列傳〉,他慢慢就走上工商業這條路,因爲這篇文章對他影響很深,當然他同時也在研究身心修養。

  我現在是陪你們諸位讀書,我讀古書的習慣跟你們不同。像你們在座諸位,每個人一看好像就懂了。一問你,讀過啊!懂了嗎?懂了。在我讀古書的經驗,你們讀書像水面上那一層油,油面以下的深度都不知道了。古文有很多內涵在裏頭。你看他寫書的時候距離我們兩千多年了,如果你把他讀懂了,就會發現同現在的思想,同國外來的經濟思想、理論、商業觀念,很多是相同的。

  我們現在看他的原文。對不起啊,你們難得有一天坐在家裏看書,現代人都很少回到書房讀書。這一點我告訴你,我們小時候看到,中國古代讀書人,不管官做多大,差不多有時間就回到書房的。你們看唱京戲的就看到了,那個男的回來,太太出來迎接,「老爺請!」「夫人請!」老爺先回到書房,不是回到臥房,不是先回去擁抱太太。回來好像不先進書房轉一下,那是沒得文化的。我們小時候還親眼看到的,不像現在,下班以後就出去應酬了,打球啊,吃飯啊。我說現在辦公的人,老闆們一天吃飯吃六七個鐘頭,沒有幾個鐘頭辦事的,三餐飯的應酬,再加打高爾夫球,每天都是這樣。

  「老子曰:至治之極,鄰國相望,雞狗之聲相聞,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樂其業」,這是重點了,我們講政治哲學,一個政治好的時候,在中國文化是「安居樂業」四個字。老百姓每個人平安活著,安居;樂業很難,那是要人人對前途沒有茫然,一個職業可以永恆的傳下來。

  「至老死不相往來,必用此爲務」,司馬遷是主張黃老的道家政治,所謂 「無爲之治」,等於現在講的眞正的自由民主,不是西方鼓吹的那種自由民主。他說道家所指的上古那個時候是這樣。

  「輓近世塗民耳目,則幾無行矣」,司馬遷感慨,我們現在中國的文化,道家推崇的社會看不見啊!「塗民耳目」,把大家的眼睛矇住了,「則幾無行矣」,沒有達到上古那個政治理想。

  他的文章〈貨殖列傳〉,引用的是道家的思想。這一段他先插了一個標竿。我順便告訴大家,他寫文章不是拿來就寫,而是先把目標插在那裏。這兩句話,現在算不定國文老師要你劃掉,不要了,因爲跟這個題目不相干嘛!這不是不相干,而是標竿,先插在這裏。

  「太史公曰」,太史公是史官,司馬遷的父親也是太史公,「太史公曰」,就是史官的評論,讓你搞不清是他父親的話還是他的話,其實就是司馬遷自己的評論。古代做皇帝有兩個重要的史官,「左史記言,右史記行」。眞正好的時代,皇帝旁邊兩個太史官不是秘書長,也不是秘書,也像秘書。他又管天文又管氣象,同時管記錄皇帝的言行。「左史記言」,皇帝今天講了一句什麼話,錯誤的也給你記下來。「右史記行」,你今天做了什麼事,也記下來。以前的史官很厲害的,隨時記錄,這是中國文化的特點,皇帝旁邊有史官,隨時紀錄皇帝的言行。

  我們歷史上好幾個史官,皇帝叫他不要記這個,不行!那是我的職責所在。在春秋戰國(左傳:魯襄公二十五年)的齊國史官記載,「崔抒弒其君」,崔抒讓史官不要記,史官不肯,堅持要記。他說我是史官,對不對都要記,要殺就殺,結果被殺。史官的弟弟繼位,照樣記,再殺。他的第二個弟弟又來繼承史官,還要記,他就下不了手了。這是歷史上有名的。司馬遷的職業是太史公,管歷史的,也管天文。他父親管這個,他也管這個。他現在寫文章有個巧,自己要罵人,沒有說我要罵人,他說史官講的,或者我聽爸爸講的,其實是他自己要講。

  「夫神農以前,吾不知已。至若詩書所述,虞夏以來」,這幾句話我們先停一下。上古的歷史文化,神農距離司馬遷一二千年了,上古由神農到軒轅黃帝,由黃帝、堯、舜、禹、殷商到周朝這一段,他說「吾不知已」,我的歷史資料不夠。

  「至若詩書所述」,詩經、書經都是歷史,我們諸位注意啊!什麼是中國文化?是四書五經嗎?什麼是四書五經呢?古人一句話「六經皆史也」,包括詩經、禮記、書經、易經、樂經、春秋,包括大學、中庸、論語、孟子等等,通通是歷史。這是讀中國書要注意的,我補充這一句。

  「至若詩書所述」,詩經、禮記、書經、易經、春秋等五經傳下來,記載 「虞夏以來」,就是虞舜、夏禹以來。到了舜的時候,我們中國發了大水災,大禹治好了水患,才建立農業立國的國家,我們現在說「華夏文化」,是以夏禹爲代表。

  那麼下面我特別提醒大家注意。

  「耳目欲極聲色之好,口欲窮芻豢之味,身安逸樂而心誇矜勢能之榮」,這個古文漂亮極了,我們以前讀書不是這樣讀,你們現在沒有看到過,叫唸書,出聲地朗讀吟誦出來,回到書房裏拿到書,每個文章有音韻,像唱歌:「耳目欲極……」(師示範),這個叫讀書,叫書聲朗朗然,會讀得很開心,記憶很深刻。像我小時候坐在書房裏,我父親悄悄從樓下上來,聽到我在唸書,不錯,然後告訴我「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立志時」,告訴我夜裏不要貪睡覺。古文照你們這樣一看,字都認得,不一定懂。司馬遷這個古文是朗誦的, 如有一個平仄不對就換了,而且內容很深。

  他說我們的文化到夏朝以後「耳目欲極聲色之好」,每個人慾望很大,眼睛要看好的東西,現在的電視啊,什麼東西啊,耳朵要聽好聽的音樂;嘴巴要吃好的東西。我們現在吃飯,好像每天過年一樣,以前我們過年偶爾殺個豬啊,或者是好久好久才殺個雞,不像現在這樣享受。每個人都貪圖「身安逸樂」,身體坐在那裏動都不想動,都要人家來服侍,放逸,放鬆了,自己要享受,身體是這樣。心裏頭呢?「誇矜勢能之榮」,我是大老闆,然後格老子我最大。「心誇」,自己愛吹,「矜」是驕傲,「勢能」,有錢就有勢力,有地位就有能量,以這個爲光榮。他說人貪圖虛榮,所以大家讀書每個字要讀清楚。

  「使俗之漸民久矣」,他說這個社會的風氣變成這樣奢侈、驕傲,不是一天來的,是慢慢變來的。

  「雖户説以眇論,終不能化」,他說因此你到每家、每個人前面勸他,雖然你有錢了,發財了,你要謙虛。這是沒有用的啊!「終不能化」,教育不是這樣,改變不了的。

  那麼下面講一個政治的原則了。

  「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誨之,其次整齊之,最下者與之爭」。這幾句話就是經濟的、政治的教育原則,所以做領導人,做國家的領導人,「善者因之」,上等的就因勢利導,像那個水流一樣,流下來的時候你不能擋,你只好將就它那個力量,慢慢疏導出去。所以講管理,你要按這個原則去做。「善者因之」,知道他的原因,使他轉過來。

  其次呢,差一等的就「利道之」,等於我們騎在驢子的背上,驢子不肯走,拿個竹竿,前面吊個紅蘿蔔,驢子要吃紅蘿蔔永遠向前面跑,這個是「利道之」,用一個好的利益擺在前面,給他一個目標走,這是第二等。

   第三等,教誨他,好像剛才我跟一個年輕朋友談話,也是做大事的。我說:你的公司怎麼樣?他說好像軍事管理,我就笑了。現在講管理軍事化,越管理越不好,這是「教誨之」。

  再其次「整齊之」,什麼叫組織,搞組織?現在搞管理的都亂搞,以我看你的管理都不行,因爲你管理不好自己,這樣的管理要完了,「其次整齊之」。

  最下等的政治、經濟管理「與之爭」,與民爭利了。公家跟私人企業爭利,或者上下交爭利,那就完了。

  對不起啊!我現在是陪你們攻書,幫你們讀書,讀書的方法是這樣,要朗誦,叫大家全體朗誦,可是大家做不到。你們現在包括孩子的教育,只是看書。我的習慣到現在不肯用筆記,一聽就用腦子記。你們現在是筆記啊!要不然就是電腦啊!你電腦壞了,你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一段我們大概介紹一下,如果把《史記》整個拿出來,這裏頭的好東西很多很多。我們暫時換一個稿子,換《史記菁華錄》這一篇,翻過來第二頁。這個《史記菁華錄》的編輯不同,都是抽要點。剛才我提到經濟政治,工商的發展,姜太公、管仲、呂不韋等。像漢武帝的時候,兩個商人左右了漢武帝的政治經濟發展,一個叫桑弘羊,一個叫卜式,都是商人做官哦。《鹽鐵論》的爭執就是這個時候,這些事情司馬遷當然知道,因此他寫〈貨殖列傳〉。

  那麼眞正講〈貨殖列傳〉,商人了不起,你們現在喜歡講「儒商」,儒是讀書人。你們諸位「儒商」,至少要去拿個學位,貼在那裏要好看一點。眞正的儒商歷史上沒有幾個,一個是孔子的學生子貢,儒商的代表是他。第二個是范蠡。

  〈貨殖列傳〉中,子貢沒有寫進來,司馬遷對子貢很恭敬,另外寫。子貢是儒商,子貢在孔子三千弟子裏是做生意的,學問好,能外交,又有錢。孔子三千弟子裏有土匪,有流氓,有做官的,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又有錢,書又讀得好的是子貢,你們做儒商就要學他了。這個我們今天來不及講,那是非常精彩的。

  孔子死了以後的墳墓在山東曲阜,是子貢決定的。當時看風水選了一個地,子貢說不行,這塊地不好,只能埋葬一個帝王,沒有資格埋葬我們的老師,我們老師是萬世師表。結果那一塊地後來葬了漢高祖。子貢把孔子埋葬了以後,同學們都走開了,他一個人廬墓三年,自己蓋一個小房子,在老師孔子的墳墓旁邊守了三年才走。孔子在的時候,很多的事情,用的錢都是他在支持的。因爲子貢會做生意,歷史上給他四個字評語「億則屢中」,這個億不是說他鈔票有多少億哦!這個「億」代表他的思想沒有一件事情看不懂,「億則屢中」,判斷事情很正確。所以研究儒商子貢是非常精彩的,時間來不及,我們回過來再講〈貨殖列傳〉。

  這一段他提出來的是范蠡,陶朱公。不是全的哦!不過假使你們讀《史記》,關於陶朱公的研究,你看了這一段認爲懂了陶朱公,不行的哦!因爲那只是一小段!范蠡的一生,包括越王勾踐,有關國際政治的,是在另外一篇傳記。因爲司馬遷要寫〈貨殖列傳〉,做生意發財,與經濟有關的,他引用了范蠢,我們讀一下。

  「范蠢既雪會稽之恥」,就是越王勾踐把吳國打垮了這件事。「乃喟然歎曰:計然之策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於國,吾欲用之家」。這是范蠡成功了以後,自己感嘆的話。范蠡跟誰學的?范蠡的老師叫計然子,道家的人。他說老師傳給我的學問乃至方法等等,有七套本事,我只用了五套就撥亂反正,使越國起來稱霸,用在政治經濟上成功了。既然一個快要完了的國家,我可以用這個方法,用老師這一套學問把它扶起來,他說現在我留一點自己用用。他輔佐越王用了一大半,另外一小半他自己玩去了。不是去玩,是成功後離開越王,開始另一個人生局面。

  這裏面有人生的大道理,他幫助越王成功了,然後他要走時告訴文種,他說離開吧,「越王爲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人生要認識一個老闆,這個老闆創業的時候,跟他做伙計滿好,到成功的時候完了,他不能做老闆。所以講越王勾踐「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因此講「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非走不可,所以范蠡溜走了。那麼司馬遷寫〈貨殖列傳〉,這一段不用在這裏,所以我剛才告訴你,你要研究難了,還要到《史記》裏其他地方去找資料出來才完整,現在只講他做生意這一面。

  「乃乘扁舟浮於江湖,變名易姓,適齊爲鴟夷子皮,之陶,爲朱公」,范蠡走了,地位不要,功名富貴一概不要。那麼歷史上傳說他帶西施走了,我還說笑話,范蠡帶著西施往哪裏走?就在我們這個太湖那一道堤上,在那裏上船走的。人家說:老師啊,你根據什麼?我說根據我說的,這是說笑話。可是這裏講走得很輕鬆,一葉扁舟離開了。「變名易姓」不叫范蠡了,自己姓名都不要了,到齊國他的名字外號叫鴟夷子皮,到山東陶這個地方叫朱公。

  「朱公以爲,陶,天下之中,諸侯四通,貨物所交易也」,他開始做生意了。剛才我提到山東的臨淄,在春秋戰國的這個階段等於現在的上海,是貨物、交通、財政的中心。

  「乃治產積居,與時逐而不責於人」,在這裏做生意,開公司了。這一句話你們要注意,諸位都是領導,「與時逐」,跟著時代,觀察這個時代的變化,不論做什麼,或者是股票,或者是期貨,或者是投資生產,看清時勢、機會,「而不責於人」,對下面很寬大。換句話,如果搞錯了,沒有怨人家,自己負責任,所以古文有時候一句話好幾個解釋,這是要了解的,也要學他的修養。

  「故善治生者,能擇人而任時」,注意!你們講管理學,要發財,第一難是用人,所以這裏也提到「故善治生者」,做很好的生意,乃至做其他事業,「能擇人而任時」,總要找到一個可信任的人才,選擇人才以後,兩個字「任時」,這一個人在某一個地區,某一個事情上可以幹個三年五年;假使要另外發展,就不是他的能力了。讀古書每一個地方你都要注意。

  「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此所謂富好行其德者也」,這一段如果像我們讀書,就要朗誦了,唱歌一樣唱出來。文章是很美,聲調也很好,他說他這樣做「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古代的千金就是幾億或者多少,這個價値很難比了。總之是很多很多,白手成家,三次成功,然後分散不要了。所以我鼓勵你們看韓國的「商道」,也是這個精神,一毛錢沒有,結果做到紅頂商人,最後自己死的時候,身上只剩下二十塊錢,他走的是陶朱公這個路線。陶朱公十九年當中三聚三散,不是失敗哦,而是自己到了最高峰,一手把它用掉。我常常說等於梁武帝「天下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我賺來的錢,我自己把它花光了,到另外一個地方再來,他自己有本領,看得很準。「三致千金,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每次都分給窮人,通通分散了。司馬遷在這裏提到,像他這樣做法,「此所謂富好行其德者也」。我常與一般同學們講,我說你這個公司多少人?我們有幾個同學,公司員工是好幾萬人,我說你要好好做,現在一個職員跟著你,五口之家靠他吃飯,你有一萬人,就有五萬人等你吃飯,你垮了,這五萬人吃飯都成問題。所以做生意,你不要認爲只是做生意,而是在做一件好事,這樣你就學到一點陶朱公的精神了。

  「後年衰老而聽子孫,子孫修業而息之,遂至巨萬。故言富者皆稱陶朱公」。所以中國文化幾千年以來,講到富有就提到陶朱公。這篇文章不只提一個人哦!還有什麼巴寡婦,巴寡婦是四川人,有銅礦。你看秦始皇那麼了不起的人,與一個有錢的寡婦見面,四川那個時候到長安都是走路,秦始皇爲她修了一條馬路,跟她來見面。當然我想這個錢秦始皇出一點,其他的都是巴寡婦出的錢。〈貨殖列傳〉裏面,每一個故事都告訴你管理的道理。

  因爲時間的關係,我想明天留一點時間大家討論,我心裏想告訴大家的話很多,只是時間來不及。他這裏講這一個例子,我們讀書就要提問題了,他爲什麼這裏先提了范蠡?是做個榜樣,發財和作人的榜樣。

  我們把講義翻過來,他中間提了很多怎麼樣做生意發財,怎麼致富的,不一定專指做生意,乃至作人,怎麼幫忙社會國家,我剛才講話你們不要聽錯了。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漫談中國文化》臺灣老古初版P48 ~ P64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