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我開始學佛,是發我要成佛這樣的心

  學佛的人講要發心,到廟子去的居士們,聽到和尚們說「你要發心啊」!就是說你要拿鈔票出來佈施,或者你要蓋個廟子,那個是發心,發佈施的心。

  但是真正的佛學、佛法、佛教,叫你發心是發「了生死」的心,這個才叫發心。這個發心,就是佛經上講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求無上正等正覺,大徹大悟,了生死的心。

  請問我們大家同學們,你當時開始學打坐,學佛,甚至這一次來,你有這個意思嗎?沒有。不過南老頭那個人又講課了,好聽,去玩玩。發個啥心啊!了生死的心?你想都沒想過。生死是可怕,但是懶得想它。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翻譯成中文,「阿耨多羅」是無上,至高無上。「三」,中國這個字發音,在梵文裡頭是「正」。「三藐三菩提」就是正等正覺,就是大徹大悟,為了自己了生死,這個叫發心。

  我們同學裡頭也有講,哎呀!我從小就想出家,譬如後面坐的某某啊,這些都是廟子上跑過,剃過光頭,你說發這個心剃光頭的人,是為了了生死嗎?才不是呢,是好玩,唉!煩死了,出家好。這叫什麼發心啊!發煩死了的心。

  對不起,我開始學佛,是發我要成佛這樣的心。

  我從十幾歲起,小說《三國演義》看多了,立志要做英雄打天下,英雄做好了,天下大事完成,晚年出家成佛。這是我的目標,晚年才成佛、成仙。那個時候還不知道佛,只曉得神仙。

  所以後來我碰到好幾個黃埔老將軍、同學,對我說:老兄!我要跟你學佛。我說你學什麼佛?你出來的時候有沒有想當皇帝啊?他說:你胡扯個什麼啊!我說:真的,我出來就想做皇帝,你連皇帝都不敢做,你學什麼佛啊!後來他們罵我太狂了。我說真話嘛!佛是這樣來的,為了一大事因緣來,要成佛。

  現在從今天起,要跟你們講如何走成佛之路,一定要自己發心,不是只聽我講。聽我講的話,請問我現在講的是什麼?拿佛學來說,我剛才講了半天的話,就是「勸發菩提心」,勸你們發心。可見大家沒有發心,我是勸導你們,不是說來打坐,求個平安,或者如何,或者老的時候走得舒服一點,都毫不相干。一定要真正地發心。

  你看釋迦牟尼佛這個心,出了家以後他沒有想當教主,據我的研究,釋迦牟尼佛三十一歲悟道以後出來弘法,他跟孔子一樣,很多人跟他修道,他帶領這些人變成一個團體,教育的團體。變成佛教的形式是以後的事。你們是沒有看經典,我看了《大藏經》律藏,看他活得很煩耶,比我們痛苦耶,帶領那麼多弟子,裡頭好的壞的,有些壞事做絕了的都有,他痛苦得不得了。

  有一天他自己煩起來,一個人離開弟子們向山裡走,正好碰到對面來一隻大象王。那些像非常吵,又打架,那個像王也很煩,下山走。釋迦牟尼佛跟它碰見了,摸摸它的頭說,這個時候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樣的,好煩啊!所以我看來他沒有想創一個什麼宗教,宗教是後來的人搞的。

  所以佛經上記載,他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證道成佛了,就馬上要涅槃。這像宗教神話一樣,這時感動了大梵天主懇求,你老人家不能走啊!你多生累世發願,悟道以後要度一切眾生,你現在悟道了,怎麼可以就走呢?我們沒有得度啊!所以佛才出來說法,這是第一點。

  佛在說《法華經》時,就對舍利弗說,「止,止」,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法妙難思」,我所悟到的沒有人懂。因為佛法不是思想,不是推理,不是學問可以做得到的;要實際科學求證的方法去實踐,沒有人肯去幹這個事。

  現在是講真正的佛法,都要記住,不要靠筆記。我是恨鐵不成鋼,希望你們腦筋跟我一樣,一聽一看就記得,我做得到,你為什麼做不到呢?我到現在還很努力,讀書要記的時候,記不得就拚命去記啊。乃至現在科學不懂,我拚命研究,哦!原來這樣!我跟科學家談論,還批評這個那個不對。

  第二點,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到了第七天睹明星而悟道。天快要亮了,抬頭一看天上一顆亮星,那大概是向東方看,月亮下去了,整個天朦朦的,晨星出來了。他看見了,一下開悟了,大徹大悟。這是禪宗的記載,你注意哦!非常重要。禪宗講「睹明星而悟道」,這幾個字就解決了,比較俗語化、口語化。佛學呢?「睹明星而成正覺」,已經佛學化了。

  他悟道了,講的這幾句話,特別注意。「奇哉!」拿現在白話翻譯,就是好奇怪啊!所以感嘆,「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又變成佛學化了。你看中文把它翻成語文體。

  「一切眾生」,不止一個人哦!每人都完全具足,都充滿的,本來就是個佛,我們大家不但有佛的智慧,還有佛的功德,一切具備沒有欠缺。「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既然一切人都是佛,個個都是佛,普通人為什麼不變成佛呢?有個東西把自己擋住了。所有的思想、感情,能夠知道的,都叫妄想,被這個妄想的東西擋住了。「只因妄想執著」,把自己的主觀抓得很牢,所以不能成佛,就是那麼簡單。他講了這個話以後就要涅槃了,就要走了,才感動大梵天天主趕快下來跪在前面說:你不能涅槃,因此才出來說法四十九年。這是禪宗的開始。

  你看釋迦牟尼佛後來講的佛法是什麼?一切唯心。都是自己,沒有上帝,沒有閻王,沒有天堂,沒有地獄;如果說有的話,天堂、地獄,上帝、閻王,一切也都是你變出來的。這是一個問題了。世界上究竟是有他力,還是自力?究竟是唯心還是唯物?佛告訴我們徹底唯心的。不管唯物、唯心,都是心的本體來的,誰都做不了誰的主,沒有個主宰,生命就是這樣來的。佛徹底地推翻了一切的宗教,一切的哲學,一切的科學,一概都掃掉,只有那個生命的主宰,你明白求證到就得了,就成佛了。

  這是真正的佛法,沒有佛教的形式。表面上看它是無神論者,沒有個神,沒有個主,沒有個偶像,有個偶像就是著相。不崇拜偶像是來自佛教,不是耶穌教、天主教的,一著相就是偶像啊!就不是了,徹底的唯心。所以他一輩子說法就是講究竟唯物唯心,辯論分析。他一生說法沒有宗教性的,而且推翻了一切宗教,一切哲學,一切科學。以我個人幾十年的研究,覺得最特別的特別,世界所有一切宗教,都跳不出他的手心。

  (節自南懷瑾先生《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