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推薦《十大商幫》與《商道》

  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 第五堂

  今天再一次向各位抱歉,那麼熱的天跑到這裏來,聽老頭子亂講話騙你們。我這一次是亂七八糟的講,不過我相信諸位會慢慢地吸收消化,其中的意義很多,時間太短,講不清楚,只能大概做個交代。尤其是關於〈貨殖列傳〉,我再強調一次,我們手邊拿到的資料,是不齊全的,要研究正式《史記》上全部的〈貨殖列傳〉。

  司馬遷的文章,在那個時代寫的,他避開政治的迫害,就是說還是擔心漢武帝的。可是他不管政權與帝王,一個學者尤其是管歷史學的學者,要公平,所以他寫的文章很難看懂,有時候把要點放到每個傳記上去了,常常一兩個字包含意義很深很深。所以寫文章、寫歷史、作春秋,有四個字「微言大義」,有一句不相干的話,或者兩三個不相干的字,都不要放過。那個微言,輕輕的點你一下,中間包含的意思非常多,這叫微言大義。

  我常說要講文化的基礎,國家民族的文化基礎在文學。文學就是這麼的巧妙。外國人講我們過去是詩人的國家,從秦漢一直到滿清被推翻這個階段,詩人特別多,每個都會做詩。做詩很簡單,二十幾個字,但內涵非常多。這是詩詞跟文學的社會基礎。

  我們這一代,我也常常說,很多人寫詩,有舊詩有白話詩。有時人家當面問:老師啊,我寫了詩給您看,請批評。我說好好好。我常說我那個「好好好」是靠不住的,沒辦法,那詩寫得實在不好,可人家當面拿給你,你能說寫得不好嗎?只好說「好好好」,那個聲音是不同的。現在倒是黃段子裏頭有很多好的文學,眞的啊!很多文學好得很。但是呢,講這些笑話就很令人遺憾了。中國人的文學天才都很高,卻用到這個上面去了。鄉下有的老百姓,他文學的天才非常高,隨便講一句話,沒有經過修飾就變成普通的黃段子啊什麼的。如果把這幾十年亂七八糟的搜羅下來,又是未來的一部《詩經》。孔子整理《詩經》是搜羅當年這些東西啊,「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男女講戀愛的,嚴格講起來,「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還不是你講的「三圍多漂亮,想得我要命了」這類的話,可是經過文學的整理就不同了。所以講這一代,我們很遺憾的,沒有代表這一代一百年來眞正的文學。

  講黃段子,我也常告訴大家,當年趙元任和劉半農,語言學家,清華、北大的名教授,他們合作的這首歌全部歌詞我不記得,年輕時都會唱,「教我如何不想她」,好句子!那眞是好文學,眞是好句子!所以文學是文化的基礎。

  現在我們沒有多的時間討論這些,就是告訴大家〈貨殖列傳〉的文學是微言大義。我把這個題目給大家,你們回去起碼要原文讀過好多遍,對於今後國家民族的經濟、工商,包括個人前途該怎麼走,這是個重點,很値得研究。這是對昨天下午和晚上講的課做了個交代。

  雖然做交代了,我的內心很抱歉,沒有辦法長時間一點一滴地給諸位貢獻,只提出來哪些重要,沒有向諸位講清楚,時間來不及。

  我們今天就轉一個方向,這次的本題是「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反思就是自己要多想想,多反省。我們昨天講的是先開個頭,這個開頭還有一點沒有告訴大家,就是昨天只提到從古代到春秋戰國到漢代爲止,漢以後呢?唐宋元明清每一朝代幾百年,每朝的經濟政策怎麼樣?財政金融政策怎麼樣發展?你不要看這是歷史上古人的事,如果你讀懂了歷史,拿現在來看呢,有時完全一樣,只是版面不同,形態不同而已。所以我對一般研究學問有個建議,就是經史合參。必須要懂自己國家的歷史,歷史是人生的經驗。四書五經等等,是哲學的重點。光是懂那些原理,不懂歷史,不將人生、社會、國家整個的經驗融合,那個學問是沒有用的,那只是空洞的理論。講得再好聽,沒有時間的經驗來證明,是沒有用的。這個話也是補充昨天的話。

  今天,針對這次的主題,把範圍縮小一點;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現在這一代,企業家個人應該怎麼發展的問題。今天把題目縮小到這裏。

  對不起,我這裏首先向大家抱歉,我不曉得最近在哪一次演講中我提過,因爲有人提到現代企業家,我當時就否認,我說我們這一代中國沒有企業家!我說哪裏有企業家!

  譬如說這個「企」字,怎麼解釋?依中國文化來講,文化的基礎在文學,文學的基礎在文字。中國人現在連繁體字都不懂,來個簡體字不倫不類的。

  說起簡體字,我們當年帶兵的時候,這一講是七八十年了,差不多以我當年講,我十九歲就出來帶土匪兵了,我們當年是「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當兵的都是文盲。那個時候沒有電話,傳達命令靠傳令兵,不大認識字的,叫他用口語傳令。譬如說,在當年講:「傳令兵!」他就站在前面立正了,「你去告訴光華學院的張院長……,講給我聽!」「司令叫我去告訴光華學院的張院長……」「嗯!對了!」你告訴他這樣這樣。還要他背三次。「去!跑步!」他拚命跑去,一路上還念著這幾句,那個是傳令兵。

  告訴傳令兵說,你到對方的那個衛兵傳達消息,再跑回來。那時候沒有電話,送一封信,信上打一個記號,一個+字可以慢跑;兩個+字,快跑;三個+字,拚命跑,要最快。衛兵的那個衛字,傳令兵不認識,你就畫給他看:一個旗幟下面畫一橫,表示有一個旗幟插在那裏就是衛兵的崗位。現在的衛生的衛是這樣寫的「卫」。簡體字很多是這樣來的。

  要懂中國文化,先要把繁體字搞好。中國字本來沒什麼繁體簡體,中國字體有正草隸篆,現在所謂簡體字有些是從草書體來的。譬如我們過去寫草書天下爲公的「爲」字,一點,然後這麼一轉就行了,這個變成現在的簡體字「为」。

  現在我們不是講文學,是講到本題的「企業家」,我爲什麼說現在沒有企業家?先說中國字這個「企」,「人」字下面一個「止」或者一個「足」,爲什麼這樣寫?一個人站在那裏,踮起腳向遠方望,遠遠的看,眼光放遠,準備做一件事影響後代,影響未來,這叫企望,不是希望。企望是看得遠,看得深,看得大。「企業」是我們要做一番事業,有遠大的目標,對國家社會有五十年、百年以上的貢獻,決定一百年後社會國家的發展,這叫企業。

  另一個是「實業」,實業也是我們這一代的文化,這是滿清末期,以日本的明治維新做榜樣,以康有爲、梁啓超做代表,希望滿清政府走維新的路線,進行現代化,做一點實際的事,就是實業。因此才出現「實業家」這個名稱,很少用「企業家」。

  另外一個名稱「事業」。我們經常聽到現在人碰面問,你老兄做什麼事業?譬如我們陳老兄吧,人家說他是航空的創辦人、老闆,這是他的事業。事業跟實業、企業有差別,譬如航空公司,是實業嗎?不是,航空業是個事業。眞正的航空實業是發明及製造飛機,這個大事業叫做實業,實在的。這個是企業、事業同實業的差別。

  如果眞正講「事業」,有些同學常問我,中國文化「事業」兩個字出處在什麼地方?是我們文化裏頭很早的一部書叫《易經》,講八卦、陰陽。《易經》裏面,孔子解釋過這個「事業」,什麼叫事業?「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這個話我演講上課講了很多次了,一個人一輩子做的事,舉,就是舉動、行爲,要做的事業,「措之天下之民」,使老百姓人民社會得到利益,得到安定,這個叫做事業。不是說你做生意,開個公司,就是我的事業。以文化邏輯來講,你那樣講就錯了。

  所以根據這個話來講事業,事業太難了。譬如中國有一個人做了大事業,就是大禹治水。因爲他出來把中國的水利治好了,奠定中國農業經濟的基礎,使我們國家穩定發展幾千年,這都是靠水利的發展,所以大禹眞做了事業。堯舜禹這三代對於國家民族的貢獻,至少到現在乃至到未來,都沒有辦法否定。

  所以上次我在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演講,說到大禹的功業建立了會計制度。你們講會計事業,以爲是西方來的,不是的,中國幾千年前就有。大禹治水以後,召集天下的諸侯在浙江紹興的茅山,會稽天下,做了個總結統計,把國家治理好,水利搞好了,把國家分爲九州,因此茅山改名爲會稽山。會稽就是會計,大禹最後死在會稽山。

  那麼,講到這次和張院長商定的這個小題目,講到企業、實業、事業,中國的實業家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滿清末年。那個時候講實業,有個口號叫「實業救國」四個字,什麼人提出來的?江蘇南通張謇,他是清朝最後一個狀元。所以這一帶在那時就注重實業的影響。因爲中國受鴉片戰爭以後種種的破壞,發現外國「船堅炮利」,武器厲害,輪船堅固,我們用的是木船,火炮也不行,那個時候還沒有飛機呢,我們這個東方的大國被人家搞得已經吃不住了!鴉片戰爭以來,有西方的侵略,日本的侵略,這個日子很不好過的,打得一塌糊塗。那麼大家反省,等於現在人要開放發展,所以先提倡實業。那個時候的實業家是先做紡織廠,這個紡織實業你們大家要注意研究了,紡織業與西方文化第一次工業革命很有關係。現在我們的紡織業在國際上還跟不上,實際上古代是我們領先的。

  把話拉回來,否則又要講實業的歷史了。回到我們這二三十年的發展。講起這個,我就想起來告訴大家,我希望你們在座的老闆們去買一本書,香港的中華書局出了一本書,叫做《中國十大商幫》,我看了很驚訝,咦!這個香港中華書局做了件了不起的事。這本書値得你們諸位參考。

  由滿清末年起到現在,我們這一百年中,工商界企業家也好,銀行家也好,沒有一個眞正成功站起來的;而且一直到現在,所有人都是「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究竟是什麼道理?我也再三考慮,再三研究過,就是我們這個國家社會,受時代影響變化,遇到很多出人意料之外的機會,偶然的,或者說突然的劇變,導致重重迷惑。

  譬如說,第一個突然,滿清後期,我們國家政治文化搞得那麼亂,孫中山先生領導推翻了滿清。中國歷史上的經驗,把一個舊的政權推翻,都是打天下來的;打天下必須要軍事的力量配合政治力量,歷朝歷代唐宋元明清都如此,只有這一代不同,是孫中山吹牛吹出來的。他沒有一塊錢,沒有一個兵,到處演講三民主義,亂七八糟吹,想不到這個吹會吹成功了,一下機會碰到了,滿清退位,變成中華民國。幾千年的體制與文化,突然巨變,讓你不知道怎麼辦好。

  可是孫中山領導的國民黨有準備的,理想是「三民主義」,政治體制是「五權憲法」,也有「建國大綱」、「建國方略」,想好了如何建設這個國家。那時候「建國方略」提出最重要先發展建設鐵路等等。他也願意不做總統,自己下來,每天趴在地上,在地圖上畫,把中國怎麼怎麼建好,包括全國的鐵路。可是他得天下太偶然了!因此後來北洋軍閥又起來,中間的歷史故事很多。這是第一個偶然。中國人沒有方向了,幾多歸鳥盡迷巢,太突然來的機會。

  第二個突然呢,後來北伐,北伐沒有打一年,黃埔同學起來,配合地方部隊,不到一年,張學良在東北一變轉投南京中央,一下統一了,又是偶然一個機會,勝利來得都太偶然了!措手不及就搞不好,瘋了,這個國家又亂了。

  剛剛準備上軌道了,第三個突然,日本人動手了,日本人不能讓中國統一,統一了不得了!於是就發動七七事變。而史達林也不想日本人勝利北上攻擊蘇聯,因此在西安事變中保住了蔣介石。日本人原來預算是三個月把中國打垮,他們有甲午戰爭等等的經驗。

  我們是學軍事出身,現在在軍事學上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什麼《孫子兵法》十三篇、「六韜三略」,歷代的軍事著作都沒有說到一點,沒有說到「拖」!你們注意啊,做事業也是一樣道理!日本人準備三個月打垮中國,他估計得沒有錯。日本人打香港的時候準備打三年,結果呢,香港三天就拿下來,因爲英國人不能打。日本人打中國人想三個月成功,結果被中國一拖拖了八年,八年抗戰!戰線拖得那麼長,時間那麼長,沒有想到!

  那麼這個八年當中,我們一定會打勝仗嗎?像我們身在大後方,當時參與的,現在講老實話,當時後方有兩派:一派是抗戰到底;一派是汪精衛他們那個「低調倶樂部」,他們認爲一定打不過的,一定亡國,所以汪精衛他們的思想是早一點投降,另外想辦法,再慢慢弄回來。結果呢!想不到八年之後日本突然投降了!這個突然投降,這個勝利來得是太突然了!等於我們這個富有的老家庭,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嘿!北邊漏雨,南邊出太陽,不曉得怎麼辦好!好了,一夜之間,被突然來的勝利沖昏了頭。原來中央軍校培養的都是戰爭人才,沒有培養建設國家的人才,根本沒有想到那麼快就勝利了,怎麼接收?怎麼建設?毫無準備!

  我爲什麼給你們講這些呢?跟你們做企業有關係。好了,這個歷史階段我們不講多了。

  第四個突然,抗戰勝利後是內戰,幾年當中,共產黨統治全國,你想國民黨幾百萬部隊搞了多少年,結果八個月當中兵敗如山倒,最好的裝備七八個月光光,統統被共產黨接收。沒有思想準備,也沒有整體的國家建設計劃,臨時很匆忙,又是一個突然。

  第五個突然,五十年代以後,十幾年當中,全國上下,一窮二白,穿一樣的衣服,享受平均的基本住房、醫療、教育,達到均貧,蠻好的機會!結果突然發動大躍進,跟著文化大革命,突然改變了,又是劇變。

  第六個,好了,這一下回到我們開放發展的初期,到現在不到三十年,也是一個突然,突然改革開放。你們諸位,以我的眼光看你們都是小朋友,最多不會到六十歲,你們很多是一二十歲大學畢業或者高中畢業,突然撞到這個機會,弄兩個錢,一下就發起來了,也是突然。我現在講歷史的經驗,講的都是事實,要詳細研究,每個都是大學術的博士論文。你們發展到現在,好像都是大實業家,突然的。

  當我在美國的時候,二十幾年前,年份我記不得了,還是胡耀邦先生、趙紫陽先生階段,我在美國看到,喲!一下子看到電視上中央領導出來,衣服換了,穿西裝打紅領帶,我說完了完了!我當時開口大叫完了!開放發展是好事,可是要關著門十五年以後再慢慢開放,十五年當中,大家男女穿一樣的衣服,全國人民豐衣足食以後,慢慢的開放一點,就不會那麼匆忙。現在突然一 下,男的是西裝紅領帶,女的是抹上口紅,掛上皮包,穿上高跟鞋。我說完了!太早了!太快了!茫然!

  我講的這個都是事實哦!這一茫然,茫然了二三十年。就看到你們這些所謂的大資本家大老闆,突然一下起來了,是這個浪頭、機會給你的,不是你的本事。對不起啊,我講直話,客觀的講,是機會給你的,不是自己的本事。

  那麼這裏頭我想起兩句詩,古人有兩句詩給做官的朋友:「浮沉宦海如鷗鳥」,很好的文學名句,「生死書叢似蠹魚」,像我們是第二種,一輩子喜歡研究學問讀書,變成書蟲了,蠹魚就是書蟲,吃書的那個蟲。浮沉宦海如鷗鳥,講做官的,一下高升,一下又下放,一下又上去,你看鄧小平有三起三落,浮沉宦海如鷗鳥,像海浪上面那個鳥,跟著浪一高,那個鳥飛到浪頂上,浪一落下,鳥也降下來,一下又浮上來。我把這兩句古詩改一個字,爲你們改,你們現在是浮沉「商」海如鷗鳥,有時候發財了,有些人我看到他發財,看到他垮了,看到他又起來了,看到他又垮了,浮沉商海如鷗鳥啊!第二句話「生死書叢似蠢魚」是另外讀書人的事,你們雖然現在還在讀書,我還不承認你們能夠是生死書蟲似蠹魚。生死書叢似蠹魚,是專門搞學問,不想出來做事,也不管自己窮啊不窮,都不管。所以我說你們是做事的,因此回到我和張院長決定的這個題目。

  這下你們要反思,我所看到中國老輩子的、殷實的、富有的商人,與你們不同。

  你們不要受一本書的騙,《紅頂商人胡雪巖》,不要受這個書的騙,胡雪巖是左宗棠鬧的事,是左宗棠培養的,偶然玩玩。左宗棠需要錢用,因爲左宗棠的做法很是不同,他需要錢做出一番軍事事業來,他必須要培養胡雪巖這個商人。

  如果要看紅頂商人,你們去看一部電影,是眞的韓國的歷史,就是有名的《商道》,那個韓國人是眞正的紅頂商人,値得你們做參考的。

  老一輩做企業的,是離不開管仲講的「禮儀廉恥,國之四維」的,他們自己在內心建立這個文化的基礎。文化不是讀書哦!譬如我們在座的老同學陳某,他處處打我的招牌,是我的老學生,要他的公司每人要讀我的書,這個也還不是文化基礎。我所以當年跟他講,要學當年四川民生公司的盧作孚,那是另外一套作風。

  現在我們話說回來,企業也要反思了,企業的基礎在文化。那麼過去的殷實的企業家,非常勤懇,樸實,節省。我眼睛裏從小看到的,老一輩的企業家出來,不像現在的人。我所看到現代的許多企業家,一來一看,哦!我說你是新發展的企業家,穿的衣服,夾克、皮帶都是名牌,一身珠光寶氣,一看就是暴發戶。手上帶著塊名錶,那個氣焰好像很不同,把天下事看得輕而易舉。不是這回事!

  老輩子的企業家,我所看到的老輩子的朋友,安徽、武漢這兩個地方,清末民初老牌的企業家非常有錢,一看到完全是個鄉巴佬,衣服穿得樸樸實實,坐在那裏規規矩矩。

  我在臺灣時,譬如我們那個老同學李傳洪的父親,一個老的殷實商人,他那麼有錢,永遠樸樸實實,生活很簡單節省,對人很厚道。平時手臂上掛個菜籃,菜籃上面放著報紙,他報紙下面都是鈔票,臺灣銀行他還是董事哦。到了銀行門口,警衛不讓他進來,不曉得他是老闆,他也沒有生氣,警衛不讓進來,他從後門溜進去。後門進去了,除了鈔票,在報紙下面還有很多糖果,看到服務生小姐,喂!你吃塊這個。這是老輩子企業家,沒有耍那些花招,沒有做怪,沒有穿奇裝異服,這叫殷實的企業家。後來還是電力公司的董事,有很多很多的實業。

  現在我看到年輕的朋友們發財了,非常繁華。我是個老書呆子,不過我本來也做過生意,這些我都玩過,看到都很好笑。這是修養的態度方面。現在我說沒有眞正的企業,都在投機!尤其是玩股票、期貨,幾乎完全是投機。現在報紙上寫得也對,叫泡沬經濟、虛擬經濟,我們要反思的!

  因此,由新舊的企業家,就講到管理學。張院長帶領你們研究管理學,美國管理協會在我們這裏是老同學李博士做代表,你們都知道的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他常常來,過一個月還要來。世界上講管理學的經驗,我看到才四十年。昨天還有一位小朋友要到美國留學,我跟他講不要學管理學、經濟學,那都過去了,不是跟著時代走的。

  管理學最開始流傳過來時,在臺灣大學忽然成立了家政系,那個時候不叫管理系,剛剛萌芽,是二次大戰以後日本開始的。日本影響美國,美國再影響歐洲乃至中國。先講工商界的復興,戰後的復興,先要準備管理。這個中國的翻譯,臺灣開始叫家政系,我一看大學裏有最新的科系叫家政系,我也不懂家政兩個字,我問幹什麼?要這些男人去做飯管廚房嗎?怎麼管家政?同學們就說:哎呀!老師呀,你到底是……這個家政系在外面是很偉大的啊,等於是中國的總務,管一切事。後來家政系不到兩三年又變了,擴大了,叫行政管理系,大學也跟著時髦。行政管理系又慢慢變成管理系、管理學院。全中國、全世界都在管理,不曉得是你管理我,還是我管理你!誰管理誰呀!

  我說眞講管理,你看二次大戰後日本的復興,講管理就要注意日本。

  日本投降後,一九六九年,日本邀請臺灣中國文化訪問團到日本考察。當時臺灣的政治界、學者三十幾人組成訪問團,團長是何應欽上將,他當年是接受日本人投降的代表。有一天,他請我去吃飯,我說老總,什麼事啊?他說,日本邀請我們做文化訪問,要我做團長,我想要你來。我說,哎唷,不行不行,日本人向你手裏投降的,不是向我手裏投降的。他說,不行哦!幾十位名教授都去了,我看你必定要跟我走一趟。我說,我代表什麼?我不代表國民黨哦。他說你放心,沒有這個事。我說,我也不代表政府。他說,不會不會,你的個性我知道,不麻煩你,你做顧問,特別顧問。我說好,跟你去玩玩,跟日本人打了那麼久,我去看看。

  一到外國,我都是穿長袍的,帶個手杖。因爲中國人沒有衣服,老是穿人家的衣服,我不甘願。長袍還是滿洲人的衣服,還算是中國人的了。到了日本很有趣,碰到一位名教授,木下彪,他中國詩作得很好,我們坐在一起,他不會講中國話,我不會講日本話,兩個人拿到筆,都用中國古文筆談。我說,你們打敗了投降。他說是,不過不是向你們投降。我說,那怎麼講?他說,我們是向兩個中國古人投降的,一個是蘇武,一個是屈原。我說什麼意思啊?他說,開始你們打不過的,後來蘇聯的空軍來幫忙你,蘇武,蘇聯的武器;第二,屈服在美國的原子彈下面,屈原。他的意思是,不是向你們中國投降的。

  我說你們要感謝感謝蔣老頭子,不要你們賠償,投降的兵不殺,還全體送回來,他的政策是以德報怨。「報怨以德」是老子的思想,孔子的思想是「以直報怨」。這個恩德太大了,所以我送蔣老頭子死後的一幅輓聯「東方感德一完人」,中國人不一定感謝你,日本人應該感謝你。這位木下彪說:你不滿意蔣委員長的政策?我說不是不滿意,對你們太寬大,如果當年,假使我當家,才不那麼做呢!他問:先生,意欲如何?假使你做國家領袖,你怎麼辦?

  我說,很簡單,你們日本人想中國,從明朝開始起,一直到現在,這一次大戰已經是第七八次了。你們就是想中國嘛!明朝開始,你們想把日本的首都擺在寧波,韓國的漢城作陪都。假使我做領袖,你們不是想中國嗎?你們投降後,我把你們所有兵、所有老百姓,通通接過來,分散到中國各地;然後我派蘇州兩三個縣的人到日本,幫你們看守日本。他一聽,說好在你不做中國的領袖,否則從此日本沒有了,就是一切完蛋了!

  這是講到管理,順便亂扯,講到這個歷史。先休息吧。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漫談中國文化》臺灣老古初版P80 ~ P98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