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臆說‧說符篇018:有特技的不同遭遇

有特技的不同遭遇

  宋有蘭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見。其技以雙枝,長倍其身,屬其踁,竝趨竝馳,弄七劔迭而躍之,五劔常在空中。元君大驚,立賜金帛。又有蘭子又能燕戲者,聞之,復以干元君。元君大怒曰:「昔有異技干寡人者,技無庸,適值寡人有歡心,故賜金帛;彼必聞此而進復望吾賞。」拘而擬戮之,經月乃放。

  現在說另一個故事,「宋有蘭子者」,宋國這個「蘭子」,不是人名,而是春秋戰國時的一個俗語,等於我們講這個人很爛。現在我們常聽年輕人說某某人很爛,就是一個人好玩,一個太保,這個總稱叫做「蘭子」。有一個蘭子,「以技干宋元」,用他的技術來「干」,就是向宋國這位君王獻技求償。「宋元召而使見其技」,宋國的這位君主,聽到有一個年輕人會玩花樣,第一等技術,就召見他。他表演什麼呢?「其技以雙枝,長倍其身」,他的技術現在講就是踩高蹺,他可以用兩個木棍子,所謂身,是人站著,手舉起來,這個高度是一身。「長倍其身」,有兩個身體那麼高的兩支竹竿,「屬於踁」,綁在兩個腿上站著。「竝趨竝馳」,等於人三倍那麼高,可以站住,綁住也可以跑步。然後手裏有七把劍在空中拋耍,兩把劍在手裏,另五把劍經常在空中,這一把掉下來,那一把拋上去,這個樣子丟來拋去,本事很大,技術很高。「元君大驚,立賜金帛」,宋元君看到都嚇住了,這個傢伙的本事真大,你這個很了不起,馬上賞賜。這是一節故事。

  「又有蘭子又能燕戲者,聞之」,另外有一個年輕的太保聽到,這個人也有一套本事,人像燕子一樣在空中旋轉飛躍。聽到有人因為技術而得了皇帝的賞金,「復以干元君」,所以他也來看宋元君,報告他的本事,想把自己這個高明的技術向皇帝表演。

  「元君大怒曰」,宋元君一聽到這個人的報告,大發脾氣。「昔有異技干寡人者,技無庸,適值寡人有歡心,故賜金帛」,他說前一個月,有一個人報告說有特別的本事,而這個特技只是個表演而已,對社會,對人生一點用處都沒有,碰到那一天我高興,所以賞賜金帛給他。「彼必聞此而進,復望吾賞。拘而擬戮之,經月乃放」,現在這個人會玩空中飛人,他一定聽說我給那個特技人那麼多錢,所以他覺得有機會,想來看我。這種人是投機分子,把他抓起來殺了!結果坐了一個月的牢,大概宋元君想想,脾氣也好了,算了,可憐人,把他放掉。

  這個故事我們看到,同樣玩特技的人,有人可以成名,也有人玩特技翻了車,整個人玩死了。所以世界上的事,沒有絕對的,哪一樣是對?哪一樣不對?所以人要確定自己人生的目標,不要跟別人走,你認為人家踩高蹺的,有好處,你跟著學,學完了以後,一輩子不過是跑江湖,玩把戲。這又是一段故事。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列子臆說(上)》)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