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臆說‧說符篇005:讀古書是為了建立新的文化

  嚴恢曰:「所為問道者為富,今得珠亦富矣,安用道?」子列子曰:「桀紂唯重利而輕道,是以亡。幸哉余未汝語也。人而無義,唯食而已,是雞狗也。彊食靡角,勝者為制,是禽獸也。為雞狗禽獸矣,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人不尊己,則危辱及之矣。」

重利輕道的結果

  「嚴恢曰」,嚴恢是上古一個高士,也是隱士,道家的人物。「所為問道者為富,今得珠亦富矣,安用道」,現在講的這個道,是形而下一切的法則、原則,也就是人生的大原則、歷史哲學、政治哲學的根本大原則。他說嚴恢曾經說過這個話,我們人為什麼求學問,要修道,求許多知識?要知道,學問就是道,這個是原則。「為富」,有了知識、學問,就是無形的財富;有學問自然有事業,有物質的生活,就是自然的財富。所謂學問包括一切技能,拿現在講,自然科學,一切謀生的技術,都是學問之一。他說我們求知識學問,最後的目的就是生活的充裕。生活的充裕有兩種,一種是精神生活的充裕,因為學問知識淵博了;一種是物質生活的充裕,就是錢財多了,這都屬於富有,人生總是為了富有。

  「今得珠亦富矣,安用道」,我們只要有了珍珠寶貝,有了值錢的東西,有了錢就有財富了,何必學道呢?讀書幹什麼呢?這個話講得非常妙,等於我們看到《論語》上孔子的學生子路,也說過這個話,有人民,有社稷,有權在手,還做什麼學問!所以孔子就罵他一頓。嚴恢講的話有同樣的意味,他說只要有財富,何必有道?這個觀念,在我們讀古書時,或講到歷史哲學經常提到。現在我們講到現實,有錢嘛!何必讀書做學問呢?何必學什麼道啊?就是這個話,非常簡單。

  衝著這個道理,「子列子曰:桀紂唯重利而輕道,是以亡」,如果說有財富,有地位,有權力,就是有利,若有利就對了,桀紂為什麼亡?這一點我們岔過來一句話,剛才提到上古歷史的資料,第一部書就是《尚書》,比孔子的《春秋》還早,屬於四書五經裏的一部經,所以《尚書》也叫《書經》,這是孔子集中保留了我們上古史有文字可稽考的一部書,有三代以上的這些文誥等等資料。《書經》裏有一篇〈洪範〉,也就是歷史哲學,宇宙哲學的一本基本的書,所以我們算命講陰陽五行,金木火水土,這個五行觀念就出在〈洪範〉。

  〈洪範〉裏頭提到五福,你看我們過年時,大家門口寫的「五福臨門」,我們都會寫,但是都沒有去研究它。五福是「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五福裏頭很怪,言富而不言貴,貴並不算福氣!有鈔票,有錢就是富,所以我們中國文字很怪,富貴富貴,富了就貴,不是貴富貴富。你說你地位高,很貴啊!沒得錢,做個清官,退休了以後連飯也吃不起,那可不是福氣啊!所以有錢,富了就貴。那麼這個富呢?如果講中國文化,真正的哲學,富又分兩種,錢財富有謂之富;學問好、道德好、精神修養高也是財富。這個裏頭有分類了,所以研究我們自己文化哲學,這個思想要搞清楚啊!對於自己的祖先保留的書籍真是要多讀了。

  現在嚴恢提出來,人只要有財富就好了,何必學道呢?所以列子講,這個觀念錯了,我們歷史上兩位最暴虐的皇帝,夏桀、商紂,都是因為重利輕道而亡。但是我們真正研究歷史,會發現凡是這些很壞的帝王領袖,反而是第一等聰明人。譬如講紂王這個人,他的身體之壯,力氣之大,就是老虎、牛,他一手都可以抓住的。外加頭腦之聰明,哲學啊!邏輯啊!什麼都會,文武都高的,形而上道的修養也有他的看法,認為人生那麼短暫要及時行樂。所以桀紂的那個時代,本來社會經濟很發達,財富也很充裕,歷史上那個時代十分光輝。到了他們自己手裏,一二十年當中,因為盡量的享受,整個家當用光,就是整個的國家也毀掉了。紂王有名的酒池肉林,喝酒起碼要游泳池那麼大的酒池,肉掛起來像樹林一樣,成為肉林,隨便吃,盡情的吃。

  我們講到醫學的解剖學,紂王那個時候,早開始了人體的解剖,把孕婦綁起來解剖,以了解胎兒在肚子裏的狀況。紂王專做這個事,王莽也做過。所以我們今天針灸穴道救了很多人,當初研究的時候,有些可不是好的動機啊!是拿活人來解剖的。不像西方,用白老鼠啊!貓啊!狗啊!來實驗研究生理學,不是拿活人來研究。

  所以講「桀紂唯重利而輕道,是以亡」,那個時候社會經濟很繁榮,因為重利而輕道,拿現在講,只重物質文明的發展,不真正了解精神文明的文化的含義,所以亡了,這是一個大原則。我們今天看自由世界物質文明的發展,看集權國家的作為,這一代的歷史到現在,是對是錯,很快就要分曉了。新的演變自然就要來臨,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新的文化,適應這個二十一世紀的時代,就更加重要了。所以我們讀古書,不是為了鑽到古老的天地躲起來享受的,是為了建立新的文化,新的文明,並且要了解如何發展未來。

  所以列子,成為道家一代了不起的人物,是有其道理的,不管《列子》這本書是否全部由他本人所著,但是絕對代表他的思想。所以說,光曉得重利而輕道,但求物質文明的利益,輕視了精神文明,忽略人文文化的發展,很快就會招致滅亡了。

  列子告訴嚴恢說,「幸哉!余未汝語也」,他說你這個混小子啊!光曉得重利輕道,幸好我沒有真正告訴你「道」。

雞狗禽獸之流

  「人而無義」,這個義就是義理。在古書裏,大的範圍有三,就是義理、辭章、考據。外國過來的名稱哲學,就是義理之學。漢朝的文章,唐詩宋詞元曲,屬於辭章之學,韓愈啊!柳宗元啊!蘇東坡啊!當然他們也懂義理,不過他們出名的是辭章,現在做文學辭章,包括文學與藝術。至於研究古人一切的學術,是屬於考據的範圍。

  現在我們提到這個問題,是為了解釋本書所講「人而無義」,他說一個人沒有真正的知識學問,以及普通哲學的修養,就是文化的修養不夠。「唯食而已,是雞狗也」,這種人活著就是為了吃飯,那就同雞狗禽獸沒有兩樣。我們現在文化相當衰落了,青年一代要注意,只講究吃,等於豬狗禽獸。如果是禽獸的話,就算餵牠吃好的東西,吃補藥,又有什麼用呢?「彊食靡角」,為了爭食相互以角爭鬥。

  「勝者為制,是禽獸也」,如果人沒有文化修養,就同動物沒有兩樣。動物的世界就是弱肉強食,這是自然的法則,所以「勝者為制」。中國這幾十年,文化教育的可憐,我現在回想我們那些老輩子,真是該打屁股,當年就把西方文化全套搬來,認為西方可以救中國,達爾文的思想,馬克斯,牛克斯,羊克斯,都來了!把這個國家民族搞得那麼慘。只要講達爾文思想,就說很進步,其實我們古人都講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弱肉強食理論,就是《列子》這句話,「勝者為制,是禽獸也」。以強凌弱,就算成功,也不是人類的文化,那是禽獸的行為。

  我們人之所以有文化,尤其是中國文化,就是要扶助弱小,看到可憐的就要幫助,這是仁愛慈悲,這才是人文文化的真諦。所以以《列子》看來,「勝者為制」,那是禽獸的哲學。日本人的翻譯叫達爾文,我常常想,要翻成達爾昏才對,昏頭昏腦,沒有搞清楚。的確宇宙間是弱肉強食,在「動物奇觀」節目上,你就看到了,不但動物如此,植物世界也是這樣,整個的宇宙所有生物,都是以強凌弱的。但是人類文化教育我們對待弱者更要愛護、保護,使他生存,這是人文文化同禽獸文化不同的地方。

  我們用通古今之變的思想來看《列子》的話,才曉得我們先輩的諸子百家的思想,涵蓋多麼廣闊。現在所謂的西方東方各種的思想,在古人都有,什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孟子》裏頭早就講過了,孟子還寫過這樣的人,「從許子之道,相率而為偽者也」,你那個主義這個主義是行不通的。所以在這裏《列子》也等於批評了後輩那些徒孫,所謂達爾昏之類的弱肉強食,那不過是禽獸的哲學。

  如果認為這個理論是文化的話,「為雞狗禽獸矣,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如果是以這一種哲學思想,做為人文社會的領導,那就把人類的社會倒回去,變成禽獸社會了。《列子》的預言都說到了,這個世界被這種思想領導,人比野獸還不如,還慘!他說在這種思想哲學之下,要想人能夠尊重別人,能夠尊重自己,永遠做不到的,因為那是禽獸。

自重 自尊

  「人不尊己,則危辱及之矣」,一個人活在這個社會世界上,不受人尊重,是危險的,也會遭致恥辱的。人能夠犧牲自我,幫助別人,愛護別人,更要幫助危難中人,才能夠得到別人的尊敬。所以得來不易,代價也不小。拿佛家講就是慈悲,儒家來講就是仁義。

  說到「尊己」,有兩個翻譯名辭非常不好,一個是「自尊心」。什麼叫自尊心?那就是我慢,傲慢,這在我們自古的文化裏是不用這個名辭的,因為會使人走上錯誤的路。另外一個是「值得我驕傲」。中國人如果自己驕傲,那是很可恥的,其實是翻譯的不通。西方文化當年翻譯過來,不是學問很深的人翻譯的,都是年輕懂幾句洋文隨便翻譯的,後來用慣了。其實中國人不會說自我驕傲的,而是用四個字「足以自豪」。「自豪」兩個字就對了,「驕傲」就不對。自尊心的翻譯,應該是「自重」,就是孔子講的「君子不重則不威」,自己尊重自己才是自尊嘛!當年因為翻譯不慎重,東西的文化都沒有通,看起來是個小事,影響我們國家民族文化之大無以倫比。所以你們做翻譯的要特別注意,不要隨便翻。

  所以人真想別人尊重,先要自尊,拿現在話講,就是自重,更先要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重你。如果罵人,討厭別人,以為是自己的自尊心,拿宗教來講,別人都逃避你,你已經入了孤立地獄,自己還不知道。所以不尊重人,而希望人尊重你,那是不可能的。人要讀書,讀書不是為知識啊!是要回到自己身心上用,這才叫學問。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列子臆說(上)》)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