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臆說‧說符篇004:存亡廢興之道

  網主按:目前的考古證據證明農業的起源最早在現今伊拉克的兩河流域,並早於黃河流域兩千年。

  存亡廢興的法則

  「嘗觀之神農有炎之德,稽之虞夏商周之書,度諸法士賢人之言,所以存亡廢興而非由此道者,未之有也。」

  現在講歷史哲學的問題,就是我們中國上古史的神農時代,有炎就是神農,代表一個時代的所謂聖王,也就是我們的老祖宗。普通講我們中國文化五千年,這已經是打折扣的說法。近七八十年以來,根據西洋的觀念,自己再打折扣,變成三千年文化。如果我們研究自己,就是從滿清末年以前算起來,我們的歷史已經有一、二百萬年的文化了。因為考據五千年前的事非常困難,所以才從五千年算起。譬如說燧人、伏羲、神農,這一些名稱的時代,究竟有多少年不知道。而且我們也出過女媧氏,那時是老祖母統治這個世界。所以我們真要研究自己的上古史,必須要懂得上古的神話史,拿現在人類學的演變來講,從上一個冰河時期轉變到這一個冰河時期,其中有連帶的關係。所以有關這個問題,我相信五十年後,對整個中國文化歷史的看法,不會是現在人的看法,而是有更進一步的研究了。

  例如本書提到,「嘗觀之神農有炎之德」,神農氏是我們的老祖宗明王,那一代就是中華民族農業建國的基礎。不過,真到了完全農業建國,是到大禹時期,這中間又相差很多很多年。由於大禹的水利完全治好,這個農業立國的基礎才奠定了。在世界人類各國建立農業的歷史上,中國是最早的。二百多年的美國,建立了農業基礎,非常優厚,但是以歷史發展來講,我們這個民族仍是最早的。

  所以「觀之」就是看來,我們現在講,從研究上古史看來;「稽之」就是考據。「虞夏商周之書」,神農氏的時代,很難在夏商周時代的史料中找到文字的根據,因為孔子也注重考據,以有文字的根據開始,因此把我們自己的歷史截斷,删定從唐堯虞舜開始。至於唐堯虞舜以前,多靠神話傳述。研究歷史要注意,司馬遷對於這個觀念,在他的《史記》裏講過的,他說上古我們祖先的歷史非常悠久,只是資料不全,「搢紳先生難言之」,所以講起來非常困難。所以我們看《列子》這裏,「嘗觀之神農有炎之德」,研究觀察,不敢確定,「稽之」有文字可以考據的「虞夏商周之書」,歷史資料都在。

  「度諸法士賢人之言」,「度」就是拿自己的心理、身體、生活的經驗來體會,這個體會就是度,所以度不是完全猜想。「法士」,不是講法家,而是一般人或聖君賢相,能使天下太平,足以為後世效法的就是法士。對於法士賢人們所說的話,都要注意。

  整個的國家歷史,譬如說堯舜禹,夏商周,一代一代的存在,開始創業的這些祖宗們,都是了不起的,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天下太平,威風凜凜,武功文治都很昌盛。到了後代就慢慢滅亡了,又換成一個歷史的階段。「所以存亡廢興」,存亡是講歷史的演變大原則,廢興是講人事的變化。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社會、家庭,是如何興旺起來的,又是怎麼存在的,最後怎麼衰敗而亡等等。

  「而非由此道者,未之有也」,所以一切存亡廢興,都不會脫離這個法則,這個道。這個道,不是形而上的,是形而下,就是在後天人文的社會,有一個必然的法則。譬如人要做好人,好人這一句話就是道,就是一個原則。怎麼樣叫好人呢?由這個道發揮出來的那一種,都列入好人,那是道的分類。所以研究我們上古文化哲學史,好幾個字有困難,一個天字,一個道字。不要看到道就想到打坐修道,超凡入聖的道,這個道是講歷史哲學,人文的法則。他說各有一個人文固定的法則,不照這個法則都會失敗。所以個人也好,國家天下也好,建大功,立大業,這個原則要把守。所以「非由此道者」,不是從這個路線來的,「未之有也」,是不可能的。

  (節錄自南懷瑾先生《列子臆說(上)》)

0 留言

發表留言 »

姓名
信箱
網站